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篮球之上帝之鞭 > 第五十四章 深夜的电话

第五十四章 深夜的电话

小说:篮球之上帝之鞭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分类:网游字数:3177更新时间:2016-01-16 23:39:30
  当弗兰克-沃格尔觉得自己是大楼里除了保安外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决定离开,他走出录像剪辑室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这将是他本赛季最后一个加班日,因为凯尔特人的00-01赛季随着季后赛的失败而彻底结束了。他们在首轮1:3不低密尔沃基雄鹿队,时隔五年重新尝到季后赛滋味的他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沃格尔看了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它藏在厚厚的云雾中,偶尔露出一点光晕,就像本赛季的凯尔特人开始能够看到一丝光明。

  沃格尔在剪辑室里完成了本赛季凯尔特人最后一场比赛的录像分析,他们在主场面对雄鹿的生死战,在0:2落后的困境下第三场回到波士顿的凯尔特人以一场大胜为波士顿球迷带来久违的季后赛胜利,而第四场如果拿下他们有机会到密尔沃基去创造奇迹。

  “呼,只是差一点儿啊,差一点儿,如果能够防住雷-阿伦的那次突破,最后一攻球不在罗德曼的手上就好了……最后一次进攻有问题,站位不对,完全乱掉了,从发球开始就不对,布朗特的掩护站位就是错误的,安德森的跑位也有问题,都是问题……”沃格尔回想着比赛最后时刻的细节,通过录像他找到了很多问题,可是站在球场边,他承认当时他自己的脑袋也是懵的。

  凯尔特人和雄鹿战斗到了最后一刻,雄鹿在比赛还剩27秒的时候领先一分并握有球权,雷阿伦在最后时刻借助挡拆接球突破杀入篮下,面对马克-布朗特的防守高板抛投命中,把分差拉开到三分,迫使凯特尔人在最后四秒不得不搏命投三分。

  而奥布莱恩最后布置的战术并不成功,他原本想让皮尔斯接球直接投出三分,可是在雄鹿严密的防守下,最后接到球的竟然是丹尼斯-罗德曼,罗德曼不得不在弧顶强行三分出手,而奇迹并没有发生,罗德曼的三分甚至没有沾到篮筐,球掉到了雄鹿球员的手中,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沃格尔在剪辑室反复观看了这最后一攻一守的录像,他知道虽然最后的分差只有三分,可是这一攻一守却是本赛季的凯尔特人实力的缩影,他们已经比之前做的更好了,可还是和“强大”这个词相距甚远。

  沃格尔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二楼,却发现还有一间办公室的灯亮着,看起来还有人没有走,沃格尔不知道这么晚了会是谁。

  他走向那间办公室,沃格尔知道那是波利斯小姐的办公室,像波利斯小姐这样的行政人员早早就下班回家了,是不可能加班的。

  沃格尔走到办公室门前透过虚掩着的办公室门,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家伙正在一块白板上涂涂画画,他卷着袖子走来走去,时不时托着腮帮子冥想。沃格尔从他的头发就看出来了,这是莱昂,他还是留着那样一头不羁的长发。

  “福克斯,还不走。”沃格尔敲了敲办公室门对莱昂说道。

  莱昂并没有回头,他对沃格尔勾了勾手指头,意思是让他进来。

  沃格尔感觉到气不打一出来,但在一起同事快一年,他知道莱昂个性如此,在沉迷于工作的时候总是会忘掉一些礼节,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沃格尔走进办公室,看到莱昂面前的那块白板上画了六张战术图,他仔细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就发现,这是今晚凯尔特人和雄鹿比赛时最后两次攻防的场上形势图。沃格尔对莱昂这种记忆力早就见怪不怪了,他知道这家伙有时候根本不用看录像,光凭回忆就能在战术图板上把双方的战术走位完整地画出来。

  “你有什么意见吗,弗兰克?最后一次防守和进攻,我感觉这就像我们整个赛季的缩影,总是差一点点,差一口气。”莱昂环抱着手臂看着白板说道。

  在凯尔特人工作一年的时间里,莱昂的气质发生了变化,原本拳击运动员身上的那种凶蛮、暴戾的气息削弱了不少,他脸上的疤痕竟然也慢慢变淡了,脸庞更加俊逸起来,身上开始有一股冷静而优雅的绅士气质。

  但他的头发却又和他全身的气质格格不入,奥尔巴赫也反复提醒他最好把自己的头发剪一剪,告诉他这里可不是欧洲足坛不流行这种飘逸的长发。可是莱昂就是在这件事上对主教忤逆,始终不愿意把头发剪短,而他不愿意的原因不过是因为霍梅尼丝喜欢他长头发的样子。

  沃格尔看了看莱昂画的战术板,其实他的感觉和莱昂是一样的,很多时候强弱之间只有一线之隔,本赛季的凯尔特人也赢过像湖人、76人、开拓者这样的强队,奥布莱恩带来的新战术激活了球队的防守,皮尔斯的遭遇让他更加成熟,沃克还在状态的巅峰,丹尼斯-罗德曼出乎意料的成了板凳领袖,迈克尔-里德的发挥超乎了很多评论人的预期,在最佳新秀的评选中以微弱的劣势败给了麦克-米勒。

  可是到了季后赛,这个完全不同的战场,凯尔特人那些和强队细微的差距就被无限拉大,直到第四场“win-or-go-home”的时刻,防守漏人,进攻抓瞎,彻底的差距。

  “我们的战术有问题,最后时刻不应该包夹卡塞尔,或者说包夹的太早了,忽略了溜底线的雷-阿伦……然后进攻中,布朗特的站位,皮尔斯的绕圈和安德森的跑位都有问题,原本是要打双掩护的,可是罗德曼跑错了位置……还有这里,有两个细节……”沃格尔指着白板认真地分析道。

  “不不不不,不对不对,不是战术的问题,不是战术的问题,我想了很久,这不是战术的问题,弗兰克。我想,不应该把思维局限在战术上。”莱昂打断了沃格尔的分析,然后对沃格尔说道。

  “那你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因为现场的球迷不够热情吗?”沃格尔略带讽刺地回应道,对莱昂这种粗暴的态度他感到很不爽,可是说完他又觉得自己的回应很无力,不堪一击。他在莱昂面前总是有这样的感觉。

  莱昂拿起白板擦把上面的战术图通通给擦掉,一点都不留,然后穿上外套准备离开,临走时他对沃格尔说道:“因为信心,信心。”

  说完莱昂拍了拍沃格尔的肩膀,离开了办公室。

  “记得把门关上!还有灯!”沃格尔站在办公室听到莱昂在外面喊道,这个时候他应该走远了。

  “贱人……”

  ……………………

  当莱昂开着车回到自己的住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他依旧住在球队给他租的公寓里,回到家中,这个不大的公寓被清理的很整洁,一切都井井有条。

  虽然大半年的日子里在这里住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工作关系他需要全美各地的跑,特别是00年底到01年3月份NCAA开战的这段时间,他要么在飞机上要么在赶飞机的路上。

  一直到常规赛收尾、季后赛开始,莱昂才有时间呆在波士顿,即便如此,有时候他还常常会被沃伊纳罗夫斯基一个电话从波士顿飞到洛杉矶,只是为了看一场普通的挑战赛——为了该死的发展联盟的筹建。

  现在回到家里,他终于可以稍稍歇息一下,一个赛季结束了,同时一意味着新的赛季就要开始,在总决赛结束之前,对那些已经遭到淘汰的球队而言,6月份的选秀大会将是他们的战场。

  莱昂刚刚躺下,拿出手机想要给霍梅尼丝打一个电话,才想起来现在霍梅尼丝肯定已经睡了,他决定明天陪她一起去看电影,最近在波士顿是两个人难得可以天天见面的时光。

  但是莱昂刚刚躺下,电话就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新泽西的电话,肯定是沃伊纳罗夫斯基。

  “Shit!”莱昂不仅骂了一声,沃伊纳罗夫斯基就是这样一个不分昼夜的工作狂,当他有什么消息的时候,总会不分时间场合地打电话给莱昂,这是他的准则——时间就是信息的生命。

  “说吧,如果你再让我去洛杉矶看什么挑战赛,我下次看到你就一拳打死你。”莱昂接电话后冲着电话吼道。

  “德州,明天下午去德州,奥斯汀!有一个不错的家伙,不至于是什么天才,但绝对一级棒,你最好去一趟。我现在可不是为发展联盟着想,而是为你们凯尔特人想,去吧小子,我在那里等你,我正好要去一趟休斯敦!”说完沃伊纳罗夫斯基就挂掉了电话,没有寒暄和啰嗦。

  扔掉电话,莱昂让自己软软地倒在了床上,他在想,自己这样飞来飞去的球探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

  仅仅过了两分钟,电话再次想起,刚刚有些睡意的莱昂差点把手机从窗户扔出去,不过这回他看到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立刻按下了接通。

  “阿诺德?”是奥尔巴赫。

  “是的,莱昂。抱歉这么晚打扰你,我很少这么晚还没睡觉,不过我实在是有些事需要立刻告诉你。听好小子,从现在起你就不是凯尔特人队的球探了,再过两个礼拜,球队会宣布将你提拔为助理教练。你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做好准备,各方面的准备,再过几天到华盛顿来见我一次。”

  “好的阿诺德。”

  “嗯,休息吧,再见。”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