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篮球之上帝之鞭 > 第二十三章 沙子

第二十三章 沙子

小说:篮球之上帝之鞭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分类:网游字数:3746更新时间:2015-12-19 20:25:39
  NBA,世界篮球的最高殿堂,这个从1949年起成立的篮球组织,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影响力从东部的几个州到全美,从全美到全球,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体育组织。

  作为每一年联盟新鲜血液的最重要来源,每年六月份的选秀大会,都是继总决赛之后最受关注的活动。同时,选秀大会也意味着全新赛季的开启。

  而在选秀大会前的新秀训练营,就是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前的金球奖,盛宴前的预热。

  每年的新秀训练营一般在选秀大会开始前一个月左右开办,地点主要在芝加哥或者奥兰多。

  在训练营中,新秀球员会进行体测,公开训练以及5对5的模拟对抗,届时各支球队的经理、球探甚至老板都会到现场全程观看这些新人们的表现,他们在训练营中的数据和在对抗赛中的表现,将会很大程度影响他们在选秀大会中的顺位。

  对那些超级新秀来说,他们希望用出色的表演获得更高的顺位,那样意味着更大的名声和更多的商业利益;对相对普通的新秀而言,他们要在训练营中好好表现争取首轮被选中,那样一份四年有保障的合同将由某只球队双手奉上;而那些边缘人物更要在训练营中拼尽全力,为争取进入NBA而展现他们每一个优点,虽然那样也不见得有人愿意挑选他们。

  可以说,NBA的新秀训练营就是球员们进入职业圈前的第一次洗练,从这里开始团队至上、青春友爱的校园篮球将要终结,商业篮球帝国向他们敞开大门,利益、荣誉、诋毁和压力都将随之而来。

  ……………………

  2000年NBA选秀大会将在六月底于明尼苏达进行,现在是六月初,距离选秀大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今年的选秀训练营将在东部城市芝加哥举行。

  下午两点左右,在吃完一顿工作餐后,拿着飞往芝加哥机票的莱昂,带着凯尔特人队发给他的一个笔记本,一支签字笔和一个运动背包离开了总部大楼,卡尔告诉他每个球探原本应该配备一台笔记本电脑,但是在2000年一台笔记本电脑的价格还是相当昂贵,对于一个三个月合同的临时工,凯尔特人并没有为他准备这样的设备。

  对此莱昂并不在意,他才不想背着又厚又重好像水泥板一样的老式笔记本电脑到处跑,一本做工精良的小牛皮封面笔记本对他来说完全足够了。

  同时考虑到莱昂的经济状况,卡尔还给了莱昂一张2万美元额度的信用卡,用作差旅消费;给了他一本小电话簿,上面写着其他已经抵达芝加哥的凯尔特人工作人员的电话号码,卡尔告诉莱昂到了芝加哥后会有人打电话给他。

  没有例外的,莱昂在离开总部后把电话簿翻了两边,就把它扔到了垃圾桶,对他而言这种东西纯粹是浪费空间。

  在坐上前往机场的出租车后,莱昂给霍梅尼丝发了一条短信,告知了她自己现在的状况,并表示不去她家中和她道别了,希望在回到波士顿后再联系。

  此时霍梅尼丝应该在从马什菲尔德赶回波士顿的路上。

  莱昂还想打个电话给奥尔巴赫,但手指在键盘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按下那个号码,因为莱昂也不知道应该和奥尔巴赫说些什么,是感谢他介绍的工作,还是询问一些球探工作的细节。

  在卡尔的办公室里,卡尔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向莱昂详细介绍了球探工作的主要内容,以及他在这三个月里需要完成的任务。

  莱昂在脑海中回顾了一下卡尔两个小时的介绍,很快就把球探工作总结为三项:一、评价一群天才;二、在一群天才中评选出最适合球队的天才;三、在一群比较普通的天才中发现不那么普通的天才。

  现在,莱昂已经知道,在NBA每年球队都会获得一次以上的选秀权,在一群新人篮球手中按照所在的次序挑选自己想要的新秀。

  每一位有资格参加选秀的球员都是广义上的篮球天才,是全美所有大学篮球界中的精英人物,所以球探的工作根本不是去发现天才,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家伙全是天才。

  所以,球探工作的核心在于用更加明确的标准去描述和评价这群天才,并对他们未来的发展做出预期,为球队在选秀大会上的选择提供参考性意见。

  这项工作难度最大的项目在第二项和第三项。

  每年总有那么几个球员属于天才中的天才,球队主要工作就是指望自己的运气好一些,能够拿到更高的选秀权去选择他们。

  所以,在这个层段的选择上,最重要的是运气,其次是球队管理层如何在有限空间里,用有限的筹码进行运作,来博取有可能的签位,并在选秀的过程中通过各种操作包括烟雾弹、打劫、选后交易等来摘取最想要的天才新人。

  球探在这里的作用并不突出。

  而当这几个球员被挑选完后,对球探的考验也就来了。

  在剩下的一群看上去差不多,未来却可能天差地别的新人中,球队需要挑选一个最适合球队同时最有潜力的球员。这种签位一般排在第一轮中后端,是真正体现球队球探系统综合实力的一次选择,从球队总经理到像莱昂这样的临时工球探,每个人的情报和分析都非常重要。

  到了第二轮,也就是第三项工作,在一群比较普通的天才中发现不那么普通的天才,这个顺位的选秀一般不会出现球队核心级人物,但往往容易出一些优异的角色球员,是球队补充板凳,加深阵容深度的好机会。

  这个段位的选秀最考验球探的实力,那些二轮秀往往不是很受众人关注,每个球员必然有比较显著的缺陷,同时也有自己的优势,如何厘清这些缺陷和优势的关系,并着眼未来发展,就要看那些球探的本领了。

  莱昂在出租车上想着这些问题,手机铃声响起他也没有注意到,因而错过了霍梅尼丝的电话。

  他拿起笔记本,用签字笔在上面写下了今天学到的许多新名词,比如“Pre-Draft-Camp(选秀训练营)”、“Lottery(乐透秀)”、“Green-Room(小绿屋)”等等。

  莱昂并不是记不住这些东西,就算用笔记本记下这些对开展工作也毫无意义,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笔记本太空,毕竟卡尔说了那么多东西,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摘录下来的,他在脑子里对这份工作已经有了大概的认识。

  不过具体该怎么做,他还要学的东西可就多了,莱昂只恨现在手头没有一本“球探工作教科书”,这样在飞往芝加哥的途中,他就可以把这门课学的八九不离十了。

  ……………………

  另一面,在芝加哥,今年的新秀训练营的时间定在了6月5号,早在正式开营的前一个礼拜,各支球队的经理、主教练、球探,以及一些经纪公司的经纪人、雇佣球探,都云集这座城市,为即将到来的新人大乱斗做好准备工作。

  这次凯尔特人队的球探组继续由里克-皮蒂诺领衔,因为之前的首席球探莱昂-波普尔已经升任球队的球员总监,所以波普尔留在波士顿进行资料的汇总与整理工作,一线的勘察工作就交给了皮蒂诺以及球队总经理克里斯-华莱士,还有凯尔特人队的助理教练吉姆-奥布莱恩,录像分析师弗兰克-沃格尔。

  因为之前皮蒂诺在肯塔基的助理教练韦斯顿-本内特,跟随皮蒂诺来到凯尔特人当了三年高级球探后,于今年五月份被肯塔基州立大学聘请为主教练,所以现在的凯尔特人团队已经没有了专职球探。

  按照皮蒂诺的设想,他希望把录像分析师弗兰克-沃格尔调任为球队首席球探,录像分析师的工作单独交给杰米尔-杨。可是就在昨天他接到了迈克尔-卡尔的电话,球队已经聘任了新的球探,将在三号凌晨与球队汇合,届时他们将组成完整的团队完成夏天的任务。

  皮蒂诺知道这个球探是里德-奥尔巴赫介绍的,由卡尔直接上报给了球队老板的老板们,对于已经动了卖掉球队念头的保罗-加斯通等人来说,奥尔巴赫愿意推荐人选实在是再好不过,意味着红头将开始重新介入凯尔特人的日常事务,这有利于老板们将凯尔特人转手,因为奥尔巴赫就是凯尔特人的老招牌。

  更何况奥尔巴赫推荐的不过是个普通的球探职位,球探这样的职业在NBA既重要也不重要,重要之处在于任何一支球队都离不开他们,不重要之处在于球队里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球探。

  这并不是一门需要专业技术职称的职业,而是一门非常依赖经验、资历与人脉的工作,眼光和消息最重要,最起码在目前的NBA是这样的,有些球队甚至不设置专职球探,而是由其他岗位的人兼任。

  凯尔特人工作组下榻在芝加哥田径协会酒店,皮蒂诺在收到卡尔的消息后,把团队的所有人都聚集到了自己的房间开一个简短的小会。

  今年对皮蒂诺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不仅战绩没有起色,他一手组建的团队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

  助理教练吉姆-奥布莱恩和刚刚辞职的高级球探韦斯顿-本内特都是在肯塔基大学执教期间就与他一起合作的老伙伴,如今已经走了一人。

  前年他从雄鹿挖来的助理教练安迪-安菲尔德今年也选择了离开;由他和奥布莱恩一手提拔的弗兰克-沃格尔与杰米尔-杨,本可以成为高级球探以拥有更大的权限,结果奥尔巴赫直接推上来一个新球探,这让皮蒂诺非常不爽。

  6月1号在马什菲尔德受辱后,皮蒂诺直接离开了训练营回到波士顿,再没有想过和奥尔巴赫示好的可能,准备一旦有被解雇的苗头就直接辞职。

  没想到在经过6月1号的拜访后,在波士顿关于皮蒂诺下课的声音一下子小了很多,看样子奥尔巴赫虽然表面给皮蒂诺难堪,但暗地里还是给了皮蒂诺支持,于是他才能安心带队前往芝加哥准备选秀工作。

  在房间中,奥布莱恩,沃格尔,华莱士三位最重要的人物都到齐了,这些人都是皮蒂诺同僚多年的伙伴,关系密切合作无间,皮蒂诺没有多废话,将波士顿传来的消息和所有人说了一遍。

  “知道他是谁吗?”华莱士问道,他是皮蒂诺之外的二号人物。

  “不,不知道,卡尔没有透露这个人的个人信息,只是说他今晚会到。”皮蒂诺摇了摇头回答道。

  “这是什么?掺沙子吗?”沃格尔心直口快,直截了当的说道。

  “也许吧,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沙子。”吉姆-奥布莱恩最后补充道,他说出了在座所有人的心声,大家都很好奇这个新球探到底是什么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