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三十一章 山姑

第三十一章 山姑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525更新时间:2015-06-04 14:46:31
  刘恒眼睛突然睁开,罕见的锐利,猝然间出手如电,如抓山鸡般,死死捏住来人的脖颈!

  他牢牢记住了江湖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准则。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正要拼尽刚积攒的一丝力气,立刻捏断这人的脖颈,突然一怔。

  手握住的脖颈十分纤细,触感温凉细腻,入眼的来人,竟是个猎户打扮的女子。

  她皮帽被掀飞,秀发散落,脸庞因为憋气而涨红,大眼惊恐望着刘恒,双手拼命想掰开刘恒的手,力气居然不弱。堪比成年的男人,但和如今的刘恒相比根本不够看,哪怕此刻状态极差,不到一成的力气,也足以压制住她的挣扎。

  误会了?

  虽然这么想,但刘恒也没有掉以轻心,只是手指微微松开一些,留下给她喘息和说话的余地,便冷冷问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女子大口喘息,却不敢挣扎,像是被刘恒“凶恶”的神情吓住了,“我,我叫山姑,这鸡,我,我不要了……”

  说到最后,差点哭出来,又被吓得努力忍住,显得很是楚楚可怜。

  鸡?

  刘恒定定打量女子,细眉大眼,翘鼻因为寒冬而冻得通红,微微婴儿肥的脸蛋被吓得没有一丝血色。看上去年纪顶多比他大几岁,正是俏丽少女,最美好的年纪。

  这等姿色的少女,应该去城里大户家做最讨喜的丫环,反而成了奔跑在山野的猎户,倒也少见。刚才射来一箭,看来是同样把这只山鸡当成了猎物,撞得凑巧,反而是刘恒过度紧张了。

  其实想想,来的路上好几里,是何伯抛飞过来的,不会在地上留下任何痕迹,敌人能追踪到他的可能性很小。

  心里略微放松,他用山姑身上的绳索绑住她的双手,“你是猎户,住的地方应该离这里不远,带我去看。”

  “你想干什么?”山姑突然惊慌起来,厉喝道:“我爹爹还在家里,不怕我爹爹打死你吗?”

  刘恒练武入了门,看上去孔武有力,早超越了年纪应有的样子,乍一看起码有十八九岁。两人头一次接触,便留下了刘恒“凶神恶煞”的印象,她只以为遇上了歹人,觊觎她的姿色,要预谋不轨。

  想通其中关节,刘恒不禁苦笑,知道此刻要解释很难,干脆掏出十两银子,“我被坏人追杀,不得不小心行事,如果见到住处,就是误会了姑娘,到时候这十两银子就当是我赔罪了。”

  见到银子,山姑镇定了许多,感觉刘恒不像是在说假话,犹豫片刻,才不情不愿地朝前走去。

  走了一段路,山姑像是缓过了神来,眼珠一转,试探着问道:“敢问大侠,是哪里人?”

  这倒没什么不可说的,刘恒坦然道:“留安县人。”

  “听说留安县里有个学堂,周围几县都闻名,是叫大山学堂吧?”山姑仿佛好奇地问道。

  故意说错学堂的名字,如果刘恒连这个都不知道,说明他根本不是留安县人,说的也都是假话,在山姑心里,立刻就能坐实刘恒将要行凶作恶的恶人身份。

  刘恒心里一笑,发觉这姑娘不像看上去那么娇憨,很有些小聪明。

  “是半山学堂。”提起这名字,刘恒思绪随之飘远,“我还曾经在那里读过书……”

  一听这话,山姑明显放松了不少。

  虽然刘恒现在的样子,实在和山姑心里对读书人的印象相差甚远,一点也不瘦弱文雅。但口音的确是本地人,又说被追杀,山姑便理解了,毕竟谁都有不能说的难处。

  她语气顿时变得客气,“原来还是位小先生。”

  “不敢当。”

  因为几句交谈,之前两人间紧张的气氛消散了不少,默默前行,偶尔说话,不多时越过一条小溪,就见到了一间简陋的木屋。

  在木屋中仔细看后,的确是常有人居住的样子,刘恒彻底放下警惕,解开山姑的绳索,愧疚道:“误会姑娘了,还望请令堂出来,我当面赔罪。”

  “我爹爹……”山姑神色落寞,“我爹爹一个月前,已经病死了。”

  不经意又提起人家的伤心事,刘恒心里更是愧疚难当,“让姑娘受惊吓,这二十两银子赔礼,请务必收下,我才能心安。”

  “这太多了,太多了。”山姑慌忙拒绝,这等于好多年才能赚到的钱,只是因为误会,拿着都觉得烫手,奈何刘恒心意坚决,硬塞给了她。

  见山姑手足无措的样子,刘恒想了想,道:“如果姑娘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不如把这只山鸡炖了,也让我尝尝姑娘的手艺。”

  放松下来,他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索性把这事让给山姑,也好让她银子拿的安心些。

  “好,好!”山姑赶忙答应,匆匆跑去了厨房。她手脚麻利,才一会,已经有肉汤香味飘得满屋子都是,勾得刘恒肚子咕咕地叫,好不尴尬。

  “让小先生等急了,手艺不好,委屈先生了。”

  将肉汤端过来,她羞涩地拢了拢秀发,仿佛不敢看刘恒般,扭捏地坐在一旁。

  胡乱吞下几口,只觉得格外美味,肚子里暖洋洋的,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了,刘恒才顾得上招呼山姑。

  “你也吃。”

  山姑小声答应,秀气地吃着,不时偷瞥刘恒,又赶紧低下头,脸蛋红润得厉害。

  “这小妞八成看上你了。”老鬼调侃道:“长得挺不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要不顺便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刘恒懒得理他。

  一个新丧父的姑娘,无依无靠,还开别人这么过分的玩笑,岂不是成了欺负人的禽兽?

  整只鸡,刘恒吃了大半,力气很快恢复了,但精神依旧疲倦,脸色看上去格外苍白,显得萎靡不振。山姑迟疑一阵,才小声道:“这里荒僻,好几个月都不见生人,先生不如去屋里休息一会,养足了精神再走,就不怕坏人了。”

  “这……”她说的很对,刘恒犹豫了。

  山姑立刻起身,戴好毛帽打开门,“还请先生好好休息,否则这银子我拿的也不安心,这就去打猎了。”

  说完话,果真关门去了。

  “风风火火,好爽利的姑娘。”

  刘恒感叹一声,盛情难却,便去了那间应该是山姑父亲曾住过的里屋,倒床睡下。明明困意十足,但躺在床上,这几天经历的事情便接连呈现,一时思绪万千,竟睡不着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老鬼突然道,“那是一个只有斗气的世界,只有演绎到巅峰的斗气,有个叫萧炎的少年,天才变废物,遇上了一个老爷爷,也就是像我一样超神的存在,然后走上了人生巅峰!”

  这是什么鬼故事……

  “换一个,有个叫林动的少年,也捡到了一个石符,这也是像我一样超神的存在,然后走上了人生巅峰!精彩吧?”

  ……刘恒无言。

  “还有,有个叫叶凡的,也就是我跟你说过,叶家的代表人物……”

  在老鬼的魔音绕耳中,刘恒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窗外天色满是红霞,像是没睡多久一样,但仔细一看,其实已是傍晚。

  “睡了这么久?”

  刘恒赶紧爬起来,突然发觉精神充足,全身骨头也不再疼痛,身体却反而更乏力了,皱眉道:“第三式弓体拳,后遗症的影响竟然这么久?”

  “弓体拳的后遗症是大,但现在可不是后遗症的事了。”老鬼冷笑道:“恭喜你小子,你撞大运了!”

  “什么意思?”

  “现在觉得虚弱吧?那是因为在你睡得正香的时候,你浑身的气血,被妖法吸走了大半!”

  “你是说……我遇到妖怪了?”头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事,刘恒大为吃惊,“如果附近真有妖怪,得赶紧告诉山姑,不能再住这里了!”

  “傻得都冒泡了你!”老鬼气道:“如此荒无人烟的地方,会有一个长得这么秀丽的猎户姑娘,你不觉得奇怪么?”

  “你说山姑她,她就是妖怪?”

  刘恒只觉毛骨悚然,然而回想两人的遭遇,山姑留给他的印象极好,自然不太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遇得这么巧合,本就古怪,你醒来前她进了屋子,施展妖法又是我亲眼所见,还会骗你不成?要不是她想将你圈养起来,长久吸食你的气血增长修为,早就把你吸成肉干了!”

  “之前看神异小说,只以为是故事,没想到还真的有妖怪存在。”

  那个纯真娇憨的姑娘,羞涩模样仿佛还在脑海,突然知道这是妖怪,刘恒只觉心头滋味繁杂,“这世界,真是处处充满了欺骗。”

  “别想着动手,能化成人形的妖怪,境界和武夫境等同,趁她现在出去猎食,赶紧跑吧。”老鬼也不开玩笑了,凝重道。

  等同武夫境,也就是只比何伯稍弱,难怪老鬼都说是中大奖了!

  凑到房门边上,看清的确没人,刘恒二话不说,快步朝屋外冲去,才冲出木屋几米远,便听到身后木门吱呀轻响,顿时浑身僵硬。

  “先生,是要不告而别么?”

  倚在门边,山姑换了套薄纱,显出窈窕丰盈的身段,俏脸似是幽怨地轻轻问道。

  她竟然在家?

  刘恒转过身来,手心紧张得满是冷汗,努力在脸上挂出苦笑,“有仇人追杀,不愿牵连到姑娘,还是早走为好。”

  “这里荒无人烟,绝不会有人能寻到这里,先生留下才最安全。”

  山姑眼波流转,“我才新丧爹爹,从此孤苦无依,先生如果走了,留我一个弱女子在这荒郊野外,危险重重,你舍得么?不如留下来,和我过神仙眷侣般的日子,岂不更好?”

  “莫非,我长得太丑,先生看不上我?”她自哀自怨地样子,分外惹人怜惜。

  刘恒喉咙滚动,全是吓的,表面却半点不敢露,叹息道:“姑娘是花容月貌,能得姑娘垂青,是我的荣幸。如果能隐居在此,也是我一生之幸,奈何家仇未报,只能辜负姑娘了。姑娘如果有心,等我两年,待大仇报了,我必定回来!”

  他说得郑重,义正言辞,山姑俏脸却渐渐冷如寒霜。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都紧张成这样了,还跟我演戏,想拿话骗我!你年纪不大,胆子倒不小,既然这样,还是奴家强行把你留下来吧!”

  她莲足朝门外跃去,曼妙身影在半空中,竟然迎风大涨,转眼已化作数米长的庞然大物。比木桶还粗的巨大身躯,砸在地上便是一声如闷雷般的重响,朝刘恒猛扑而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