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动力王朝 > 第925章 图穷匕见

第925章 图穷匕见

小说:动力王朝作者:千年静守分类:都市字数:4199更新时间:2017-05-30 23:59:34
  “总统先生,你可真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卡翁达,陈耕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后怕:“您是真敢对自己下手啊。”

  当初成鞥向卡翁达提出来的第二条建议其实就是学着齐卢巴,给自己来一枪,不过陈耕的建议是别学齐卢巴那样,被枪击了还连点油皮都没有蹭破,找个枪法好一点的、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在自己身上擦破点皮就好了,可谁能想到卡翁达居然玩的这么大,好家伙,这又是爆炸又是枪击的,在听说卡翁达遇袭的过程之后,陈耕都斯巴达了,赶紧来医院看看,没成想人家正悠闲自得的在吃着水果。

  卡翁达笑了两声,对着陈耕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呵呵……我想了下,如果不受点伤,那未免也太假了,干脆就给自己来两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陈耕苦笑着点头,效果可不是不错么,在知道卡翁达的受伤情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十有八九和齐卢巴脱不了关系,哪怕总统府这边一再发表声明,公开表示相信这件事与齐卢巴没有任何关系,但媒体依旧认为这件事与齐卢巴有关联,大家的逻辑很清楚:袭击的地点就在你齐卢巴居住的别墅不远的地方,除了你齐卢巴之外,谁能事先在安格地方安排埋伏?

  因为这个事,这几天来齐卢巴正焦头烂额的厉害。

  看着卡翁达真的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完全不耽误接下来的竞选,陈耕也就放心了,他进而想到,或许这就是卡翁达故意的?等待外出进行公开演讲和竞选的时候,别人都是西装革履,就他卡翁达吊着胳膊、打着石膏在演讲台上,这不等于是无声的告诉所有选民

  “你们看,我卡翁达为了这个国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嘛!

  有些话陈耕不好问,但卡翁达却主动开口了,他眼中厉色一闪:“陈,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陈耕点点头,他掺合进了这么大的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将卢姆瓦那铜矿稳稳地拿在手里?但如果齐卢巴上台,卢姆瓦那铜矿落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不超过1%:“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对之前的计划进行调整。”

  卡翁达对陈耕的话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好奇:“调整?怎么调整?”

  ————————————————————

  “总统先生,你可真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卡翁达,陈耕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后怕:“您是真敢对自己下手啊。”

  当初成鞥向卡翁达提出来的第二条建议其实就是学着齐卢巴,给自己来一枪,不过陈耕的建议是别学齐卢巴那样,被枪击了还连点油皮都没有蹭破,找个枪法好一点的、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在自己身上擦破点皮就好了,可谁能想到卡翁达居然玩的这么大,好家伙,这又是爆炸又是枪击的,在听说卡翁达遇袭的过程之后,陈耕都斯巴达了,赶紧来医院看看,没成想人家正悠闲自得的在吃着水果。

  卡翁达笑了两声,对着陈耕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呵呵……我想了下,如果不受点伤,那未免也太假了,干脆就给自己来两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陈耕苦笑着点头,效果可不是不错么,在知道卡翁达的受伤情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十有八九和齐卢巴脱不了关系,哪怕总统府这边一再发表声明,公开表示相信这件事与齐卢巴没有任何关系,但媒体依旧认为这件事与齐卢巴有关联,大家的逻辑很清楚:袭击的地点就在你齐卢巴居住的别墅不远的地方,除了你齐卢巴之外,谁能事先在安格地方安排埋伏?

  因为这个事,这几天来齐卢巴正焦头烂额的厉害。

  看着卡翁达真的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完全不耽误接下来的竞选,陈耕也就放心了,他进而想到,或许这就是卡翁达故意的?等待外出进行公开演讲和竞选的时候,别人都是西装革履,就他卡翁达吊着胳膊、打着石膏在演讲台上,这不等于是无声的告诉所有选民

  “你们看,我卡翁达为了这个国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嘛!

  有些话陈耕不好问,但卡翁达却主动开口了,他眼中厉色一闪:“陈,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陈耕点点头,他掺合进了这么大的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将卢姆瓦那铜矿稳稳地拿在手里?但如果齐卢巴上台,卢姆瓦那铜矿落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不超过1%:“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对之前的计划进行调整。”

  卡翁达对陈耕的话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好奇:“调整?怎么调整?”

  ————————————————————

  “总统先生,你可真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卡翁达,陈耕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后怕:“您是真敢对自己下手啊。”

  当初成鞥向卡翁达提出来的第二条建议其实就是学着齐卢巴,给自己来一枪,不过陈耕的建议是别学齐卢巴那样,被枪击了还连点油皮都没有蹭破,找个枪法好一点的、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在自己身上擦破点皮就好了,可谁能想到卡翁达居然玩的这么大,好家伙,这又是爆炸又是枪击的,在听说卡翁达遇袭的过程之后,陈耕都斯巴达了,赶紧来医院看看,没成想人家正悠闲自得的在吃着水果。

  卡翁达笑了两声,对着陈耕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呵呵……我想了下,如果不受点伤,那未免也太假了,干脆就给自己来两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陈耕苦笑着点头,效果可不是不错么,在知道卡翁达的受伤情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十有八九和齐卢巴脱不了关系,哪怕总统府这边一再发表声明,公开表示相信这件事与齐卢巴没有任何关系,但媒体依旧认为这件事与齐卢巴有关联,大家的逻辑很清楚:袭击的地点就在你齐卢巴居住的别墅不远的地方,除了你齐卢巴之外,谁能事先在安格地方安排埋伏?

  因为这个事,这几天来齐卢巴正焦头烂额的厉害。

  看着卡翁达真的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完全不耽误接下来的竞选,陈耕也就放心了,他进而想到,或许这就是卡翁达故意的?等待外出进行公开演讲和竞选的时候,别人都是西装革履,就他卡翁达吊着胳膊、打着石膏在演讲台上,这不等于是无声的告诉所有选民

  “你们看,我卡翁达为了这个国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嘛!

  有些话陈耕不好问,但卡翁达却主动开口了,他眼中厉色一闪:“陈,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陈耕点点头,他掺合进了这么大的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将卢姆瓦那铜矿稳稳地拿在手里?但如果齐卢巴上台,卢姆瓦那铜矿落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不超过1%:“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对之前的计划进行调整。”

  卡翁达对陈耕的话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好奇:“调整?怎么调整?”

  ————————————————————

  “总统先生,你可真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卡翁达,陈耕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后怕:“您是真敢对自己下手啊。”

  当初成鞥向卡翁达提出来的第二条建议其实就是学着齐卢巴,给自己来一枪,不过陈耕的建议是别学齐卢巴那样,被枪击了还连点油皮都没有蹭破,找个枪法好一点的、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在自己身上擦破点皮就好了,可谁能想到卡翁达居然玩的这么大,好家伙,这又是爆炸又是枪击的,在听说卡翁达遇袭的过程之后,陈耕都斯巴达了,赶紧来医院看看,没成想人家正悠闲自得的在吃着水果。

  卡翁达笑了两声,对着陈耕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呵呵……我想了下,如果不受点伤,那未免也太假了,干脆就给自己来两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陈耕苦笑着点头,效果可不是不错么,在知道卡翁达的受伤情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十有八九和齐卢巴脱不了关系,哪怕总统府这边一再发表声明,公开表示相信这件事与齐卢巴没有任何关系,但媒体依旧认为这件事与齐卢巴有关联,大家的逻辑很清楚:袭击的地点就在你齐卢巴居住的别墅不远的地方,除了你齐卢巴之外,谁能事先在安格地方安排埋伏?

  因为这个事,这几天来齐卢巴正焦头烂额的厉害。

  看着卡翁达真的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完全不耽误接下来的竞选,陈耕也就放心了,他进而想到,或许这就是卡翁达故意的?等待外出进行公开演讲和竞选的时候,别人都是西装革履,就他卡翁达吊着胳膊、打着石膏在演讲台上,这不等于是无声的告诉所有选民

  “你们看,我卡翁达为了这个国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嘛!

  有些话陈耕不好问,但卡翁达却主动开口了,他眼中厉色一闪:“陈,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陈耕点点头,他掺合进了这么大的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将卢姆瓦那铜矿稳稳地拿在手里?但如果齐卢巴上台,卢姆瓦那铜矿落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不超过1%:“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对之前的计划进行调整。”

  卡翁达对陈耕的话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好奇:“调整?怎么调整?”

  ————————————————————

  “总统先生,你可真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卡翁达,陈耕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后怕:“您是真敢对自己下手啊。”

  当初成鞥向卡翁达提出来的第二条建议其实就是学着齐卢巴,给自己来一枪,不过陈耕的建议是别学齐卢巴那样,被枪击了还连点油皮都没有蹭破,找个枪法好一点的、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在自己身上擦破点皮就好了,可谁能想到卡翁达居然玩的这么大,好家伙,这又是爆炸又是枪击的,在听说卡翁达遇袭的过程之后,陈耕都斯巴达了,赶紧来医院看看,没成想人家正悠闲自得的在吃着水果。

  卡翁达笑了两声,对着陈耕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呵呵……我想了下,如果不受点伤,那未免也太假了,干脆就给自己来两下,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陈耕苦笑着点头,效果可不是不错么,在知道卡翁达的受伤情况之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十有八九和齐卢巴脱不了关系,哪怕总统府这边一再发表声明,公开表示相信这件事与齐卢巴没有任何关系,但媒体依旧认为这件事与齐卢巴有关联,大家的逻辑很清楚:袭击的地点就在你齐卢巴居住的别墅不远的地方,除了你齐卢巴之外,谁能事先在安格地方安排埋伏?

  因为这个事,这几天来齐卢巴正焦头烂额的厉害。

  看着卡翁达真的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完全不耽误接下来的竞选,陈耕也就放心了,他进而想到,或许这就是卡翁达故意的?等待外出进行公开演讲和竞选的时候,别人都是西装革履,就他卡翁达吊着胳膊、打着石膏在演讲台上,这不等于是无声的告诉所有选民

  “你们看,我卡翁达为了这个国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嘛!

  有些话陈耕不好问,但卡翁达却主动开口了,他眼中厉色一闪:“陈,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当然。”陈耕点点头,他掺合进了这么大的事,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够将卢姆瓦那铜矿稳稳地拿在手里?但如果齐卢巴上台,卢姆瓦那铜矿落在自己手里的可能性不超过1%:“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对之前的计划进行调整。”

  卡翁达对陈耕的话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有些好奇:“调整?怎么调整?”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片刻再更新,这两天实在是难受的厉害,让兄弟们失望了,再一次对兄弟们说声对不起。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