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十八章 练筋初成!

第十八章 练筋初成!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04更新时间:2015-05-29 11:51:10
  第二天,刘恒乘人不注意,悄悄用石头测了测力气,拜师时举起三十斤的石头就面红耳赤,才三天过去,抬起五十斤的石头竟然还觉得留有余力。

  如此进步神速,他嘴上什么也不说,回到家对老鬼教授的古怪练法,却更尽心刻苦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武戏班子的师兄弟对他态度似乎变差了,不止依旧爱答不理,很多时候二师姐还对他呼来喝去,指挥他做这做那。但除了蹲马步,半个月过去,还是什么也没教。

  刘恒只能当做是对自己的考验,安慰自己熬过去,或许过几天就能让师傅满意,开始传授技艺了。但他做什么事,都有股一定要做到最好的韧性,读书如此,练武更如此,一腔热情,偏偏遭到冷遇,让他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憋闷感。

  倒是回家老鬼的训练,让他突飞猛进,连自己都能清晰察觉。随着手脚踩住尖木头行走自如,他身材也大变模样,再不是之前那个瘦弱小书生了。短短半个月,身高仿佛春后竹笋一般窜了起来,已经接近一米六,身上满是腱子肉,百斤巨石都勉强能抬起。

  一鼓劲,新买的衣服都被绷紧,筋肉张弛自如,当力气不断增长,居然让他有了一种万事尽在掌握的错觉。

  老鬼说这名为武生一重,又称练筋初成,勉强算是踏进了武道,和成年壮汉对打能轻易获胜。更说已经和大师兄、二师姐不相伯仲,但想起这两人精妙绝伦的武技,这话刘恒怎么都是不信的。

  二人打小开始练武,哪像他半道出家,而且才将将练了半个月不到,怎么可能相提并论?

  “你是我专门教出来的,用的是古时候都奉为武生境三大功法之一的法子,他们三脚猫的野路子,练一辈子荒废一辈子,能比么?”老鬼却嗤之以鼻。

  刘恒不服气,但在武戏班子半个月什么都没教,根本没法拿来和老鬼比较,只能在心里憋闷非常。

  本已经和师傅告辞,被老鬼一激,索性转头回去想要直接问师傅一句,什么时候能教授他真正的武艺,谁知刚到街角,隐约听到的说话声让他停下了脚步。

  “三师兄,扎马步真这么有效?”似乎是瘦脸细眉,平时喜欢故作老成样的四师兄周凌,正在小声问钱留真,“我看那穷呆子半个月前瘦瘦弱弱,才扎了半个月马步,身材见长,快比得上大师兄了,要不咱们也认真练练?”

  “就他?”

  说话最和善的三师兄钱留真,没想到背地里对刘恒却格外不屑,“看他那傻样,扎个马步都当成宝,让他练还真乖乖练一天,这种呆子你也敢说和大师兄比?别看扎马步扎出一身肉,都是死肉,看上去比以前壮实了,其实也就和个庄稼汉差不多,我一个指头都能把他戳倒,更别说大师兄了!区区一百两银子,自然只值蹲马步的钱,让他练一辈子去,又能有什么出息?”

  周凌顿时失望,“这样啊……”

  “师弟,你听我的,你也和师傅沾着亲,和那穷呆子根本不一样,只要你伺候好了师傅,该教你的本事自然会教你。”钱留真认真吩咐道:“那才是值钱的宝贝,要换做穷呆子,起码再给个百两的供奉,或许会教他个一招半式吧。”

  周凌听着,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随后突然觉得刘恒似乎有点可怜,惋惜道:“要是再不机灵点,还是舍不得掏钱,这辈子怕就被这百两银子给废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开窍。”

  在墙角沉默片刻,刘恒转身就走。

  原来还要钱,又是百两银子!

  短短半月,他已经深深的明白,练武的花销究竟有多大!千两银子,拿给十户人家能用一辈子,练武却堪堪够半个月所用,再花百两才能学招式,这价钱贵么?以前他或许会觉得贵,但现在他知道,一点都不贵!

  可他……哪里还有钱?

  “正好药材和肉钱都干净了,也该去讨债了。”老鬼慢条斯理地语气里,透出一丝凌厉。

  傍晚,套上一身黑色深衣,把头发扎起,将眉毛画浓,肤色抹白,牙关卡了两块石片,往铜镜一看,竟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这半个月来,刘恒身体变化本来就大,比从前高了近半个头,扎起头发显得更加成熟不少,像个青壮小伙了。脸上稍作打扮,看上去大眉细眼,眼神更灵活,便有种贼精贼精的模样,牙关的石片不仅让他两颊更宽鼓,声音都低沉含混很多。

  现在的样子走在街上,恐怕何伯都难以一眼把他认出来,更何况只见过几面的郑财主了。

  如此简单的易容,效果却让刘恒十分满意,带上备好的东西出了门。

  郑记当铺,是郑大财发家的行当,这些年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了,不知替郑财主揽进多少田地和房产,郑大财那“郑半城”的诨号,这当铺起码有大半的功劳。

  临近深夜即将要关门,伙计打着哈欠去放门板,一个黑影突然探头探脑地溜了进来,倒把伙计给吓了一跳。

  “把你们掌柜找来!”这人进门四下打量,坐到了灯火最暗的角落,低声道。

  伙计干了好几年,一看这模样就大概猜出了来人的来路,陪着笑脸端上好茶,才赶紧跑到后院叫醒老掌柜去了。

  老掌柜衣衫不整的急匆匆赶来,眼神似是浑浊,不经意般扫过来人紧抱的包裹,精光一闪,含笑道:“朋友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你这又不是官府,没听说过典当还带盘查人的,一句话直说,还做不做生意了?”来人似乎格外警醒,低喝道。

  “做,当然做!”听到这回答,老掌柜反而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笑眯眯地坐下,“朋友,亮货吧。”

  “我得先问一句,你们都敢收些什么货?”

  “犯忌讳的,自然不敢收,别的只要不沾官气,都收。”

  这时候,这打扮,所谓要当的货八成来历问都不能问,看这精壮小子着急的模样,肯定是犯了大案,赃物急于脱手,换成金银票子好逃往北边。这种人每年都能见到不少,往往是大买卖,郑记当铺靠这个才真正能吃大钱,老掌柜岂能放过。

  所谓犯忌讳的,是雕龙刻凤之类,一眼能看出从王亲贵族那里顺来的,这类太明显,收回来也根本不能出手。沾官气,是货品沾着大案,当然不必去撞这个风口浪尖。

  至于别的,只要胆大,那就真是能赚大钱的好东西了。

  “这货风声紧,不能亮出来,但抢手得很,你就说敢不敢当,不当我立马换下家了。”贼精小子满是不耐烦,口气却极大,只放了两个盒子在桌上,手紧紧按住,不让人打开。

  “朋友,你这可不和规矩啊!”老掌柜顿时愕然,本就是不问来历的黑货,还不让人看货,谁见过这么做买卖的?

  “那就是不敢咯,再会。”小伙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立马收拾东西准备走。

  “慢着!”

  老掌柜突然不干了,死死按住小伙的手,老眼紧眯盯住小伙,片刻后才低声问道:“你想当多少?”

  “看来掌柜的猜到来路了,嘿,那就一口价,十万两!”

  “十万两?”

  老掌柜老眼瞪大了,连旁边伙计都吓得目瞪口呆,只给看两个盒子,就敢狮子大开口,“您想钱想疯了吧?”

  “不要就撒手!”

  小伙还是强硬至极,但让伙计看不懂的是,老掌柜居然说什么都不放手,“再商量,再商量,两件盒子哪值当这天价,老头子看你可怜,今天吃个亏,一百两!”

  “这东西我拿命弄来的,一百两你打发叫花子呢,让开!”

  “买卖不成仁义在,好好说,一千两!”

  在伙计傻眼的半个时辰里,两人争来磨去的,最后小伙像是被老掌柜折腾的没了脾气,无奈道:“要不是急着赶路,这两件宝贝说死都不能这么便宜给了你,我要现钱,一万两!不行就拉倒!”

  “城子,拿银票!”老掌柜语速一点不含糊,随后却唉声叹气,“小友真会做买卖,两个破盒子敢要一万两,我也是老糊涂咯……”

  “掌柜的……”店里总计也就万两银票的现钱,往日能应付半年的营生,但短短时间敲定了如此离奇的大买卖,伙计只觉得平素精明的老掌柜,像是得了失心疯,从没见他这么荒诞过,如同天方夜谭,他单是听着都震惊得双手发抖,忍不住想劝。

  “快点!”老掌柜反而瞪他一眼,急切催促。

  郑财主不在掌柜最大,况且老掌柜跟随郑财主一路发家,是郑财主最信任的人,这一万两以下的买卖都允许掌柜酌情而定,万般无奈,伙计只能取来银票。

  核对了银票,小伙像是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盒子,见老掌柜立马抱紧在怀里,出门前幽幽叹息道:“得了便宜还卖乖,难怪这么会发财,真是生财有道啊!”

  “小友慢走啊,有了好货,记得再来!”

  老掌柜笑眯眯起身送了几步,眼见小伙黑衣消失在夜色中,他顿时警惕非常,嘱咐伙计赶紧关上店门。

  “掌柜,我今儿可真看不懂了,就两个盒子,你真给他一万两?”伙计惊疑道。

  “你懂个屁!要是你都懂,何必让我当掌柜,干脆你当得了!”老掌柜似是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催促道:“和你说不着,你快去偷偷禀报东家,让他速来一趟!路上小心,别让人见到!”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