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陌黎九天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水帘众况

第三百四十五章 水帘众况

小说:陌黎九天作者:叶诺海微字数:2012更新时间 : 2020-01-14 23:03:22
  鸾耳在知自己本主命早殒灭后,心底对单独为主的渴盼日益加深。

  既然得不到世人对自己的在意,鸾耳也不在意夺舍对方为己所用。

  沈陌黎的重情重义,在最初的刹那曾使鸾耳心有所动,渴盼成为那个沈陌黎羁绊的人。仅是几番对话间,鸾耳已然觉得自己无法以真正的面目走入沈陌黎在意的范围,倒不如夺舍了沈陌黎的躯体来用。

  得不到的人、事,鸾耳在妒恨中更有了将其毁去的念头。

  在万态变化下,鸾耳的内心是极为纠结的。它痛苦挣扎于自己的孤独中,又在那份孤独里想将其他人拖入水中。

  由那份痛楚里,鸾耳看向沈陌黎的目光一变再变,最终将目光停留至旁侧的苻姬身上。

  苻姬那张与海帝极其相似,带着瞩世高傲的面容,看在鸾耳眼里,便是极为刺眼的存在。

  那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在鸾耳初次遇到时,便将鸾耳视之为如蝼蚁般随意可揉捏成碎末的存在。

  见得神魂苻姬,若见得海帝本人。鸾耳望着苻姬虽因伤势显得略微憔悴的模样,心底依旧带着些许因先前遭遇而产生的惧怕。

  海帝当年于水帘之后,控制着万水灼烧的场景,多少年来皆是鸾耳挥之不去的记忆。

  初时,包含鸾耳本主在内的所有人,若是预测到海帝进入水帘深处,会变成那般令人胆颤的模样,怕是无论如何皆不可能允了当年的邀,进入这地水帘。

  进入水帘前,海帝于同行的诸人眼里,乃是至交之人。所有人皆料想不到,自己那般深信的海帝,到最后会变成那等恶相。

  鸾耳的怒与惧,在见得苻姬的刹那产生。以自己的玄冰之力,趁着苻姬分神的刹那,试图将苻姬推打至水帘之外,已是鸾耳压制自己恐惧所能做到的极限。

  在苻姬随意瞥来的目光中,鸾耳皆是感到脊背发凉。

  那是源自强者凌压世人的难敌之力,只一眼,便能让人心生惧怕。多望几眼,更有让人再起不了半丝杀意之感。

  沈陌黎与苻姬相识的时间不长不短,但因相识时苻姬已逝去当初归依海帝时的那番惊天实力,故而相识一段时间内,沈陌黎从不曾有过与鸾耳相似的恐惧。

  于那股望之生惧里,鸾耳终是挪移开自己的目光道:“你若将她单独丢在这处,我便放过她。”

  杀本主之仇深若巨海,鸾耳极难说放即放。将苻姬遗留在这地,已是鸾耳所能接受的极限。

  水帘之内皆死气,苻姬留在此处吸万千死气于身,必然一死。虽不能手刃苻姬,然能致苻姬丧命,已是沈陌黎能做到的极限。

  以苻姬此时的憔悴,鸾耳心底虽有惊鼓阵阵,却也极为肯定于苻姬绝非自己的对手。

  既是自己有心无力下手,鸾耳便将目光聚集到水帘上。

  它要夺舍沈陌黎,更想在此前先灭去苻姬。

  那方水帘清澈若镜,使人初是看去,只觉得自己踏入水帘,即可若沐浴雪山之巅,在一番清澈间洗涤去自己的尘土。

  可谁又能想到,这无害的水帘里,藏的会是最凶险的存在。

  鸾耳若非早前亲眼见过同行者被水帘夺去性命的场景,怕是尔今看到这烟波浩渺的水帘,也无法知晓当中的险况。

  鸾耳早前不知险情,更是料准了苻姬无从知道当中凶险,这才想坑害于苻姬,引苻姬以为这水清透无害,才这般说。

    人道小人活长久,鸾耳在经历过无数往事后,更坚定了自己的念头,想将自己的不幸扩大,使更多人皆感受并陷入与它相同的不幸中。

  未有后续的动作,鸾耳在等,等自己抛出的这鱼饵上钩。

  借居于沈陌黎天魂的这段时间,鸾耳早已捞出苻姬为沈陌黎的生死不顾。由苻姬早前为沈陌黎所做种种,要猜得苻姬会因生出照顾沈陌黎的想法而径自留下,并非难事

  以千斤裘衣内的寒凉,鸾耳短暂的封住了周边不断围拢过来的水帘。

  然水帘缥缈,鸾耳着实无把握能让水帘维持结冰状态多长时间。源流无洋流的交汇,当使鸾耳短暂拥有了这惊人的冰结实力。

  苻姬的身子骨眼见愈来愈虚弱,鸾耳亦能感觉到自己手上所能利用的汪洋之力越来越少。

  早前若非苻姬相邀,沈陌黎亦不会将允下将神魂与天魂之力混杂为一。

  没有两股水流的交融,也便不存在于如今鸾耳能借力于苻姬的状况。

  借力仇敌,这般不齿之事,在见惯各种卑劣手段的鸾耳眼里,却成了常事。

  由心底生起的那缕恶念操纵,鸾耳此刻极想撇开苻姬,好再续自己的后续行动。

  鸾耳的记忆在几番风雨吹打下虽是极为清晰的,然它的意识此刻却更像是一团被搅乱的浆糊。

  它独自处在被搅得凌乱不堪的识海中心,想法与决定也在随着眼下自己极不确定的心绪,而左右摇摆。

  “好。”恰如鸾耳所料,苻姬仅是淡淡的应下鸾耳那听似极为不合理的要求。

  纵使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极为脆弱,苻姬皆不曾畏过鸾耳半分。

  答应鸾耳的无理要求,不过是苻姬顾及到沈陌黎而行的缓兵之计。

  水帘是何地,苻姬何尝不知。

  关于海帝在水帘尽头做过何事,苻姬虽如何努力回思,皆想不起分毫。然海帝掌管六海之水,想要借水之力了解水,却并非不可能。

  苻姬在打定决心后,以神魂之实跳脱出魂魄位置,目光淡定的迈着莲步,向水帘方向走去。

  仅是刚迈出几步,苻姬前行的动作便被沈陌黎所制止。

  鸾耳心中打得响亮的盘算,沈陌黎虽不知内容,然鸾耳与苻姬二人在深海血仇,还能做到如此从容,眼见着却绝不像那么回事。

  沈陌黎神情有忧,她谨然拒绝去鸾耳的威逼道:“若要她走至水帘内,除非从我身体上踏过!”

  女子原极为娇柔的话,落在沈陌黎嘴里却变成了极为铿锵有力,字字显得格外苍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