笔趣阁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七章 圣堂

第二十七章 圣堂

小说:异世龙蛇作者:剑扼虚空分类:玄幻字数:4350更新时间:2016-11-30 12:58:04
  晨曦教会传奇圣武士斯潘森再一次从主宰空间里脱出。

  密室里的他调整着呼吸,平稳度过思维再千倍加速状态下运转后骤然回归的不适。

  这一次回归离他第一次被主宰感召进入主宰空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

  一个月时间里,他对外宣称潜心磨砺战技,以寻求更高的突破,实际上是回到了家族内的密室,整日里都泡在主宰空间的历史长河中,以一个微不足道血色圣堂小兵的身份,亲自去参与、见证了可能是发生在多元宇宙另一个晶壁系的、轰轰烈烈的秩序革命历史。

  一开始进去的时候,他还有些不适应。

  那个名叫九州的大陆在革命前夕生产力的发展比起阿克伦海晶壁系是高出很多的。

  体现在武器上就是战争的主体已经是身为普通人的士兵。

  他们持着钢铁与爆药结合的火器能够轻易杀伤10级以下的超凡者,随便一门火炮发射,都比法师发射的火球丝毫不差,恐怖的是火器可以不受精神力量、法术位限制的释放,当强力重炮大规模集群的轰击时,仅一轮释放出的破坏力就可与传奇法术相比了,更令人惊悚的是那个世界的战争规模,双方参与人数动辄就上十万,多的甚至还能高达百万。

  当然凡人使用火器是如此厉害,使用的人如果是超凡力量者,则能发挥出更强大的破坏力、杀伤力,因为超凡力量者拥有远超常人的机动力、敏捷、反应能力。

  传奇强者的存在依旧可以媲美一只的小型军队,但在大规模战场上,已经难和本世界般决定一个战场的胜负。

  他进入历史长河段落,大体是在九州大陆革命爆发初期。

  代表着新兴秩序力量、艾大林主席建立、领导下赤色圣堂,在经过了一定时间组织、潜伏和发展后,掀起了九州历史上波澜壮阔的新一页,很快占据了九州中的两个州郡,并全面开始推行新的秩序。

  可是九州大陆内外代表旧秩序的清王朝、贵族领主、地方军阀、神祗教会、邪恶黑教会等一系列势力,都不甘退出历史舞台,在反应过来后,立刻联合起来,组织了全面的反扑。

  历经五次反围剿,圣堂寡不敌众,主力被迫撤离根据地,其余人员留守潜伏。

  圣堂历史上有名的赤色远征由此开始。

  一路上圣堂都面临着帝国中央大军、各地贵族领主、军阀围追堵截,刚开始突围时损失惨重,但往后长达近两万五千里的征程中,无数圣堂战士英勇牺牲却又有无数革命圣骑士的意志被锻打成钢、迈步更高等级甚至传奇阶位,圣堂在战争中越打越强、越战越勇,同时圣堂的理念、教义在一路上广泛传播开来,使得广泛的下层民众都知道了圣堂到底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得到了大量民众的支持后,秩序革命的神圣原力在整个晶壁系内急剧增长。

  于是,当赤色远征结束后,圣堂已经拥有了足以守护自身的力量。

  这时候,真正的革命才刚刚开始。

  期间,有几件事给斯潘森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一个是圣堂主力在撤离两州根据地之后,邪恶的帝国、贵族领主、军阀联军组建了无比残酷的还乡团,在根据地的土地上大肆屠杀,数以百万计的平民百姓、革命战士死在了他们的屠刀下。

  天知道他们身为那个世界秩序善良阵营,竟然能做出比恶魔更残忍的事来。

  当时,同样在历史长河中的几位圣武士得知消息后几乎不敢相信,也有人信誓旦旦这只是在其他晶壁系,至少他们的主神不会这样,但卡拉奇教士翻出了教会内部记载着的关于数千年前奥术帝国的秘密资料,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可能的,恶魔们只是混乱的杀人,想杀就杀了,不想杀就不杀,秩序阵营对不死不休的敌对阵营却是有组织的屠杀,几千年前神力原力阵营就是以同样手段摧毁奥术帝国的忠诚遗民的。

  所有不妥协的贵族、平民,结果都难逃一死,并且连往深渊的机会都没给,全都送上了无信之墙接受永恒的炙烤,整个晶壁系内当年死在各神祗教会审判庭下的奥术帝国平民绝不比还乡团杀的少。

  另一件事莫过于远程途中,圣堂组织对当地大小领主的公审,以及圣堂内部和对俘虏举办的诉苦大会。

  公审中那些大小领主对普通平民做过的恶事,在阿克伦海晶壁同样有着许多,在他漫长的人生经历中就见过许多,为什么有圣武士说如果以侦测邪恶的手段杀灭邪恶能将贵族、教会的教士杀掉大半?只因拥有特权却没有力量制约的情况下多数人都压抑不了心头的肆意,对弱小者做的远不止是剥削、掠夺、奴役那么简单,诉苦大会则让他真实的听到了旧秩序下广大普通人面临的深重苦难。

  他斯潘森的出身并不高。

  这些人的苦难很能引起他的共鸣。

  他深知晶壁系内有着同样苦难的人不知道还有多少,造成他们苦难的有很多,剥削、压迫、奴役都只是其一,无数势力你来我往的城头变幻,各种无端的屠杀,某些方面比九州大陆还要更甚。

  随后他见到了什么叫人民的力量。

  个体的人民没有力量,但他们在数量却占据着晶壁系内的绝大多数,他们的精神、他们的意志,统合起来也占据了晶壁系内的巨大多数,受他们影响的原力更占据极重比例。

  晶壁系内的多数物资,都是由他们种植或者制造出来的。

  贵族因他们认同才能为贵族。

  神祗因他们信仰、认可才为神祗。

  秩序因他们的认同而存在。

  没有了人民,就没有吃、穿,没有贵族的一切享受,多半的神祗都只会是半神,更高的神力都无从谈起。

  人民的力量是如此的伟大,站在人民一边的血色圣堂也终将伟大。

  赤色远征后的圣堂对内固守、建设、发展,对外潜伏、渗透,在敌后避开敌人的重要大城市,于广大乡村中发展,积极壮大隐蔽战线的力量。

  有过几年的发展,圣堂对旧帝国发起全面的反攻。

  长达三年的解放战争由此开始,期间历经数次双方百万规模的大会战,圣堂彻底战胜了帝国中央军和各路贵族领主、军阀联军,继而高举赤旗席卷整个九州大地,建立起命名为“新”的帝国,之所以依旧叫帝国,只因新帝国中“帝”再不是一人,而是整个人民群体,帝国因人民“新帝”而存在。

  新帝国、新秩序,在饱受多年战火后,九州大地急需休养生息,大建设时代也即将到来。

  可是国内的旧势力被摧毁,九州之外还有很多大国依旧处于旧时代,他们恐惧新帝国的诞生,恐惧着圣堂、人民的伟大力量,他们害怕新帝国的强大,为此他们不惜抛弃旧有矛盾空前联合了起来,组建了数量高达千万的多国联合干涉军,扶持旧帝国、贵族、军阀余孽试图复辟行反攻倒算。

  新旧秩序的力量碰撞、战火从九州大陆扩大到了整个世界。

  这一役,新帝国和他们的领导者赤色圣堂以及圣堂缔造者已经封神的神灵们,面对的是整个晶壁系的旧原力阵营,一场场空前惨烈在主物质界面、在各位面的血战于整个晶壁系内打响。

  斯潘森深吸了一口气,即便他已经从那一场场血战中抽离,但只想着血战中发生的一切,他的身体就本能的颤栗,那场血战的规模太庞大了,双方汇集的力量也是恐怖,在那时候他的投影已经有了传奇阶位的力量,可是在双方汇集军队高达千万、强者无数、神祗化身参战的血战中是那样的微不足道甚至连自保能力都没有,亏得他并不是真正参与,只是投影进入的投影战场,可以反复的复活继续战斗才可以活到最后。

  由此他也真正意识到,大新帝国艾京城的存在是多么的来之不易,那座丰碑之下到底牺牲了多少英灵。

  说是牺牲那是真的牺牲。

  在血战中双方的力量都足以摧毁灵魂的存在,战场上一旦身死就绝无转生的活路。

  斯潘森为血战中的一次次死亡而后怕。

  他由衷为那样的战场感到恐惧,也为战争对整个晶壁系的破坏感到恐惧。

  可是圣堂最终在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面对如同末日的晶壁系,全体人民联合起来开始重建。

  血战的毁灭为晶壁系彻底迎来新生。

  恍惚间,主宰系统的声音在刚退出主宰空间的斯潘森心中响起:“斯潘森,在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正义、秩序、善良,全程经历、见证了一场秩序革命后,以你心中最本心的声音回答。”

  “你愿意加入赤色圣堂,为圣堂在阿克伦海的秩序革命奋斗终生吗?”

  斯潘森毫不犹豫,那一场场血战带来的恐惧,不仅没有吓倒他,反成了他鼓起勇气奋发向前的动力,他想起自己在投影中加入圣堂的那一幕,毫不犹豫的紧握右手,举至头平庄严立誓。

  “我志愿加入赤色圣堂。”

  “拥护堂的纲领,遵守堂的章程,履行圣堂骑士的义务,执行堂的决定,严守堂的纪律,保守堂的秘密,对堂忠诚,积极工作,为堂的事业奋斗终生,随时为堂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背叛。”

  声音落下,他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使命感和空前的压力。

  斯潘森知道,这个决定作出后,他将在本晶壁系内,再次经历九州血色圣堂秩序革命中经历的一切,那一场场小战役、大战役、晶壁系规模的大血战,彻底与他过往尊奉的神祗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

  斯潘森,你准备好了吗?

  他扪心自问。

  准备好了。

  在经历了投影世界中的一切后,他意志中再无迷惘,除了坚定还是坚定。

  悄然间,神的道路,已经向他敞开。

  晶壁系内的正向原力,正在积极向他回应。

  很幸运不是吗?血战中他的只是一位传奇强者,在阿克伦海他将以神祗的身份参战。

  不过此刻,他丝毫没有声张的想法,依靠着主宰的力量在晨曦之主的光芒下继续隐藏,阿克伦海的秩序革命,将以他们为主进行,现在一切还处在萌芽状态,也实在不宜声张。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和投影世界中经历的一样,先行潜伏下来,和无数革命的同志们偷偷的于敌后扩散、壮大自己的力量。

  晨曦教会传奇圣武士,一个很好的潜藏身份。

  他可是记得,投影世界内旧帝国军体系内有句流传很广的话:天下无人不通圣。

  就在他立誓加入赤色圣堂的同时。

  其他地方。

  十几位不同秩序善良阵营神祗麾下的圣武士在发着相同的誓言,加入了圣堂,成为一名光荣的圣堂革命圣骑士,更多后来的圣武士或在投影世界中高唱着“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的激昂革命战歌经历大革命时期血与火的锻打。

  也有一些圣骑士已经度过了战争时代,和无数人民埋着头,低吟着“在茫茫的人海中,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默默奉献的就是我”,化身新秩序体系下的螺丝钉,投身在大建设时代铸长剑为耕犁,炼战锤为铁锤,为新时代、新帝国默默的奉献,以创造的力量改造自然、征服宇宙。

  斯潘森的革命道路并不孤单。

  而接下来,他将根据九州大陆的革命经验,伟大主宰艾大林的指导,和几位传奇强者一齐组建阿克伦海晶壁系内第一个圣堂支部,而主宰空间内,一些新的功能也已经对他开启。

  他可以有选择性的再次投身已经经历过或没经历却发生过的任何一个战场,和数不清的强大敌人战斗以学习和锤炼圣骑士全新的战技,也可以成为大建设时期的学生、工人、农民等人,依托他们的经历学习各种建设、技术知识,以上是主宰对阿克伦海晶壁系血色圣堂革命圣骑士和成员的培养。

  除了这些,还有更直接的方式:任何一位传奇革命圣骑士,都可响应主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道路,组织带领圣骑士通过主宰空间前往深渊斩杀恶魔,得到主宰和正向原力的眷顾,获得功勋与荣耀,直接提升自己的力量和等级。

  对此斯潘森很庆幸,庆幸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和他们有着整个主宰空间的支持和培养相比,九州世界的革命没有任何支援。

  正和那首战歌里唱的那样“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世界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昔日的圣堂领袖、艾大林主席、现今伟大的主宰,在那时似乎也只是一位传奇等级开创了革命道路的圣骑士。(未完待续。)99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