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再起 > 第两百九十七章桀骜之兵

第两百九十七章桀骜之兵

小说:大唐再起作者:兰彻二世字数:2053更新时间 : 2020-01-14 23:02:47
  目前来说,整个大唐的军队分为四个体系。

  一个是禁军,这是主要的战斗力,强干弱枝,精选了全国最好的兵卒,再加上严刑峻法,以及频繁的操练。

  他们的待遇是最高的,每个月足有五百钱,吃喝管够,而且的话,也备受重视。无论是保卫首都还是去平叛,亦或者国战,主要就是以禁军为主。

  第二个,就是巡检营,这是李嘉尝试组建的地方军队,主要作用就是平定地方叛乱,匪徒,保护城池安危,是稳定地方的重要一支力量。

  目前主要在湖南,而岭南,地方上则是团练兵,两者而言,巡检营的待遇更高一些,不仅免除徭役,而且吃食待遇仅次于禁军。

  就这么说吧,李嘉就准备把他当做地方的武、警,精悍而人少,州城才三百,受到地方官员的节制,主要的俸禄也是地方的税收。

  第三类,就是厢军,他们是之间战败的部队组合而成,以老幼为主,为了怕他们身无着落,没有生计,只能养着他们,当做工程兵,最常干的事,就是为国家修路,如今陆陆续续有数千名厢军,修建的道路已经有数百里了。

  第四类,就是蛮军这种雇佣兵,他们的俸禄很少,依靠赏赐来过活,当然,主要是凭借之前岭南朝廷的威望,招募了近万名蛮军,由潘崇彻指挥,目前在抵挡南唐的进攻。

  对于禁军的训练,早就形成了一套章法,并没有更多的改变。

  钱丰回到军中,第二天就早起,先去跑了几里路,然后空着肚子去吃早饭,这样吃的更多,肚子也会更饱一些。

  到了卯时四刻(六点),天已经大亮,校场上已经聚集了从湖南各地招募而来的农夫,他们以后就是禁军,如果通过训练的话。

  开始时,就是学习站队列队,左转右转,齐步行进跑步,这就是新兵一开始就训练的内容。

  钱丰与其他人一般,对于这队列的训练,完全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训练武器吗?怎么要左右转动呢?

  而这队列一开始,就惨不忍睹,这群人之前连饭都吃不饱的农民们,不仅不识字,连左右都分不清楚。

  这时,从禁军中抽调而来的军官们,他们也是从这阶段过来的,自然清楚明白什么方法最管用——打骂。

  只要你错了一步,棍棒鞭子就直接挥动,朝肉多的地方打,又痛而又不伤身子。

  “该死,钱丰,你又转错了,脑子昨天灌了娘们的尿吗?”

  啪——

  随着叫骂声想起,钱丰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屁股狠狠地被踹了一脚,摔了个狗吃屎,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嘿嘿!”他连忙爬起来,憨实的笑了笑,不再言语,继续训练着,为了吃饱肚子,这点苦算什么?

  一脚有鞋,一脚无鞋,这样的又打又骂,一直维持着他们训练,已经超过了一个多月,不过,除了这个,倒也没有非常重的训练,大口香喷喷的米饭吃,以及隔三差五的鱼汤以及肥肉,已经让他们都满足了,忘却了训练的痛苦。

  七月多太阳十分的炽热难耐,许多人衣襟都湿透了,难受的很。

  教官们瞧着大家腿都颤了,开始诱惑起来,大声地说着。

  “都给老子好好的练,一个多月了,都还是这鸟样子,将来如何上阵杀敌?要知道一个敌军的人头,可是一亩地哩!”

  “弄上几个人头,不仅能升官,而且还发土地,赏赐也颇厚,到时候回家娶个婆娘,不舒服吗?”

  “现在训练的苦,就是为了到将来床上流更多的汗!”

  “陛下,这样的训练已经超过了一个月,如今这群泥腿子们已然脱胎换骨,再过些时日,就可以教他们军旗,军令,以及各种武器的使当了!”李威轻轻地说道。

  李嘉从栅栏外望去,这群新兵们虽然还带有些许菜色,但精神却是极好的,吃苦却不怕苦,听话,耐劳,兵源甚至还强于其他的禁军。

  “田地里出身的人,果然听话许多!”李嘉感叹道。这要是市井中的兵卒,早就逃亡了。

  果然,一个军队的强大,它的兵员,也是十分重要的。戚家军能够永斗倭寇,而且还能北上抗敌,守卫长城,固然是因为严刑而厚赏,但为什么之前同样的规矩,对阵倭寇却一败再败呢?哪怕戚继光指挥才能过硬。

  优秀的义乌兵源占据了部分功劳。

  义务属于山岭地带,私矿极多,而且地亩贫瘠,家族械斗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养成了义乌人悍勇不怕死的脾气,拼起命来,倭寇都怕,横的怕不要命的。

  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义乌人都要,只招憨厚老实的农夫,又狠又听话,才是好兵。

  李嘉为什么能突然的占据番禹?南汉的禁军为什么不堪一击?

  原因就在于,南汉的禁军,基本上都是招募的流民、地痞流氓,刑犯等,由刘岩亲自制定,他认为这些人都是社会的人渣,破坏秩序,死不足惜,只有招募到军中严加看守。

  这样的人,哪有战斗力?

  “走,去另一个军营看看!”李嘉点点头,又转向而去,这次去的,就是之前的楚国的近卫军,也可以说是牙兵,楚国的精锐部队。

  在投降后,为了更好的让其融入禁军,就重新对其进行训练,与新兵差不多。

  但过程却完全不同。

  “老子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放开老子……”

  李嘉刚到军营,就看的中间的木桩上,挂着几名壮硕的汉子,骂骂咧咧的绑在木桩,享受着烈日的烘烤,但仍旧不服,脱水严重,想来很快就是被晒死。

  “陛下,近卫军虽然是精锐,但却也是牙兵出身,桀骜不驯,虽然之前周行逢也用严刑峻法,但却无有咱们这般劳累,所以许多人就密谋逃跑,这些就是桀骜的牙将!”

  听到这,李嘉这才又认真地看了一眼,五代政权更迭无常,就是这些牙兵的手笔,节度使哄牙将,牙将哄牙兵,若是一个不舒服,就是扯旗造反。

  所说唐末五代,最危险的职业,莫过于节度使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