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零二章 三只小雀

第七百零二章 三只小雀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158更新时间:2017-01-04 23:58:47
  “地道出口在哪?”

  刘恒想了想,索性直接问道,

  小牛魔看中的宅院,不会缺了地道,即便没有,住了一个月时间,也应该早就挖出来了。这不是修为高不高的问题,凡是可能,谁都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在旁边弥生坊白马街的后巷。”小牛魔也没隐瞒,“只是最近,我隐约听到地道附近有些动静,原来一条地道和另一条我新挖的地道,应该都被发现了。即便我给你说这条,感觉一样不太保险,指不定出口那边,早就被人盯上了。”

  “而且麻烦不只这个,我们都不会太高明的伪装之术,哪怕现在瞒骗过去,难保还是要被他们找出来。”

  小牛魔头疼的,就是这些事情,刘恒则断然道:“只要现在能瞒骗过去,有我帮忙,他们想要再把你们找出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这话听得小牛魔眼前一亮,目光变得越发灼热和期待。

  “没办法,只能让你们提前感受一下。”刘恒下定决心,随即郑重道:“不过事先,你们必须答应我,今天发生的一切,此生都不得泄露丝毫。”

  小牛魔毫不犹豫,“我发誓。”

  他不仅说说,果然发下了道誓,还逼着倚碧也跟着一起说了一遍,随后又看向刘恒。

  发了道誓,牵扯极为高深的因果,传闻对圣贤都有约束力,意味着誓言一立,再难悔改。这可谓世上最保险的约定,所以刘恒没有阻拦,等到誓言确立之后,也是放下心来。

  “你们等我一会。”他说完就身躯一定,好像突然入定了一样。

  倚碧虽说被两人弄得一头雾水,到现在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但也没有再出言打扰。她只是隐隐约约听出来,大概又要换地方了,待刘恒一入定,她就用眼神询问小牛魔。

  小牛魔摇摇头,微微眯眼望着刘恒,不知在琢磨什么。

  好在刘恒入定的时间不长,顶多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又睁开了眼,“应该可以了……待会有什么变化,二位请不要抗拒。”

  他话音未落,小牛魔忽而感慨,“敢在我面前直接入定,真不知你是过于自信,还是真的这么相信我。”

  刘恒一怔,随即笑了,“信任,是相互的。”

  虽说两人今天是头一次见面,可是从开始的剑拔弩张,到现在能交换秘密,一步步走来,其实经历了太多次试探和考验。

  因为他们两人,本就都不是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

  打一开始,若没有刘恒坦诚的陈述利弊,小牛魔不会答应他入院交谈。小牛魔不请他入院,更告知有关倚碧的事,刘恒也不会想要全力帮助。到刚刚小牛魔拉着倚碧当场立誓,才换来刘恒敢于在他面前入定的信任。

  事实上,即便刘恒入定,处于最容易被人袭杀的时候,小牛魔果然也没有丁点动手的意思。

  这众多试探,才让两人都很快放下了疑心,把对方当做了真正值得信任的人。

  听刘恒这么说,小牛魔也笑了,“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有什么手段,只管使来就是。”

  “得罪了。”

  刘恒点点头,伸手按在他和倚碧肩头,又一次闭眼入定。这次,他回神的速度更快了些,近乎刚刚闭目就睁开了,目光先是落在倚碧身上。

  倚碧有些迷茫和忐忑,不断凝望身边的小牛魔,才能找到安定心神的感觉。当刘恒目光射来,她就感到刘恒的手掌传来一股奇异的气息,说不出的古怪。幸好这不像是坏事,她又谨记之前刘恒的话,完全放开心神和戒备,任由着奇异气息迅速蔓延全身。

  随后,她小嘴大张,好似吃惊到了极点。

  因为她的身躯,包括本体的画卷,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好似眨眼之间,她就变得只有巴掌大小,浑身洁白的翎羽,双手化作一对羽翼,分明成了一只灵动的白雀。

  “牛兄,到你了。”

  小牛魔早已震撼得目瞪口呆,闻言一个激灵,再看向刘恒,目光复杂到了极点,“你身上的秘密,可比我多多了。”

  刘恒没有回应,凝神动用《众生相》,让那股奇异的力量顺着自己手掌,落到小牛魔身上。小牛魔的动静就大得多了,奇异力量触及之处,一阵人形一阵泛出青毛,分明是在人形和牛身之间剧烈波动,使得《众生相》的力量蔓延得极为艰难。

  “牛兄,我需要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压制下去!”刘恒当即厉喝。

  想要在小牛魔身上故技重施,难度可比倚碧难得多。因为小牛魔是五重妖境强者,实力强大非常,身躯也修炼出了更多玄妙,就算他已经放开防备,自身的本能般的反抗也让难度成倍增加。

  小牛魔也明白了处境,无需刘恒多言,已经先行动念压制力量和体魄的各种反应。有了他主动的配合,《众生相》的力量就变得顺畅很多,不多时覆盖了他的全身。

  ……

  片刻以后,这宅院一片屋檐上,不知从哪蹦出了三只小雀,一只浑身洁白,一只透体泛青,一只则是羽翼略带金光。

  这三个小生灵实在不起眼,出现在这里,也没有引起任何关注。否则若有人细心看到,必然会心生惊异,因为三只小雀细看之下,竟各有各的不凡。

  白雀雀跃灵动,好像好奇心极重,却独有出尘无暇的气息。青雀更显沉稳,隐隐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杀煞戾气。而金雀则比它们更加平静,好似历经风霜洗练,目光显出洞彻人世的深邃和*。

  最古怪的是,金雀背上还有只白虫,身子又白又胖,好似白玉一般。小虫特地挺起小胸膛,仿佛化作了身骑坐骑出征的大将军,神色说不出的兴奋和得意,神采飞扬。

  让它身下的金雀眸中,不免透出一丝无奈和苦笑。

  这边厢,白雀还在左顾右盼,旁边青雀却用一只羽翅按住了它。白雀瞪它一眼,还是乖乖安静下来,和青雀一起朝身边金雀看去。

  金雀俯瞰四方,面上竟露出沉吟之色,随后才用羽翼比划了几下。白雀和青雀若有所思,看着金雀飞起,也跟着尝试起来。

  初时,白雀和青雀好似初生雏鸟,好像根本不会飞,扑扇翅膀,在空中时高时低,就跟喝醉了酒一样。好在两雀都不乏灵智,又有金雀做示范,很快掌握了要领,飞得似模似样了。

  随后在金雀的指引下,三只小雀找准一个方向,结伴飞去。

  一路上,白雀最为活跃,时而飞高时而飞低,时而绕着圈子,分外高兴。尤其看见金雀背上那只白虫,被白虫一副盖世大将军般从容淡定的模样吸引,忍不住就去逗弄。

  小白虫被逗得再也维持不住造型,不时朝白雀瞪眼,乃至哇哇怪叫,如若在骂人,殊不知那气鼓鼓的样子,更是引人发笑。

  而青雀飞得平稳,眸中依旧透出好奇,显然对它来说,这也是一种极为新奇的体验。

  ……

  “哪来三头小麻雀?”

  一个落破宅院里,有两人在院中石桌饮酒,那文士打扮的年轻人不经意间一抬头,就见从头顶飞过的三只小雀,不由一怔。

  他对面是个精壮汉子也抬头看了眼,咧嘴笑道:“正说缺点下酒菜,没想到就送上门来了。”

  这么说着,他当即取下背后大弓,抽箭张弓,窥准时机就脱手。

  “王兄露了这手一箭三雕,我也不能藏拙。”文士自然看得出精壮汉子把握的时机十分精准,恰巧三只小雀飞在一线,如果没有意外,一箭就能把三只小雀都射下来了。见状,他目光闪动,收起折扇,“那我就好好露一手,让王兄尝尝我的手艺。”

  他都起身准备下厨了,却发现对面精壮汉子猛地也站了起来,不禁疑惑望去,却见汉子依旧抬头看着,面上竟生出一种震惊的神情。

  怎么了?

  文士也抬头一看,顿时也是心神剧震,呆立当场。

  他深知精壮汉子的实力,已是一重师境中的佼佼者,才能独占这么一处宅院,一个月下来安然无恙。即便为了不把三只小雀震成粉碎,他特意控制了力道,这样一箭的厉害,也非同寻常。别说寻常鸟雀抵挡不住,就算是夫境巅峰的大怪也得因此毙命。

  然而他看去的时候,三只小雀没见到丁点伤,那凌厉一箭却不知了去向。不仅如此,三只小雀仿佛被招惹到了,已经转向,朝他们这里飞落过来。

  这不算什么,顶多是个小意外,可是那头飞在最前面的青雀,目光让文士心头突兀一颤。

  太冷峻了,好似冷漠无情,给他一种洪荒巨凶在俯视他的感觉。回过神来,他未免觉得有些可笑,不知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的错觉,可是说不清为什么,他心里依旧莫名的慌乱和恐惧,完全平静不下来。

  “这……”

  他犹自惊疑不定,旁边精壮汉子已经如临大敌,张弓搭箭,气势陡然攀升,竟是瞬息进入了全力以赴的状态。

  咻——!

  文士这次看得清清楚楚,精壮汉子这一箭用尽了全力,夹裹雄浑箭劲和宫神之力的真箭破空激射,好似厉电横空,声势骇人无比。可是这一箭射去,当头青雀仅仅散出一些妖气,就让箭劲飞快消散,离青雀还有数丈之远,真箭就这么失力跌落下来。

  而三只小雀飞落,比真箭跌落的速度更快,精壮汉子甚至来不及射出第三箭,飞得最快的青雀已经来到两人身前。

  然后……青雀没有更多动作,就这么对准精壮汉子落去。汉子大吼,生死关头爆发无尽潜力,浑身气劲狂暴,直接张弓就射。

  这是汉子的绝技,疑似一种箭法绝学,即便不用真箭,箭劲威力依旧恐怖非常。尤其二者相距不过数丈,根本不怕射偏,梨花暴雨般扑向青雀。

  可是,这只是最后的无力反抗,甚至没能让三只小雀有任何动容。出手的青雀收起羽翼,好似自己化作一只利箭,直接撞破重重恐怖箭劲,又直接撞穿了精壮汉子的眉心。

  得见这一幕,文士手脚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双目因惶恐而睁得滚圆。可惜他也没能做出更多反应,青雀双足踏在后方一段树干上,把整棵大树当场撞个粉碎,由此借力转射向他!

  只一瞬息,他眉心也开了个前后透光的血洞,随后与精壮汉子的尸身一样接连软倒在地,抽搐几下,再没了声息。

  竟是在这瞬息的重创下,他连神魂都没来得及逃出,带着难以置信的震惊,神魂俱灭。

  “这鸟身子,真有点不习惯。”青雀抖落浑身血肉,有点不满意地道:“真是太小了,否则只要一撞就够了,哪里还需要第二撞。”

  结果金雀还没接话,白雀已经气愤地冲到它面前质问道:“你怎么能又乱杀人?”

  青雀很不习惯地用羽翼摸摸脑袋,赶忙道:“你肯定也不想再换地方了吧,所以现在的事,绝不能再让外人知道,我这就不能算是乱杀人了吧?”

  白雀闻言沉默下去,可是看见两具尸体,还是有些不忍心。

  金雀在屋檐上四处看了看,只发现周围有些听到打斗动静的人在探头探脑,一无所获后又纷纷放弃了,就渐渐放下心来,朝不断安慰白雀的青雀道:“应该安全了,不过等等,我找到控制护院阵法的阵心,开了各处阵法再说。”

  青雀和金雀合力寻找,很快从精壮汉子的尸身上发现了阵心。青雀接过来破去禁制,重新开启了护院阵法和各种禁绝阵法,金雀才用羽翼分别拍了拍青雀和白雀。

  ————————————————————————————————————————————————————————————————————————这次只差一点点……

  金雀在屋檐上四处看了看,只发现周围有些听到打斗动静的人在探头探脑,一无所获后又纷纷放弃了,就渐渐放下心来,朝不断安慰白雀的青雀道:“应该安全了,不过等等,我找到控制护院阵法的阵心,开了各处阵法再说。”

  青雀和金雀合力寻找,很快从精壮汉子的尸身上发现了阵心。青雀接过来破去禁制,重新开启了护院阵法和各种禁绝阵法,金雀才用羽翼分别拍了拍青雀和白雀。(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