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炮灰崛起助力 > 7.太子表哥的迷妹(六)

7.太子表哥的迷妹(六)

小说:快穿之炮灰崛起助力作者:无心之竹字数:3074更新时间 : 2019-07-23 18:00:00
  三日后的赏花会上,应茹凭着自己的观察多少也了解到二夫人的意图。

  那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倒是真应赏花之景,怕是全都城奇花异草都在这儿,还有烂漫的桃花林,桃花林下三三两两的聚集了锦衣华服的公子小姐们,说来也怪,这个朝代男女大防不严,倒是崇尚肆意洒脱,不过家族里还是各有一定的约束,也不会出现男女混交的情况。

  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应茹见到了李太傅家的小姐,上一辈的太子妃,明眸皓齿,亭亭玉立,气质出众,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整个宴会上,二夫人不着痕迹的将李小姐融入应茹所在的圈子,确实成功的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应茹也仿着原主脾性对李小姐态度冷淡。应茹不着痕迹的看着气质出众的李小姐淡然应对十一皇子众人的赞赏,不知不觉中让人对她产生好感,就连太子也是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

  上一世两人琴瑟相和,所以两人之间多少还是存在爱情的,应茹也不知道这一世有了自己的掺和,不知道两人还能不能修成正果,应茹这样想到,胸腔里竟然泛起了不属于自己的酸楚。

  看着颜值出众,地位显贵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真是非一般的赏心悦目,还有二夫人有意无意的拉近某些人的关系,应茹当然知道这是场相亲活动了,主角正是封池羽和方卿珣了。这边应茹自认为不动声色的观察到别人,二夫人也是更加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忙了一天后,应茹在这场赏花宴中没什么收获,倒是和原主一直关系不错的董尚书家的小姐董钰慧相谈甚欢,并且两人的接触也多了起来,两人甚至时不时的一起看戏,听书和买东西。

  前几日应茹和董钰慧一起赴了刘侍郎家的小姐刘梦茹在听风楼设的宴,席上有人提到东街的冬临阁上了一批新布料,还有几批云锦,颜色鲜艳,质地柔软,其中红色布料最为惊艳,适合做嫁衣,还有暗红色的适合做外衣,席上的各位小姐大为动心,约好一起去买几匹看看。

  其中不知道是谁嬉笑着提议应茹该买几匹布来为太子做衣裳,众人也是纷纷附和。应茹想着自己虽然没有原主的手艺,不过也不影响她购物,应茹也就应了过几日一起过去看看。

  等到应茹到了冬临阁,她就也在贵宾阁里挑了几种雅致的花样,买了有着青竹暗纹的红色云锦,轻薄如翼的轻纱,还有应茹现在的标配绿色及青色的布料,董钰慧也随着她买了其他样式的红色衣料,还约着以后一起喝茶,做女红,应茹也硬着头皮应了。

  除此之外,应茹就毫无危机感的享受这种悠闲生活,直到有一日,安晞烨罕见的进了她的院子里来,那时应茹正倚在榻上,思想放空,神情坦然。

  安晞烨向来最讨厌的就是她的不稳重做派,这种样子如何能配得上表哥,又怎么配做太子妃乃至日后的皇后。安晞烨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意,皱着眉头看着已经回过神来的安清纭。

  应茹见此也有些不耐烦,不过还是坐正了身子,招呼人上茶。

  “不必麻烦,你们都退下吧!”安晞烨不耐烦的坐下来后立即遣散屋子里的下人,他自己的人立即躬身后退,倒是应茹身边,那些太子派来的人一动不动,应茹看安晞烨变黑的脸心里暗自得意,但略微思量后也遣散了屋子里的人。

  “怎么了,要和我说什么?”

  “哼,你倒是愈发不成体统,举止愈发轻浮!”

  “哦?我怎么了?”

  “还好意思问怎么了,青天白日,不做些正经事,倒在院子里小憩,这般样子也不怕让来来往往的下人看轻,难道我们相府的规矩就是这般模样?你就不能做一个举止端庄的嫡小姐吗?这也倒罢了,倘如你这模样被其他男子见到了,就真是给表哥脸上蒙羞!”

  应茹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又换个姿势斜靠在榻上,“这是我的院子,我想怎么就怎么了,并且,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从来不是端庄的大小姐,还有,我这院子里,如果不是你不请自来,那真是一个男子都没有,试问我怎么就给表哥蒙羞了。喏,就算蒙羞了也是我乐意,表哥还没说什么呢,你还资格教训我吧!”

  “嗬,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你这种人根本配不上表哥!”

  应茹毫不吝啬的对他投放了很多白眼,言外之意是“关你屁事!”

  安晞烨回瞪她,“今天要谈正事,就暂且先不和你纠缠。”应茹“嗬”了一声,表示也不屑和他斗嘴。

  “我来是来告诉你表哥现在的情势不好,你要知道朝内不少人一直质疑太子的合法地位,毕竟大皇子才是嫡长子,此外还有其他皇子对东宫之位虎视眈眈,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是要拉拢朝中的中立派。”

  安晞烨停顿了下,但应茹并没有接话,他也就继续讲:“现在太傅家的李小姐最近经常找表哥,倘若表哥娶了李小姐为正妃,我们就能得到中立派的支持,表哥的东宫之位也不会受威胁。所以以后你不要叨扰表哥了,如果你真的为他好,你可以劝表哥早点迎娶李小姐。”

  应茹鄙夷的看着他,“这是谁的意思,表哥的?你的?还是方夫人的?”

  等安晞烨反应过来方夫人是谁后,直直的盯着应茹,“现在你是这么称呼母亲的麽?”

  “母亲?她可不是我的母亲,她只是你的母亲?”

  安晞烨现在已由愤恨转为冷漠轻视,仿佛习惯了安清纭的大逆不道:“所以凭你对母亲不孝这一点,你也没有资格陪在表哥身边,也许表哥现在没有识得你的真面目,不过早晚有一日他会真正了解到的。”

  应茹内心冷笑,她自认为自己没什么不对,自从她让手下的暗卫顺着大夫和小月查清楚上次想害自己的幕后黑手之后,她对原主的亲娘,府上的二夫人就失了敬重,如果不是碍着她的身份,并且原主也没要求复仇,应茹真的有可能向她出手,但在她钟爱的亲儿子面前揭露她的真面目还是可以的。

  应茹打探清楚了,这个方夫人从小就对安晞烨赋予重望,只让他了解自己的真善美,就算是她疏离原主,从不关心原主,她也将错归到原主头上,当真在他面前时一个完美的母亲形象。所以不知道安晞烨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

  “所以这就是方夫人上次投毒的原因么,是想让我看上去死于天花之疾,反正没有人重视,死的倒干净,然后也不会像你们所说的耽误表哥了么?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我这个亲生女儿阻了她外甥的路,她也能果断的下手清理掉我,倒真是个好母亲。”

  天花?投毒?让她死?她在说什么?安晞烨真的很怀疑眼前的安清纭又在胡搅蛮缠。“你是什么意思,上次明明是你不小心在下人那沾染上了天花,胡乱说什么投毒,当真是无稽之谈!”

  “信不信由你,我相信表哥也知道这件事的。”应茹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安晞烨,看的他一阵火大,应茹在他发火之前抢先开口:“行了,你也别急,你若不信,回去问问表哥,再不然你就问问你母亲。不过针对你今天的来意,我也直言,表哥娶谁都不关我事,也不关你事,你没有资格来我这警告我什么的。顺便劳驾你也带话给方夫人,我与表哥的事与她无干!”

  说罢,应茹径自起身向屋里走去,留下一脸复杂的安晞烨在原地,他本来脾气也直,很想让安清纭把话说清楚,但不愿没脸没皮的追到她闺房去吵闹,心里下决心去找表哥问个清楚,表哥从来都不会骗人,自然也不会偏袒这个满嘴谎话的女人。

  应茹也是满肚子的气,第一次做任务就碰上这么极品的娘和弟弟,真替原主感到悲哀,这样看来,原主不嫁给唯一对她好的太子,她还能相信谁。

  应茹真想问问清楚这女儿时那女人亲生的不,还是说那个外甥是他的亲儿,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个女子为什么想杀原主,如果真要是这样,那可了不得了!可惜事实不是,在那个女人眼中,原主的地位还不如她的贴身下人。

  哼,真的好气,下次那个女人真的还做什么小动作,应茹就真的开启宅斗模式,试试谁更蛇蝎妇人,不,试试谁更聪明!

  应茹决定还是选择性的听下安晰烨的话,不能太频繁的找太子,以免拖人后腿,毕竟她从原主弟弟安晰烨那了解到太子目前在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倘若处理不好,那他在民间的威信又得下降。

  并且对于撮合李小姐和太子以便取得中立派的支持得提议应茹是嗤之以鼻,她不会撮合两人,她觉得自己没有特意搅合两人就算好的了,要搁原主,原主早就任性得让太子远离李小姐了,应茹虽然上心原主的未来,但还是以任务为重,感情的事以后再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