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动力王朝 > 第383章 工业展览会

第383章 工业展览会

小说:动力王朝作者:千年静守分类:都市字数:4047更新时间:2016-08-20 23:58:49
  PS:兄弟们,已修改,另外,今天本打算2更的,结果又只能一更了,现在欠了大家22000,好愁人。

  ————————————————————————

  “兄弟你没开玩笑吧?咱们组织国内的工业企业去巴基斯坦办展览会?!”马超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陈耕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和大家开玩笑?”

  除了济一机床厂之外,借着这次在京学习的机会,陈耕代表润华实业向与会的机械工业以及装备制造业的企业负责人发出了邀请,邀请他们一起去巴基斯坦,大家共襄盛举,一起举办一个盛大的机械和工业装备展销会。

  对于陈耕的这个设想,接到陈耕邀请,有表示自己单位现在比较困难而婉言谢绝的,有表示这种活动自己说了不算要向上级领导部门申请的,有说自己现在的订单很充足、暂时没想要去开拓海外市场的……当然也绝对少不了嗤之以鼻的。

  不管是用什么借口,其实意思都差不多,都不看好润华实业这番去巴基斯坦办展览会的举动:开什么玩笑咧,

  看好润华实业此举的企业很少,只有润华实业的几家长期合作伙伴,大概是碍于情面,这才勉为其难的表示如果机械工业部和外贸部同意,大家就与润华实业一起去巴基斯坦——这话深层次的意思,就是“大家的关系这么好,就当陪你们润华实业吆喝去了,免得到之后就只有你们一家企业,脸上太难看”。

  马超匆匆的赶来,就是抱着万一的想法:万一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谁以讹传讹呢?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看着老二痛苦的表情,陈耕反倒是笑了,他拍拍马超的肩膀,笑道:“二哥,谢谢你,你放心,我不是脑袋抽筋,我是有把握……”

  “你有把握?你有个屁的把握!”没等陈耕说完,马超忽然爆发了!

  如果不是这一年多来在国办的锻炼,马超说不定会直接给陈耕一个耳光,就现在,他也是强忍着抽陈耕一耳光的冲动在和陈耕说话:“老三,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成了一个大笑话了,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

  “我知道,”陈耕满不在乎的道:“有些人啊,只看到了自己的短处,就是看不到自己的长处,总觉得自己以及自己的民族都比洋人低了一头,这些人,头顶上的辫子剪了,可心里头的辫子还长着呢。”

  这话差点儿把马超给生生的噎死,尤其是“头顶上的辫子剪了,可心里头的辫子还长着呢”这句话,把马超给噎的自翻白眼,好半天才道:“你小子的嘴怎么越来越毒了?”

  “呵呵……难道不是么?”

  “难道是吗?”马超反问道:“看看咱们国家的工业制成品,在国际上哪有什么竞争力,不说那些技术含量多高的东西,就说最普通的吧,收音机,咱们国家生产的收音机,一个个傻大笨粗的,质量还不好,三天两头的出问题,人家外国人制造的收音机小巧精致不说,质量好,还省电,这么两相一对比,谁肯买我们的收音机?

  收音机只是咱们国家工业产品的一个缩影,其他的工业产品也差不多,咱们的工业产品在国际上根本就卖不动,都是纺织品、丝绸以及一些传统的工艺品还能有些销路,能帮国家赚点外汇。”

  陈耕听的频频点头,一直到他说完了,才不屑一顾的道:“那是他们笨,不会变通,我们润华实业生产的边三轮摩托车的质量也没有小日本的摩托车质量好、性能稳定,可为什么我们的边三轮摩托车比小日本的摩托车卖的还贵?哦,对了,我们的边三轮摩托车已经开始准备进军日本了,按照你这个说法,我们这不是找死么?”

  马超被陈耕这份那话给噎的直翻白眼。

  润华实业生产的边三轮摩托车在国外卖的挺好,这一点马超还真知道,不但知道,还知道这也是很多企业老总不解的地方:润华实业的边三轮摩托车的质量并不出色,可他们凭什么就能卖高价,老外怎么就认?

  这两点,他们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

  马超被噎的没话说,陈耕缓了一下语气,道:“老二,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实话实说,论起当官、揣摩上意,我不如你,但如果论起做生意、赚钱,我说句不客气的话,你比我差远了,我敢组织大家到巴基斯坦去开这个展览会,当然是因为我认为这笔生意值得一做。”

  “哦?你说说看。”

  陈耕眼中精光一闪,呵呵笑道:“说说看没问题,不过我是说给你听呢,还是说给国办的领导听呢?”

  老二来的蹊跷啊,好歹也是四年的兄弟,老二是个什么性子自己会不知道?他的反应,怎么想都觉得诡异,要说这背后没有点儿什么,陈耕第一个就不肯相信。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马超摇摇头,倒也没怎么觉得意外,道:“国办的几位领导对你的这个提议有些好奇。”

  “只是有些好奇吗?”陈耕挑了挑眉毛。

  马超苦笑着道:“你明白就成了,不用说出来吧?”

  “哈……”陈耕也笑了,点点头:“好,那我就不问了。”顿了顿,陈耕解释道:“咱们国家的工业,看似很糟糕,这一点从你刚才举得那个收音机的例子就可见一斑,但这其中并不是没有文章可做。

  首先一点,咱们国际上是世界上少有的拥有完整的工业门类和工业制造能力的国家,这一点世界没几个国家能够做的到,咱们不说这一点对咱们国家未来发展的长远意义,就说眼下,在咱们无法向国际买家提供优质的工业制成品的同时,大家似乎忘记了一点,咱们其实可以提供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提供的工业设备——这些工业设备虽然是世界三流水平的,但对于巴基斯坦这样的工业不发达国家来说,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使用要求了,关键在于咱们的价格便宜啊。”

  “你觉得能卖的出去?”马超对陈耕的话仍然很怀疑:“如果卖不出去怎么办?”

  陈耕反问道:“喝水会噎死,是不是就不喝水了?”

  “……”马超顿时无语,好一会儿才无奈的道:“难道你让我这么回答领导?”

  “欧洲也有很多工业展览会吧?可不管是去参展还是去采购,成本都不低,但是去巴基斯坦就不一样了,一方面并不需要多少外汇,另一方面咱们国家的企业早晚要走出去,趁着这次的机会,就当是先提前练兵了——说的难听点儿,到了欧洲、美国的国际展览会上,丢人那就是丢就丢到了国际上,但这次去巴基斯坦,哪怕最糟糕的情况,咱们一台设备也没卖出去,也不会穿的沸沸扬扬不是?可一旦成功了,不就开辟了一条新路子了吗?就冲着这一点,我觉得就值得一试。”

  …………………………………………

  在听说共和国的工业制造企业有意去举办一个工业机械以及工业设备展览会的消息后,巴基斯坦方面的反应热切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副参赞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甚至亲自跑来向陈耕求证,问陈耕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面对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的问题,陈耕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我们是有这个想法,中巴是有着多年传统友谊的伙伴,在知道巴基斯坦想要发展自己的工业之后,我们希望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你们,不过现在还有些问题和顾虑……”

  听陈耕说还有些问题和顾虑,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顿时就急了,立刻道:“有什么问题,您请说,不管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帮你们解决。”

  陈耕也不客气,当即道:“首先一个就是场地问题,如果这次的展览会能够达成,需要最少4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考虑到很多设备都是对环境条件要求比较高的精密机器,展览活动只能在室内举行,据我所知贵方从来没有举办类似展览活动的经验,伊斯兰堡,或者卡拉奇这两个地方有这么大的室内展馆吗?”

  “这个……”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似乎也不是很确定,迟疑了一下,他坦率的道:“抱歉,我的朋友,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请您放心,我会立刻将您的担忧转达回国内的,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第二个就是宣传问题,我们希望将这个展览会的消息让尽可能多的巴基斯坦的朋友们知道,并且希望他们能够来参加这次的展览会……”

  “这个没问题,我们可以做到!”没等陈耕说完,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就应声道:“巴基斯坦可以就这次的展览会启动国家级的宣传力量。”

  国家级的宣传力量?陈耕动容了,对于共和国来说,国家级的宣传力量等于是在央视、各省卫视、各个地级市的有线电视、全国性以及区域性的报纸上进行全面的、地毯式覆盖的宣传,哪怕对于共和国来说,也不会轻易启动这样的宣传规模,巴基斯坦竟然肯为了这么一桩展览会启动这种层级的宣传力量?

  面对陈耕震惊的表情,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再次肯定的点头:“我们愿意为中国朋友做这些。”

  陈耕原本还有几个担心的问题的,但有了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这番表态,陈耕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闭嘴:“就这两个大的问题,其他的都是一些细节性的问题,只要这两个问题能够解决,我由衷的希望这个展览会逐渐成为巴基斯坦乃至整个东南亚以及南亚地区规模最大、最重量级的工业展览会,成为巴基斯坦的一张名片。”

  陈耕给这个展览会戴的帽子实在是太好了,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的脸忍不住笑成了一朵花,咧着嘴道:“哈……这也是我的梦想。”

  陈耕眼珠子一转,肚子里冒出来一股子坏水:“副参赞阁下,您想不想推动这个展览会尽快达成?”

  “当然!”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实在啊,他完全没意识到陈耕是在给自己挖坑,听到陈耕的这个问题,毫不迟疑的点头道:“如果可能,我希望是尽快!”

  “那我提个建议吧,”陈耕道:“你们大使馆方面可以向我们的中央政府表示一下你们的态度,就是希望双方一起携手推动这个机械工业展览会尽快达成、巴基斯坦对本次展览会报以很高的期望之类的,我想,这效果应该不错。”

  ————————————————————

  陈耕不知道艾哈迈德·马吉达拉尼回去之后是怎么对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的领导层们说的,但仅仅只过了两天,陈耕就再一次的被拎到了国办。

  这一次,依旧是陈耕的老熟人张秘书长,张秘书长只问了陈耕一个问题:“陈耕同志,你认为咱们有必要去巴基斯坦举办这么一个展览会?”

  “我认为有必要,”陈耕毫不迟疑的点头:“而且除了帮助国内企业走出去这个经济意义之外,还有相当的政治意义。”

  “哦?说说看。”

  “是,”虽然张秘书长没说让陈耕说什么,但陈耕心里很明白,张秘书长让自己说的就是“政治意义”,组织了一下言辞,陈耕道:“最大的政治意义就在于进一步巩固中巴两国的传统友谊,巴基斯坦是我们的传统盟友,我们国家与巴基斯坦的友谊有多牢靠这个就不用我多说了,如果我们能够将这次的展览会宣传成一次帮助巴基斯坦朋友发展巴基斯坦经济、振兴巴基斯坦工业的举措,那么……”

  “好!”没等陈耕说完,张秘书长猛然大喊了一声好。

  陈耕的话提醒了张秘书长,这次去巴基斯坦,不单单是帮助国内企业走出去,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动作背后的政治意义,这个太重要了。(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