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二十三章 请教(下)

第二十三章 请教(下)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4277更新时间:2015-05-31 21:27:25
  “师傅……”

  这个刀眉汉子,仿佛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动容,见到自己大弟子萎靡在墙角,这声奄奄一息地呼唤,也只是让他微微皱眉。

  “衣鹤,替你师兄止血,包扎上药。”

  有秦长武在,秦衣鹤通常是低眉顺目的,答应一声,才露出心疼神色,急忙照顾林浩云去了。

  面对刘恒,秦长武便是一声怒哼,“同门切磋,你们也能下这么重的手,简直是同门相残,实在让我丢脸!寒心!”

  刘恒有些吃惊,他想过秦长武来的各种反应,却没料到会是这种斥责。完全站住师傅的身份,不分亲疏的斥责,反而让刘恒突然不知该怎么应对了。

  “明天,你们三个都得受罚!谁也别想逃,为师要好好让你们长长记性,否则下次,还不知道得闹成什么样!”

  刘恒低下头,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听说师傅收了赵景的钱,让师兄师姐来教训我?”

  秦长武身影一顿,叹气道:“你现在也该知道,练武花费有多大了,单凭摆武戏摊子,根本供不起这么多人练武,所以为师也常接些别的生意,否则根本撑不下去。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确是为师贪财,才闹出这误会。”

  这说法,刘恒感同身受,所以沉默下去,算是接受了。

  看了刘恒两眼,秦长武又叹道:“看来这些日子,你我师徒误会不少,或许你还怪我冷落了你。干脆今天,我也把话说开了吧。你开始来,我就看出你从没练过武,而且练武的资质也不好,只当你是一头热,便想着收你些钱,然后让你知道练武的枯燥和艰苦,等你知难而退,咱们也算好聚好散。”

  练武资质,不好?

  刘恒心里惊疑,老鬼冷笑道:“你这资质,说不好都是抬举,要不是遇上我……”

  原本一个月打败师兄和师姐,刘恒心里还激动,以为自己是练武奇才,当听到接连两个人对他练武资质的评价,他不禁有点恍惚。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秦长武说的都是真的,难道自己反而是错的?

  “没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秦长武感慨道:“你能一个月只练马步,打败浩云和衣鹤,简直是毋庸置疑的练武天才!如此冷落你,险些把你毁在我手里,今天也算坏事变好事,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我等着看你把我这身武艺发扬光大,名传天下的那天!”

  不仅不责备刘恒,反而把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师傅如此心胸,让刘恒敬佩之余,更觉深深的愧疚,正要郑重赔礼道歉,老鬼却嗤笑出声。

  “他的把戏,也就能骗你这样的江湖菜鸟,感动得快要哭了吧?你明明资质极差,却一个月打败两个从小练武,且还有点天赋的人,不是明摆着有大奇遇么?把你骗回去,所谓的奇遇不就成了他的?要不是这样,你重伤他的徒弟,他哪里还会在这里演好师傅的戏,早就打死你了!”

  “……是这样么?”他深深望向秦长武,那张真挚而和善的脸,相信他还是相信老鬼,根本不会有犹豫。刘恒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会到,江湖的凶险,处处是尔虞我诈,他却宁愿没有这种体会,“原来这就是师傅,这就是江湖……”

  他抬起头来。

  “既然这样,我想借今天的机会,看看师傅还能教我什么武艺?”

  秦长武呆住了,真不知道是遇见了有点本事便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还是心思老练,看穿了他的打算?

  可明明不应该啊,一个月的相处,他早已摸清了刘恒的性格,如此迂腐有礼的书呆子,不是最吃这套么?莫非我还真看走眼了?

  无论如何,刘恒这超出秦长武预料的回答,让秦长武彻底沉下脸去,解开长棍握在手里,“不愧是练武天才,果然都有点傲性,想要考校师傅的本事,那就来吧。”

  握住棍子根部一抖,棍头舞动如花,已然如蛇影般迅疾探来!

  相比林浩云的力,秦衣鹤的疾,秦长武的棍,显然将这两点都完美结合在棍法中。刘恒刚刚架住头一棍,顿时有如山巨力猛力压来,他身躯一沉,脚下石板砰然炸裂,猛然凹陷下去,可见力道的恐怖!

  “左边!”

  老鬼急喝,没等他回神,左腰剧痛,他还不知怎么回事,已经被又一股巨力抽飞,撞在墙面跌下来。

  “好快,力气比我还要大,果然很强!”被抽中的左腰又痛又麻,竟很快肿胀起来,刘恒首次面露凝重,颇觉震撼。

  “本以为弓体术头两式,已经够应付到你武生三重了,偏偏惹麻烦,看来回去还得再教你两招……现在听我的,弓体术基本式,左移!”老鬼语气突然急切。

  刘恒心里一紧,立马朝左大跨一步,凄厉风声扫过脸庞,长棍重重砸在墙面,他原本左肩贴着的地方,数块大青砖碎散,留下比秦衣鹤之前更大十多倍的大坑,棍力之重,触目惊心!

  真被砸中,哪怕是如今的刘恒,肩膀也必碎无疑!

  “弓腰!后仰!”

  “右移!”

  “跳!”

  老鬼的指点越来越急促,刘恒只要稍慢一点,都逃不过重棍之伤。这恐怖长棍却越舞越快,看得刘恒眼花,早已跟不上,只能紧跟老鬼的吩咐,紧张到了极点!

  如此高强度的对战,他很快汗如雨下,却浑然不知,喘气逐渐粗重,动作微不可查地一点点变缓慢,局势越来越惊险!

  只要一棍全中,必定重伤而败!

  强!

  好强!

  虽然能及时躲开,但难免擦伤,身上中招的地方越来越多,更别提反攻。体会着秦长武那种无法战胜般的强大,让刘恒心生挫败,“同一个境界,真的差这么多?”

  岂不知秦长武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我练这套《流云赶月棍法》数十年,同境界能胜过我的都不多,一个毛孩子,才练武一个月,还资质拙劣,竟能在我棍法下坚持这么长时间,究竟是什么奇遇,如此神奇?”

  只要到他手里,他一样能突飞猛进,铸就枭雄人生!

  他心头更加火热起来,“机遇就在我眼前,简直是送给我的,我一定要得到!”

  “别急,跳!后退……就是现在!”

  随着老鬼激动高喊,刘恒精神为之一振,知道反败为胜的机会到了,他毫不犹豫猛力前踏。

  靠山崩!

  这不是棍法的破绽,也不是秦长武的疏漏,仅仅是长棍力尽变招的瞬间,秦长武万万没料到,刘恒会如此突兀而生猛的反攻了一招!

  来势如此凶猛!

  好在他经验老辣,及时后撤,举棍横挡!

  长棍弯曲得几乎贴在秦长武胸口,像是随时要折断,但刘恒的犀利反击,依旧被险险挡住!

  力尽之时,刘恒脸色大变,他唯一学会的一招攻击招式,面对林浩云和秦衣鹤无往不利,但对上秦长武,显然还不够!

  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

  这一瞬间他都难免心生慌乱,不知所措,“没办法,果然还是要输么?”

  “再来!”老鬼却厉喝。

  再来?

  刘恒猛地惊醒,再度鼓动浑身热血,沉喝声中,再拼尽全力朝前踏下一步,“再来!”

  靠山崩!

  啪啦!

  秦长武长棍率先折断,刘恒左肩猛撞在秦长武胸口,如同撞到铁板,秦长武竟纹丝不动,刘恒反而肩膀大痛,像是被反震碎裂!

  “还是,不行么?”

  “再来!”

  再来!

  刘恒也拼出一股子狠劲,咬牙忍痛,稳住身形,不退反进!

  依旧……靠山崩!

  同样的位置,冲撞之力似乎更大了一点,秦长武那铁板般的胸口终是一软,邦邦邦连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难以置信地望向刘恒。

  除了躲避,就只懂得一撞,如此毫无技艺可言,只称得上鲁莽的对战,他居然也输了一招?

  一招后,刘恒努力平静呼吸,站直身躯,不再动手,仰头凝视不远处的秦长武,“看来,师傅已经没什么可以教我的了。”

  在街角偷看的钱留真和周凌两人,本以为是怎么看师傅秦长武大发神威,教训逆徒的场面,此刻早已呆了。那个他们背后嘲笑,每天只懂得扎马步的穷呆子,只用了一个月,便能和他们心目中最强的师傅,斗个旗鼓相当!

  看着这和师傅傲然对立的身影,回想自己曾经的嘲笑,钱留真只觉得羞愧至极,自觉聪明的他,和这个他眼中的穷呆子相比,更像个白痴。而周凌的眼睛却明亮得吓人,那个天天在角落扎马步的身影,在他心里越来越深刻,无数观念,因此颠覆。

  甚至从这一刻,他想要追逐的目标都悄然转变,暗暗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他也要努力,要像那样刻苦的修炼,也会有一天,能变得和他一样强!

  “狂妄!”

  身后一声尖喝,刘恒刚要回头,后腰骤然剧痛,他被打得前踏两步,才听脚边叮当声响,一枚铜钱滚落。

  忍着痛撑住身子,他缓缓扭头朝后看去,本是淡淡对视,还想动手偷袭的秦衣鹤突地一僵,俏脸瞬时煞白,竟然心生害怕,不敢再动,快步跑到秦长武身后才觉得略微放心。

  “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夫的确不配教你了。”秦长武护住秦衣鹤,苦笑出声。

  此刻两人,都明白对方绝对是劲敌,再打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却没必要打到那种程度。于是借着都受了伤的机会,各自戒备,不约而同地理智停手,都生出结束此事的心。

  刘恒抱拳道:“还想告诉师傅,秦师姐后来又收过我一百两银子,教了我一手练瞎双眼的‘绝技’。”

  虽然秦衣鹤是个女子,他不愿亲自动手,但如此刻薄势利,下手又阴又毒,不给她点教训,刘恒心里会憋得难受。

  刘恒突然提起的事,让秦长武瞳孔猛缩,明白了刘恒的意思,是不满意他护住偷袭的秦衣鹤,除非他动手惩罚,否则便要结仇了。

  “孽徒!”秦长武猛地厉喝一声,瞪眼怒视秦衣鹤,二话不说一巴掌重重扇过去,“你竟背着我如此为非作歹,小小年纪心狠毒辣,还趁机偷袭,害我被人笑话管教无方!”

  “爹!”秦衣鹤捂着红肿的脸蛋,突然被打懵了。

  秦长武却不理她,偷瞥刘恒,但见刘恒依旧抱拳做礼,没有回应,顿时心里一叹,知道刘恒还不满意,只能狠下心去,一棍骤然挥去。

  啪啦!

  “爹你!啊!”

  秦衣鹤惨叫了一声,被砸得软倒在地,双臂已然无力垂下,剧痛伴随惊愕,哭得梨花带雨,无尽委屈。

  “今天打断你的双手,让你牢牢记住这教训!”

  刘恒终于直起腰,淡声道:“秦师傅慢走。”

  师傅,秦师傅,一字之别,却让秦长武明白,从此以后,二人再无瓜葛。

  这小子已经迅速成长到连他都忌惮的程度,退让到这一步能讲和,说明他还念及曾经师徒一场的旧情,是个有仁有义的人。只怪开始看走了眼,他和秦衣鹤做得太过分,没有了回转的余地,否则本该是一段名师高徒的江湖佳话,可惜了。

  秦长武遗憾之余,心里松了口气,在钱留真和周凌的帮助下,强行扶起闹别扭的秦衣鹤,和艰难起身的林浩云相互搀扶而去。

  才转过街角,秦长武便脸色骤白,嘴角溢出了鲜血。

  “爹!”

  秦衣鹤万万没想到,秦长武居然也受了伤,原来之前一直是强撑着,哪里还顾得上置气,顿时惊呼,满脸关切。

  “还好,只是受了点轻伤,那小子也不好过。”秦长武难免叹息,“江湖催人老啊!”

  “爹何必让他?当时加上我帮忙,怎会收拾不了他?”听他这么说,秦衣鹤微微安心,又瞪眼道:“为了他打断你闺女的双臂,真是狠心!”

  “你啊,还是太年轻。你爹我混迹江湖半辈子,见过不少这样开始平平无奇,随后一飞冲天的奇才,都有别人羡慕不来的大机缘。我有预感,要不了多久,我们和他便会有龙蛇之别,这江湖,注定是属于他们的。”

  秦长武平静又不乏羡慕,随后冷喝道:“如果没有把握彻底了断,只能是平手,我就不能和他结仇、甚至不能让他还心怀恨意,否则我倒是不怕,就怕他发达了,你们日后难以善终!”

  秦衣鹤眼珠一转,还是不甘,“打不赢,总能算计死他,他的机缘,爹难道就死心了?”

  “闺女,我不敢放你去闯荡江湖,就因为你心思太多。”秦长武面色郑重,“爹能活到现在,只有一点,懂进退。那些和你一样贪心的,我见过太多,但是如今,他们都死了。”

  秦衣鹤浑身一颤,终于知道怕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