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篮球之上帝之鞭 > 第七章 奥尔巴赫的小难题

第七章 奥尔巴赫的小难题

小说:篮球之上帝之鞭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分类:游戏字数:3063更新时间:2015-12-07 20:57:53
  莱昂骑着车跟着老头的高尔夫球车一起来到了篮球馆门口,这是一座方型的老式篮球馆,很高很大,在四面围墙上都开着巨大的玻璃方格窗,好让阳光照射到球馆中来。老头下了高尔夫球车,带着莱昂进了球馆,里面空无一人,空空荡荡的球馆在逐渐昏黄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暮气沉沉。

  不过从后天开始,波士顿地区一年一度的儿童篮球训练营也将在这里开营,这个训练营的主办者正是莱昂遇到的白发老头,波士顿篮球史上最传奇的人物,人称红衣主教的阿诺德-雅克布-奥尔巴赫——人们更多地称他为“红头”里德-奥尔巴赫。

  在莱昂的记忆库里当然有关于这位大名鼎鼎人物的印象,他在NBA的传奇故事与经历,在波士顿地区家喻户晓,即便莱昂原本对篮球并没有太多兴趣,奥尔巴赫这个名字对他而言也是如雷贯耳。

  但看着这个白发苍苍,整个人有些萎顿的老头,莱昂能察觉到他身上的生命气息和活力衰退地很厉害,这是一个暮年老人常常表现出的模样——头发干枯凌乱,皮肤皱巴巴没有血色,眼睛缺乏光彩,腰背无力,像一只在太阳下晒一整天都不动的老猫。

  只不过,在带着他踏进球馆踩上木地板的那一刻,莱昂又能感觉到老头身上迸发出一股异样的神采,奥尔巴赫走到篮筐下,双手叉着腰环顾四周,虽然周围空无一人,莱昂却觉得他在检阅他的球队,在向球迷们致敬,在向对手们示威。

  只不过这样的幻觉持续地很短。

  “这儿要放很多凳子!”奥尔巴赫看了一会儿大声对莱昂说道,随即抽了一口烟,又说道:“那些凳子都堆放在外面朝北的墙上,你今天和明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把那些凳子通通搬进来,摆放好,为后天的开营仪式做准备。”

  莱昂点了点头,他话不多,如果在这里的工作是摆凳子的话,那么应该会比较轻松,但奥尔巴赫随后的话则让莱昂感觉到这份工作并不是那么简单。

  奥尔巴赫带着莱昂来到体育馆北外墙,这里有一片小空地,堆放了一摞又一摞的椅子,都是金属框架木头凳面的折叠椅,每把的份量不算太轻,而且莱昂发现这些椅子一部分椅面是白色,一部分椅面是绿色。

  “这是从波士顿拉来的折叠椅,从1981年开始我就喜欢这样的椅子,二十年了,每次训练营我都会让孩子和家长们坐在上面听开幕演讲。然后球队的替补席,场边加的观众席,都会用得上这些凳子。看到了没有,把它们搬进去,然后摆放整齐,记住,要摆出一个三叶草来。”奥尔巴赫给莱昂摆了一道难题。

  三叶草是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标志之一,这个简洁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标志伴随波士顿凯尔特人这支NBA的王者之师走过了几十年的岁月,无论其他球队如何三年一小改五年一大换地更新自己的队标,这枚小小的三叶草始终印刻在凯尔特人的队服之上。

  奥尔巴赫并不是特意为难莱昂,每年训练营他都会要求工作人员把绿色和白色的椅子摆放出三叶草图案。不过那不是一个人的工作,而是十多个人一起,在地板上画好线然后按照椅子的编号和摆放图片一起将椅子摆好,这样站在看台上,就能够看到绿色与白色的椅子构成一副白底三叶草的图案。

  但自从1997年,奥尔巴赫卸任凯尔特人总经理之后,他的篮球训练营也没有了这样的大阵仗,加上他自己年事已高,很多事情没法亲力亲为,一年一度的儿童篮球训练营因此日渐萎缩,愿意参加训练营的出色篮球少年越来越少,他们更愿意去大城市职业球队或者大学里回校球星们开设的训练营,其中不乏一些日后成名成星的天才少年们。

  到了今年,奥尔巴赫甚至没有办法从凯尔特人借调人手过来帮忙做训练营的准备工作,训练营报名的孩子也不算多,在开始前两天馆子里还什么都没有准备,于是他不得不向社区管理中心借用社区服务名额,希望可以让参加社区服务的人过来帮忙。

  于是,刚刚从监狱出来需要完成社区服务任务的莱昂就被安排到了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莱昂看了看堆叠在一起的椅子,像一座座小山一般,要把它们统统搬进去并排列成图案,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奥尔巴赫看着莱昂不说话的样子,挑了挑眉毛说道:“怎么样?我知道这有点难,我以为社区中心会多派几个人过来,哪知道只有你一个人,看样子明天我要找一些志愿者来帮帮忙了。你今天尽量搬一些吧,到五点半就可以离开了,明天再来……”

  奥尔巴赫就要转身离开,却听到莱昂开口说道:“一共231把椅子,绿色的151把,白色的80把,如果要排成三叶草图案的话,需要一个15X15的方型,以2-7,2-8,14-7,14-8,7-2,8-2,14-7,14-0为三叶草的四个边界线,需要绿色椅子150把,白色椅子75把,可以组成一个三叶草的形状,虽然不会太好看,椅子有点少,但站在高处看效果应该会不错……“

  奥尔巴赫从上到下地扫了扫莱昂,他以为这个看上去高高大大,只有力气和外表,内里一团草包的家伙被他安排的工作和这一大推东西吓坏了,没想到他竟然在脑子里画出了如何排列椅子的图案。

  更让奥尔巴赫吃惊的是,他也不知道莱昂为什么会清楚这里有231把椅子,便问道:“你是一把一把数这里的椅子的吗?”

  莱昂回答道:“不,我是二十把二十把的数,椅子虽然多,但排列还算整齐,我把他们分成一块一块的,每块20把,再加上一些零头,很快就数出来了。”

  奥尔巴赫听到莱昂的话,看了看这些堆地烂七八糟的椅子——他们都是车队从波士顿凯尔特人老训练馆的仓库拉过来的,实在不知道这些东西整齐在哪里。

  “多久能把这项工作做完?”奥尔巴赫似乎很快从惊讶中走了出来,很认真地问道。

  “一小时四十分钟,如果我能在这里吃一顿免费晚餐的话。”莱昂很快回答道。

  免费的晚餐,这对现在的莱昂来说也很重要,因为社区服务中心管住不管饭,他暂时需要靠兜里的不到200美金度日,能够蹭一顿饭吃也是很不错的。

  “OK,成交,如果你完成了今天的工作,那么明天的早饭我也可以提供,并且在明天会给你更加重要的工作。”奥尔巴赫答应地干脆利落,而且他的话听来好像莱昂应该为此感到荣幸,事实上所谓更加重要的工作就是训练馆外的玻璃窗统统擦一遍——这些大落地窗足足有三米高。

  这就是奥尔巴赫的风格,虽然已经八十岁,但在处理问题上永远地实用主义至上,不管社区中心派来的是,是个罪犯,是个傻大个或是个深藏不露的天才,奥尔巴赫关注的点只有一个——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如果对方要谈条件的话,那么,答应他,与此同此却提出更多的条件。

  谈完条件以后,奥尔巴赫又开着他的高尔夫球车开始到处瞎晃悠了,留下莱昂一个人面对200多把折叠椅。

  两个月的监狱生活丝毫没有让莱昂身体衰弱,他过的很健康,饮食和作息非常规律,每天有大量空闲时间用来锻炼身体,福克斯-莱昂的身体底子不错,四肢粗壮有力,只是常年沉迷酒色。

  监狱清教徒的生活让他身体得到了恢复,并且更加健壮有力,他从球馆里找来两根粗麻绳,一辆用来装篮球的大铁筐车,一次将20多把椅子堆到铁框车中,然后用粗麻绳捆好,再推到体育馆中。

  光是这一项重复工作就做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在体育馆里,莱昂又凭借脑子里的想象,借助球场线条为参考线,一把椅子一把椅子地将225把椅子安放到位,站在看台上,就能看到一个略显粗糙的白底三叶草图案。

  当他做完这项工作室,正好过去了一小时四十分钟,此时奥尔巴赫坐着他的高尔夫车溜达回来了,结果就看到被排列的整整齐齐并拼成图案的椅子,以及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的福克斯-莱昂。

  奥尔巴赫也没有想到,这家伙说道做到,真的能在一小时四十分钟里做完这项工作,要知道前几年把这项工作完成,需要十二个志愿者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

  “如果你去工地上搬砖砌墙,相信我,你能独立砌成一栋帝国大厦。所以,为什么要去犯罪蹲大牢呢?”奥尔巴赫用长者的语气,略带教训地问道。

  莱昂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去坐牢,今天我就没法站在这里,不是吗,奥尔巴赫先生。还有,晚饭,我想吃火鸡。”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