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979章 兵临涪水

第979章 兵临涪水

小说:我老婆是花木兰作者:最后的烟屁股字数:3076更新时间 : 2019-10-27 10:42:28
  杨烈看见这两千刘宋军还没有交锋就已经溃逃,当即一声大笑:“哈哈哈······鼠辈尔,哪里逃?将士们,跟我追!”

  正在逃跑的刘宋军溃兵们扭头一看,后方乾军骑兵们正快速追杀而来,一个个吓得亡魂大冒,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不消片刻工夫,杨烈就带着乾军骑兵追上了溃逃的刘宋军,一番冲杀,直杀得刘宋军溃兵们人头滚滚,尸横遍野。

  宋兵将军萧惠真带着两百骑兵根本就没有勇气与杨烈交战,拼命的打马奔逃,可前方到处都是溃逃的刘宋步兵,这些溃兵处处挡着他们逃跑的前方道路。

  萧惠真也是不把这些刘宋兵当人,不管不顾打马狂冲,挡在前方的溃兵被他和手下两百骑兵纷纷撞飞撞死。

  那些刘宋溃兵们没有被乾军骑兵杀死多少,反而被自己的将军和骑兵们杀死了无数。

  这一刻,刘宋军仅有的一丁点儿士气全部失去,没有人再拥有反抗的勇气。

  后方,乾军斥候打马奔来向赵俊生禀报:“启禀陛下,杨将军率军击溃刘宋军萧惠真部,目前正在追杀其残存溃兵!”

  赵俊生听后打开地图看了看,发现要抵达涪县必须要渡过涪水才能抵达涪县城下,他当即对传令兵吩咐:“火速传令给杨烈,让他给朕抢夺涪水桥,保证大军顺利过桥抵达涪县城下!”

  “遵命!”

  却说杨烈带着两千骑兵一路追杀,自把萧惠真追上,一枪杀死在涪水北岸,在守卫涪水桥的刘宋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鼓作气冲上桥去杀散了桥头的刘宋军,直接冲到了对岸抢夺了桥头堡。

  几个吓坏的刘宋军兵士屁滚尿流的向涪水城方向飞奔而去,一边跑一边大叫:“乾军杀过来了,乾军杀过来了!”

  一个乾军百夫长带着一百余骑打头阵,在控制了涪水桥的两端之后,各自留下一个牙守卫桥的两端,自带剩下的一个牙直接向涪县方向杀过来。

  仅凭一个牙的兵力就敢杀到敌军城下,这个牙主的胆子真可谓不小。

  可也正是因为这个牙主的胆大包天,竟然吓住了涪县的守军,三十余骑就给此地的军民造成了很大的恐慌。

  涪县北城门的城楼上,守军们看见一杆乾军军旗被人举着,几十个骑兵一路上打马飞奔,气势剽悍的向城池方向冲过来,附近的百姓们吓得惊叫连连、四散逃逸。

  “乾军骑兵来了,快关城门,升起吊桥!”城墙上的守军乱做一团。

  此地所有人都以为梓潼城只是被流民攻占了,涪县还派了官兵去围剿平乱,没想到把乾军给招惹过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幸亏守军兵将们还算手脚灵活,尽管吓坏了,还是在乾军骑兵杀过来之前收起了吊桥,关闭了城门。

  乾军百夫长带着一个牙的骑兵在城下打马围着整个城池跑了一圈,侦察城防情况,这情况让刘宋守军将士们大为紧张,认为这些乾军骑兵们实在耀武扬威。

  涪县得到消息后立即从县衙赶到城墙上观察情况,发现乾军只有一个牙的骑兵,但他可不认为乾军只有这么一点人马,从涪县派了两千人去平定流民之乱,到现在都不见踪影,只怕是已经全军覆没了,能一口吃掉两千人马而不打嗝,可见乾军的兵力绝对不会少。

  “县尊,如今怎么办才好?”主薄问道。

  涪县县令眉头紧锁,考虑了一下说:“这下麻烦大了,咱们原本有三千人,若是有三千人守卫,还可以抵挡一阵子,可咱们现在只有一千人,萧惠真和那另外两千人不见踪影,很可能凶多吉少,乾军的兵力绝对不会少,我们必须要向州府求援,否则这涪县守不了多久!”

  县尉说道:“县尊,下官以为不必太多担心,乾军是骑兵,他们难道还能用骑兵攻城不成?我们可以先向州府派人求援,然后组织兵力和青壮守城,以待援军到来!”

  县令道:“话是这么说,可本县还是很担心呐,这些只是乾军的探哨,他们的后续人马肯定很快就会抵达!你还是先派人去州府禀报这边的情况吧,争取让州府尽快派出援兵!”

  “好!”

  下午申时末,赵俊生率大军抵达涪水北岸。

  在北岸桥头勒马停下,手搭凉棚观察河对岸的涪县,赵俊生拿出地图琢磨了一下,对杨烈和聂飞虎下令:“聂飞虎带梁州镇戍军过河扎营,杨烈带骑兵在北岸扎营!”

  “诺!”两人抱拳答应,各自忙碌去了。

  此时涪县城内已经乱做一团,大量乾军出现在涪水北岸吓坏了涪县城内的军民。

  城内大量的青壮被强征协助守城,他们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件兵器,一共两千余青壮被编成了三个部分轮流上城墙当值。

  夜色渐渐降临,几个信使骑着马从南门出城一路向成都府方向飞奔而去。

  涪水南北两岸的两个乾军营地此时升起了袅袅青烟,伙夫们开始生火造饭,营地内点起了许多烟堆,烟堆里烧着驱蚊虫的草药。

  涪县城墙上的守军能够清楚的看见远处乾军营地内的火光,甚至能看见一队队乾军兵士在营地内巡逻。

  燥热的风在城墙上慢慢流动,涪县县令依然是眉头紧锁,“南北两岸两个营地,加起来绝对超过一万人,咱们这里只有一千人,如果乾军统兵大将狠下心来,咱们只怕连一天都守不住!”

  县尉摇头道:“县尊,你估算得少了,以下官看来,绝对不止一万人!”

  主薄小心的试探道:“县尊,以咱们现在的兵力根本就守不住,从州府到这里就有好几天的路程,就算那边派兵增援,也需要准备粮草、调集兵力,这些都需要时间,只怕等到援军带来,涪县早就被攻破了,咱们早就是身首异处!”

  县令扭头看向主薄,“你说这话是何意?你主张投降?”

  主薄被周围无数双眼睛盯着,只感觉浑身不自在,他硬着头皮道:“县尊,不是下官贪生怕死,实在是咱们根本就没有守住涪县的可能,若是咱们坚守,一旦乾军攻破城池,到时候大肆屠戮,咱们不但没有保住全城百姓,反而还害死了所有人!就算到了阴曹地府,这些无辜的冤魂也会找我们算账啊!”

  县令看向县尉:“任县尉,你是何打算?”

  任县尉摇头:“下官就是一个县尉,这里做主的还是县尊,到底要怎么做,下官以县尊马首是瞻!”

  县令思考了一阵,说道:“咱们先等等看!”

  涪水北岸,乾军骑兵营地,赵俊生的主帅营帐就设在这里。

  一个御前侍卫端着一个盘子走进来,“陛下,这是刚烤好的山羊肉!”

  赵俊生把视线从地图上抬起来,挪开地图让御前侍卫把放羊肉的盘子放在桌子上,他嗅了嗅,“这山羊肉烤着还挺香的!”

  “是啊,陛下趁热吃吧,凉了就没那个味道了!”

  赵俊生点了点头,拿起小刀开始切肉吃。

  这时外面一个侍卫走进来禀报:“陛下,林统领有事求见!”

  赵俊生招了招手,侍卫撩起营帐帘子让林敬辉进来。

  “臣拜见陛下!”

  赵俊生问道:“吃了吗?”

  “呃,尚未!”

  赵俊生对御前侍卫吩咐:“给林统领弄一些烤肉过来!”

  “诺!”

  林敬辉在旁边一个桌子边跪坐,禀报道:“陛下,探子来报,涪县原本有三千兵力,其中两千人在前往梓潼城的途中被杨将军击溃歼灭,现在涪县城内只剩下一千人,但城内的官吏组织了两千多青壮协助守城!”

  赵俊生思考了一下,问道:“守军的士气如何?”

  “人心惶惶,守军根本就没有什么士气!如果不是官吏们极力维持,只怕那些兵丁早就吓得丢下兵器盔甲逃走了!”

  赵俊生笑着说:“这么说涪县应该不难打!朕不明白,这座城怎么会有三千兵力,不应该啊!”

  “陛下,这涪县是蜀中通往汉中的要冲,位置很重要!而且此前大量流民向北方去了之后,蜀中官府就在这里增派了兵力,目的就是防止流民返回对蜀中造成威胁!”

  这个侍卫给林敬辉拿来了烤肉,他便不客气的大吃起来。

  赵俊生一边吃一边说:“从此地到成都府基本上没有什么阻碍了,除了绵竹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一些麻烦之外,倒是没有其他什么问题!成都府和绵竹现在有多少兵力,搞清楚了吗?”

  林敬辉说:“查清楚了,成都府现在只有三千人,绵竹也只有一千人,不过刘宋军在巴蜀各地还有近万兵力,目前都被派去镇压流民叛乱了!”

  赵俊生思索了一阵,对外面喊道:“来人!”

  一个当值的御前侍卫走进来抱拳道:“陛下!”

  “派人去催促随驾公卿大臣,让他们加快速度赶来汇合!”

  “是!”

  次日一早,赵俊生吃过早饭点起兵马过桥前往涪县城下,大军摆开军阵,肃杀之气弥漫整个天空,城墙上的刘宋军一个个瑟瑟发抖。

  “来人,去喊话让他们投降,献城之后,城内所有人可免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