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五章 梦和少女

第五章 梦和少女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80更新时间:2015-05-22 21:32:44
  “我,我是谁?”

  鸡鸣破晓,刘恒醒来只觉得浑身发软,头疼的厉害,比小时候第一次沾酒后的那次宿醉还要难受。他睡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瞪大了双眼,脑海一片混乱。仿佛思绪被爆炸成了无数的碎片,根本无法正常运转,企图强行思考,就痛得像是脑袋要裂开。

  绝不是因为喝醉酒,而是他好像,似乎,是做了两场梦,头一个梦见自己放火把自己给烧死了,另一个更离奇,却真实到他醒过来都无法分清,究竟那是梦,还是现在才是在做梦。

  醒来后,梦忘了很多,但还隐约记得不少。

  后面那个梦里,他不再是刘恒,在一个离奇的世界成了另一个人。

  那个世界,有跑得比神骏更快的四个轮子的铁车,有无数平直宽阔的路在广袤大地上宛如蛛网。

  城市能大得足够让上千万人安居乐业,一栋栋高耸入云的高楼广厦,还有难分昼夜的光明,千奇百怪的美酒佳肴。

  如鸟的大铁器竟能带着人畅游九霄云上!

  两块薄板,能让相隔千万里远的人直接对话!

  更大的铁板,则像被施了传说中的仙家法术,能看到细小人儿在里面载歌载舞或悲欢离合,却都栩栩如生。

  所见所闻,刘恒回想起来,只觉得匪夷所思,但冥冥之中,又仿佛这世界自有支撑它存在和运转的道理。

  他就在这样一个世界啼哭出生,快乐长大,经历少年的烦恼,青涩的初恋。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他都忘了,唯一还记忆犹新的是,他竟独自站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仰头望着苍穹,木然的脸上两道血泪,似乎在无声地朝天发问。

  ……

  “为什么?”

  ……

  “为什么?”

  ……

  “为什么?!”

  ……

  麻木、绝望、痛苦到了极致的感觉,更多的却好像是对什么事物的愤懑,总之是刘恒还无法理解的复杂情绪。

  所经历的桩桩件件是如此真实,致使刘恒醒来半天,都难以分清他究竟是谁。

  “周子梦蝶?还是蝶梦周子?”

  周子是上古文圣,这典故说的是周子一梦,梦中成了蝴蝶,在天地间飞舞畅游,惬意自在,醒来后竟分不清是他梦中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中变成了周子。

  刘恒的经历,和这典故如出一辙。

  “我是……”刘恒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才觉得自己变得真实起来,“不管这是梦还是现实,我现在就是刘恒。十一岁过半,曾是顾北侯嫡传后人,昨天接了一纸‘推恩令’,被贬为平民,只能等着饿死的可怜人。”

  他没发觉,醒来后的他似乎突然变了很多,连说起昨天遇到的惨事,都带着调侃的口气。昨天还觉得痛苦近乎绝望,此刻回想起来,居然看开了,好像都算不上什么大事了。不再借酒消愁,将手里圣旨拿起来看了看,随手扔在一边,刘恒竟突然感到浑身的轻松。

  “为什么?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命中注定的,我改不了。但我还活着,不需要再扛什么重振家世的重担,我一样还是神童士子。”自语到这里,他又是调侃的笑,“本事没丢,人活着,这就够了,而且从今天起,我只为自己活。我不该因此而甘于平庸,属于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刘恒的思绪,门外正是何伯低缓的声音,“少爷,早膳刚好,该准备去上学了。”

  “来了!”

  回应一声后,刘恒起身出屋,朝何伯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一如平日的清晨。他洁面净牙,洗发扫衣,打理妥当后吃了早粥,拿起《通易注疏》后四卷就要出门。

  昨夜回来见刘恒喝了大半坛子酒,醉倒在书桌前,把他抱回房时还担心。现在看到刘恒一切如常,何伯最后一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老脸重现笑容,收拢碗筷时不忘像每天清晨那样,追着他的背影高喊一声。

  “少爷,好好读书!”

  “哎!”

  刘恒干脆答应,快步出门,心里却不免有些愧疚,真不知何伯以后知道他今天的打算,会多么失望,生多大的气……至于现在,能瞒一时算一时吧。

  清晨的小巷行人稀少,刘恒独自快步的前行,在即将转上长街的巷角,他不自禁地,偷偷把目光转向了临街的铺面。

  边角有云纹的素青深衣,淡雅清秀,双平髻下是一张秀气轻灵的青葱俏脸,少女此刻小脸微红,正吃力地挪动杂货铺门面的一块长板。

  朝阳映照下,少女的肌肤,竟仿佛白嫩得能透出微光来,那种充满活力和生机的美,刹那间实在夺目逼人,看得人都呆了。

  漂亮!

  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真不知道再长大些,会是怎样的祸国殃民。

  她叫杜姑娘,不是姓杜名姑娘,是自打半个月前,她来街角开了这小间杂货铺,就只让别人这么称呼她,至于她的真名,没人知道。

  大半个月,多少人拐弯抹角打听,却连人家打哪来的都没问能出来,一口的官话,不带半点哪的口音,清脆如铃甚是好听。人们不禁佩服,小丫头不仅人长得漂亮,也够精明的,谁也别欺负她年纪小就想忽悠她,反被她戏弄了的倒有不少。

  她的到来让平静的小县城北,很是掀起了一阵波澜,每天来买东西的人不少,但来说媒的却是更多。

  人好看,平素小县城里谈论的美人们,和她一比,哪怕涂脂抹粉也显得皮肤土黄,穿金戴银却更显得土气,一看就是大城市里来的,好像小仙女一般。

  多少少年提起她见到她,没说话脸就红了。长辈们看中的是精明,会管事,这样的女人镇得住宅子,尤其还顺眼,谁不喜欢呢。

  每天无数人围着,不买东西又问这问那,没过几天,杜姑娘干脆给了自己生辰八字,把所有说媒的都乐得合不拢嘴,都说杜姑娘是被自己给说动的。但第二天,所有人都嘴角抽搐,再没人敢提说媒的事了。

  只因为,这生辰八字实在稀奇,居然和谁家的放一起算,都是克夫,最恨的更又败家、断子绝孙,实在吓人。

  人们啧啧惊叹,直说这辈子第一次知道,真有红颜祸水这命的。长得漂亮又怎么样,命太苦,估计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孤独终老的日子,该怎么过哦。

  似乎此刻才想起,杜姑娘再好,可头一条就是来历不明,哪怕不信命的真把她娶回去,不怕日后莫名牵扯出祸事么?

  本来嘛,小姑娘姓什么叫什么,打哪儿来,一个小姑娘家孤零零的,自个儿跑到个小县城里开间杂货铺,她父母又去了哪?为什么来?

  没人知道,仔细一想,竟处处透着诡异,于是所有人都变得避之不及了。

  杜姑娘自己,该做买卖就做买卖,少了说媒的,反而更自在。

  这年月,人人对自己的生辰八字都看的很重,不敢错乱,但刘恒总有种感觉,杜姑娘给出来的生辰八字,应该是假的。否则也太蹊跷,有人来说媒,她这么干脆就给了八字,任别人去算,算出来吓死人,她终于落得清静。

  一张纸解决了麻烦,估计是最快捷省事的了。

  可她就不怕此刻的轻松,影响一辈子么?

  别人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她却敢想更敢干,刘恒也是事后才猜出了些许端倪,所以刘恒知道杜姑娘不为人所知的古灵精怪那一面,也深深勾起了他的好奇。

  谜一样的少女。

  可惜平时刘恒专心读书,家里是何伯操持,根本找不到机会接触,于是他成了附近唯一一个不“认识”杜姑娘的少年。

  但每天上学路过,刘恒和其他少年一样,目光也会偷偷地追逐着那个倩影。

  杜姑娘开门,杜姑娘搬来薄木板,抱来一大碗红枣,这是准备晒枣了。杜姑娘撒开红枣,均匀铺开。杜姑娘看了看碗底,自然又快如小鹿般把最后一粒红枣扔进小嘴,似乎是给自己的奖励,还小意地吸吮了一下青葱指尖,小脸满是愉悦和满足……

  等等,她是在偷吃吧?还,还吮指头?

  刘恒猛地瞪眼,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枣已经属于中等甜品,刘恒和何伯两人,除去读书一个月花费大约二两,拿去买枣仅够买两粒!杜姑娘刚才,等于吃了两人半个月的费用,且杂货铺讲究薄利多销,细算下来,杜姑娘恐怕也吃了自己小半月的利润,实在奢侈得让刘恒震惊。

  暗中吞了口唾沫,刘恒敬佩非常,无论杜姑娘开店的本钱是不是她自己的,这爽利和大气,果然不是普通少女可比。

  但作为敢改自己八字的少女,做出吮手指如此孩子气的举动,与平时精明老练的样子相比,竟令人心生诧异。虽然,虽然吸吮指尖时的小模样,透出别样的童趣和可爱,也,也挺好看的……

  他兴许是看呆了,脚步不知不觉停下,杜姑娘身影立刻一僵,霍地转头,像是这才突然发现周围还有一个人,两腮微鼓又瞪大了眼,和刘恒对视一眼也呆了。

  纯净,清澈,这是刘恒第一眼对视的感觉,就仿佛通透宁静的湖水,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刘恒心跳突然就咚咚跳动起来。

  心神微乱,该说点什么?

  或许,或许这就是我和杜姑娘第一次认识的机会?

  一想到这里,刘恒心跳得更厉害了。换做昨天的他,只会像是逃命般飞快离开,但今天的他,多了一种叫做勇气的东西,也变得更加洒脱。

  但迎面杜姑娘显然不这么想,她似乎有些尴尬,此刻俏脸微红,眼珠一转,见左右再没别的人,便突然朝刘恒“恶狠狠”的瞪视过去。

  这眼神的意思是……

  看什么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