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章 小牛魔

第七百章 小牛魔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161更新时间:2017-01-02 23:59:04
  “昔年莲宗仙府中,上古先贤莲道人设置了禁阵,每一重洞府仅容一种境界的修士存在。最外重为霸主,第二重为大师境,第三重为师境,第四重为夫境,第五重也就是最后一重,则仅容生境小辈进入。”

  顾如景眸光闪动,“可昔年的刘恒,随我们一起进了最深处,也就是仅容生境小辈进入的第五重!”

  这,就是铁证!

  他声音传到的地方,都变得寂静无比,随即好似一记惊雷,轰然炸开。

  “这绝不可能!”

  “古往今来,谁听说过短短四年,能够从生境跃升为武师境五重强者的人物?”

  “是啊,别说当今盛世,数遍史上无数个盛世,也绝没有这等例子!”

  “即便说他四年前用了别的办法,瞒骗过先贤设下的禁阵,我也还能相信,要说他四年从生境到武师五重,打死我都不信!”

  想要骗过先贤设立的禁阵,世上应该存在不少方法。可是要么有最绝顶、罕见的宝物,要么有修为堪比先贤的强者相助,这些方法能否用在生境小辈身上,尤未可知。生境小辈能否承受,又要花费多大代价,会不会得不偿失,这些也都说不准。

  这同样是极其艰难和不可思议的事,可是相比四年从生境巅峰到武师五重这种事,人们宁愿相信前者。因为后者,更加违背常理,更加叫人无法相信。

  “我何时说过他是如此妖孽了?”

  正在人们激烈争执的时候,顾如景再度开口,幽幽道:“短短四年,从生境巅峰到武师五重,连好几种以修行快速著称的天骄都无法做到的事,我不信他刘恒能做到!”

  “那你什么意思?”有人皱眉质问道。

  “既然你都不相信,为什么说出来?”

  “你当是在编小说吗?”

  也有人愕然,露出深思的神色,“你是说……”

  “我是说。”顾如景笑道:“怎么推断,他都不该有武师五重的实力。至于他怎么屠灭了北胡人,怎么做到只有师境五重才能做到的战绩……我想不该问金来或刘恒,应该问问方圆盟那位虚阁公子,或是开疆盟盟主,燕归言,你说对吗?”

  “大胆!”

  燕归言身边不少人勃然色变,厉声呵斥道:“我开疆盟盟主的大名,也是你配叫的吗?”

  “一个修为低微的天骄,也敢到处搬弄是非,口放厥词,真是找死!”

  燕归言压了压手,让众人住口,他才看向顾如景,“说来说去,你无非就是想说,金来造就的强者之名,是我们开疆盟或者方圆盟设计伪造出来的,是吗?”

  顾如景摇头,却笑得微妙,“我可没说这种话,是与不是,让金来再出来亮亮相,不就一清二楚了吗?我却不知道为何,造出如此战绩后,金来突然消失无踪了?这难道不会让人觉得不对劲吗?”

  “他要是还露面,有些鼠辈哪敢冒头?”

  燕归言嗤笑,“倒是你,别以为身为魃仙门唯一的天骄,就没人敢动你。别忘了,这里是宗童城,谁都有可能死,包括我,也包括自己找死的天骄。”

  顾如景脸色微变,“你是恼羞成怒,还是想杀人灭口?”

  “随你怎么解释吧。”燕归言淡然回应,“说了这么多,万妖盟,到底要让还是要打?还没决定吗?”

  胡玉灵立时朝四周望去。

  特意找顾如景来,就是为了消除其余妖族强者心中对金来的恐惧,可是如今看来,并没有产生他们想要的效果。周围代表各大妖族而来的强者,面生犹疑之色,依旧无人下定决心,可能因为他们所说这事疑点太多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当日仅有刘恒走入赵家宅院,随后内里北胡人被屠灭,独有刘恒走出来,这事确凿无疑。

  这背后是否有阴谋诡计,刘恒的实力究竟是高是低,再没有彻底确定之前,说破天去也不会有人愿意贸然行动。

  胡玉灵眯起凤眼,“没想到,你们惧怕金来到了这种地步……如果我告诉你们,今天我还请动了小牛魔,让他来制衡这神秘的金来呢?”

  她身边一张张面孔,齐刷刷对准了她,这些目光中,有震惊有惊疑,也有灼热或锐利。

  “他在哪?”

  “你怎么找到他的?”

  宗童城没开城前,妖族和各大势力已经商议妥当,附和条件的众多天才里,四小王要另当别论。他们修为最为顶尖,可以说是被各大势力寄予厚望,哪边都不愿意他们提前发生碰撞,于是约定好,儒家朱克理去乌干城,道家李冲霄去定安城,小石王去疏德城,小牛魔独占宗童城。

  定好这事后,其他很多事情才照着这个约定来安排的。结果儒家朱克理、道家李冲霄、灵族小石王都如约去了其他三城,把宗童城作为大本营来经营的万妖盟却发现,小牛魔不见了。

  如今过去一个多月,谁都没能找到他的踪迹,没有他这个顶尖强者坐镇,万妖盟哪还有独霸宗童城的底气?

  万妖盟因此,失去了太多不该失去的收获,自然都快急疯了。不单单是宗童城,乌干城、定安城、疏德城这三城的万妖盟中人,乃至四城之外的妖族都被搞疯了,发动所有人和关系,遍天下寻找这该死的小牛魔!

  可是迄今为止,小牛魔好像从世上彻底消失了一样,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要不是有手段确定他依然还活着,而且十分健康,人们都要以为他已经遇害了。

  就在所有人都快习惯小牛魔失踪这件事的时候,胡玉灵忽然说她已经请动了小牛魔,怎能不让人震惊?

  “他人呢?”

  无数人四下张望,都想把小牛魔找出来,胡玉灵却神秘笑道:“他在哪,我答应了不能说,就绝不会失信于人。不过我可以确定,他一定会来,如果有他坐镇,你们还不敢开战吗?”

  “说什么呢,胡家八妹子,他要是在,我们万妖盟何至于如此窝囊?”

  “只要他来了,什么开疆盟,我们会怕他们?”

  “没说的,打他娘的!”

  一群万妖盟的强者语气立马变了,一改之前的推诿之意,豪迈而狂放,叫战之声此起彼伏,拍胸口的声音同样不绝于耳。

  开疆盟上下,却都生出惊异,无需燕归言下令,已经紧缩阵型,个个露出凝重之色,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燕归言皱眉,四下巡视,也没想到区区一件小事,会生出这么多波折,甚至惊动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顶尖强者。

  小牛魔!

  树的影人的名,四小王之一的小牛魔,即便还没露面,只是提到其名,都令人感到极大的压力。

  “小牛魔也来了?”

  燕归言环顾了一阵,却没找到一个像是小牛魔的人,不由又看向胡玉灵,“四小王的大名,我也如雷贯耳,何不请他出来一见?”

  看看万妖盟那边的气势,小牛魔一旦出面,大战在所难免。而且在没有同等境界强者抗衡的情况下,有了小牛魔坐镇的万妖盟已是胜势尽显,此时开战,开疆盟必将遭受重挫,燕归言却没有一点恐惧或慌乱,别的不说,这份气度却实在叫人钦佩。

  “对啊,胡家八妹,他到底来了没有?”

  “怎么还不露面?”

  “你不会又是糊弄我们吧?”

  久久不见人,万妖盟众人渐渐躁动,朝胡玉灵叫嚷开来。胡玉灵也在四下张望,秀眉越蹙越紧,“他有不得不答应我的理由,不可能不来!”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小牛魔依旧不见人影,连原本成竹在胸的胡玉灵都有些慌急起来,翻出一只千里铃,就用魂力厉喝道:“小牛魔,你人呢?如果还不来,你想清楚承受失信于我的代价了吗?”

  似乎因为太心急,她厉喝出声,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不由神色各异。

  听着这意思,胡玉灵不仅找到了小牛魔,而且好像还捏住了小牛魔什么不可告人的把柄,这里面透出的意味,真够让人深思的。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小牛魔为何没有来?

  千里铃一亮即灭,然后……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片死寂,让胡玉灵的心也随之跌落冰窖,透体冰寒。她既担心小牛魔是否出了什么变故,也在暗骂小牛魔让她颜面大失,心里同样生出惊怒疑惑。

  小牛魔为何没有来?

  ……

  渡鸢坊,是个和东来坊相差无几的破旧坊区,曾经和东来坊一样,住着无数城里的落破户。

  不过如今,两个坊已经大不一样。东来坊由于金来的存在,声名大振,成为含有的太平之地,渡鸢坊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依然纷争依旧。周围各个盟会在这里攻伐不断,近乎把这里打成了彻底的废墟,仅剩下有数的几间宅院。

  这样的地方,暂时失去了价值,各个盟会大多放弃了。只有新混进城又暂时没有找到落脚之处的新天才们,才会勉强在这里落脚。

  可是这地方太乱,都快成为周围各个盟会约定大战的场所,哪里留得住人?

  于是渡鸢坊里的人去了又来,来了又去,都呆不久,纷纷想要远离这是非之地。却很少有人留意到,无论周围各个盟会再怎么打,都不会触及坊中最深处的十多间宅院,仿佛有种约定俗成的默契一样。

  究其原因,或许因为这里也有位散修高手坐镇的缘故吧。

  人们都说这高手名为莫招惹,显然是个假名,但实力是真的高深莫测。有一次他所住的宅院被一个盟会打塌了半边院墙,他就出来理论,然后自然动起手来。动手的结果,是这个盟会连死十八位高手,包括他们盟主。

  至此之后,周围盟会忌惮非常,再没人愿意去招惹他,就让这一小块地方成了渡鸢坊最奇特的存在。

  人们只知道,莫招惹至少有二重顶尖的修为,却不知道他修为究竟有多高。连《天下英杰录》收录他的资料时,也是这么记载的,在没有摸清他深浅前,没有太必须的理由,周围各个盟会都当这块地方不存在,让这一小片地方如若成为了宗童城里的世外桃源。

  今日,由于城东城门下两大盟对峙,整座宗童城里清净许多,无数人都在密切关注着那边的动静。连带着渡鸢坊附近这几个平日爱打斗的盟会,也出奇地安静,却很少有人留意到,渡鸢坊最深处那片宅院前,忽而来了一个人。

  这人身材精瘦,个头也不高,黑衣蒙面,来的悄无声息,没有惊动太多人。他来到后,只是找了一片还算干净的废墟,就这么面朝宅院方向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过不多久,清晨拂晓,对面宅院吱呀一声开了门,有个壮实人影朝里面说了些话,这才关门走出来。他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可是一抬头,见到对面盘膝坐着朝他看来的黑衣人,不由一怔。

  “嫂夫人说得没错,既然难得清静,今天不如就别出门了。”

  对面黑衣人先开了口,声音平平不带波动。

  “你是谁?”

  壮实汉子眯起眼,透出一种危险的光泽,“你是怎么找到这的?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妈蛋,今天又回来晚了,又没写完~待会刷新,抱歉!

  今日,由于城东城门下两大盟对峙,整座宗童城里清净许多,无数人都在密切关注着那边的动静。连带着渡鸢坊附近这几个平日爱打斗的盟会,也出奇地安静,却很少有人留意到,渡鸢坊最深处那片宅院前,忽而来了一个人。

  这人身材精瘦,个头也不高,黑衣蒙面,来的悄无声息,没有惊动太多人。他来到后,只是找了一片还算干净的废墟,就这么面朝宅院方向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过不多久,清晨拂晓,对面宅院吱呀一声开了门,有个壮实人影朝里面说了些话,这才关门走出来。他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可是一抬头,见到对面盘膝坐着朝他看来的黑衣人,不由一怔。

  “嫂夫人说得没错,既然难得清静,今天不如就别出门了。”

  对面黑衣人先开了口,声音平平不带波动。

  “你是谁?”

  壮实汉子眯起眼,透出一种危险的光泽,“你是怎么找到这的?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