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篮球之上帝之鞭 > 第五十七章 被关在门外的可怜虫

第五十七章 被关在门外的可怜虫

小说:篮球之上帝之鞭作者:不爱吃草的羊分类:游戏字数:3207更新时间:2016-01-19 23:32:21
  当那两个人上车后互相自我介绍后莱昂才知道,其中一个人是《纽约邮报》的专栏作家皮特-维克西,他今天来到华盛顿国际大学做一个节目,结束之后则要去伍德蒙特乡村俱乐部拜访奥尔巴赫。正好遇到了瓢泼大雨,而他的专车正好出了点故障,只能在路边拦下了莱昂乘坐的出租车。

  “你也去伍德蒙特俱乐部?你有朋友在那儿吗?那里可不容易进去,是要有人介绍的。你看上去很年轻,难道是去应聘的吗?哈哈哈。”维克希这个看上去精瘦干练,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小老头说话的声音低沉而浑厚,看起来他并不认识莱昂,也不知道莱昂和奥尔巴赫的关系。

  相反,莱昂却是认识这个维克西,因为他是奥尔巴赫的死对头。

  莱昂曾经听奥尔巴赫周围的人提到过这个维克西,在新闻界和电视体育界鼎鼎有名的人。早在六十年代东部纽约和波士顿争霸时期,他就在报纸上和奥尔巴赫针锋相对,常常爆料奥尔巴赫的糗事来拆台。比如当年奥尔巴赫喜欢在比赛还没有结束但大局已定的时候点燃胜利雪茄来刺激对手,有一次和费城的比赛他的球队领先三十分,奥尔巴赫又开始在场边吞云吐雾结果迪克-巴尼特让球队主教练多尔夫-谢伊斯把自己坐板凳的位置靠在最外面距离奥尔巴赫最近的地方。之前靠奥尔巴赫最近的是汉纳姆,一个小个子,而巴内特是个6尺7的彪形大汉,他不停地怒目注视着奥尔巴赫,然后在比赛一结束后就站起来朝着奥尔巴赫走去,奥尔巴赫吓得头也不回地从球员通道飞奔回了更衣室。

  诸如此类的60、70年代轶事维克希有一箩筐,只是和其他人都是美化和夸赞奥尔巴赫的叙述不同,对大名鼎鼎的主教维克希只有讽刺和调侃。

  莱昂没有想到这个人今晚会来拜访奥尔巴赫,并且还受邀参加伍德蒙特乡村俱乐部的聚会,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的。很多篮球界的知名人士一生可能也就受到一次邀请出席这样的聚会,更不用说像维克希这样出了名的奥尔巴赫死对头了。

  对于维克西的玩笑莱昂倒不是很在意,此时他的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坑马刺一把的事情,他看了看维克西,这个家伙在篮球媒体界是元老级的人物,说话很有份量,传播力很强,说不定能够利用一下。

  于是莱昂对维克西说道:“我并不是来应聘的,我只是一个球探,为凯尔特人提供一点球员情报。前段时间在法国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年轻人,觉得奥尔巴赫先生会对他有兴趣,所以今天到这里来和他汇报一下。”

  一说到奥尔巴赫有兴趣的球员,维克西就来了劲,他把头探到靠近莱昂的地方问道:“法国?奥尔巴赫已经把触手伸到欧洲了吗?我可没听说他对欧洲球员有兴趣的。”

  维克西嘴上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其实就是想莱昂说一说这个球员的具体情况,虽然和奥尔巴赫是死对头,可是维克西也知道奥尔巴赫在发掘员方面是天王级别的,他一生阅球员无数,基本没有走过眼,只是最后不一定能弄到手而已。

  莱昂就是害怕维克西不好奇,他回过头故作神秘地说道:“是一个法国的小个子控球后卫,叫托尼-帕克,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他参加过2000年的印第安纳国际篮球赛,拿了20分。后来奥尔巴赫先生让我去法国考察了这个球员,确实很有天赋,速度惊人,球感非常好,我猜这届控球后卫里没有哪个比他更好的了。”

  莱昂一同胡逼海吹,把帕克夸的和朵花一样,维克西肯定有着三分的怀疑,可是待会儿莱昂见了奥尔巴赫,就会把维克西的这三分怀疑给打消掉。

  当他们到达伍德蒙特俱乐部的时候,维克希就被拦在了俱乐部门廊外,拦住他的正是他的介绍人,罗伯-埃兹。埃兹是伍德蒙特俱乐部的一员,一名法律工作者,去年莱昂能够顺利提前结束志愿服务工作就是托了埃兹的帮忙。

  “你好莱昂,奥尔巴赫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了。”埃兹对莱昂说道,同时把他领进了里面的包厢,这让维克西目瞪口呆,他原本以为奥尔巴赫会先见自己,没想到这个年轻的球探捷足先登,看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小人物,维克西心中对莱昂不禁高看了几分。

  莱昂走进包厢的时候奥尔巴赫正在打桥牌,同桌的还有奥尔巴赫的弟弟,约翰-伍德,还有福克斯的记者、主播克里斯-华莱士——他的父亲就是“谈笑风生”麦克-华莱士。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莱昂进来后看到奥尔巴赫在认真看牌,便说道。

  “你已经打扰到我了!再等一会儿!等一会儿,埃兹你干嘛这么快把他带进来。”奥尔巴赫继续盯着牌同时大吼道,他打桥牌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他。

  埃兹则是吃了个哑巴亏,本来就是奥尔巴赫让他见到莱昂就把他带进来的,现在却又怪他带进来太快,只能说主教的脾气太难捉摸了。

  莱昂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把上面的一些水渍擦掉,然后靠近牌桌扫了一眼,又看了看奥尔巴赫手上的牌,说道:“别打了老头子,没机会了,你的叫牌还是那样糟糕,你这样的牌怎么能叫到10墩呢?。”

  桥牌这种非常依赖计算的纸牌游戏对莱昂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的玩意,扫了一眼奥尔巴赫的牌,扫了一眼桌面,他就看出奥尔巴赫这手牌的优劣,并在脑子里大致算出其他几家可能出现的牌组情况,并且认定奥尔巴赫这把叫牌又出现了失误。

  听到莱昂这么讲,奥尔巴赫气的把牌往桌子上一摔,嘴巴上叼着的雪茄也抖下几颗烟灰来,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把肯定输定了,完全打不到10墩,但是被莱昂这样戳破真的很没有面子。

  “你就是个人渣!”奥尔巴赫愤怒地用指头狠狠地戳了莱昂一把,然后气呼呼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大口地抽起雪茄来。

  莱昂毫不在意,他坐到奥尔巴赫的身旁对他说道:“我有一个计划,可以从马刺队身上赚一笔。”一听到莱昂的话,奥尔巴赫的气好像立刻消了,他要莱昂继续说下去。

  于是莱昂把昨天遇到普雷斯蒂和今天遇到维克西的事情告诉了奥尔巴赫,并点出马刺想要托尼-帕克的软肋。

  奥尔巴赫抽了一口烟,虽然这一年多来他在努力戒掉雪茄,可是在伍德蒙特俱乐部不行,只要走进这里他就会闻到那股散之不去的雪茄香味,那是他多年在这里吞云吐雾,被吸纳进四周一切所散发出来的,闻到它们他就受不了。

  “那个托尼-帕克到底怎么样?你有没有把握认定马刺非常想要他?”奥尔巴赫向莱昂确认到,他可不想被反摆一道。

  “我确认,而且帕克确实是个很有潜力的小伙子,假如我们最终选择他,也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莱昂对自己的眼光还是非常自信的,特别是在法国接触过这个小伙子后,他感觉到了帕克身上坚韧不拔的气质,这对他立足NBA是有好处的。

  “看起来波波维奇也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在不知道我们底牌的情况下,轻易地就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奥尔巴赫似乎在为马刺感到可惜。

  的确,在没有摸清对手底牌的情况下,轻易地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是非常不利的,不过显然马刺也是处于无奈,他们的牌太少了,可操作空间几乎为零,所求的就是个神不知鬼不觉。千不该万不该落到底牌最厚的凯尔特人手里,估计波波维奇也是觉得与其死的不明不白,不如大胆赌一把,卑躬屈膝卖人情先把帕克搞回来。

  奥尔巴赫坐在沙发上抽了很久的烟,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在静静地思考,不仅仅在思考如何从马刺那里榨取利益,也在思考如何让莱昂更好地坐上助理教练的位置,这才是这回让莱昂来的主要目的。

  “那个维克西呢?”奥尔巴赫突然问埃兹。

  “哦,他在外面,他想再次确认一下,他能不能进来。”埃兹刚才出去一趟招待了一下维克西。

  “他带伞了没有,开车了吗?”奥尔巴赫又问。

  “没带伞,也没开车,看起来淋了一点雨。”埃兹想着那个著名的主播现在正在门廊里被飘进来的雨淋得有些瑟瑟发抖,可还是很礼貌地询问能否进去。看样子虽然在报纸上两个人是死对头,但真正只有一门之隔的时候,维克西也胆颤了起来。就像埃兹自己第一次见奥尔巴赫时那样,畏畏缩缩的好像一个第一次上学见老师的小学生。

  埃兹又看了看坐在奥尔巴赫旁边,翘着二郎腿一脸淡漠的莱昂,心想这个世界现在也只有他敢在老头子奥尔巴赫面前这样肆无忌惮了。

  “嗯……”奥尔巴赫挠了挠头,想了想说道:“那就让他再等等吧,我还有点事要想一想,想一想。”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