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四十二章 再上青楼!

第四十二章 再上青楼!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075更新时间:2015-06-09 21:31:32
  这人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厚袄青衫,唇红齿白,长发随意用红绳扎住,看上去文雅俊朗,实在长了一副风流好皮囊。

  他正是周老先生的三弟子德琼,行事举止最是随心所欲,学问总被大师兄责备不上进,唯有在先生面前才略微收敛。今天入城休息,其他人都到处去游玩观景,他就更是闲不住了,拉住刘恒就往外冲。

  “师兄,师兄,你们去哪?”

  这是小弟子孙求,其实和刘恒年纪相仿,但看上去更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稚嫩和活泼。他最喜欢热闹,可性子太活泼,虽然深受一众师兄师姐的宠爱,但出去玩耍就不乐意带上他了。

  正感孤单的他,刚巧抓住刘恒和三师兄德琼要出门,立刻围了上来,显然是想跟着出去玩耍。

  德琼神情颇不自然,“小师弟啊,你还太小,我们去的地方可不能带着你去,你还是去找别的师兄弟玩去吧。”

  “他们早就跑得没影了,上哪去找?”孙求一脸不高兴,“你还能去哪,不就是去青楼么?那么好玩的地方总不带我去,却带刘师兄去,分明是你们都不想带我玩!”

  “是去青楼?”

  那地方……不久前去卖书画想赚点钱,被人如此无礼地赶了出来,刘恒还在耿耿于怀呢,一听脸都黑了,“不去不去!你们去吧!”

  “小声点!”

  德琼急忙低呼,紧张道:“要是不说带你一起,老师一准能猜到我要去青楼,哪里还会放我出来?兄弟你就行行好,就当帮帮我,陪我去走一趟吧!”

  软磨硬泡,又扮委屈又乞求,实在让刘恒推拒不能,万般无奈被拖走。德琼眉开眼笑的,转头朝小师弟孙求又摆出了师兄的架子,严肃道:“师弟听话,过两年等你长毛了,师兄一定带你去见见世面!现在赶紧陪老师去!”

  这都什么人呐!

  刘恒直听得无语,留下闷闷不乐的孙求,德琼拉着他兴致勃勃往前冲。

  “刘师弟啊,你一定是没去过青楼,那地方好处多多,保管让你去一次就乐不思蜀,念念不忘!”见刘恒兴致不高,德琼便拼命想调动起他的情绪来。

  谁说我没去过?

  刘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起曾经的丢脸遭遇,更是没心情了。

  一路唠叨,刘恒才发现这德琼原来是个话唠。这一个月在周老先生身边装乖学生,真不知憋的多难受,现在全朝刘恒倾泻过来,让他越来越后悔被绑架出来了。

  这哪里是出来放松的,分明是来受罪的!

  好在走了不长时间,德琼也不问人,偏偏如熟门熟路般站到了一座极为华贵大气的青楼面前。

  “翠怡居,芳翠怡人之居,这名字起的不错,就这吧。”德琼打量一番,心满意足地道,随后一皱眉,无奈地朝身后道:“胆子不小,还没十二岁就来青楼混了,你小子比师兄我还有出息。”

  人群里蹦出个小人影,孙求得意洋洋地道:“师兄,我昨天就长毛了!”

  离开周老先生,一个个不再掩饰的本性,真是让刘恒目瞪口呆。

  这一对师兄弟俩,堪称绝配!

  可听听德琼说的话,刘恒不禁汗然,他如今同样还没十二岁,不过是因为练武,模样看上去倒像是和德琼同龄的人。

  可要算上这次,马上就是“二进宫”了!

  不仅超越了孙求,好像还破了德琼的记录,然而这显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德琼没留意到刘恒的脸越来越黑,正拿这“长毛了”就不听话了的小师弟没办法,叹气后叮嘱道:“回去千万不准说我带你来青楼了,否则我一年都不带你玩,听到没?”

  “谁问我都不说!”孙求郑重地点头承诺。

  才见三人走来,门口好几个龟公都是眼睛一亮,争先抢后地冲了过来。

  左边德琼不用说,英气俊朗,正是文雅风流的俏才子模样,肯定是人中龙凤的人物。居中那孩童也不简单,脸蛋白里透红,尤其眼睛亮得出奇,令人觉得灵气逼人,颇有神童一样的非凡神色。

  右边那少年,比起旁边两人模样并不算最佳的,但也剑眉星目,修长均称的身材,肩宽腰直,更多出几分英武豪勇之气。那双眼睛虽然不是亮如星辰,但更深邃沉静,宛若点缀着万千星点的浩瀚夜空,甚至能让人沉醉其中。

  真真一个好男儿!

  这些天晋升炼骨期小成,原本还略显壮硕的身躯,似乎因为许多力气收敛进骨头里,筋肉线条柔和很多,变得精健而非壮硕。加上骨架得到磨练,身高又猛窜上去一头,接近一米七八,显得修长挺拔,更有种恰到好处的美感。

  而心智本就比同龄人成熟的他,聆听周老先生的教诲,也变得更加沉稳和聪慧,隐隐多了些超凡脱俗的文人气息。

  再配上这身武者打扮,糅合出奇异而独特的魅力。

  这样的三人,虽然穿着普通,毫不起眼,但依旧掩盖不住远超常人的气质,在人群中反而更见显眼,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任谁见到,都不会当平常人对待。

  “三位公子来的巧了,正赶上咱们翠怡居选花魁的日子!”

  “难怪今天选花魁,分明便是等着三位贵人到来呢!”

  “大堂热闹,雅间清净,三位公子上哪?”

  几个龟公卑躬屈膝,纷纷说着吉祥话,紧紧簇拥三人走进了楼里,极是讨好。

  德琼矜持地拍打折扇,环视一周。

  闻到清香阵阵,并非是庸俗的浓香,宽敞大堂热闹却不吵闹,红灯高挂,亮光幽而不暗,处处雅致的氛围让他还算满意,这才一合折扇,“来得好不如来得巧,还是找个清静的雅间,等花魁登台的时间,也好让我们师兄弟叙叙话。”

  “得嘞!”

  一个龟公抢先高呼,唱腔道:“楼上雅间,三位贵客请!”

  三人刚踏上楼梯,就听到头上接连响起推窗声。好几扇窗户打开,传出不少女子的惊呼和娇笑,也有似责怪实则撩人的嗔怒软语。窗户处都出现了少年的身影,无一不是打扮华贵,带着高高在上的倨傲,打量刘恒等人的眼神仿佛是审视。

  突然一粒瓜子壳被人吐出来,故意飞向了楼梯口。

  刘恒微微侧身让过,抬头看向那个吐瓜子的细眉少年,微微皱眉,本就冷着的脸又冷了两分。

  “就这三个穷酸样也配称贵客?”少年居高临下地俯视刘恒,依旧嘲讽道:“他们住得起雅间么?你们翠怡居怕是又忘了告诉别人雅间的价钱吧?”

  其余几个窗口露面的少年,像是听到了多好听的笑话一样,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翠怡居还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连门口龟公都眼瞎,什么人就敢请进雅间来?”

  “谁不知道雅间是咱们简洪七杰的地盘,你们翠怡居领三个酸秀才上来,是想羞辱我们简洪七杰么?”

  “三个傻子,也不照照镜子,上面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

  在其他龟公看白痴的眼神围观下,先前还得意自己抢到大生意的龟公,顷刻间吓得脸色惨白,膝盖一软猛地跪倒,疯狂地连扇自己耳光,哭求道:“小的是真不知道七位大公子来了,要是知道,绝不敢再请人上楼,求公子们饶过小的一次!”

  怎么是这七个煞星?难怪刚才其他人都没抢话,这是想故意害死我啊!

  这突兀发生的事,让原本热闹喜庆的气氛骤然冷却,熙熙攘攘的大堂变得静可闻针,竟然人人都惧怕这七个来头极大的少年。

  “简洪七杰?”

  德琼扬眉轻笑,摇了摇头,“为难一个相公算什么本事,我上过无数青楼,还从没问过价钱。”

  多少人都倒抽一口凉气,这文雅书生好大的口气,简直不把简洪七杰放在眼里,难道不是猛龙不过江,还想斗一斗这七条地头蛇?

  轻飘飘一张银票,塞在龟公巴掌和红肿脸庞间,龟公傻傻捧起一看,小眼睛几乎瞪得凸了出来。

  “一百两金子,够不够进你们翠怡居的雅间?”德琼笑吟吟问道。

  龟公拼命点头道:“够了,够的不能再够了!”

  真是挥金如土的主啊!

  千两银子,平时够争夺花魁的了,此刻却只是用来开一个雅间,实在让无数人心头猛震。这不仅是雅间的钱,更是书生要为同伴挣回面子,与简洪七杰争锋相对,来势汹汹啊!

  七杰各自的雅间也是寂静,傲慢少年们神情凝滞,有几个勃然大怒就要爆发,却被细眉少年狠狠瞪了回去。细眉少年这才仔细打量三人,淡淡道:“好,好,咱们七杰好些年没这么被人打过脸了,别的不提,单兄弟这份虎胆,也足够让我佩服的了!”

  深深看了一眼,他合拢窗户,“走着瞧吧。”

  这事才刚刚开始呢!

  敢得罪咱们七兄弟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个能竖着走出简洪城的!

  注视几扇窗户被砸得嗙嗙闭合,德琼依旧笑吟吟地,似乎没有察觉任何危险和压力,招呼龟公道:“还不领我们去雅间,我还等着验验你们翠怡居花魁的成色呢!”

  今天的争花魁,注定将是一场龙争虎斗的大戏!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