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百零八章 聚首

第七百零八章 聚首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096更新时间:2017-01-10 23:58:54
  “说起规矩。”

  对面还有人要说话,刘恒却先行打断,“之前约定,应该只有二十五人,恰好能组成一个二重战阵,现在我院里,至少有三十人了吧?”

  此言一出,不少人神色一僵,也觉得有点尴尬。

  现在过来的人,的确远远超过约定的人数,但这事还得怪刘恒自己。他告诉了图进自己宅院的护院阵法不错,等于告诉了所有人这个好消息,终是造成了人数远超约定的臃肿。

  “这都是我们至亲的人,能一样吗?”有个壮汉当即嚷嚷起来,一点不觉得自己在强词夺理,“哪像你这样,随便让朋友进来?”

  “对啊对啊,我敢用命担保我带来的人没问题,你敢吗?”

  面对一群人振振有词,刘恒反倒失笑,幸亏那边图进听到吵闹赶紧出声,否则他就要直接赶人了。

  “你们别忘了,这可是不白来的宅院,他贡献了最好的护院阵法!”图进朝这些人厉喝,“连你们都多带进人来了,还好意思说不白来坏了规矩?你们还要不要点脸了?”

  作为发起人,他发起火来,没有人敢不当回事,总算没有再说,但嘟哝和牢骚依旧不断。

  恰在此时,刘恒袖中千里铃微微震动,他拿出来听了听,朝图进点点头道:“我朋友到了,我去门口迎迎他们。”

  图进满是歉意,赶忙道:“你看这事闹的,我陪你一起去吧。”

  刘恒摆摆手,“不用了,我朋友也不在意这些虚礼,你还是在这里好好理清楚这些头疼事吧。”

  言罢,他不等图进多说什么,径直走了出去。

  到了坊门前,刘恒明显感觉到城里的厮杀声远比平日稀少,气氛竟更显压抑,好似都在等候血夜的降临。没过多久,街角已经出现小牛魔和倚碧的身影,见他在坊门下迎候,都是加快脚步赶了过来。

  “我们正说血夜时要叫你来一起过呢,没想到你先提起这事。”小牛魔咧嘴笑道。

  倚碧把身后画卷收拢,绑在腰后,化作精美而别致的装饰,却是风情更增,“听说人很多?那血夜的时候,一定很热闹了?”

  她浑然没把血夜当回事,倒有种仿佛过节的期待。

  “应该有点热闹。”刘恒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地道。

  他和倚碧所说的热闹,显然不是一回事。倚碧只当他说得就是自己问的意思,闻言更见欣喜,小牛魔却是听懂了,若有深意地嘿嘿笑道:“热闹点好,热闹点好,就当找点乐子了。”

  “本来我也想着去你们那边,咱们三个搭伙过了血夜就好,谁想到这边还有个朋友,说是邀约了一大群人,度过血夜更安全,还让我把你们也叫来。盛情难却,我不就问问你们的意思,然后答应下来了。”刘恒领着他们边走边解释几句,末了问道:“这一路过来,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小牛魔摇摇头,“毕竟是血夜将至,人人都憋着劲,等血夜再爆发呢,所以过来路上比平日里还要平静。对了,一直没问你,密令有了没?没特意准备的话,血夜也别忙活了,我这里还留有一枚密令,你就跟我们一起进秘境得了。”

  提及密令,如今城里人人讳莫如深,很多人连最亲近的人都不敢轻易提起,可是到了他和小牛魔这里,自然不同。

  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提起的事。因为以他们的实力,现在有没有密令都不重要,终归都能进入秘境,只有是否还要去杀很多人夺取密令的差别。

  “我这里恰好也还留着一枚密令,是早年间一次机缘所获,所以特意珍存着,其他的就和你一样,全给送出去了。”刘恒自然没什么隐瞒,坦言相告。

  “行吧,反正就是给你说一声。”

  小牛魔无所谓地道:“不加上你,我这里还空着八个名额,你那些朋友里面,血夜后要带上哪些人,给我说了就行。”

  刘恒摇摇头,琢磨道:“真正想带上的朋友,只有一个,至于其他的,到时候看着办吧,反正也不急。”

  要是有人听到他们此刻商议的事情,恐怕真得吓懵了。加上刘恒自己那枚,两人空出了十七个名额,竟是完全没用处,居然都不知道该给哪些人,但凡这消息透露出去,不知会惹来怎样的疯狂。

  他们的境界,是城里大多数天才无法理解的,甚至在大多数天才看来,他们可谓阔绰得吓人。这不是身家的阔绰,名额是用钱都换不来的无价之宝,掌握十七个空余名额的他们,真真阔绰得令人发指。

  其实图进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他的一个善念给自己和一群人带来了怎样的福祉,如果没有意外,那三十人里面至少有一半人能被“天上掉的馅饼”给砸中。

  当然,前提是没有意外。

  三人闲谈着,不多时就走进刘恒宅院,图进早在院门前迎候。

  “这就是我在白画坊新认识的朋友,名为图进,是个纯正的散修。”刘恒为两边做了介绍,“这两位是我朋友,他叫莫招惹,这是他的眷侣,名叫倚碧。”

  “莫招惹?”图进很是震动,“我听说渡鸢坊曾有位独行强者,就叫这个名,莫非正是眼前这位?”

  小牛魔虽然低调,可耐不住小说家的消息灵通,绝不会放过四座城池里任何一个创下战绩的强者,于是小牛魔的化名“莫招惹”,也早已榜上有名。

  “图兄见笑了。”小牛魔抱拳为礼,“我那点虚名算得了什么,白画坊图进的大名,我也早就如雷贯耳。”

  图进手忙脚乱地回礼,“莫兄客气了,客气了!早知道是你过来,我肯定是欢迎之至!”

  两人客气几句,都是笑容满面,图进这才领着三人进去,“你们一个叫不白来,一个叫莫招惹,名字听着就挺配,不愧是朋友。”

  他打趣的声音传到宅院里,让院里微微一静,随后就有些骚动。

  “莫招惹?”

  “这不是渡鸢坊的那位强者吗?”

  “听说莫招惹在一个半月前失踪了,如今连住处都被旁边盟会毁了,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会是假扮的吧?”

  ……

  说是这么说,还是有不少人热情地迎了过来,和之前质疑刘恒“坏规矩”时的态度全然不同。

  “敢问可是莫兄当面?”

  “在下苗传,见过莫兄!”

  这就是人名的魔力,对于名声不显的不白来,人们大多敷衍了事,或是直接无视,或是挑刺针对,但对于扬名的高手莫招惹,自然郑重以对。

  “不白来,你可真厉害,居然把莫兄这样的高手都给请来了!”朝刘恒说话这人,之前分明还斥责刘恒坏了规矩,现在却满脸是笑,高兴非常,再也不说刘恒坏规矩了,“有莫兄、图兄、苗兄三大高手坐镇,咱们这地方,可谓安稳无忧了!”

  这些人刘恒就不再多做介绍,只是含笑陪在小牛魔身边,小牛魔瞥他一眼,已经明白他的态度。

  刘恒在意的朋友,分明只有迎候在门口的图进一人。

  明白这一点后,小牛魔没有多说,神色也没有多少变化,依旧和这群热情迎来的人寒暄客套,显得很是平易近人。

  这模样要是不说出去,谁想得到他就是凶名在外的小牛魔?

  “金兄弟,有个人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同在一旁的倚碧,忽而蹙眉,朝刘恒传音道。

  经她眼神示意,刘恒望去,却见正是那美艳女子齐乐的弟弟齐安,目不转睛盯着倚碧看,眼神发直,有种炙热和淫邪之色。

  刘恒微微眯起眼来,“牛家嫂子,我先带你去我为你们准备的屋里休息去。”

  言罢,他和小牛魔说了一声,就带着倚碧去了旁边屋子,“地方简陋,但勉强可以住人,嫂子和牛兄将就着住几天,省得这几天两头跑了。”

  “我们哪会跟你客气?”倚碧就笑,“能和你住一块儿,牛大估计比我还高兴。”

  他们和刘恒一样,对住处也没什么讲究,并不在意。

  “最近院里人多口杂,像刚才那小子,我问问看能不能赶走。”刘恒略带愧疚,“但这地方,我毕竟不好做主,估计是没法子。要是那小子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嫂子就当他不存在吧。”

  如果不知死活,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行了,我本就喜欢清静,大不了这几天就在房里待着,不出去了。”倚碧笑得温婉,从不让人为难。

  “委屈嫂子了。”刘恒又是歉然,“我出去看看,问问那小子究竟怎么回事。”

  “别惹事!就是眼神有些叫人不喜欢,当不得多大事的。”

  倚碧还追着说了一句。

  刘恒答应着,合拢房门回头,却又见到齐安还在往这边张望,面色又是一冷。他暂时忍了忍,径直去找到图进,传音问道:“施朗带来那两姐弟,到底怎么回事?”

  图进一阵,有点无奈,“施朗说是这俩姐弟和周围好几个盟会、搭伙的团队都有交情,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请来的,到血夜里估计会派上点用场。”

  这种平日里的交情,平日里看起来很有用,但在血夜里就不好说了。至少刘恒从不会相信,血夜里杀疯了的人还会顾忌这种交情。

  但这是他的看法,放到别人眼里,估计绝不会放过对血夜有丁点帮助的东西。

  “也就是说,没法子赶走了?”刘恒皱眉问道。

  “怎么了?”

  图进总算觉出不对了,诧异问道。

  “名叫齐乐那女的就不说了,她那个弟弟,刚才看莫招惹眷侣的眼神,实在惹人讨厌。”

  “这小子吃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吃错药了?”

  图进听了就瞪眼,怒喝一声后就要去找齐安,可临走又泛起了犹豫,“不兄,你也知道,他姐姐毕竟有点用处,估计拿他没什么法子。我顶多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让他收敛起那些歪心思,却没法赶走他。你这边,替我向莫家嫂子道个歉,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让她多多包涵,无非几天,忍一忍就过了。”

  “我知道了。”

  如图进所说一样,人多了麻烦事就多,图进也不容易,所以刘恒自然不会让他为难,答应一声再没多说。

  多说无益,要是那小子非要不长眼,刘恒就不会再跟他客气了。

  听他这么说,图进松了口气,果然气冲冲找到齐安。图进神色严厉地一番传音,让齐安脸色连变,面上连连应诺,目光却闪烁不定。

  他还眯眼偷瞥刘恒,发现刘恒正在看他,却是露出满是讨好和歉意的笑容,不断行礼道歉。

  ——————————————————————————————————————————————————————————————————今天是真回来晚了,有点尾巴没完,待会刷新~

  但这是他的看法,放到别人眼里,估计绝不会放过对血夜有丁点帮助的东西。

  “也就是说,没法子赶走了?”刘恒皱眉问道。

  “怎么了?”

  图进总算觉出不对了,诧异问道。

  “名叫齐乐那女的就不说了,她那个弟弟,刚才看莫招惹眷侣的眼神,实在惹人讨厌。”

  “这小子吃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吃错药了?”

  图进听了就瞪眼,怒喝一声后就要去找齐安,可临走又泛起了犹豫,“不兄,你也知道,他姐姐毕竟有点用处,估计拿他没什么法子。我顶多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让他收敛起那些歪心思,却没法赶走他。你这边,替我向莫家嫂子道个歉,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让她多多包涵,无非几天,忍一忍就过了。”

  “我知道了。”

  如图进所说一样,人多了麻烦事就多,图进也不容易,所以刘恒自然不会让他为难,答应一声再没多说。

  多说无益,要是那小子非要不长眼,刘恒就不会再跟他客气了。

  听他这么说,图进松了口气,果然气冲冲找到齐安。图进神色严厉地一番传音,让齐安脸色连变,面上连连应诺,目光却闪烁不定。

  他还眯眼偷瞥刘恒,发现刘恒正在看他,却是露出满是讨好和歉意的笑容,不断行礼道歉。(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