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二十五章 留影蛛!

第二十五章 留影蛛!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2869更新时间:2015-06-01 21:13:28
  两家之间的隔墙不过两米来高,以刘恒如今的身手,轻易就翻到了对面。

  黑灯瞎火,凭借微弱月光,全神贯注,目光才能追踪到那个速度极快的小黑影。大概巴掌大小,像是活物,估计是虫子,要不就是什么小兽。

  但之前的窥视,却不像小虫或小兽无意识地举动,仿佛是有意为之,便更让人感觉怪异。

  不管是不是错觉,刘恒都想要搞清楚。

  黑影对顾家宅院似乎格外熟悉,行进又快,又隐蔽,从没进过顾家的刘恒,好几次差点跟丢。好在顾家不大,两三分钟后,刘恒停在一个烛火昏暗的窗外,亲眼看见黑影顺着窗子打开的一条缝隙,灵巧钻了进去。

  “是只蜘蛛!”借微弱烛光,黑影爬进窗子的瞬间,刘恒终于看清黑影的长相,“平时很少见巴掌大的蜘蛛,而且浑身灰黑,在墙面地面攀爬的速度还这么快,太古怪了!”

  而且这已经是大半夜,正常人早该睡下,偏偏蜘蛛爬进来的屋子还亮着灯,烛火却不挑亮,一切都有种鬼鬼祟祟的味道。

  刘恒轻手轻脚贴到墙壁,凑到窗子缝隙处朝里看去,片刻后,眼睛骤然睁圆。

  蜘蛛停在灯边,一只手熟稔按在它身上某个位置,头部突然再度绽放两点绿光,比之前明亮太多!绿光之中,隐约能看出一个精壮的人影,念念有词,不时伸手比划,像在领悟什么。

  如此神异的一幕,刘恒大为惊奇,真不知这是什么手段,竟能用光凭空显现出灵动的虚影来。然而细细看去,他心里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虚影十分模糊,换做别人或许还不看明白是什么,但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分明就是之前他在院中的样子!

  这是谁?为什么会运用如此诡秘而神异的方法?而且在监视他?

  再想到这是顾家,平时不大来往,但做了十多年邻居,谁会怀疑这家会有人在监视他?这秘密持续了多久,他和何伯还浑然不知,如此煞费苦心的目的,刘恒猜不出来,但只想想,都已经让他浑身直冒冷汗。

  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

  要不是他练武后,比普通人敏感了很多,要不是他今天兴奋睡不着,好奇心也过剩,没有这好几个的偶然,或许这秘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顾家,凭城外十多亩田产维持家计,顾老头早年丧偶,留下一男二女,三个子嗣都已长大,两个女儿早已出嫁,参军归来的儿子六年前娶了秀丽媳妇,如今孙子都有四岁了。

  常年在家的,顾老头,他后娶的夫人,顾家儿子和儿媳,四岁的小孙子,总计五口人。看上去,一切都是那么平平无奇,和别家毫无二致,然而监视刘恒的这个人,就藏在五人之中!

  是顾老头?

  还是顾老头后娶的夫人?

  或者是参军归来的顾云军?

  甚至也有可能是新进门的顾氏!

  除了四岁大的顾小石,四个人都有可能!

  是谁?

  是谁?!

  刘恒努力地凝神望去,试图从背影上猜出人来,但那只手已经收回,蜘蛛放出的绿光骤然熄灭,随后只听轻轻地吹气声,烛火也立刻熄灭,房间重归黑暗。

  他刚觉失望,猛地发觉不对,就算这人要出屋了,如此黑的夜里,也需要掌灯照路才能前行,突然把烛火吹灭做什么?

  心头一惊,正要后退,窗子缝隙骤然伸出一只手来,速度之快令他措不及防,死死抓住他的肩膀,力气更是大得惊人,仓猝间,连如今的他都无法立刻挣脱!

  “别慌!挡住脖子!”老鬼急喝。

  刘恒伸手一挡,正好格住这人悄无声息探来的另一只手,月色下寒光乍现的匕首尖端,离他脖子仅剩几厘米!离死如此之近,刘恒心里的惊悚感,令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僵持在这里,你是劣势,挣不脱就闯进去!”

  全力隔开匕首,让那人的手臂掀起窗户,刘恒不退反进,缩身跳了进去,和黑暗中的人撞了个满怀!

  靠山崩!

  根本不敢有片刻耽搁,刘恒借脚踏窗沿的机会,全力使出了他最顺手的一招,猛地将这人顶在墙上。

  咚!

  沉重闷响,刘恒如今的巨力,连武生二重巅峰的秦长武都要受伤,这人吃了全招,也立刻响起一声闷哼。

  “别掉以轻心!”老鬼却是急切吩咐,“这人身手绝不差于秦长武,一招不够!”

  靠山崩!

  靠山崩!

  靠山崩!!

  咚,咚,咚!墙壁急促而猛烈的接连重响,当紧捏刘恒肩膀的手无力滑落,刘恒才赶紧退开,粗重喘息却全神贯注,借大开的窗户映照进来的昏暗月光,紧盯住墙壁人影跌倒在地,半天没能爬起,心里才略微松了口气。

  短短片刻,期间的惊险,远胜于傍晚的几场恶战!

  如果没有老鬼相助,被抓住肩膀时,刘恒心神骤然慌乱,只会下意识忙着挣脱,根本不会留意紧接而至的匕首,当时便必死无疑!

  这变数,怕是屋里的人也没料到,十拿九稳的一招竟然失手,他更没想到刘恒反而冲闯进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便再没了翻盘的机会,接连遭受重创而输。

  要不是老鬼,这场短暂激战的胜负,经验不足的刘恒毫无胜算,早该死了。

  迅速重新点亮烛火,凑过去一照,露出了让刘恒失神的一张面容。

  刚才试探过身手,他本以为参军归来的顾云军嫌疑最大,没想到这人,竟是顾老头!

  平时笑口常开,走路颤颤巍巍,老得只能在家逗弄儿孙的顾老头!就是他,常年监视刘家,还藏着如此厉害的武功!

  堪比秦长武的高手,除开衙门和军队,在这县里绝对是顶尖一流,却伪装一个务农的地主数十年,没露出丝毫破绽,他究竟怀着何等惊人的目的,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此刻的他,瘫软在地,凹陷的胸膛已经看不出起伏,血迹溅得到处都是,模样异常惨烈,重伤得陷入了昏迷。

  听老鬼说以顾老头的境界,这种伤不至于丧命,刘恒便放下心来,目光顿时被桌上一动不动的蜘蛛吸引。

  “留影蛛,多少年过去,没想到还有人在用这东西。”老鬼似乎很熟悉,感慨出声,“虽然是不入流的小玩意,但用来监视人,十分有用。”

  “的确!”刘恒亲眼所见,自然赞同,更不认为这是什么不入流的小玩意,在他看来,已经是闻所未闻的奇物,“它怎么不动了?”

  “一个机器,不是活物,你不给它指令,它怎么动?”老鬼鄙夷道:“真没见识!”

  “机器是什么?器?你说它是人做出来的?”

  刘恒更是惊奇,试探着把蜘蛛抓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打量,才发觉这蜘蛛做得虽栩栩如生,但比起真实的蜘蛛,的确少了一种鲜活的生机,显得有些呆板,“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几乎能以假乱真,能跑能跳,还能还原所见的场景,简直是巧夺天工!神乎其神!”

  “这东西以前不值钱,但现在就不好说了,能留下来的恐怕不多。”老鬼唏嘘道,像是想起了某些深刻的回忆,“如今这门手艺八成早已失传,这应该算是珍贵的古物,被人拿来监视你,就图隐蔽,很难被人察觉,看来你小子来头还真不小!”

  “我?我能有什么来头,原来虽然祖上也曾辉煌过,出过亲王,出过一个顾北侯,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哪怕没被贬为平民,我家也落破已久,像我这样的清贵,成千上万,根本没有让人如此煞费苦心的原因。”

  “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老鬼冷笑道:“回去问问你那何伯,就什么都知道了。”

  “你是说……”刘恒一怔,自己对于家世,的确知道的很少,连父母的事他追问了不知多少次,何伯都闭口不提。现在遇到这么怪异而惊悚的事,他才发觉,自己对于身世根本是一无所知,不禁心头一阵茫然。

  “别忘了,还有一个人,他肯定也知道。”

  对了,顾老头!

  他惊喜回身,猛地一阵恶风扑来,顾老头竟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而且像是没受伤般,再次企图偷袭!

  来势又疾又猛,眼神狠厉,如若夜下凶狼!

  幸好他恰巧在此刻转身,不必老鬼提醒,刘恒稍稍移步,已经躲了过去。顾老头反而一个踉跄,自己失力再次跌倒,显然只是不甘心地蓄力反扑,失败后再没了余力。

  “你为什么监视我刘家?”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