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爷本娇花 > 290来娶我!

290来娶我!

小说:爷本娇花作者:袖底风雪字数:2018更新时间 : 2020-01-14 23:00:40
  甭管孔最话说的多漂亮,魏云就一直提着剑站在那里,像尊不留情面的门神,隔着孔最和魏朱。

  老陈头上一个劲的冒冷汗,这位三叔,不对,该是魏朱的义父才对。

  不是听说是对方让孔最过来下聘的,怎么事到临头,却不吭声了。

  老陈捧着礼单送上,“这是孔公子带来的聘礼,还请过目。”

  魏云不动。

  那浑身上下弥漫的冰冷杀气,却像夜风无孔不入。

  老陈深觉吃不消,他悄悄看看魏云身后的魏朱,默默的做了个苦瓜脸。

  东家,这应或不应您给个声啊。

  于是魏朱笑着接过了礼单,她随手翻了翻,然后挑了眉,“季归年准备的。”

  老陈连忙应是,季归年那手字迹,熟悉的人都认识。

  礼单在魏朱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落着,魏朱只有在很不在意或者很生气的情况的下才会这样。

  想到这场景,老陈觉得应该是后者。

  他给了孔最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默默退下了。

  “我以为我昨天跟你说的,你听进去了,看样子是我说的不够清楚。”

  魏朱勾勾嘴角,“我魏朱只招赘婿不出嫁,你若来不是娶人是嫁人,以后……”

  孔最高声接到,“以后我就是你的魏孔氏,就算有了孩子,也跟你姓!”

  孔最跪在地上咧嘴笑,“我觉得姓魏挺好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孔这个姓氏。东西是季归年老陈准备的,但是你也知道的,不夜城本来就是你的,我孔最就算两手空空,也万不能拿你的东西来给你下聘糊弄你。”

  “我孔最若是喜欢一个人,是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对方的。魏朱我来向你下聘,但真正的聘礼却不是这个。”

  孔最说着拿出一张纸来,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最下面的地方还认真地按了指印。

  那是一张——卖身契。

  魏朱愣了愣,孔最笑的见牙不见眼活脱脱一个孩子。

  “魏朱我心悦于你,以你之名,冠我之姓,可好?”

  一直静默的魏云看着那张卖身契,微微动容,他握着手中的剑,往旁边挪了一步,一直冷着的眉眼。终于缓和了许多。

  魏朱我心悦于你,以你之名,冠我之姓,可好?

  老陈目瞪口呆,他只见过带着东西下聘的,却没见过带着东西去把自己卖了的。

  而且,被卖的这人还很开心,一副等着对方快收自己的样子。

  魏朱手上的礼单挑起了孔最的下巴。

  “认真的?”

  “真!比黄金都真!”

  孔最眼睛铮亮,举着那张卖身契信誓旦旦,“若是我有天犯了错,你打我也好,骂我也罢,就是把我命拿去也可以,只是求你别不要我。”

  “魏朱,我嫁给你吧,咱俩生生世世一辈子都在一块。”

  魏朱:“不后悔?”

  “绝不!”

  魏朱笑,“好,我应了。”

  孔最高兴的抱着魏朱,一连转了好几圈,那哈哈笑起的声音连身后欢出天去的锣鼓声都压不住。

  收到这个消息时,周遗正在翻看画像,画像是太后差人送来的,每一张都是她精心挑选的世家贵女,若不出意外这些人都是需要进入他的后宫,成为他用来巩固政权的一部分。

  桌上的画像随意的堆着,只除了一张摊开的,放在桌上被周遗细细端详。

  画上画着的是个笑着的姑娘,穿着英姿飒爽的红衣站在一树开着的红梅下面。

  周遗觉得这画画的真是难看极了,他认识的那人,哪会对着他这样笑,她的笑分明是狡黠的,算计的,甚至还带着点不近人情的冷淡。

  他最喜欢的是她跳进水里,头发飘散将他抱住的模样,很妖又很艳,跟他见过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那样的人才是魏朱。

  周遗的手指在画上拂过,明黄色的龙袍,趁着那画好看极了。

  魏朱的画像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因为魏将行已经一早就在太后面前打好招呼,魏朱未来的夫婿只入赘。

  “呵~”周遗笑了,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去入赘到女人家里,魏朱不过是将军的女儿,又不是公主。

  就算真的有,那也是无德无能之辈,只能依靠女人吃软饭,这样的男人,周遗相信魏朱不可能看上。

  能配上魏朱的,只有有勇有谋能跟她旗鼓相当之人,比如前太子,比如他。

  “魏朱,我现在已经是皇帝了,我既然可以把你的名字写在选秀文书上,也能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周遗笑,“你最不喜男人三妻四妾,相信也会把我的后宫搅的一团乱吧,我等着你心甘情愿臣服与我的那一刻。”

  福禄垂头走进来,将一封文书呈上桌案,然后眼都不敢乱瞟的准备退下去。

  周遗合上画,“这是什么。”

  “回禀皇上,这是魏老将军托人送回来的选秀文书,说是她家三房孙女已经定亲,不能承受皇恩浩荡。”

  魏府,三房。

  听到跟魏朱有关,周遗挑开文书看了,当他看到那显示的名字是魏朱时,那脸色瞬时变了!

  “先太子犯上作乱刚刚伏法,魏朱怎么可能现在就已经定亲!”

  福禄跪地回禀,“这事魏老将军专门解释了,说是魏小姐已经找到了愿意入赘的夫婿,所以这亲事就定了。”

  “是谁!”

  听到那愠怒的声音,福禄将头垂的更低,“是昔日太傅之子,当朝状元郎孔最!”

  “他疯了吗!竟然为着个女人入赘!孔家的脸面他不要了吗!自己的前程也不要了吗!”

  “孔最!孔最!”

  满桌的画卷被推翻在地,敞开的红梅美人图慢悠悠的在福禄面前敞开,瞧着画上的人,福禄心一跳,然后跪伏在地上,将自己的存在感减少的最小。

  周遗自从被选定为皇帝之后,一直彬彬有礼,除了刚才。

  福禄总觉得自己好像见到了这位帝王真正的一面,易暴易躁,对弃文从武的状元郎意见颇高,还有那位魏朱姑娘。

  愤怒的情绪好似持续了好一会,又好像倾刻就回复正常。

  “把东西收一收,朕要去太后那里一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