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零五章 大祸临头(下)

第七百零五章 大祸临头(下)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185更新时间:2017-01-07 23:59:13
  从他们得来的消息,狐族在宗童城的得力人手,顶多百数。

  前面小牛魔暗中联络,授意各族配合,把狐族派来巡逻的人手聚拢于两处,然后刘恒和小牛魔一人一边,料理起来自然没有任何难度。

  由于是突袭,面对这些没有任何准备的敌人,战力差距还这么大,小牛魔那边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就此一招寂灭。刘恒这边,为防万一也动用了泥猴,同样一人一棒,轻易结束。

  随后小牛魔就发动了各族,诱骗胡玉灵出来处理此事。胡玉灵没出现,虽说有些遗憾,却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她应该深知得罪了怎样的对手,八成没有出面的胆量了。

  但人不出现,还派出五十个手下来,送死赔罪的意味昭然若揭。要知道,这可是胡族的大半人手,就这么送出来赔罪,可谓气魄非常。

  这一手,好似把头递过来让仇人斩杀,明着示弱服软,其实以柔克刚,高明非常,让刘恒对胡玉灵都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怎么办?

  刘恒还在琢磨,小牛魔却是一点不犹豫,送多少人来就杀多少人。当一群二十多人的胡族人手从刘恒面前走过时,小牛魔那边已经传来杀完了的消息,刘恒无奈叹息一声,只能也跟着动手了。

  “看来小牛魔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

  他闪身而出,在对面警觉厉喝“什么人”的时候,铁棍已如催命镰刀,砸断了一人又一人的脖颈。

  说来刘恒真是使刀使惯了,用刀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仿佛成了本能一般,哪怕手里换成铁棍,出招依旧循着刀法的路数。要是棍法,通常以点、捅、舞、砸为主,棍下骨断头烂,很少像刘恒这样,还习惯去“斩”人脖颈的。

  但是到了五重师境这等战力,不拘使用什么武器,对一重、二重的敌人都能造成无与伦比的杀伤力。于是片刻之后,好像秋风扫落叶,这二十多人已经化作一地尸体,再无声息。

  “不杀了胡玉灵,终究不能解恨。”

  那边小牛魔咬牙切齿,火气还是没下去,“这骚狐狸龟缩不出,只派手下来送死,真够狡诈谨慎的。”

  刘恒略作沉吟,“咱们聚一聚。”

  “得嘞!”

  小牛魔显然想到什么,兴高采烈地答应一声。

  没多久,两个黑衣蒙面的人就在一处废墟中聚首,碰头之后,刘恒当即问道:“牛兄,万妖盟那边能配合咱们到什么地步?”

  小牛魔嘿嘿笑道:“各族都把这当成是我和胡玉灵的私怨,再者白天时胡玉灵让万妖盟声望大失,都对胡族憋着火呢。所以只要不波及太大,任由咱们怎么折腾,他们只会不管不问,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说是这么说,其实两人都明白,白天的事,各族肯定不只对胡玉灵心生不满。要真正算起来,各族对他小牛魔的怨愤与不满,肯定还在胡玉灵之上。错非他任性失踪,万妖盟绝不会损失这么多东西,更不会发生这么丢脸的事情,然而……

  谁让小牛魔够强呢?

  这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小牛魔拳头最大,他就做什么都有道理,也有任性的权力。相反,各族之所以这么配合,乐于小牛魔去报复,却是因为小牛魔自己出现而松了口气,他想做什么,可不就是倾力配合了?

  就这样,还生怕他不满意。

  身为强者的小牛魔,和身为弱者的胡玉灵,待遇差别就有这么的天差地别。

  “这就好。”刘恒点点头,“那咱们就用原本商量好的那个办法吧。”

  “好!”

  小牛魔干脆答应,等刘恒手掌放到他的肩头,他已经驾轻就熟,配合着极力收敛所有气息。

  不多时,一只青毛老鼠和一只背着小白虫的金毛老鼠顺着墙角而行,很快来到原本兵营所在的这片宅院外。新砌的院墙高且厚实,严丝合缝,却难不住这两只“鼠辈”,它们更不屑如其他鼠辈一样钻墙打洞,接连跃起,就跳过了高达数丈的院墙。

  这一幕若是被人见到,定然知道两者肯定不是凡物,心生警惕。奈何宅院里满是内奸,不仅早把宅院的所有情况告知的两个“鼠辈”,还为了方便它们行事,撤去了这边守卫的所有人手,让它们悄无人知的进来了。

  如此情形下,在重重院落中找出狐族的宅院,对他们来说也是轻而易举。

  “不对劲。”

  安静了一会儿的狐族宅院里,小丫头忽而蹙眉,“怎么这么安静?”

  “安静还不好吗?”胡玉灵不悦道:“难道非要时时一惊一乍,坏消息不断,你才觉得正常?”

  小丫头却不理会她,站起身来不断踱步,随即朝胡玉灵道:“赶紧开启护院阵法。”

  “怎么了?”胡玉灵愕然。

  “算算时间,那五十人应该都死了,即便没有死,也该有人来禀报情况才对,可是为什么没人来?”小丫头脸色凝重起来,“我很不安,还是把护院阵法开启比较稳妥。”

  “你……”

  胡玉灵只觉她过于紧张了,但还是被她说得也跟着心生忐忑,赶紧拿出护院阵法的阵心打开了,等阵法光华绽放开来才松了口气,“没想到真正遇到事的时候,你比我还胆小。”

  她的嗤笑,小丫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起身就去推门,可来到门口身影突兀一僵。

  因为她们门外,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居然把护院阵法都开启了,倒是挺警觉的,可惜……”

  胡玉灵娇躯俱颤,“是,是小牛魔!他竟敢上门来杀我,他怎么敢?”

  没有人回应她的惊疑,她自己也惊醒过来,惶急尖叫起来,“来人啊,快来人!”

  “别叫了。”

  啪!

  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但见月色之下,两个黑衣蒙面的人坦然走进来,那身材魁梧的人语气嘲弄,“你那些不成器的手下,都被我们先行送走了,都在黄泉路上等你呢。”

  “小,小牛魔!你到底要干什么!”

  胡玉灵浑身颤抖,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死死瞪着两人,声色俱厉,“你身为各族推选的领袖,却欺压残害我狐族,不怕被各族知道了,追究你的罪吗?”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领袖?还是说之前威胁我的时候,忘了这事,现在要死了才想起来?”

  小牛魔依旧冷笑,“你看,我为了来杀你,还特意黑衣蒙面,谁能说是我做的?反正说破天去,今天这事都不是我做的,到底是谁替天行道,你们还是想想得罪了什么人吧。”

  这番话,说得真够无赖,逗得刘恒都摇头失笑。

  “你不是小牛魔?开什么玩笑,就算你黑衣蒙面,明眼人都知道就是你!你根本骗不了人!”胡玉灵尖叫起来,“还有,你勾结金来这个外人闯入万妖盟要地,残害狐族人,残害我这个万妖盟领队,更是罪加一等!”

  这次换做刘恒开口了,“胡玉灵,你可别胡乱攀咬,我黑衣蒙面,你怎么能说我就是金来呢?”

  得,他等于把小牛魔那番无赖话给学了个九成九,直逗得小牛魔也失口大笑,“得了得了,别再逗她了,咱们赶紧送她上路,赶紧离开吧。别耽误太久,让各族察觉了,我们待会也不好离开。”

  “你动手还是我动手?”看着胡玉灵那恐惧绝望的样子,刘恒都失去了动手的欲望。

  “她跟我仇更大,还是我来吧。”小牛魔可不管这些,当仁不让地回答一声,大步逼向胡玉灵,“下辈子记好了,千万别得罪自己招惹不起的人!”

  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胡玉灵急忙窜起,慌忙去打开护院阵法,一边尖声大喊,“小牛魔杀我!小牛魔要杀我……”

  没喊两声,小牛魔已经逼近,满含妖气的一拳轰然砸落。

  这一拳没有章法,不带任何招式或花俏,直接而霸道,只是蕴含了骇人听闻的恐怖妖力和愤怒。铁拳之下,任由胡玉灵做出任何应对,甚至动用神通,依旧无济于事,种种妖术、宝物被摧枯拉朽地破去,不能阻挡铁拳分毫。

  轰!

  胡玉灵的娇躯炸裂开来,血肉飞溅。

  杀死一个二重巅峰的天才狐妖,只需要一拳就够了,五重师境强者的恐怖,尽显无疑。

  眼见胡玉灵惨死,小牛魔却没有任何停顿,拳头继续朝前轰击而去。而且他拳上的妖力更加汹涌澎湃,笼罩了半个屋子,不留丝毫缝隙。

  轰!

  轰!

  轰!

  轰然炸裂的声音竟接连响了七声,这半边屋子,有血肉如烟花般凭空炸裂了七次。可见同为妖族,小牛魔对九尾狐妖一族的认识,远在刘恒之上,仅仅一拳,就让胡玉灵七命皆亡,彻底死了。

  刘恒静静看着,但见空中落下六条狐尾和胡玉灵本体的残骸,和小牛魔齐齐放下心来。

  “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和金兄的头上,这胡玉灵,没有她大姐的实力,胆量却比她大姐大多了,实在是自己找死。”到了这时候,小牛魔唾口骂咧开来,犹自忿忿不平。随后他翻找出胡玉灵的遗物带上,厌恶地甩落手上沾染的血肉,起身道:“咱们走吧。”

  刘恒却道:“还没完。”

  他看向墙角瑟瑟发抖的小丫头,让小丫头抖得更厉害了,哭丧着道:“我,我只是个丫环,别,别杀我!我不想死!”

  小牛魔走过来,疑惑道:“怎么了?不就是个小丫环吗,杀了不就完了,别告诉我你下不去手。”

  刘恒道:“你不觉得,这位‘小丫环’有点奇怪吗?之前你绽放的气息,寻常怪境巅峰的妖族都承受不住,至少早该昏厥过去了,可她除了‘吓得发抖’,好像没什么感觉。”

  小牛魔目光微凝,经刘恒提醒,也感觉蹊跷了。

  “我,我真的只是个小丫环!”小丫头急忙解释,急得痛哭流涕,“只是小姐宠爱,时常给我不少好东西,这才,这才……”

  她话音未落,小牛魔已经二话不说,拳头再度逼去。

  连胡玉灵都无法抵挡的铁拳,这小丫头就更不可能挡得住了,所有宝物和娇躯都瞬间炸裂,连一身惨叫都不曾留下。

  下拳之后,小牛魔更觉得刘恒说得对了。因为小丫头身上的宝物,竟然比胡玉灵还要多,由此可见这小丫头是真不简单,在狐族的身份应该比胡玉灵更高。

  ————————————————————————————————————————————————

  又没写完,老规矩,待会刷新,抱歉了各位!

  轰然炸裂的声音竟接连响了七声,这半边屋子,有血肉如烟花般凭空炸裂了七次。可见同为妖族,小牛魔对九尾狐妖一族的认识,远在刘恒之上,仅仅一拳,就让胡玉灵七命皆亡,彻底死了。

  刘恒静静看着,但见空中落下六条狐尾和胡玉灵本体的残骸,和小牛魔齐齐放下心来。

  “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和金兄的头上,这胡玉灵,没有她大姐的实力,胆量却比她大姐大多了,实在是自己找死。”到了这时候,小牛魔唾口骂咧开来,犹自忿忿不平。随后他翻找出胡玉灵的遗物带上,厌恶地甩落手上沾染的血肉,起身道:“咱们走吧。”

  刘恒却道:“还没完。”

  他看向墙角瑟瑟发抖的小丫头,让小丫头抖得更厉害了,哭丧着道:“我,我只是个丫环,别,别杀我!我不想死!”

  小牛魔走过来,疑惑道:“怎么了?不就是个小丫环吗,杀了不就完了,别告诉我你下不去手。”

  刘恒道:“你不觉得,这位‘小丫环’有点奇怪吗?之前你绽放的气息,寻常怪境巅峰的妖族都承受不住,至少早该昏厥过去了,可她除了‘吓得发抖’,好像没什么感觉。”

  小牛魔目光微凝,经刘恒提醒,也感觉蹊跷了。

  “我,我真的只是个小丫环!”小丫头急忙解释,急得痛哭流涕,“只是小姐宠爱,时常给我不少好东西,这才,这才……”

  她话音未落,小牛魔已经二话不说,拳头再度逼去。

  连胡玉灵都无法抵挡的铁拳,这小丫头就更不可能挡得住了,所有宝物和娇躯都瞬间炸裂,连一身惨叫都不曾留下。

  下拳之后,小牛魔更觉得刘恒说得对了。因为小丫头身上的宝物,竟然比胡玉灵还要多,由此可见这小丫头是真不简单,在狐族的身份应该比胡玉灵更高。(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