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零三章 小丫头

第七百零三章 小丫头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158更新时间:2017-01-05 23:56:06
  啪!

  刚回到自己院中,没有外人,胡玉灵再也维持不住面上镇定,直接掀翻了丫环呈来的茶盘,“出去!都出去!”

  随行的人都噤若寒蝉,鱼贯而出,更紧紧合上房门。

  禁绝阵法开启,胡玉灵抱紧手臂走向玉床,随后紧缩在床上一角,还在止不住地颤抖。她的面上除了惊怒,更多的还是恐惧,倒是床头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仿佛少不更事,依旧摇晃着两只玉嫩的小脚丫。

  “八姐,你很害怕?”

  小丫头看向她,疑惑问道。

  胡玉灵魂不守舍,不断地摇头,“你不明白的,我们闯大祸了,你不明白的……”

  “不就是小牛魔失踪了吗?”

  小丫头吃着一块灵糖,把脸颊撑得鼓鼓的,可是随口说出的话,却让胡玉灵娇躯俱颤,错愕望向她,“你知道了?”

  不等对方回应,她已经恍然,苦涩笑道:“我都快忘了,这事是你在负责,肯定比我更早知道。”

  接着她又幽幽看向小丫头,“十九妹,你知道你一个主意,让姐姐过了怎样的一天吗?当众说了大话,结果小牛魔不至,就没有一族站出来力挺我们,开疆盟不仅接走了人,更直接霸占了城门一整天。万妖盟声望受了重挫,各族都把矛头指向了我,责难、嗤笑,都让我一个人独自承担。然后还听到小牛魔失踪的消息,更让我心坠冰窖,这一天过得如若噩梦。”

  可你呢?

  她没有问出来,意思却表达得清清楚楚。出主意的是你,到头来出了差池,一切灾难般的后果却都由我来背负,你却藏在身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合适吗?

  这已经不是抱怨,而是愤懑。

  “你想说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出这个馊主意,是吧?”小丫头还是含着糖,可看向胡玉灵的目光变得幽深,透出完全不符她年纪的深邃,仿佛能洞彻人心,“但我记得几天前,我只是说出了小牛魔可能藏在哪里,后面的事情,不都是姐姐自己想做的吗?”

  胡玉灵顿时语塞,下意识把身子越发缩进角落,“可,可要不是你找到小牛魔,我怎么会动这种心思?”

  这显然有些强词夺理,小丫头撇撇嘴,“我当时就提醒你,小牛魔毕竟是这一代最顶尖的天才。我们贸然要挟,等于一只蚂蚁想要谋害巨龙,不仅异想天开,反而会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可你听了吗?”

  她之前的警告,如今看来,真是一点没错。可当时胡玉灵骤然听闻,激动得难以自己,哪里还能克制住自己想要一展宏图的野望,又哪里会听得进这种话,现在后悔都晚了。

  “多好的机会呀?”

  小丫头也是满脸遗憾,叹息不已,“你要没这么心急,徐徐谋之,等我们彻底掌握了小牛魔隐世不出的秘密,到时候只这个秘密,就足够我们这些姐妹吃一辈子的好处。现在小牛魔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消失了,只因为你太心急了,咱们再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胡玉灵厉喝好似尖叫一般,“我倒想问问你,小牛魔怎么失踪的?你不是把所有手段都用上了,保证万无一失的吗?”

  小丫头皱眉苦思,“我也很奇怪,甚至于过去很久,有人觉得不对劲,冒险动用秘术查探,才发现院里已经没了任何人气,竟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我觉得,这肯定跟之前进入宅院的那个黑衣人有关……”

  “什么黑衣人?”胡玉灵一怔,急忙追问。

  她之前听到小牛魔失踪的噩耗,就已经如天塌下来了一般,浑浑噩噩,心中乱成一团,哪还有心思询问其中细节?

  小丫头不满地瞥她一眼,“今天早上,小牛魔宅院外就来了个黑衣蒙面的人。小牛魔本来出门了,和这黑衣人对峙一阵,本要开战,后来不知两人说了什么,小牛魔竟请对方进了宅院,再没出来,后来……不就都失踪了么。”

  “进宅院?”胡玉灵就瞪眼,“我们前去拜访,他根本不让我们靠近,更别说进宅院了。我们好歹同是妖族,他都不准进,这么个来历不明的黑衣人,为什么能进去?”

  小丫头目光转冷,“你能不能动动脑子,想一想这时候敢独自去找小牛魔的,会是什么人?”

  “你是说?”胡玉灵杏目猛缩,“金来?”

  猜出最有可能的人,她偏偏生出了更多的惊疑,“他为什么能找到那里去?为什么小牛魔会让他进屋?他们又怎么消失的?而且你不是说,金来不可能五重师境战力吗?顾如景说的那些,你不是也都觉得很对吗?”

  “我的确觉得顾如景没有说错,可我只是说,金来不可能是五重师境,并没有说金来没有五重师境战力。”

  胡玉灵听得不满,“没有五重师境,怎么可能有五重师境战力?”

  小丫头嗤笑,“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还没有觉悟吗?这是汇聚了全天下天才的宗童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不要以你狭隘的认知,继续小看这个天下,世上你不知道却真实存在的东西,远比你想象的更多更不可思议。”

  这话说得胡玉灵秀眉紧蹙,小丫头却不理会她,自顾自地道:“我能猜到小牛魔的去向,有些运气的成分,别人自然也有可能猜出来。只是我没想到会是金来,还能有帮小牛魔悄然离开的非凡手段,就此成了最大的变数,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胡玉灵气得笑了,“事情已经出了,还琢磨这些有什么用?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让我们活下去,这才更实际。”

  “这不重要,你先别说话。”

  小丫头又拿起一块灵糖放到嘴里,不耐烦地打断,随后继续喃喃自语,“虽然事情不太妙,但未尝没有好处。至少,我确定金来这人有很多秘密,不容小视,足以把他定为和小牛魔一样危险的人物,甚至有些方面来说,比小牛魔更加危险。然后是小牛魔,他院里果然藏着人,这么说来,他的秘密应该跟女人有关。”

  “可惜听到消息的时候太晚,我赶去时已经错过了关键,否则肯定还能有更多发现。”她又有些遗憾,轻叹之后,目光转锐,“然后,我的傻姐姐,我有时候真是不敢相信,我和大姐居然有你们这些姐妹。傻不要紧,关键一个个还心比天高,总喜欢做些自作聪明的事情,这才可怕。”

  “比如这事,没有考虑清楚自己是否承受得了失败的后果,你就敢妄自行事,把大好局面毁于一旦,现在才知道害怕,不觉得可笑吗?”她此时的口气,不像是妹妹,反倒像是长辈,“从今天开始,不知道你能不能收起那可笑的野心,听从我的吩咐了?”

  即便是同族,外面看着和睦可亲,内里又哪会缺了勾心斗角。两人再加上死在刘恒手里的胡玉酥,本是狐族派来坐镇宗童城的领队,长辈定下十九妹也就是这小丫头负责,胡玉酥和胡玉灵协助。

  当时两女答应下来,可心里岂会甘愿听凭一个小自己好多岁的小丫头的吩咐,离开族地没多久就翻脸了。胡玉酥独自离去,胡玉灵不情不愿带着小丫头前行,一路上同样欺负小丫头年幼,屡屡显出要掌握大权的意图。

  小丫头一直没有说什么,直到如今胡玉酥身死,胡玉灵酿成大错,她才显露手腕,其心性隐忍,实在叫人心惊。

  由此可见,狐族长辈钦定她来负责,的确有先见之明。

  “你还好意思怪我?”胡玉灵好像更气了,“说起来最大的错,难道不是你跟丢了小牛魔?别忘了,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的确,我低估了金来,酿成此错。”小丫头淡淡道:“你我都犯了错,可我不怕小牛魔或是金来的报复,你呢?”

  胡玉灵很想说一句我也不怕,但话到嘴边,真就没有丁点说出口的胆量。无论小牛魔还是金来,对她来说,都是自身战力恐怖绝伦的存在,尤其在这没有任何规矩的宗童城,两者的报复,让人想想都心惊肉跳。

  “你为什么不怕?还不是因为你一直躲在后面,出面的都是我,人家报复当然也都朝着我来,你自然不怕。”胡玉灵咬牙切齿,“我现在才知道,你到底有多么奸诈狡猾。”

  小丫头冷笑,“是我想躲在后面,还是你让我躲在后面?亲爱的八姐,别告诉我你只是爱护我,想保护我,而不是自己想掌权。”

  胡玉灵眸中闪过一抹凶光,小丫头却怡然不惧,“你敢杀了我,不仅族中肯定知道,你也十有八九别想活过此劫。”

  时至如今,胡玉灵对她的心机深有体会,对她的威胁已经不会再怀疑真假了。

  “你觉得我还能活过这一劫?”她眼波闪动,急着追问道。

  小丫头定定看向她,“只要你发誓,从今以后老老实实听我吩咐,不再自作主张。”

  俩姐妹对视了好一阵,胡玉灵神色变幻后,终是咬牙发誓,然后看向她。听到誓言以后,小丫头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其实想避过此劫很简单,从今天开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再露面了。”

  “就这么简单?”胡玉灵错愕,满是质疑地反问道。

  小丫头翻了个白眼,“不然能有多难?不过……”

  不过什么,她没往下说,胡玉灵则陷入思索,似乎在艰难抉择该放弃的很多东西,所以没有留意到小丫头看她那别有深意的一眼。

  不过想要做到,就没那么容易了,尤其胡玉灵这种野望太大的傻姐姐。

  另一边,送走“金来”,合拢房门,倚碧就盯住小牛魔,“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总能跟我说说了吧?”

  小牛魔挠挠头,几度欲言又止,好像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我不是逼问你不想说的,就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比如这个胡家,还有金来。”倚碧抱住他的腰,轻声呢喃。

  小牛魔恍然,“这个胡家算是我家的故旧,一家子女人,所以也全是耍弄心机的人。前几天她们就找上门来,逼着我为她们做事,要不是金来兄弟相助,我估计一直要受她们威胁,所以刚刚才会和金来兄弟商量怎么给她们点教训。”

  “你是个坦荡荡的汉子,要不是因为我,你何必这么委屈自己?”倚碧咬唇,螓首深埋到他怀中。

  小牛魔就笑,轻轻揽过她的螓首,“有你陪着,我就不觉得有任何委屈。”

  温存一阵,小牛魔又接着道:“还有这金来兄弟……”

  不等他说什么,倚碧忽而轻笑,“说来也怪,虽说第一次见面,而且他一直蒙面示人,我却觉得这人很值得相信。”

  “如果你知道他为我们展现了什么,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小牛魔沉默之后,叹了口气,认真道:“你记住,不管他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或是变成什么人,只要知道是他,就不用怀疑他。”

  “还用你说?”

  倚碧白了他一眼,又道:“不过说起来,我们这次应该承了他一份情,你该想想怎么回报他才是。”

  “男人之间的事情,跟你说不明白。”小牛魔哎呀一声,“虽然不知该怎么报恩,但我记在心里,有一天总能帮到他。而且这份交情,没得说,将来他但凡用得上我,我必然全力相助。”

  “前面还要打生打死,才过去一会就又成了好兄弟。”倚碧就笑,“你们男人,有时候真奇怪。”

  小牛魔也笑,随即像是想起什么,郑重道:“对了,他之前掀起面巾喝茶时,你不管见到什么,以后也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倚碧不由疑惑,回想起那个画面,好像隐约见到“金来”脖颈和面上有些金毛。可这顶多有点奇怪,指不定“金来”并非人类,但这点小事,不值当牛大如此郑重交代吧?

  虽说心里疑惑,她还是没有多问,认真地点头应下了。

  小牛魔也喜欢倚碧这一点,直让倚碧羞怯地连拍他,他就是抱着不松手。

  “接下来,就该和金来兄弟一起好好给胡家点教训了,否则这家子人手越伸越长,实在过分。”小牛魔沉声自语,面上已是浮现狠厉之色。(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