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十六章 拜师学武!

第十六章 拜师学武!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2783更新时间:2015-05-28 11:58:06
  有钱了!

  赚大钱了!

  曾经苦求一份每月几两银子的差事养家糊口,却处处碰壁。才过去几天,足够买下好几个铺面的巨财,就揣在他的怀里,这样的经历,简直梦幻。

  虽说千两黄金变成了百两,但依旧是刘恒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大财。如果做一辈子的奉恩将军,实际到手的也就三百两白银,等于这短短两天,他就赚了三辈子的钱。

  如果只是平民,苦死累活得挣十辈子!

  置办点家业和田地,刘恒一夜之间便成了县里数得着的小富人家。此刻走在街上,一想到这巨资被他抱在怀里,就怎么想都不踏实,手心都紧张得冒汗。

  先存钱庄?

  “区区千两银子,你别给我丢脸!”老鬼怒火中烧。

  刘恒无奈了,骤然暴富,他突然发觉除了拜师费,剩下的九百两怎么花,竟然想不出来。

  “先去买个房,日后练武用。”

  老鬼一说,刘恒也觉得对,毕竟总像现在这样,白天不敢回家,早晚抽时间练武,效率实在太低。而且真正开始练武,得有个宽敞的场地,有了自己的地方,练武能更专注。

  再说,钱也有了藏处,这主意不错。

  奔着僻静和宽敞,最好离家不远,刘恒很快选定了几处,让典当铺的伙计跟着去看了看实地,便定好城角一处院子。离家几百米,关键院中很大,方圆百丈还多,足够他敞开来练武,尤其价钱还很低,只要八十两银子,刘恒自然满意。

  但这地方早就没了主人,听说有些不详。老鬼却说是有些阴煞之气,可既然是拿来练武用,就不碍事,刘恒也就放心了,当场结了银子,去衙门过户,这院子便有了新主人。

  这豪气,让伙计眉开眼笑,对刘恒更是高看一眼,小小年纪就能随手置办家业,给的是金子!还把他烂在手里一两年的房子给收了,这样阔绰又“傻”的小财神爷,真是少见!

  “有钱真好,以后,这就是我的地盘了!”

  刘恒四下仔细转了圈,意气风发,稍微打理,院子看上去不再那么破败,心情也更好了。分出十两金子用红纸包好,剩下八十二两,刘恒小心藏好,这才又出了门。

  再次来到西正街,还不到正午,武戏班子的人也才刚到,刘恒整理好衣服,一脸庄重地迎了过去。

  “几位师傅,我来拜师。”

  几人愕然,随后目光都望向刀眉汉子,眼神颇为惊佩。刀眉汉子脸上诧异之色一闪而逝,深深看了眼刘恒,平静坐在椅子上,“练武人的规矩,喝了拜师茶,接了你的拜师礼,你就得敬师为父,不是儿戏,你可明白?”

  “明白。”六年读书,刘恒心里对师道的敬重早已根深蒂固,自然清楚。

  对刘恒的态度,刀眉汉子似乎也深感满意,“倒茶!”

  江湖的礼数,和文坛全然不同,绿衣少女敦敦叮嘱以后,刘恒先躬身奉上师礼,刀眉汉子接过后立刻微微蹙眉,显然察觉分量不对,当场拆开来一看竟是金子,神色顿时又和缓下来。

  “敬茶!”

  双手高高端起斟满的茶碗,要三次鞠躬而一滴不洒,需要格外专注。刘恒浑身僵硬地缓慢行完礼,躬身等待刀眉汉子接茶时,终于体会到了这不算复杂的拜师礼中,给人的庄重感,让他也生起一丝紧张来。

  好在只停顿了几秒,刀眉汉子接过茶去一饮而尽,刘恒松了口气,“见过师傅!”

  “你叫什么名字?”

  “徒弟刘恒。”

  “为师名叫秦长武,擅使棍棒,江湖人称八尺金刚。”刀眉汉子说的轻描淡写,却颇为矜持,听上去他的名号在江湖十分响亮,随后又指着盘弄巨石的精壮小伙道,“他是你大师兄林浩云,本事你也见过了,天生有些力气,人称瘦蛮牛。”

  “她是你二师姐秦衣鹤,擅使暗器,人称八臂天女。”这是绿衣少女。

  “这是你三师兄,钱留真,四师兄周凌,小师姐王玉银。”

  每介绍一个,刘恒就行礼问好。剩下这三人,看上去年岁也不大,那天见到三人都没上场,唯有小师姐王玉银收赏钱,倒有些印象。三师兄钱留真身材微胖,笑容和善,四师兄周凌瘦脸细眉,很显得少年老成,这次倒是记住了。

  “他们和你年纪差不多,可以多来往,日后有什么不懂的,去请教你二师姐和大师兄。”师傅秦长武的话刘恒听懂了,就是以后刘恒学武,是二师姐秦衣鹤和大师兄林浩云来教授他。

  “是!”

  虽然听闻师傅不会亲自教导,让刘恒有点遗憾,但此时此刻,他只能乖巧应诺。

  叮嘱一番,秦长武便去忙碌今天的筹备,林浩云痴迷盘弄巨石,根本不理会刘恒。唯有绿衣少女,也就是二师姐秦衣鹤摸过刘恒的根骨,又让由小到大搬弄石块,原地跳高,测量了刘恒的力量和敏捷,神色淡然道:“先蹲马步吧。”

  人人开始忙碌,刘恒在街角蹲马步,好长时间没人理会。

  “是我基础太差了。”

  这种冷淡,让他拜师成功的激动心情逐渐冷却。刘恒心里也清楚,这几年忙于读书,身子骨等于荒废,得先把身体练好,才能开始学习真正的武艺。这还是老鬼最近督促锻炼,短短两天隐约见效,否则今天只会出丑,更被人嫌弃。

  蹲着马步,他眼睛却没闲着,看见大师兄林浩云舞动百斤巨石,像是玩弄面团,师傅秦长武舞棍如风,心里更加火热起来,“万丈高楼平地起,只要我努力,以后也能有这样厉害的武艺!”

  “这也算武艺?”

  从说起拜师费后,就出奇沉默的老鬼,此刻突然耻笑起来,“你说拜师,我还以为是什么高人,原来是来学这些个花把势,为这给了十两金子,和拿去喂狗有什么区别?”

  “说什么呢!”刘恒不乐意了,才拜过的师傅,岂能容别人这么糟蹋,“你是没见到他们真正的本事,十丈外扔纸穿铜钱,舞棒滴水不漏,待会保管让你看的目瞪口呆!”

  “我懒得和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理论,我们打个赌。”

  老鬼语气很冷,头一次让刘恒感到他仿佛生气了,“你照我说的练,一个月后要是把他们都打得屁滚尿流,以后你得叫我师傅。”

  这个离奇附体的疯老鬼,医病他懂,断案他懂,刚才看房子还说懂风水,要是练武他也懂,岂不是无所不能?真是神仙了?

  刘恒还就不信了!

  “赌就赌,要是你输了怎么说?”

  “要是输了,我,我……”老鬼也急眼了,怒道:“我这辈子不说话!”

  对于一个鬼,这赌注好狠!

  赌注一立,老鬼和刘恒便较上了劲,再不说话。马步蹲到双腿酸胀就休息片刻,接着蹲马步,眼看武戏班子开场,呼喝热闹又散去,小半天就这么过去了。

  “觉得练武苦了吗?”秦长武擦着汗,终于问了刘恒一句。

  “苦。”半天的马步,让刘恒双腿虚软无力,颤抖得厉害,像是随时要支撑不住跌倒,但他脸色却很坚毅,“可我不怕吃苦。”

  “很好。”

  秦长武满意笑道,“今天就到这吧,明天接着来练。”

  “徒弟告辞。”刘恒大口喘息,还不忘行礼,这才离去。

  “就这还练武,真是个二愣子!”等刘恒走了,二师姐秦衣鹤撇嘴不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看刘恒不顺眼,“给了拜师礼就当完事了?没个机灵劲儿,不孝敬我们师兄妹,凭什么教他本事?”

  “闭嘴。”秦长武瞪她一眼,沉声吩咐道,“留真,玉银,明天和他套套话,盘盘底,先搞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来路。”

  “是!”二人答应下来。

  ……

  回家时间还早,刘恒索性去了新买的宅子,新鲜劲儿还没去,瘫坐在躺椅上,他只觉得浑身都舒坦。

  有了钱,买了新房,又成功拜了师,开始练武,几件好事凑到一块儿,哪怕累得要死,刘恒心里都高兴得快笑出花来了。

  “休息什么,把钱都拿出来!”老鬼冷冷道。

  “干什么?”

  提到钱,刘恒顿时就警觉起来。

  “才打的赌便不想认了?“老鬼冷笑,”今天我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练武!”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