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篮球之上帝之鞭 > 第二章 新身体的记忆

第二章 新身体的记忆

小说:篮球之上帝之鞭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分类:游戏字数:2947更新时间:2015-12-04 19:19:05
  卫生间的铁皮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踹中,这扇原本就年久失修的破门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变形程度百分二十五,打击力在160公斤左右……还不错……”范辰看着躺在地上变形的门心里计算道。

  对这个世界所有事物,范辰一刻也不能停止自己的计算。

  从自己的头发、眉毛,到路上美女的鼻高、胸围,从奔驰的汽车到奔跑的小狗,范辰的世界,是数字的世界,是精确计算的世界。

  这种能力让他获得了神童的称号,从小学到研究生毕业,他从没费过劲,这给他了一份体面、收入丰厚的体面工作,却也带给了他无尽的烦恼。

  不过这些前世的烦恼他暂时都想不起来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新的麻烦。

  随着门被踢开,进入卫生间的是一个穿着白体恤黑夹克,嚼着口香糖的白人大汉,旁边是一个手持钢管的波多黎各人,身形没有那么魁梧但是非常高,左眼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但真正的正主是站在两人后面的,一个穿着灰色条纹西装,有些秃顶,但胡子却非常茂盛的中年白人。

  他身形有些胖,但并不虚弱,眼神平和中透着凶狠,他看着范辰一眼,又看了看地上的门,说道:“莱昂,弗兰克在这次拳赛中投注了十万美元,十万……一场破烂拳赛,十万美元可以买下这个鬼地方。而你,毁掉了这场拳赛。很显然,你要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说再见了……”

  秃顶胖子的话刚刚说完,他的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枪上,一个硕大的拳头突然逼近了他的眼前。

  曾经也在街头饱受老拳的秃顶胖子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了,拳头正中他的面门,一股无法抵挡的酸痛随着眼泪、鼻涕、血液一股脑涌了上来。

  “Fuck!”秃顶胖子大叫一声,他不明白福克斯-莱昂这个落魄酒吧拳台的九流拳击手,怎么会有如此迅捷的身手。

  更不明白他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打他这个弗兰克手下的头号打手。

  秃顶胖子原本站在手下的身后,范辰和他隔着两个人,可他还是在被拦腰抱下之前,冲上前用拳头打烂了他的鼻子。

  就在胖子捂着鼻子嗷嗷叫的时候,白人大汉和波多黎各人也已经被范辰撂倒在地。

  两个打手原本想用抱摔放倒扑上来的范辰,结果范辰的拳头还是打中了秃顶胖子,同时用左手的手肘狠狠击打在了白人大汉的太阳穴,就算是一头牛被这样击中要害也倒下了。

  而波多黎各钢管男刚刚抬手挥动钢管,就被范辰一脚踢中裆下,疼得在地上打滚了。

  五秒钟的时间,范辰解决了三个人,在秃顶胖子对着他废话的时候,他已经预算好了这一切,分毫不差。

  “以后掏枪前少说废话。”范辰对还捂着鼻子的秃顶胖子说道,说完又对他的肚子来了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从他腰间拽下一把手枪。

  “柯尔特1911,大威力手枪……”范辰看着这把手枪,知道它威力不凡,不过他并没有把它收下,而是用力摔到地上,将枪管砸坏。

  对于范辰来说,带着枪并不会让他更安全。

  这时候,酒吧里依旧闹哄哄地,人们对卫生间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拳台已经被撤走,一场不入流的酒吧拳赛,除了莱昂的致命一拳给现场一些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其它什么都不会留下。

  当然,留下的还有弗兰克的十万美元,这位波士顿南区爱尔兰帮的中层头目,已经第一时间收到消息,他的十万美元打了水漂。

  十万美元事小,面子事大,因为这场拳击赛的结果是弗兰克内定好的,为此他免去了福克斯-莱昂两千五百美元的赌债。

  结果,这个“无可救药的赌棍”,竟然在拳台上摆了他一道,最后时刻反戈一击打倒了他的对手。

  颜面尽失的弗兰克立即打电话,让身处现场的得力手下马克-威利斯——那个秃头胖子处理这件事。

  但他很快得到消息,莱昂-福克斯跑掉了!

  弗兰克无法想象,带了枪,带了两名打手的马克-威利斯怎么会让这个家伙跑掉,气急败坏的他立刻要求手下的人统统出动,一定要抓住这个玩弄他的家伙。

  “我要让他尝尝牙齿掉光,被扔到大西洋里的滋味。”这是弗兰克对福克斯-莱昂放下的狠话。

  就在弗兰克咬牙切齿的时候,范辰已经离开了位于波士顿南区E号大街的名叫“戏剧家”的酒吧,他穿着一件带有帽子的套头衫,一个人静悄悄地钻入了夜色之中。

  行走在这座城市的街头,脑海中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地钻入范辰的灵魂,关于这个福克斯-莱昂的一切,以及关于这个城市的一切。

  ……………………

  福克斯-莱昂,1972年出身,他的曾祖母是一位华人劳工后代,后来嫁给了波特兰的一名矿工生下莱昂的爷爷。

  莱昂的爷爷之后随父母一起移居纽约,在百老汇遇到了他的奶奶,一位法国裔的女演员,他们在二战中相恋生下了莱昂的父亲马修斯-莱昂。

  60年代初,青年时代的马修斯成了个嬉皮士,在一次反越战的游行中认识了莱昂的母亲——一位来自波多黎各特区的热情餐馆女服务员,阿玛塔-吉安。

  两个人很快坠入爱河并最终选择定居波士顿,在1972年的春天生下了小福克斯-莱昂。

  不过很快夫妻二人因为生活上的不和分道扬镳,父母离婚后小莱昂和母亲一起生活,马修斯-莱昂则沉迷于赌博,并在1977年因为欠下赌债,被波士顿南区的老大,弗兰克上面的大老板,臭名昭著的詹姆斯-巴尔杰杀害。

  那年冬天,马修斯的尸体被发现在奥尔德港的石滩上,嘴巴里的牙齿被敲的粉碎。

  不幸并没有停止,1986年,莱昂的母亲吉安在波士顿凯尔特人夺冠的夜晚发生车祸,因为庆祝大游行耽误了救护车而丧生,留下13岁的福克斯-莱昂孤身一人。

  从此小莱昂被寄养在了一家没有孩子的夫妻家中,继父继母对他还不错,但管教不严,叛逆期的莱昂很快和一些街头混混搅合在一起。

  没有考上大学的他在社区大学混了一个学位,依靠强壮的身体成为了学校拳击队的一员,并在波士顿的酒吧拳台上崭露头角。

  不过他的拳击天赋也仅限于此了,很快他步父亲的后尘染上赌瘾,不得不开始打假拳。

  今晚就是莱昂的又一场假拳赛,他原本可以在前三个回合痛痛快快的输掉,但他的对手,“铁头”克莱曼与他有一段旧怨,结果他在拳台上竭尽全力把莱昂打得鼻青脸肿。

  长期的假拳赛早就让莱昂徒有其表,但心头仅存的一点自尊心让他决定坚持到最后一回合在倒下。

  可是克莱曼的重拳让莱昂摇摇欲坠,意识模糊,就在一记打中眼部的重拳后,莱昂彻底失去了意识,而范辰的意识却因此钻入了他的脑中,取代了原来那个灵魂。

  ……………………

  范辰的脑海中回忆着这些往事和今晚的怪事,一阵冷风吹来,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禁抬头看了看四周。

  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对范辰来说很陌生,对福克斯-莱昂来说很熟悉。

  波士顿,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位于东北的马萨诸塞州,4月份夜晚的气温还是会让人有阵阵寒意。

  不过,范辰的脑子倒是和夜晚的风一样冷静,在出了酒吧以后他并没有乱走,他一边整理着脑海中破碎的记忆,一边按照已有的信息分析事情的始末和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拳台上的那一拳完全是范辰下意识而为止,他并不会打拳,但他的观察力太出众,克莱曼的动作在他眼里就是慢镜头。

  那个秃顶白人和两个打手的动作也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莱昂的身体虽然荒废多年,但底子还在,配合上范辰超卓的意识,同时对付五六个普通人绰绰有余。

  但是范辰也知道,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将是波士顿黑帮的追杀,他们的武器将不是拳头,而是枪。范辰不是尼欧,没办法躲子弹。

  刚刚来到这个时空的他并不想就此横尸街头,像他“父亲”一样被敲碎牙齿扔进大西洋,或者过上东躲西藏的生活。

  范辰的脑子飞速的运转着,充分调动起脑海中新鲜的记忆,从中搜寻有用的信息。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处地方,一个黑帮最不想去,他也将得到很好保护的地方。

  不过在去这个地方之前,范辰还需要做点什么,来获得进去的资格。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