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三十五章 逃!(上)

第三十五章 逃!(上)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5-06-06 13:18:57
  刘恒果断把各种调料都端了过去,态度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开玩笑,刚才那出刀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他眼神能捕捉的极限,一瞬间数百刀,而且每一片均匀如纸,想想都觉得可怕!

  好像看见莽汉用绣花针转眼绣出一幅锦绣山河图,实在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曾经见过秦长武舞枪,能够滴水不漏,那时候以为已经是世上最精湛的技艺,可同样是最基础的东西,蛮厨子这一手,显然比秦长武又高明了太多。

  更可怕的掌控力,更快更准,也更加自信,这种境界,潇洒得令人神往。

  但作为对手,刘恒心情也更为凝重,起码要等到能看清蛮厨子出刀的时候,才会有一战的把握。

  差距太大,他不知道需要多么漫长的时间,如果老鬼清醒,或许这时间会迅速缩短,但现在只能靠他自己。

  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偷师!

  当自己也能用出这样的刀法,自然也能看清刀的起落,蛮厨子便不可能再压制得住他了。

  “这刀法怎么练的?”刘恒好奇问道。

  用蛇肉下酒,蛮厨子瞥了他一眼,“把那堆蛇肉都切完,要是悟性不错,或许能有我一成功力吧。”

  一成?

  刘恒失望后又振奋起来,一成也是一瞬间数十刀,比现在一瞬间两刀,已经进步太大了。

  他立刻转身扎起马步,专心致志开始切肉。

  背对着刘恒的蛮厨子扬了扬眉,吃肉喝酒还不忘偶尔哼两句小曲,声音极大偏偏唱的十分难听,如同魔音灌耳一般,他自己却是悠然自得。

  刘恒恍若未觉,迫切渴望提升实力的他,不止在专注练刀,更在暗中模拟靠山崩的发力方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厚实皮袄里,身体各处不断鼓起放松,是他在对身体里筋和肌肉做最细微的操纵,务求每一处都得到充分的锻炼。

  这种锻炼方式,很难再有开始时那样迅猛的提升,但却如滴水磨石,一点点在打牢根基。这段期间是最难熬的,因为提升变得潜移默化,连本人都很难感觉到,会有种千辛万苦后毫无收获的错觉,很多人都是在这期间心生焦躁,而放弃了继续修行武道。

  但武生三重,练筋期最后一重,却是武者一生最重要的阶段之一,打磨得稍不用心,以后就会留下致命的隐患或是破绽,一生都很难消除。

  老鬼千叮咛万嘱咐,刘恒对这事自然牢记在心,所以很沉得下心来,哪怕身在这样的处境,也没有一点焦躁。

  极为缓慢地切下一刀,虽然还是用力不均匀,切出了或大或小无数孔洞,但好歹是薄如纸了。

  第二刀,第三刀。

  每一刀都极慢,切下来的蛇肉上,孔洞在逐渐减少,他的手变得更加平稳。

  用了近半个小时,同样巴掌大的蛇肉全切完,他却只下了八十二刀,显然和蛮厨子相比,肉片厚了近十倍,时间更不用提。而且坑坑洼洼,最好的是最后一片,也还有五个极大的孔洞,肉眼都能看出上面厚薄不均。

  端到蛮厨子面前,蛮厨子一脸嫌弃,等他回转原地,转手抽了他十多鞭。全打在大腿处,硬生生疼得他身子往下沉了一截,马步都险些蹲不住。

  刚稳住身形,蛮厨子又是十鞭,再次把他压下去。反复几次,好像除了惩罚,故意让刘恒摆出极困难的马步,重心太靠后,腿上筋和肉都要随时绷紧,撑得格外艰辛。

  刘恒吃疼也一声不吭,心里也激出了火气,干脆就维持这样的马步,宁愿苦苦支撑也不让蛮厨子看笑话。

  一天下来,他两腿彻底失去了知觉,皮开肉绽,满是纵横密布又触目惊心的鞭痕,肿胀得厉害。

  刘恒吃半斤就觉得撑的蛇肉,蛮厨子起码吃进了二三十斤,还在不住怒骂刘恒想饿死他。最后自己动手,行云流水般且切且吃,又是二三十斤下肚,才抹着嘴皮翻身便睡,看得刘恒暗暗吃惊。

  这肚子,简直是个无底洞!

  “睡了吃吃了睡,跟头猪差不多!”

  不片刻鼾声大作,又是这种毫无防备的样子,但刘恒却没心思再试探了,练了一天他也累得不行,心里暗骂几句,很快也沉沉睡去。

  “这小子,有点韧性。”嘟哝一句,蛮厨子翻过身,从怀里掏出个瓷瓶,满脸肉疼地倒了几滴绿色荧光的液体在刘恒腿伤上,这才回去躺下。

  第二天醒来,身体居然恢复得很快,腿上已经消肿,只是鞭痕还在,却不影响修炼了。

  “这些蛇肉果然是大补之物!”

  继续在鞭打中练体练刀,这样枯燥煎熬的日子,竟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多天。

  “如果没记错,今天是十二月十二,雪下得可真大。”

  一直坐在车厢里,他也不知道这辆每天慢慢前行的马车,究竟会去什么地方。这两天的苦修,已经不能再感到一丝一毫的进步,如果没错的话,他应该和秦长武一样,被困在了武生三重巅峰。

  “我练筋期已经圆满,老鬼要是还不醒,没有炼骨期的秘法和秘方,我进无可进。”他也隐隐焦躁起来。

  十二天接连不断的切肉,他的双手稳如磐石,下刀已经不用看,就能切出薄且均匀的肉片。巴掌大的蛇肉全切完,能用近两百刀,但速度却怎么也提不起来,尝试了好几次,一快就切得乱七八糟。

  一分钟,最多十刀,速度慢的惊人。

  回想蛮厨子瞬间数百刀的绝技,刘恒才真正体会到差距究竟有多大,这刀法真的有多么可怕。

  近千斤蛇肉,仅仅十二天就被刘恒切得仅剩十多斤,起码十万刀的苦功,大半进了蛮厨子的嘴,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这食量也的确吓人。

  正在消灭最后一点蛇肉,车外突然飘进了熙熙攘攘的声音。

  “好多天都行走在荒无人烟的野路,第一次听到人声,这是到了哪里?”长久枯寂,突然感受到人的气息,刘恒难免新奇,探出头去往外看。

  “看什么看,切你的肉去!”不耐烦地话音伴随的又是狠狠一鞭,然而刘恒竟像是没有感到痛觉一样,呆呆望向前方,脸上渐渐浮现出掩盖不住的惊喜之色。

  远处城墙又高又广的大城,城门上写着的是……临顺城!

  没想到马车竟然是一路向北行!

  只要过了临顺城,翻过河界,便是北胡了!这本就是他迫切想来的地方!

  强行压抑下狂喜情绪,他转身回去继续切肉,心却再也静不下来,甚至嘣嘣乱跳。

  “一定要找到机会,只要出了城,便能甩开这蛮厨子,去望原寨等何伯来汇合!一定要找到机会!”

  带着马车要给百枚铜钱,但进城门没被怎么刁难,找了个破旧客栈,蛮厨子便指使起刘恒来,“我得去买点肉,酒也没了,你给我去弘德楼,叫他们送十坛醉八两过来!”

  说完竟头也不回,摇摇晃晃去了,弄得刘恒惊愕当场,“这不是放着给我逃跑么?真有这么放心?还是要放过我了?”

  但和蛮厨子接触多了,刘恒变得警惕很多,怀疑这是蛮厨子故意设的圈套,说不定就在后头跟着呢,等后面被抓指不定又会多什么折腾。

  他老老实实找人问到路,才发现这弘德楼居然就在北城门旁边,只相隔几百米,更让刘恒心里惊疑不定,“一定是试探我!”

  那所谓醉八两是酒楼里最出名的酒,蛮厨子给的百两银子,恰好给完十坛酒的定金,分文不剩,可见蛮厨子对这临顺城十分熟悉。

  站在楼外等人送酒,观察了北城门好半天,刘恒觉得自己已经猜出了蛮厨子的鬼主意。原来北城门和入城的南城门不同,防守得格外森严,每一个出入的人都要受到最仔细的盘查。

  才一会,他就见到好几个想蒙混过关的人被抓出来,被痛打一顿绑起来押送官府,更别提他这样毫无身份证明的人,想出城根本不可能。蛮厨子想必很清楚这一点,才会这么有底气放他来买酒,都不怕他偷跑。

  看了看天色,日头已西斜,刘恒渐渐露出了笑容,“蛮厨子肯定想不到,何伯曾告诉我傍晚能出城,是他自信过头了!”

  送酒的车走了,他却呆在酒楼没动,静静等待即将到来的傍晚,却突然被旁边人闲聊吸引了注意力。

  “南边传来的消息,轰动我大夏的御使被刺大案,竟然是一个血神宗叛徒所为!”

  “听说这叛徒,在血神宗这武学圣地,曾经也是风云人物,不知道怎么会躲到了我大夏,还装成一个落破贵族家的老仆人,十多年没人察觉,直到犯下这桩大案……”

  “这人据说武功高强,朝廷派了三大州尉前去追捕,如此重视,想必这人逃不了多久了。”

  “能闹出这么大的风波,天下闻名,他也算是豪杰了,可惜……”

  “御使大案,老仆人,说的是何伯!”刘恒一惊,心被仿佛被突然攥紧了,“事情已经闹开了么?州尉应该是和他同样武师境的高手,何伯危险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