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二十九章 雪夜山神庙(下)

第二十九章 雪夜山神庙(下)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27更新时间:2015-06-03 12:34:44
  似乎因为半掩的破庙门被打得更开,寒风裹着点点雪花卷进来,刘恒只觉得浑身都僵冷得发木,心脏却因为过度紧张,跳的飞快。

  “姓张的城门班头死得倒快,曹狗子,听说他们逃出城时你见过,是个老头带着个没成年的小屁孩,还有什么小心的必要?”没想到来人如此肆无忌惮,毫不掩饰地嚷嚷道:“你不会是当守卫当多了,把一身本事都丢了,才变得这么胆小的?”

  见过?

  刘恒心神飞转,突然想起一个人,当时张子忠来掀开车帘,身后有个守卫跟着,似乎无意识的凑头过来看了一眼,高高瘦瘦的,却十分不起眼,难道是他?他也是隐藏多年的敌人?

  “滚一边去!”另一个人笑骂回应,“同时出城,彭捕头反而没到,说明被人拦住了,那老头怕是个不弱的高手……不过你说的也对,凭我们的武功,收拾一个小屁孩轻而易举,直接喊他出来吧。”

  “刘恒听着,自首能保你一命,否则抓住便一刀斩了!”头一个人厉喝好几声,没听到刘恒回应,便道:“看来不在这里,怕是躲到别的地方了,狗子,咱们走。”

  刘恒刚要松口气,却听老鬼冷冷道:“骗你的!这类捕快,怎么可能不懂得寻踪辨迹,你一路到山神庙踩过的脚印,在雪地十分明显,他们一看就明白。现在正包抄过来,就等你放松,然后一招毙命了。”

  好奸诈!

  刘恒惊愕,迅速绷紧心神,已经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老鬼却叹了口气,道:“你还不明白,练筋期和炼骨期的差距究竟有多大。秦长武和顾老头,虽然实力略高过你,但毕竟处于同一境界,三下靠山崩能令其重伤,但炼骨期的武者,站在那里让你撞十下,一百下,也顶多肌肉疼痛,并不会造成多大损伤。”

  差距竟然大到这种程度?

  连拼命都毫无效果?

  刘恒相信老鬼并没有骗他,本来想平静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却突然想起杜姑娘的那句话,“别让我小看了你,更别让他们小看了你”,心里猛地生出一股豪气,明知必死,也要死得壮烈,不能让任何人看不起!

  拼了!

  “唉,还是太仓促了,要是等你学会第三招,何必要我动手,辛苦积攒多少年的魂气,这次不知要废掉多少……”老鬼叹息,嘟哝抱怨了两句刘恒听不懂的话,随后道:“小子,放开心神,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死战!”

  放开心神?

  还不知道怎么做,刘恒便感到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头顶迅速传递全身,手脚不由自主地动了!

  仿佛身体被不知名的东西控制了!

  刘恒震惊,正要抗拒,却听老鬼厉喝,“别抵抗!”

  他心里顿时生出一种明悟,这是老鬼在显现他的力量,犹豫片刻,立刻果断地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都到了这地步,自己既然无能为力了,何不放手交给老鬼,看他怎么创造奇迹?

  明明他已经放松了全身,身体却没有软倒在地,像是自己寄居在了别人的身体里,感受这人活动手脚,侧耳聆听后微微皱眉,突然发力朝右边猛撞过去!

  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相比自己,同样一招靠山崩,老鬼用的更加果决,时机巧妙,招式也更加纯熟和威猛,真正有种如熊扑山的大气势。来人显然也没料到,会有人在此刻反扑出来,但错愕之余,感受到这招的力度和速度,并非是炼骨期的武者,立刻放下心来,侧身横刀,应变的速度快得惊人!

  “练了几手三脚猫功夫,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真是井底之蛙,乖乖等死不好,非要提前冲过来受死?”

  拒捕抗命,杀得更合情合理了!

  老鬼施展的靠山崩,已经到达练筋期的极限威力,但在捕快看来却毫无威胁,横刀一挥,只等刘恒的脖颈自己撞上刀刃!

  电光火石间,老鬼神色不变,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惊险地顿步扭身,刀锋贴着鼻尖擦过。

  此时是个古怪的姿势,在刘恒的感受中,从脚底最细微的筋肉一路紧绷而上,力气如万千溪流汇入大海。弯到极致的腰猛力绷成铁板,全身力气汇聚在腰间,经此又得到猛烈增幅,经过筋肉层层绷紧弹射,又是飞快增幅,迅速传递到右拳之上时,力量已堪称恐怖!

  同样的体魄,老鬼比起刘恒自己,调动的力气竟起码强了五倍!看上去一切都是如此简单,又如此精妙,每一处运力都充满玄妙,细思起来,更让刘恒觉得震撼莫名。

  原来,同境界里,我也还有这么大的进步空间,运用力气更是如此粗糙不堪!

  贴的太近,一招失手的捕快也被惊艳,来不及变招,且这拳居然堪比炼骨期的速度,只能仓促鼓起脖颈间的筋肉,倒也没太担心,毕竟练筋期的力气,很难伤到他。

  谁曾想,真正中招,他才发觉这力气早已超越了练筋期,更带有炼骨期特有的穿透之力!等察觉时,已经彻底来不及了,脖颈如软木般被打断,身体倒飞的时候,头颅诡异地低垂下去,转眼气绝!

  好会演戏!如果早知道,这小子也是炼骨期武者,我岂会如此大意而被杀?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格外悲愤不甘,要是他知道刘恒依旧是练筋期,恐怕更会直接被气死。

  “这就是第三式,弓体拳?”

  刘恒心底震惊,真正以弱胜强的招式,超越了本身境界的绝强威力,这一式竟然这么逆天!

  “只是简易版,别少见多怪了。”老鬼不以为然道,依旧是如此淡然傲气,顺手捞过这捕头的长刀,毫不迟疑地再度迎向第二人。

  第二人长得高高瘦瘦,的确是曾跟在张班头身后的那个守卫,只是此刻一身黑衣,气势也大变,不再呆木,透出阴狠气息。此刻他隔着泥像石座,见不到两人交手的场景,嫉妒道:“老柳你倒是运气,那小子朝你那边跑了,练皮期秘法和秘方的奖赏,来的可真容易!”

  慢步走过去,见到突然冲来的刘恒,顿时神色剧变!

  怎么他还活着,还拿着老柳的刀?老柳去哪了?

  如此出人意料的一幕,怎么看怎么透着妖异!

  心慌之下,他只敢抵挡躲避,然而刀刀对撞几次,心里更是惊疑不定。刀法生涩,力气和速度,更是明显的练筋期实力,这么不堪一击,怎么会是老柳的对手?

  一定是使诈,老柳大意了!

  得出最可能的答案,他心底笃定,立刻转守为攻,境界的巨大差距顿时凸显,只是一刀便轻易击飞了刘恒手里的刀,未免夜长梦多,他紧接横斩,同样直指刘恒脖颈。

  弓体拳!

  毫无悬念,甚至和之前对付那人一模一样,前面的掩饰让曹狗子掉以轻心,突然爆发,让曹狗子同样带着惊愕和不甘而死。

  接连死在一个练筋期的小子手里,来之前谁能想到,会是如此荒诞的结果?

  明明惊险的一战,却这么短暂结束,而且感觉平淡如水,迷惑和欺骗,然后就是一击毙命。刘恒心底都有些麻木,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两条活生生的性命,依旧迅速结束在他的手里,用的是这样的方式,让他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你是学霸病,书读多了迂腐,你不杀他他就杀你,必须要死一方,莫非明知打不赢,还要为了所谓公平和道义去死?”老鬼声音显得虚弱,阴冷气息如潮水般缩回头顶,将身体交给刘恒,却毫不客气地教训起来。

  “可也不必要杀得这么快吧?”刘恒知道自己不对,强行辩解道:“起码留下性命,问问来历?”

  “你身体太弱,只能使出两招,现在脱力得厉害,来条野狗都能咬死你,比自己境界更高的人你也想留下性命,简直是找死。”

  恢复了身体控制,刘恒才发觉身体有多么疲惫,显然那两招如同透支潜能,将他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现在连动指头都格外困难,不得不承认老鬼的判断更正确。

  “小子,你如果不尽快变得杀戮果决,恐怕你会死得很快。”

  望着两旁的尸体,刘恒已经明白,真实的江湖,除了欺骗和奸诈,更充满了血和骨。如果没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觉悟,要么逃离江湖,要么等着被杀,只有使尽所有手段,还要一直在变强,才能保证自己活得更久。

  “两个炼骨期武者栽培艰难,起码耗费数万银两,这样死了,敌人损失不小,也算是替为我而死的张子忠,稍微报仇了。”

  心里刚有些明悟,门外突然被耀眼红光照亮,漫天雪花转瞬化为血雨。他震惊望去,只见远处一道红色光柱冲天而起,如同贯通天地般,异象惊人,壮观至极!

  “这是……”老鬼都惊呼出声,“武师境!气血狼烟,超越了武夫境这人体极限,开启肉身秘藏,能惊天动地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

  离得不算太远,只可能和今天的事有关,老鬼没说出来的话,刘恒隐约能猜测出来。如果何伯遭遇这样的强者,单声势都如此恐怖,只是想想都知道,性命堪忧!

  他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止不住地焦虑和担忧。

  “这样的存在,放在哪里都是坐镇一方的霸主,对手既然出动了这个等级的高手,就是为了万无一失,不留余地,我也无能为力了。”老鬼叹息,头一次露出无奈的情绪,“差距实在太大,你也别想跑了,认命等死吧。”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