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揭露身份!

第六百九十九章 揭露身份!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175更新时间:2017-01-01 23:58:58
  只在一问一答间,就将决定数千人的生死,燕归言霸气尽显。

  他身为盟主,盟内之事都能一言而决,胡玉灵就不同了。恰如她自己所说,她只能代表胡家,无论在万妖盟内外都是这样,哪有贸然与其他大盟开战的权力?

  别说她无权抉择,就算回应了也做不得数,除了他们胡家和亲近的妖族,没人会听她独自发出的号令。

  胡玉灵左右训顾一圈,但见胡家之外的其余人等,面容漠然,没有任何表示,不由气得笑了,“真好,我们胡家同样身为万妖盟中一员,被人如此欺辱,竟也无人相帮?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寒了全盟人的心吗?你们可别忘了,同为万妖盟中人,我们胡家被人欺负,你们同样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今日不为我胡家出头,明天外人可不单单只笑话胡家,而是笑话整个万妖盟!”

  她身边一群人闻言,面面相觑,神色各异。

  “胡家八妹,话可不能这么说吧?”终是有人开口,不冷不热地道:“若是真如开疆盟盟主所言,你们家那九妹修炼了妖术,有违天和,这就是她自寻死路。换做我遇到这事,一样杀了,没二话。”

  这人话音没落,旁边又有人附和道:“是啊,不管你们谁说的真谁说的假,既然没有定论,还是不要贸然行事的好。咱们这么的吧,先把事情查清楚,如果开疆盟盟主出口污蔑,咱们就算拼了全盟死绝,也得为你们胡家讨回一个公道!可要是你们家那小妹有错在先,咱们可就不占理了,我看还得给人家赔礼道歉才对。毕竟咱们也不是不讲理的盟会,你说是吧?”

  “我说胡家八妹子,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们一大帮子,都是听说你家幺妹被人害死,这才前来助拳,谁想从开疆盟盟主口中又听到了另一个说法,这才泛起了嘀咕。如果是你在耍弄心机,反倒来说我们的不是,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一群出身各大妖族的天才人物七嘴八舌,抱怨者有之,也有婉言相劝的,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赞同胡玉灵开战的。

  胡玉灵冷眼看着一张张面孔,反而平静下来,“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敢开战罢了,因为那个金来,对不对?”

  此言一出,不少人当即闭嘴,神色闪烁,或是顾左右而言他,“话也不能这么说……”

  “这个层次的强者,只有小牛魔能够抗衡,要是他在,哪还有这么多顾忌?偏偏都说他来了宗童城,个把月过去,谁都没见他人影,咱们哪还能轻易得罪如此强者?”

  胡玉灵眸光微闪,“今天,我请了一位朋友过来,有些事情,不如让他来为你们讲讲……顾公子?”

  她侧身询问,旁边有人一笑,起身朝四方作揖,“在下众道盟顾如景,见过诸位。”

  “原来你就是顾如景。”

  “我还以为你是胡家八妹新纳的姘头呢……”

  “是他啊?”

  一伙人朝顾如景上下打量,神色诡谲,各有议论。

  顾如景虽然是货真价实的天骄,可是说起年岁和修为,在很多人面前都只能算作小字辈,所以在天才如林的宗童城,并不怎么引人注意。一直到金来一战成名,连带着和他有过恩怨的顾如景,才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对于这个贸然招惹绝顶强者金来的小辈天骄,无数人嗤之以鼻,只觉他自不量力,尤为可笑。而且顾如景过往的种种行径,包括这次坑害了自己亲师兄的事情,更让人不齿,渐渐沦为笑柄。

  没想到他还敢出来见人,“佩服”他胆量之余,人们也觉得他之所以敢出来,八成是因为金来突兀消失的缘故。

  “诸位,或许对在下有些偏见,不过在如今局势下,也情有可原。”顾如景淡然一笑,似乎根本没有把众人嗤笑和怪话放在心上,颇有些唾面自干的气度,“不过我今天,是受胡家玉灵姐姐之邀而来,就想找个场合,为大家讲讲关于金来的事。”

  此言一出,四下都是一寂,无数目光霍然聚拢到他身上。对面燕归言和一众开疆盟强者,同样止步,也想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和金来的恩怨,要从合庆城里大商会说起。”顾如景定了定,随即朗声道:“大商会之前,我和他素未谋面,可是在大商会上,金来刻意抬高物价,专门针对我,让我起了疑心。那时因为琢磨不透他的来历,我选择忍耐下来,等到宗童城中,我才派人前去试探,随后发生的事,想必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

  “莫名惹上一位绝顶强者,还害了师兄性命,我悔痛欲绝,心里也疑窦丛生。”顾如景神色凝重,“这个层次的天才强者,如若金子一般,放到哪里都掩饰不住他的光华,所以早该享誉天下了才对。可是,金来之前名声不显,直到几天前一战才威震天下,像是突然蹦出来的一样,诸位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要说这个疑点,很多人都曾想到过,但身处群英汇聚的宗童城,类似金来的例子屡见不鲜,有太多理由可以解释,才没有让人往深处琢磨。

  此刻不少人反倒疑惑,顾如景突然提出这疑问,又怀着什么样的用意?

  “况且,宗童城万千天才,如此一个大高手大天才,为什么偏偏要针对我?”顾如景继续道:“惨案发生之后,我苦思冥想不得其解,终是动了暗中查探金来底细的打算。”

  “这还有什么可查的?”有人不悦,开口打断,质疑道:“《天下英杰录》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了吗?”

  “金来曾是大夏第一奉国将军,新晋的军中将星,这点确凿无疑。至于他修为和天资这么高,为何曾经没有显露,四大城池里类似他一样的人物,可曾少了?”

  “人家一直低调,要不是你和那群北胡人非要招惹到人家头上,人家根本不像暴露真实修为好吧?潜心修行,只为一朝厚积薄发,身为这样的天才,岂能与常人相比较?”

  听到各方质疑,顾如景神色未变,“对,诸位说的都有道理,可作为被他莫名针对的在下,自然也有仔细查他一查的理由。”

  他这么说,就叫人不好插口了。

  “由于宗童城情况特殊,消息难进难出,所以在下查探得很是艰难,可以说收获寥寥。”顾如景语气有些莫名的意味,“直到查探的过程中,和胡家玉灵姐姐的人碰了面,才发现两边都在暗查金来,两边消息一对照,又去小说家那边买了消息,渐渐有了些发现。”

  他看向胡玉灵,胡玉灵则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让他继续说出来。

  “我们发现,金来应该还有另一个身份。”顾如景深吸一口气,“就是刘恒。”

  “刘恒?”

  “我好想在哪见过这个名字……”

  “刘恒是谁?”

  在场无数人骚动起来,有疑惑不解的,也有若有所思的,更有皱眉沉吟的。

  “《天下英杰录》里,也有刘恒之名!”

  “这刘恒,应该是百武一个小宗门的弟子,在一两年前百武西南新秀大比上名声鹊起,力战不少武道天骄与绝顶天才,夺取了大比第九的排名。”

  “两人是同一人?”

  “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说,绝顶天才就是绝顶天才,无论到了哪里,都能留下常人难及的佳绩。”

  “可这又有什么不对?”

  人们议论着,大多觉得惊奇,啧啧惊叹,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心思。

  “诸位或许不知道,为何金来会有意针对在下,发现了金来另一个身份之后,我才恍然大悟。”

  顾如景有些复杂之色,“早在四年前,大夏莲宗仙府开启之时,我就曾和刘恒……也就是金来,有过交集。说来惭愧,在下此生第一次挫败,就是因为此人。他攥取了莲宗仙府最好的造化,或许这就是他发迹的起因,可是四年之后,他还要如此戏弄我这样一个他的手下败将,心胸之狭隘,也让在下很受触动。”

  “说了这么一堆陈年旧事,我就不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能不能直接说?”有人听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打断道。

  这话顿时引起不少附议,“是啊是啊,大伙时间金贵,哪有闲心来听你摆弄恩怨缘由?”

  “别浪费大家时间,你有话直说!”

  听人们鼓噪起来,顾如景再不迟疑,随后笑得略带诡谲,“说这些,只为让大家知道,金来到底是什么人,然后……”

  他顿了顿,语气幽幽,“四年前,在下和金来都是生境巅峰,金来修为不过比在下略微高出一些。四年后的今天,在下修为堪堪到达学士境,这还是因为在下身为天骄,修行快过常人不算出奇。可是金来或者叫他刘恒,即便他当时得了莲宗仙府的大造化,四年后的今天若是师境二重,我尚能接受,如今却都说他拥有师境五重的实力……”

  “我只想问一句,可能吗?”

  随着他话音轻轻落下,四下里鸦雀无声,随即炸开了锅,轰然大乱。

  “这怎么可能?”

  “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怎能证明昔年的刘恒,就是如今的金来?”

  “即便金来就是刘恒,当年是不是生境巅峰修为,有没有隐藏实力,你怎么知道?”

  “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证据来,否则古往今来,没人听说过修为提升这么快的!实在有违天理!”

  无数人吵闹起来,燕归言都浑身俱震,忍不住看向了身边的何芙依。他显然很想问问,顾如景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因为连他都觉得难以置信,可是他欲言又止好一阵,还是没有问出口。

  “诸位,请静一静。”胡玉灵用言术开口,有安定人心的用意,眸中面上却掩饰不住的得意,“有什么疑问,都先静静,听顾公子为咱们解答吧。”

  众人立时静下来,都迫切地想知道真相。

  “在得出这一惊人结论后,诸位此时的种种疑问,也是我们当时的反应。是以后来谨慎复查,确认以后,我们才敢决定把事情公开出来。”顾如景越说越从容镇定,有种掌握真理的气势,“第一个疑问,金来是否就是刘恒。”

  “这一点,我只能说有九成把握,我仅仅是把我们掌握的消息告诉大家,信与不信,全看各位自决。”

  顾如景也没敢把话说死,“金来是天才武者,刘恒也是天才武者,这点没疑问吧?然后,金来善用刀法,刘恒从我四年前认识他起,也擅长刀法,而且刀法十分神似,应该同出一源。再者我们还发现一点不起眼的事情,就是刘恒和金来用的都是一口赤黄色真刀,传闻这是百武西南新秀大比上,武学圣地百灵谷赐给刘恒大比第九的奖励,名为百里赤黄。”

  紧随其后,胡玉灵接过话头,“我这边调查的结果,是我遇害的妹妹,和刘恒一路同船而来,船上的下人都记得称呼此人为刘公子,面容也和金来不同。后来合庆城与顾公子遭遇后,妹妹、燕归言和游家何芙依都没变,唯独刘恒消失了,换做了如今打扮的金来。不仅如此,进入宗童城后,此人似乎和燕归言有过争执,两人分道扬镳,金来就出现在了东来坊,但游家何芙依还是经常去看望金来。”

  顾如景又补充道:“忘了给诸位说一点,昔年莲宗仙府时,此人就是受到了游家霸主周游先生的庇护,他和游家的交情,也是一大力证。”

  ——————————————————————————————————————————————

  紧随其后,胡玉灵接过话头,“我这边调查的结果,是我遇害的妹妹,和刘恒一路同船而来,船上的下人都记得称呼此人为刘公子,面容也和金来不同。后来合庆城与顾公子遭遇后,妹妹、燕归言和游家何芙依都没变,唯独刘恒消失了,换做了如今打扮的金来。不仅如此,进入宗童城后,此人似乎和燕归言有过争执,两人分道扬镳,金来就出现在了东来坊,但游家何芙依还是经常去看望金来。”

  顾如景又补充道:“忘了给诸位说一点,昔年莲宗仙府时,此人就是受到了游家霸主周游先生的庇护,他和游家的交情,也是一大力证。”(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