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零七章 血夜将至

第七百零七章 血夜将至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266更新时间:2017-01-09 22:26:33
  血夜!

  这两个字,仿佛带着魔性。

  不仅因为夜空满是血云,更因为夜空之下,也将被真实的血色笼罩。

  所以图进提起“血夜”二字时,刘恒一样露出了凝重之色。

  每逢灵原秘境将开,临近的那一夜,开启之地必然化作血肉地狱,由于夜色如血,史称血夜。有关灵原秘境的记载和史实,都不会缺少对血夜的描述,这近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

  究其原因,只能说灵原秘境对世人的诱惑力太大了。但凡符合资格又有点实力的年轻人,没人想错过这次机缘,哪怕明知很大可能如飞蛾扑火,白白葬送了性命却什么都得不到,依旧忍不住心头的渴望。

  世间天才共聚,可谓不计其数,但进入灵原秘境的名额毕竟是有数的。不算遗失或是莫名损毁的,灵原密令大概有一万枚上下,每一枚密令代表十个名额,也就是说,最终能进入秘境的仅仅十万人而已。

  然而,世间天才何其之多,单单最近三个月涌入宗童城的天才,就绝不下百万。即便三个月来,死伤已然众多,城里天才的人数却不减反增。当今组成两个联盟的六大盟会,每一个盟会的成员数目都不下十万,加起来就是至少六十万,六大盟会之外的人数,简简单单就能凑个百万之数。

  可灵原密令平均到四城,一个城池大概是两千五百枚,也就是说百多万天才,顶多有两万五千人能最终踏入灵原秘境,说是百里挑一,一点都不为过。

  只是,但凡现在还留在城中的人,谁没有抱有万一的念头?谁不想成为百里挑一的那一个?

  所以最后一夜,就注定了疯狂,挤压了三个月之久的欲望和忍耐,都会在这一夜彻底爆发出来。这是无人能压制的疯狂,哪怕六大盟会,也将深陷在这血夜漩涡里,自身难保。

  一个大盟里起码十万人开外,就算把所有灵原密令都集齐了,都不够把所有人全送进秘境的,这不是开玩笑吗?

  血夜里,盟会能做的事情,就是放出全部人手攻伐全城,做最强大的屠夫,收取最多的灵原密令。然后等到黎明时,盟会聚拢所有人,开启护院阵法后,再来一场内部的厮杀,由此定出最后进入秘境的人选。

  相比散修们,在盟会内部厮杀,得到名额的可能性大大提升,这才是盟会被创立出来最大的原因。

  最近天穹上变得越来越鲜红似血的云朵,仿佛即将吹响的号角,人人都变得紧张又期待,惶恐又激动。

  秘境将开,血夜将至,宗童城、乌干城、定安城、疏德城四城将会彻底陷入疯狂与杀戮,那种场面,任谁都觉得恐怖。

  “你不是还有个朋友吗?”图进犹豫之后,还是沉声道:“既然是朋友,也一起叫来吧。”

  这种局势下,图进还能说出愿意接纳一位陌生人的话,纯粹是出于对不白来的信任。刘恒心受触动,终是没有多说,笑着应道:“好,我问问他。”

  刘恒也不遮掩,直接拿出千里铃来询问小牛魔那边,等小牛魔答应下来,才朝图进道:“他说待会就过来。”

  “倒是个爽快人。”

  图进还算满意,“算上他,咱们就有二十六人,这两天抓紧操练出一套战阵来,争取在血夜组成一个二重战阵,应该勉强够用了。咱们组成战阵,你这位朋友最好也跟着操练,到时候总能做个后备,以防万一,他应该没什么异议吧?”

  刘恒点点头,“这都是应有之事,想来他不会拒绝,不过图兄能招揽这么多人手,真有些让我意外。”

  “这可不是我有本事,是人人都有自保的念头,可不就是一拍即合?”图进赶忙解释一句,挠挠头又道:“其实这些人,大多是坊里的熟人,你应该都见过。只是你平日要么深居简出,要么东跑西窜,时常不在坊里,不然就更熟稔了。”

  他板着指头,一个个数人名,生怕刘恒印象不深,说一个就描述一番,讲清楚这二十多人颇废了好半天的劲。

  刘恒听后略作沉吟,随后笑道:“既然都是图兄觉得信得过的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图进咧嘴笑了,有些释然。

  其实图进,或许自己觉得已经足够谨慎,刘恒却还是觉得不够稳妥。

  这可是血夜,怎么重视都不为过。但纵观图进召集的人手里面,竟还充斥着不少类似小牛魔这样的“关系户”,只能说要么是图进低估了血夜的残酷性,要么就是他性格使然。

  最稳妥的做法,是只聚集知根知底的人,最信任的人,除此之外,再不放任何一个外人加入。因为每多一个外人,变数和风险就成倍叠加,在血夜之中,尤为危险。

  所以图进的团队,在刘恒看来好似到处漏风的一艘“破船”,看着仿佛能遮风避雨,实则说不定哪个浪花扑来,就会被颠覆。甚至于内里暗波浮动,或许还轮不到船外的风浪,自己就倾没了。

  等到血夜,十有八九会很热闹。

  不过刘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有他和小牛魔在,别的不敢保证,保住图进一人的安全,应该不难。

  当然图进除外,其他人的死活,或是想怎么折腾,刘恒就没这个闲心理会了。

  “我这里掏弄来一套不错的护院阵法,估计比图兄那边的稍好些,既然决定合伙渡过血夜,干脆来我这边吧,怎么说也该更保险点。”刘恒琢磨着,又道。

  图进微微一怔,随即认真问道:“你这套护院阵法,到底好到什么程度?”

  “只要准备充分,寻常的四重战力很难攻破。”

  图进闻言大喜,“你掏弄来这等品质的护院阵法,想必花了很大的心思吧,比我们准备的护院阵法可好上太多了。有了这套阵法相助,咱们度过血夜的成算又大大提升了,我这就叫他们过来一聚!”

  他哪里知道,前一个半月,刘恒斩杀的天才没有两百也有一百了,过手的宝物繁多,自然留下了一些难得的珍品,比如几套极好的护院阵法。

  算来,好像都没怎么花心思。

  得了这好消息,图进哪里还坐得住,提腿就走,高高兴兴地叫人去了。

  想着有不少人要过来,刘恒打扫收整了一番,没过多久,图进就带着几人先行赶来了。

  刘恒听到一众脚步声靠近,就快步来到门前迎候,等他到门口时,图进已经带着人推门走了进来。

  “不白来,做邻居快一个多月了,你这院子,我还是头一次踏进来,想想也挺荣幸的。”

  一阵爽朗地笑声当先传来,刘恒闻声望去,朝几人抱拳为礼,也是笑道:“我这人不善交际,平日里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苗兄、薛兄、吴兄和黄家妹妹多多包涵。”

  谈笑进门的人姓苗名传,生得人高马大,一副武者的爽快脾气,偏生不修武功,而是白画坊中仅次于图进的二重魂修高手。他和图进平日里暗中较劲,可是在血夜的威压下,显然被迫选择了强强联手,共度难关。

  至于另外三人,一个叫薛仁怀,一个叫吴世平,身穿罗裙的美貌女子则姓黄,人称黄珠,也都是坊里有数的高手。

  薛仁怀平素和苗传走得近,大概有同是魂道散修的缘故,吴世平或许也因为和图进同是武道强者,所以更亲近图进。唯独女子黄珠,或许由于是妖族,倒和刘恒很像,经常自成一体,又和两边都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见刘恒行礼,四人也都是纷纷还礼,随后不约而同打量刘恒的宅院来。

  “不兄,你这院子……”

  黄珠蹙眉,正想说点什么,院外忽而传来一个有点刻意拔高的女音,“就是这院子?”

  院中众人不由得一起循声望去,但见三人联袂而至,居中那美艳女子正斜眼打量宅院,朝身边男人嗤声道:“你别告诉我,后天就得在这种破院子里待上一天一夜?”

  此言一出,众人都微微变色。

  美艳女子身边的俊俏男子闻言也是面露苦笑,赶忙朝院中几人行礼,尤其到刘恒这里,颇有点赔罪和抱歉的意味。随后,他就朝美艳女子连连眨眼,“无非是个暂时落脚的地方,哪有什么可挑剔的?别说这些个有的没的了,来来来,我来为你介绍介绍,这位是……”

  他给美艳女子介绍众人,当头是图进。图进客气地抱拳为礼,谁想眉眼女子冷淡看了一眼,站着没动,根本没有回礼的意思。

  饶是图进脾气好,遇到这么无礼的女人,他的脸色也沉冷下来,礼数没完就收手了。要不是给同行这男子留了面子,图进当场就能把这女子给轰出去。

  他都这样,其他几人就更别说了,任由俊俏男子一一介绍,只和美艳女子各自冷冷对视一眼,更不会自讨没趣地朝她行礼了。

  一圈子介绍下来,相看互厌,俊俏男子也觉尴尬非常。

  “你就不能找个更好点的地方?”

  绝美女子瞪着他就叱问道:“施朗!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我根本就不会跟你来!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了,要是你找不到真正的好地方,我们就恩断义绝!”

  “别介别介,你先别急,听我说完行不?”

  陪她一起来的这俊俏男子,正是她口中的施朗,闻言赶紧道:“别看这地方不怎么样,但在你面前这几位可都是个顶个的高手,比如图兄和苗兄,都是二重师境的强者!”

  听到这话,美艳女子一怔,神色和缓下来,竟朝图进和苗传两人露出俏美笑容,满是歉意地福身为礼,“小女子见识浅薄,竟不知是两位高手当面,先前多有冒犯,还望两位高手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女子这等浅薄之人计较。”

  这女人翻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更快,直叫人佩服不已。

  面对这种女人,寻常人还真不好跟她计较,没得失了身份,于是图进和苗传相视皱眉,依旧只能敷衍地回了一礼。

  虽说互相行了礼,可众人对女子的态度很明显,都不待见她。唯独女子自己好像根本感觉不出来,随后居然就喜笑颜开了,在院中来回查看,不多时又是蹙眉。

  “请恕小女子直言,血夜的恐怖,实在不容小觑。正所谓好马配好鞍,两位高手虽强,可要是没有匹配的地方,怕是事倍功半。这种地方,易攻难守,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依小女子看来,何不……”

  陪她来的俊俏男子名为施朗,闻言又是赶忙道:“齐乐师妹,你可别小看了这地方,我之所以邀你过来共度血夜,就因为这里已经安置好了极为上等的护院阵法,只要准备充分,足以抵挡四重师境战力的冲击。”

  齐乐和她弟弟同时露出了吃惊的神情,随后欣喜非常。她这弟弟齐安和她真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般,之前是相似的鄙夷和嘲弄,现如今也是一样的笑容满面,欢喜得不行,变脸速度一点不比他姐姐慢。

  “施师兄,你果然是真心待我姐姐,没让我失望!”齐乐弟弟齐安连连拍打施朗肩膀,毫不吝啬地夸赞起来,让施琅脸色涨红,激动不已。

  这却让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全是一阵无语。

  众人不禁暗暗瞪向图进,都有埋怨他太冒失之意,怎么会找来这种人合伙?

  图进满是无奈,却没法子辩解,沉着脸把施朗叫到一边去,显然要很严肃的和他谈谈这事。

  那边两人去商谈,这边齐家俩姐弟和众人殷勤地交好,前倨后恭,一点不觉羞耻。而宅院门外,还在陆续走进人来,倒是与图进跟刘恒说的没多少差别了,大多是刘恒见过的熟脸。剩下一些陌生的外人,也再没有出现齐家姐弟这样的奇葩,让众人都松了口气。

  不多时,人已经基本来齐,大伙相互一看,各自寒暄熟悉后,就疑惑起来。

  “我说图兄,人不是都到齐了吗,该说正事了吧?”

  “对啊,正事要紧!”

  图进和施朗不知在说些什么,久久没有结束,闻言朝这边摆了摆手,“你们稍安勿躁,不白来还有位朋友,咱们等等他再开始。”

  这话引得人群有些骚动,忽而听到有人不悦地开口道:“咱们今天来的人,可都是事先说好的,什么时候又蹦出一人来了?”

  接着又有人接口,“不白来,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们可不是针对你,只是想要合伙,总得讲点规矩不是?不能说插人进来就插人进来,否则规矩可就全乱了,你说是这个理吧?”

  刘恒微微眯眼,几人这莫名的针对到底由何而来,他心里立时起了疑问。(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