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四十一章 炼骨期!

第四十一章 炼骨期!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113更新时间:2015-06-09 13:55:54
  “什么?”刘恒惊呼。

  “不就是要结伴同行么,别一惊一乍的,丢人。”蛮厨子一脸不耐烦地道。

  原来在他斩杀北胡人的时候,蛮厨子和老先生有过一段交流,两人说了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他人什么都没听见。倒是蛮厨子神色从开始的得意和嘲笑,变成后来的吃惊,随后陷入了沉思,最后便突兀告诉刘恒将要结伴同行的消息。

  可两人刚才分明差点大打出手,一转眼又握手言和,自然让人惊愕。可转念一想,前面蛮厨子答应的爽快,要是没人了估计翻脸更快,与老先生他们同行,也不怕蛮厨子不认账了。

  “我的东西呢?”刘恒二话不说伸手道,之前银票和药材,还有最值钱的龙锦大王蛇精的毒囊都被蛮厨子抢了。

  蛮厨子一脸阴沉,极不痛快地甩了个包裹过来,刘恒打开翻看,一样不少,又琢磨道:“那条蛇精可是我杀的,还有我何伯送我的两坛酒。”

  把蛮厨子的性格学了个通透。

  “真给老子算账啊?”蛮厨子眉头倒竖,几乎要发火,可刘恒扭头望向身后的牛车,蛮厨子立马郁闷了,不耐烦道:“酒都被老子喝了,那种酒我也不会酿,待会让后面那车给你就是。一条蛇精的肉算什么,老子给你的见面礼,千万条蛇精加起来都比不上,吃都吃了,就当你孝敬老子的吧。”

  可那见面礼,飞进肚里就没了动静,只听蛮厨子吹得如此值钱,刘恒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见刘恒又要张口,蛮厨子急了,“再给老子算账,就别想学刀法了!”

  “刀法不急。”刘恒笑眯眯地道,“我现在缺的是炼骨期的秘法和秘方,你别给我说不知道。”

  “这趟真是亏大发了!”蛮厨子恨恨瞪了刘恒一眼,任由马车自行朝前走,他钻进车厢点燃炉灶,不断扔进各种补药,半响后端出一碗血红色的汤。

  这汤颜色诡异,如同鲜血般粘稠,刚端出来竟一点热气都不冒,“老子师门传授的秘法和秘方,堪称世间最上乘的传承,先把药汤喝了,待会再传你炼骨秘法。”

  有过练筋期的经历,刘恒知道这类药汤与功法相辅相成,其中成分绝对不能深究,干脆利落地仰头喝下。

  入口一股甜腥味,真和血的味道极为相似,但微苦还很辣,又粘稠似胶,仅仅是温热。一饮而尽,初始没什么感觉,但很快肚子里又胀又热,像是成了火炉,连耳鼻口中都冒出蒸汽,样子十分恐怖与吓人。

  皮肤早已通红,浑身汗如雨下,寒冬天气也热得穿不住任何衣服,那种由里到外的高温,仿佛要将人烤熟。

  “舒服吧?”蛮厨子看得眉开眼笑,似乎故意憋着坏,让刘恒自讨苦吃。等刘恒愤怒瞪来,他才慢条斯理地道:“这药是炼骨期秘方不假,老子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更爽的还在后头,你要是熬不过去,可不怪我。”

  轻飘飘留下一句话,他竟再也不管刘恒,走出车厢继续赶马,还愉悦地哼着难听的小调,得意非凡。

  “既然你能熬得过来,我一样能。”

  刘恒憋着口气,索性扎起马步,努力平心静气,企图忘记痛苦。然而药力越来越猛,如同化作一条条火蛇,在他体内围绕起骨骼灵巧穿梭。每一次穿插,骨头都像是烈火烧灼,那种痛仿佛痛入骨髓,竟疼得肌肉和筋骨都止不住抽搐。

  浑身都在不自然地扭曲,越来越剧烈,豆大汗珠滴落,他只觉得整个身躯都仿佛失去了控制,只剩下痛彻心扉的疼。

  到后来,浑身筋肉都无力疲软,麻木不仁,但全身骨架竟分不出是太热还是太寒,骨头里好像被突然掏空了一样,一阵阵阴疼,“奇怪,这感觉似乎有些像施展完弓体拳的后遗症?”

  “蝶兮,蝶兮!化茧成蝶,振翅欲飞,力疾摇臂气通骨,身蓄力兮翼似刀……”

  一篇晦涩的经文如歌谣般,徐徐飘进刘恒耳中,令他自剧痛中惊醒,不由自主参悟起经文的含义,摆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姿势。

  “这不是我练了半个月刀法的样子么?只是单刀变成了双刀……”刘恒惊愕,才发觉蛮厨子原来早就把炼骨期的秘法传授给了他,只是没有点明罢了。而且相应秘方通常成分复杂古怪,需要格外去购买,蛮厨子却当场做了出来,说明之前早就备好了所需的药材,这时间应该还在出城之前。

  一念及此,他不禁默然,“没想到好像是个面恶心善的人。”

  “你这什么悟性?”蛮厨子突然发怒,和往常一样提鞭便想抽,刘恒猛地瞪来,他顿时尴尬地咳嗽一声,收起鞭子又怒喝道:“身子沉下去,重心向后,稳不住这身形,白瞎了老子的药!”

  刘恒转变了心态,终于能听得进蛮厨子的教训了,尝试着把身子往后压,再往后压,摇摇欲坠又努力支撑。此刻双手舞刀,竟比平时吃力了太多,每动一下手骨都在剧痛,还有种仿佛刮骨一般毛骨悚然的感觉。

  “人本平凡,想要拥有奇特的穿透之力,便是超越平凡,不吃够了苦头,就见不到丝毫机会。熬骨如熬鹰,得比耐性,什么时候力气能贯通手骨,才算是真正踏入炼骨期的门槛,慢慢熬吧小子!”

  终于找到炼骨期的秘法和秘方,境界不再停滞不前,解决了燃眉之急,刘恒总算能静下心来继续练武了。

  每天的傍晚,两辆车便找地方停下,蛮厨子开火造饭,两边吃的东西却是泾渭分明。蛮厨子通常是大量肉和车上那些被称为血芋的白皮土豆,相比他,姓周名游的老先生和学生们吃的则文雅很多,竟和刘恒曾经吃的很像,仅仅一碗稀粥。

  灵牙米。

  刘恒终于知道了这种稀粥原料的名字,传说已属于灵药的氛围,天下只有很稀少的灵田才能种植出来,常食能增长心智,令神魂饱满。这种灵米的价值不问可知,曾经还抱怨每天稀粥很寒酸,如今想来,何伯想弄到灵牙米不知费了多大的苦心,只剩下惭愧和怀念。

  每天他不止要吃蛮厨子的伙食,增强气血,强壮体魄,还被强拉过去喝灵牙米粥。吃饱喝足之后,周老先生通常会开坛讲课,还让学生们叫刘恒过来一起旁听,格外的热情。

  只听了一会儿,刘恒便明白,周老先生是有大学问与大智慧的人。

  他没有局限在经史名著中,也没有讲述什么道术或法门,反而畅谈今天游历的感受,风景见闻。可偏偏这么平淡的内容,他总是能以微见著,讲解很多相关的典故,先人事迹,见识之广,学识的渊博,实在让人震惊与敬佩。

  刘恒不知不觉听得入了迷。

  讲授之后,他会不厌其烦地询问每一个弟子,今日所见所闻,有何感想。无论学生讲的是天文地理,还是很微小的发现,甚至是一只蚂蚁死去而感伤,他都是微笑点头,却从不会做任何评价。

  对于学生的疑问,他也会尽量详细而浅显的解答,如果有些问题想不出答案,他也会毫不避讳地坦诚自己不知道。

  这其中也包括了刘恒,他对待刘恒,和别的弟子没有任何差别。

  温文尔雅的气质,还有真诚睿智的态度,使人如沐春风,更让刘恒深深体会到一个真正文道大家的风范。

  一辆牛车,一辆马车,一位老先生带着他的学生,一个粗莽厨子带着一个少年,这样古怪的组合,不疾不徐的沿河前行,几乎感觉不到日子在匆匆流逝。

  “如果没记错,今天是开平三十一年腊月二十三了,离家快一个月,兜兜转转,没想到竟然来到了永绥州的简洪城。”顺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进大城,刘恒不禁唏嘘。

  永绥州,是大夏最西北的一个大州,这里上北毗邻北胡,西北方尽头又与灵原王朝接壤,百武便在它的西边,可谓三国交汇的要地。

  十多天来,除了蛮厨子教授的《戒牒刀法》,他暗中更尝试运用弓体拳磨练。虽然两种功法一起修炼,几乎承受了比之前更甚十倍的痛苦,但效果好得惊人,仅仅三天就成功将力气贯通了双臂与手骨,正式踏入了炼骨期境界。

  当昨天夜里,力气贯通下身的所有骨头,他还记得蛮厨子当时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的样子,真是得意和暗爽一整夜都停不下来。

  加起来才十三天时间,从练筋期圆满晋升炼骨期小成,接连跨过两重境界,武生五重!饶是蛮厨子见多识广,也从没见过这样恐怖的修炼速度,恐怕传说中拥有已成型的武体的那些妖孽,也不过如此吧?

  可这小子分明没有一点武体的征兆,依旧精进勇猛,根基还比普通武者更牢固,这简直是见鬼了!

  让刘恒更清楚了老鬼传授的这套练体功法,有多么巨大的价值,更是丝毫也不敢透露。就让蛮厨子瞎猜去吧,看着他整天心神不宁,惊疑不定,刘恒心情也更好了。

  “好不容易来到座大城,整天修炼有什么意思,哥今晚带你去好好潇洒潇洒!”

  才找到客栈投宿,刘恒便被人生拉硬拽拖走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