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三十九章 武与道(三)

第三十九章 武与道(三)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156更新时间:2015-06-08 13:59:54
  “不认识!”

  刘恒拼命摇头,开玩笑,难得有人能制住蛮厨子这恶人,他要是承认了,岂不是又得落入蛮厨子的魔掌?

  “屁!”蛮厨子怒骂,瞪向刘恒,“你小子没良心,老子照顾你一路吃喝拉撒,只不过是放你出来,让你见见血,改了那墨迹软弱的性子,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原来他早知道我会遇见这样的事。”不过也难怪,这样修为的强人,有什么神异的手段都说不清。可说是一路照顾,刘恒真想吐一口口水在蛮厨子脸上,太不要脸了!

  一路上鞭子不断,抽的他两腿全是鞭痕,有这样照顾人的?

  “难怪一个修道奇才,会有这样粗劣的武功,原来是你带害的!”白须老者也怒了,但似乎误解了什么,那篇古字光华大放,似乎要将漫天魔蝶彻底镇压碾碎一般,“将我文道奇才引入歧途,你心怀不轨,当诛!”

  “我可不知道什么文道奇才,这小子与我有缘,我还想把毕生绝学传给他,让他做我的真传呢!”蛮厨子振振有词。

  刘恒简直看不下去,太无耻了!

  明明一身高强武艺,却糊弄我,让我削了半个月生蛇肉,全供给你吃喝,这就是你的毕生绝学?

  他刚想怒斥,耳边却听到蛮厨子的嘿嘿笑声,居然难得听出了些讨好的意味,“小子,只要你今天给我涨脸,我绝对不玩虚的,传你盖世绝学!”

  原来你也有低头求人的时候?原来你也有要脸的时候?

  刘恒心里很是舒爽,却冷着脸道:“我的东西,全被你拿走了。”

  这小子还拿捏上我了?

  蛮厨子瞪眼,刘恒毫不示弱地反瞪了回去,他立马软了下来,“这不是怕你搞丢了,替你保存着么,我什么人物,还会贪你那点不值钱的家当?”

  “不好说。”刘恒撇了撇嘴,别管是什么人物,他那贪财性子可不是假的。

  蛮厨子嘴角抽搐几下,“待会全还给你,行了吧?”

  见刘恒在说话,白须老者察觉到蛮厨子应该是在传音,生怕刘恒又被蛊惑了,顿时也朝刘恒道,“你是天生学文的料,学武已是误入歧途,不能再错下去。如果拜我为师,一个月后,就能晋升士子,堪比武夫境。”

  士子?

  曾经知道阅经千卷,可称士子,但今日所见让他隐隐明白了,似乎读书还有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比如士子,好像也是一种如同武者武夫境的修炼境界,他还差了别的东西,听老先生这么一说,他眼睛都亮了。

  提升境界和实力,是他迫切希望的,可并没有限定在哪一种方法。如果所谓文道能让他精进神速,远超武道,他同样求之不得。

  “这老棒子!”蛮厨子急眼了,感情还有诱骗刘恒的打算,这可万万不行,这小子是他的招财童子,岂能让给别人?

  “别听他瞎扯,学那玩意天天得读读读,能把人头都读大了。而且咱们学武的有功法就能修炼,他们那玩意儿却麻烦得很,就算有功法有大药,一个想不通,就得卡在一个境界到老死,你可得想清楚了!”蛮厨子顾不得隐瞒,直接嚷嚷出来。

  “胡言乱语!”白须老者怒喝,“文道虽艰难,但不像你们武道,你明知武道是绝路,还诱骗他去学,简直心怀叵测!”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凝重到极点的城楼上,大将军和城守面面相觑,真有些被搞懵了。两个高手都快要大打出手了,却突然开始争论道和武,而争夺的对象,却是站在两人间的一个少年,实在诡异!

  这少年究竟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地方,值得两人如此重视?

  顿时,两人也凝神打量起刘恒来。

  刘恒突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包括百姓和守卫们,都是好奇望来。尤其北胡人,他们大概察觉,似乎自己这群人是生是死,已经掌握在这少年的手上,自然更是紧张。

  可刘恒却处在震惊之中。

  武道是绝路?

  这是什么说法,怎么引他入武道的秦长武,最亲近的老鬼和何伯,也都没跟他说过?

  他倏然想起,何伯明明是武师境高手,为何不教他练武?!

  莫非武道真的有什么诡异与不详?

  “文道无非是多走一步,前面同样再无路可走,有什么可得意的?”蛮厨子瞪眼道。可是刘恒听了出来,哪怕傲气如蛮厨子,也并没有反驳白须老者的话。

  白须老者淡然道:“只多一步,便已是天地之别。”

  “差的一步,我来补齐!”蛮厨子浑身气血如万千刀影化作狂风,将浑身风绳转眼全部切断,昂然高喝,仿佛有种不容置疑的大坚定。

  白须老者愕然,似乎也被蛮厨子此刻展现的气魄而震撼,这句话旁人听不出所以然来,也仅有城头临顺城的大将军、城守和他,才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多么一往无前的勇敢。

  所差的一步,已经是世上可知最难也是最匪夷所思的一步,说起来简单,然而从古至今,让多少武道豪杰与天才蹉跎成土,依旧可望而不可及。哪怕如今武道最强的那几人,也没人再有勇气喊出的话,武道沉寂也因此有关,偏偏眼前的人毫不犹豫喊了出来。

  别的不说,单这份气魄,也足够让人钦佩。

  “也许正是总有你这样的人,早该落末的武道,才会一直如此生生不息吧。”白须老者轻轻感慨,好像有了什么感悟,话锋一转,却又道:“哪怕你气魄非凡,可现状如此,补齐那一步有多难你自己也清楚,要教授一个真传弟子的花费都是种拖累,与其误人子弟,还是让给我吧。”

  嘴上说的冠冕堂皇,可蛮厨子心里,分明是把刘恒当做了招财童子,这小子的福缘他可是亲眼所见,怎么可能让?

  眼见刘恒脸上露出的犹豫,他是真急了,暗自一咬牙,从气海逼出了一个虚幻的光点,在心里安慰自己,“娘希匹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小的就来不了大的,为了后面的,牺牲点不算啥!”

  哪怕如此,他还是肉疼地都不忍心看。

  虚幻光点飘到刘恒面前,他耳畔听到了蛮厨子咬牙切齿的声音,“小子快咬开指尖,滴血在上面!”

  莫名其妙的东西,刘恒自然警惕,“什么鬼东西?又想算计我?”

  蛮厨子险些气得一口血喷出来,难得他想割肉,奈何遇上个愣头愣脑的小子,根本认不出宝贝,还以为是要害他!一转念,真想把宝贝再收回来,最后还是狠心道:“老子是为了脸面舍大财了,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快把这宝贝收好,别被对面那老梆子看出什么来,否则他也会动手抢!收了老子的东西,待会记得给老子涨脸!”

  原来如此,刘恒放心不少,虽然不知道两人为何争夺他,但局势他大概看懂了。为了脸面,蛮厨子或许真舍得重宝贿赂他,而且老先生在眼前,蛮厨子也不太可能害他,不管怎么样,好东西先收着总不会吃亏!

  他咬破指尖,滴血在光点上,但见光点乍亮,有种血水交融的感觉,仿佛自己突然多长了什么东西一样,突兀却又格外自然。那光点一闪,已经消失在他肚皮上,摸了摸,什么异样感觉都没有,还真是怪异!

  见宝贝已经易手,蛮厨子只觉不舍,不放心般叮嘱道:“这可是一桩大财,千万不能给别人发现了,得藏好!”

  蛮厨子这态度,顿时让刘恒彻底放心了,应该真是了不得的东西!

  转头,蛮厨子已经傲然道:“既然收了老子的见面礼,日后就是老子的徒弟了!”

  怎么就见面礼了?怎么就成徒弟了?

  刘恒愕然,如果这是收徒弟的见面礼,送礼之前怎么没说清楚,现在才说?

  真够无耻的!

  好在还有对面的老先生,他显然看出不对劲来,皱眉道:“不见拜师,哪来的师徒?你是在胡搅蛮缠,做不得数。”

  对头!

  刘恒连连点头,庆幸这位明事理的老先生还在,不然真被蛮厨子给耍了。

  “老子的师门就没有那些个虚礼,你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莫非你还敢质疑老子师门的规矩?”蛮厨子眉头倒竖,反而怒喝问道,显然是将无耻进行到底了。质疑别人师门的规矩,等于看不起别人的师门,这可是死仇,蛮厨子还真能翻脸的!

  遇到这么个蛮横不要脸的货色,老先生也是无奈,不愿陪他胡扯,转而朝刘恒认真道:“如果拜我为师,日后天下注定有你一席之地,至于什么见面礼,我帮你退还给他便是。”

  不止刘恒,老先生的学生们都露出惊异之色,纷纷望向刘恒,只觉万分好奇。这少年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值得老师如此青睐?从来不夸口的先生,居然说出“天下注定有你一席之地”这样的豪言壮语,竟是如此看好少年的未来?

  先生口中的一席之地,先生自己也只是勉强能算,岂不是说少年将来的成就,还能超越先生?

  蛮厨子和老先生,两道炯炯目光注视刘恒,等待着他的选择,一时间刘恒只感到压力如山一般沉重。

  他似乎隐隐的察觉,今天的选择,对他的未来将有巨大的影响。面前仿佛是两条对立的大道,永远不可能交叉,走上一条,就注定与另一条渐行渐远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