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章 有种放学别跑!

第七章 有种放学别跑!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090更新时间:2015-05-23 20:13:07
  “听我二舅说,是死在城外十二里的官道上。连带八位官差和御使大人,都是被一拳打断脖颈,身首两分,绝对是高手所为!而且那御使的脑袋,被人插在车顶上,怒目睁圆,死相恐怖至极!连衙门当差二十几年的张捕头,见到那景面,都给当场吓瘫在地!”

  刘恒怔怔出神,虽说他恐怕是这城里最恨那太监的,要是他有如此强横的武力,说不定也会忍不住动手泄恨,但显然不可能真去杀人,他也没这份本事。然而骤然听闻太监的死讯,还是如此凄惨横死,不免有些不寒而栗,有些不知所措,心底更被深深的触动了。

  他是叫,是叫黄柳吧?一个堂堂御使太监,真就这么被杀了?

  是谁杀了他?

  “以武犯禁!”有头戴方巾的少年,怒道:“这些武人都是莽夫,从来不尊王法,真敢捅破天!”

  也有人在幸灾乐祸,“你看,县尉家郑老二,县令家李老幺,今儿都不来了,以后来不来,估计也玄!这两家都摊上大事了,老爷子的乌纱帽估计保不住咯,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嘚瑟!”

  “还有那谁!”

  有人接口,眉飞色舞地道:“咱们县里唯一的那位小将军,嘿,听说御使就是来宣旨,贬他为平民的,看他以后还傲什么傲?”

  “他更跑不了!御使大人在咱们县外惨死,绝对和他有关,你们想想啊,御史大人来咱们县唯一的差事,就是去他家宣旨,因圣旨而迁怒御史大人,拦路仇杀,是不是?!”

  “不会吧?”也有人惊疑,“听说他家里就一个老仆人和他,一老一小,谁能有这本事?再说,也没这胆吧?”

  “这是断了他的路,断人前程如杀人父母!自己动不了手,也定是花钱雇人动的手!”

  “照这么说,是他没跑了?”

  “你没见也没来么,指不定啊,现在正大牢里头蹲着呢,隔日押送京城,秋后问斩!”

  “我平时就看不得他那样子,都不带搭理人的,以为自己多厉害呢,像是谁都看不起一样。现在好了,哈哈,以后去阴间厉害去吧!”

  “咳咳!”

  众人正说得起兴,有人无意间回头,正见到刘恒相隔不远,差点没吓死。缓过气来,顿时一阵尴尬,连忙咳嗽提醒同伴,“别说了,人来啦!”

  于是刘恒一路行来,仿佛成了消音之物,走到哪,哪里就突然寂静,只剩下各色异样的目光朝他扫来扫去。

  有冷笑的,有嘲讽的,有幸灾乐祸的,有鄙视的,刘恒在此刻收到的注视,足够他回味一辈子的了。然而刘恒自己却面不改色,像是全没放在心上,继续淡然前行。

  说他不搭理人的,还真没说错。曾经小时候,他还喜欢交朋友,但所谓的聊天不是对他调侃似的嘲笑,就是泛着酸味的讥讽,这样要还能做朋友,等于给人当傻子玩,刘恒自觉没这么贱!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清楚自己没做过的事情,何必怕别人污蔑?要是在意这些闲言碎语,他不是早被骂死了,就是早该被气死了,所以他也早已习惯,用无视来面对一切。

  爱说就说去吧,又不能让我掉二两肉。

  “哟!这不是刘将军么?”

  正要踏进学堂大门,数个身影牢牢堵在刘恒面前,居中那瘦白书生阴阳怪气地道:“居然还想读书呢,要我是你啊,现在就该自觉点,去牢房报到吧!”

  周围他的同伴,顿时起哄般哄堂大笑起来。

  带头的瘦白书生,是左县尉的二儿子,赵景。此人算是学堂里一个小霸王,读书也有天份,才十二岁出头,就与刘恒一样即将结业,然而平时有刘恒这珠玉在前,先生们大多偏爱刘恒而很少关照他。

  刘恒清楚,赵景对他早就嫉恨在心,平时因为他头顶一个奉恩将军的头衔,才没有牵扯。如今不同了,刘恒成了平民,更牵连在御使被杀的大案里,而赵景老爹的顶头上司县尉,也受大案牵连,县尉一倒,身为左县尉的他老爹,最有希望扶正。零零总总,使得赵景第一个跳出来的事,刘恒早有了心理准备。

  赵景平时就明里暗里刁难刘恒,挤兑刘恒,刘恒通常选择忍让和退避,懒得和他计较,可今天被人堵在学堂门口,当着所有同窗羞辱,实在过分。

  “所以你不是我。”

  赵景一愣,因为这是刘恒第一次回应他,而且那平静的直视目光,竟让赵景觉得格外刺目。回神后赵景立马恼羞成怒了,这是什么眼神?都快入狱的贱民,居然敢这么公然对抗他了,以为你自己还是大将军么?原来还是将军时都忍了,如今不是将军了,却来扫我的脸面,简直反了天了!

  要是不狠狠打压,以后我赵景的名号在学堂不是成了笑话?

  “嘿,我当然不是你!”赵景狞笑着,“我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一个快入狱的穷书生,你也配和我比?兄弟们,咱们今天帮衙门做回好事,把他押送牢房!”

  居然如此肆无忌惮?

  真要这么狠么?

  不止周围同窗们个个目瞪口呆,连赵景的“兄弟们”一时都回不过神来,不过很快,人人都回味过来其中的玄妙,同窗们没人想插手管闲事,都是嬉笑着看热闹,赵景的兄弟们却都兴奋了起来。

  “得了,动手!”

  五六个人摩拳擦掌,撸起袖子,将刘恒围在中间,当然是“押送牢房”前还得教训一顿。

  刘恒小脸一沉,也没想到如今的赵景能嚣张到这地步,敢当众在学堂门口聚众动手要打他,还要把他送进牢房!闹到这地步,恐怕他以后没去牢房,也再没脸来学堂了,成为全县的笑柄,再没法做人!

  赵景,小小年纪居然也这么狠毒,一出手就把他逼上绝路!

  眼看要迎接一场逃不了的恶战,突然一道人影闪身挡在了他的身前,沉厚声音愤怒质问道:“住手!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太,太欺负人了!”

  “大嘴猪!”

  竟有人还真敢跳出来,赵景一看来人,便更怒了,今天还真是奇了怪了!这大嘴祝看着高高壮壮,其实屠户出身,自卑得很,学堂里除了刘恒,谁欺负他都不敢吭声的主,现在也敢跳出来管他的闲事了!

  “大嘴!”刘恒心里一暖,实在没想到大嘴竟然在这个时候毅然挡在他前面,但嘴里却怒斥道“你真傻么!没看别人都站边上看笑话呢,你来凑什么热闹?快一边去!”

  “恒哥儿,”大嘴祝却是不动,“我大嘴虽然不成器,但家里没教过我忘恩负义!你家遭了难,只要我还有口气,就不可能眼看着你受人欺负!”

  “要学戏文里,为你唯一的兄弟两肋插刀么?”

  赵景气笑了,“既然你这么讲义气,我要好好的成全你!兄弟们,先打断他两条腿,再给他两肋插上刀,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两肋插刀!”

  他率先一拳砸过去,突兀间大嘴还没防备好,脑袋后仰险些跌倒,左脸颊立刻红肿一片。几个人紧跟而上,都是下得狠手,才顷刻间,已经把大嘴打倒在地,重响声急促密集。

  “怎么没人打断他的手脚?”赵景不悦地质问,原来他“兄弟们”个个脑袋瓜精明,真要断人手脚,总归心里还是有些怕的,没人真傻到自己下死手,此刻被赵景察觉且质问出来,几人都觉得尴尬。

  倒有个更精的,“呀,要到上学的点了!为了收拾他们弄迟到了,惹得先生训斥太不值当,要不赵爷,先放过他们,等下学再收拾也不迟?”

  赵景闻言一阵犹豫,他本来目的,是让刘恒没脸再来,伍先生推荐去州府立乾城的好事就能落到他的头上,现在要是放过了,刘恒跑了怎么办?但要再耽搁,真迟到了,必然会坏了他在伍先生眼里的印象,使得事情又生出变数怎么办?

  左思右想,还是伍先生的印象更重要,反正刘恒已经丢脸了,日后的身份,更没法和他相比,威胁基本不大了……

  “刘恒,我知道你有种,有种放学别跑!”赵景激将一句,恶狠狠地留了一句话,匆匆转身就要冲进学堂,“等我放学再来收拾你!”

  刘恒使劲扶起大嘴,见他捂着肚子直不起身来,浑身脚印和血污,鼻青脸肿还努力朝他憨厚的笑,他手忍不住地开始颤抖,脸色却越发的平静,起身朝赵景追去。

  刘恒后悔,赵景几人动作太快,他后悔自己在那时候竟然被惊呆了顷刻,他后悔自己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让大嘴替他受了这么多的伤!

  不少看热闹的同窗们,这时候也都急匆匆进门,路过两人时投来的目光更加鄙夷和不屑。讥笑大嘴的傻,替人受罪,鄙夷刘恒的懦弱,眼看同伴替自己遭打,竟然怕得不敢动了,果然是个只会读书的窝囊废!

  “赵景!”

  刘恒大喊,当赵景闻声回头的瞬间,他眉头微微竖了起来,正好冲到赵景身后,捏紧的瘦小拳头,冲赵景那张怎么看怎么厌恶的死人脸上,二话不说狠狠砸了上去!

  “何必,再等放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