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四十七章 大师兄荣道中!

第四十七章 大师兄荣道中!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054更新时间:2015-06-12 13:37:30
  雅间已经满目疮痍,如同残垣断壁,短短片刻,所谓的围攻已经结束。

  炼骨期家丁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轻则手脚断裂,重者倒地不起。只有刘恒屹立场中,身影高大挺拔,仿佛铜墙铁壁般,让人生出不可力敌的敬畏。

  他静静扫视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人人心惊肉跳,只觉冰冷杀气能把人淹没。

  这位爷还想干什么?莫非要斩尽杀绝么?

  “别逼人太甚!”大公子脸色苍白,色厉内荏道:“你不敢杀我们,否则你也必死无疑,我爹正是简洪城城……”

  “闭嘴。”

  刘恒冷喝,眼神冰寒如水,“把你们爹的名头抬出来,是真想逼我杀人灭口么?”

  众公子一个哆嗦,紧闭嘴巴,再也不敢啰嗦。不显摆身份,事情还能善了,可身份亮出来,他们大人怎么能容忍被他们丢了脸,这人不愿事情闹到那一步,恐怕真的只能动杀心了。

  而且看这人的气势,绝对杀过人,并不只是恐吓!

  “解药呢?”刘恒伸出手去,气势逼人。

  大公子眼珠转了转,故作镇定地道:“只要放我们走,解药自然奉上。”

  “你还想跟我谈条件?”

  刘恒冷笑,“真是看不清局势,要解药还是要命,自己选一条吧!”

  自从杀过人后,他比从前更冷酷了许多,寒下脸来,自然而然有种杀戮果决的煞气。大公子牙都快咬碎了,任人拿捏,却毫无反抗之力,他自打出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这不是选择,分明是赤果果的逼迫,他……偏偏还不得不服软。心里憋屈地要喷出火来,低下头去,将解药双手奉上。

  刘恒拿过解药,是个香囊模样的事物,味道却极为刺鼻,稍微闻到一丝,已经觉得心念瞬间清醒许多。拿给德琼辨认后,的确是忘神香的解药,三人吸入气味,神色终于平缓下来。

  “兄弟高明,咱们后会有期。”同样的话,大公子今天说了两次,却一次比一次咬牙切齿,带着众人扭头就走。

  “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当做赔礼。”刘恒淡淡道。

  总不能没点教训,再者说,今天那五千两金子,不能找补回来得心疼好久。七个公子哥神色难看到了极点,闷不做声地掏东西,什么玉坠、佩剑、古扇,一堆花俏却毫无用处的装饰品,偏偏真是值钱。在刘恒炯炯地注视下,二公子哭丧着脸,极不情愿的把内甲也卸了下来,一众人这才气冲冲地走了。

  刘恒目送他们离去,再没有阻拦,锐利目光逼视向三个女人。

  虽然她们并不是主谋,但身为主人,不止坏了青楼的规矩,更助纣为虐。要不是她们算计,三人也不会中毒,长了花容月貌,心思却无情与歹毒。

  此刻再看她们惊惧交加,楚楚可怜的模样,刘恒只觉得恶心。

  “三位公子饶命!”玉颜惊颤垂泪,凄声求饶。

  “他们是简洪七霸,无人敢惹,奴家们也是被逼无奈,还请公子们体谅奴家的可怜。”曾惜花泣不成声,样子格外凄楚,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可惜之前刚见过她变脸,那鄙视与自鸣得意的嘴脸可不是作假的,现在再来惺惺作态,谁还会信。

  德琼望向她们,只觉得失望非常,叹息道:“前面还和人打情骂俏,转眼又把别人卖了。都说戏子无情,翻脸不认人,比谁都快,今天我算是彻底看明白了。”

  两女默然,辛娘急忙乞求,“今夜承蒙三位公子厚爱,但花红太多,本就不该收,如今全数奉还,还请公子高抬贵手。”

  撒出去的银钱还能回来?

  刘恒眼睛一亮,倒是动了心,“这么说还能赚点?”

  不得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蛮厨子久了,他也不知不觉变得贪财起来,自己却没发觉。

  “今天做师兄的可真是丢大脸了。”德琼摇头苦笑,随后朝刘恒认真道:“我仍在青楼的钱还没有要回来的时候,还请师弟留给我最后一点脸面,算了吧。”

  可惜了!

  德琼这么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气,刘恒也是无奈,都说到这地步了,只能顺了他的心意。

  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她们?

  刘恒心里不痛快,闷头就走。德琼也知道理亏,赶紧追上,临出门又不禁深深看了眼病西子曾惜花,幽幽一叹而去。

  “长得像她,心性……却是差得太远了。”

  三女面面相觑,还不敢相信事情居然就这么完了,只是虚惊一场,到最后什么都没损失!

  曾惜花和辛娘缓过神来,又鄙夷起这样的书生来。还以为有多麻烦呢,闹了半天,二十四万两依旧落袋为安,要脸不要钱,还是个傻子!

  孙求临出门,却是怜悯地望了望三女,“我德琼师兄虽然放荡不羁,但在灵原也是叫得响名号的。要是在灵原,哪家青楼听说他要来,无不扫榻相迎,奉为上宾。师兄在得高兴了,总会赠人一首诗词,第二天这人的美名就能天下共知,不知捧红了多少名妓。”

  “大师兄说蛇蝎之人无厚福,让德琼师兄留下巨金而不是诗词,也不知道你们是赚了还是亏了。”孙求嘟哝道,最后又不忍心地道:“劝一句,你们还是尽快转行吧。”

  三女懵了,等人离去很久,曾惜花才喃喃出声,“德琼,德琼……这人叫德琼吗?”

  她美眸猛然睁圆,“难道是一诗开一花,灵原三十二才子里的那位点花君子?”

  玉颜还在茫然不知,“这人来头很大么?”

  “竟然是他?”辛娘悚然惊容,随后神情变得苦涩至极,笑得像哭,“如果真是他,一言一行的确能影响一家青楼的兴衰。这样的传奇才子,本来该是咱们翠怡居的洪福,结果……咱们翠怡居以后怕是真干不下去了。”

  还以为别人是傻子,其实她们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曾惜花早已瘫软在地,美眸灰败无神,仿佛痴了。她最清楚自己错过了多大一桩造化,原本她明天就能因点花君子赠诗而名动天下,如今……如今怕只会是遗臭往年了。

  一念之差,天地之别,今日之后,她注定将在悔恨中了此余生了。

  刘恒耳朵太尖,听到身后的话语声,身影顿时一僵,转头狠狠瞪视德琼。

  他竟然就是书卷里写的那种,能在青楼里赚钱扬名的书生?

  这货,怎么就这么遭人恨?

  就是他这种人,误导了多少无知的可怜少年?

  回想自己的遭遇,他绝不承认自己起了嫉妒之心,愤恨地扭头,走得越发快了,根本不理会摸不着头脑的德琼。

  这青楼,以后打死都不再来了,尽找气受!

  回到客栈,见到等在门口的大师兄,德琼和孙求立马萎靡了,提心吊胆地企图悄悄溜走。

  “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是生非!”大师兄怒哼一声,竟然让这两个胆大包天的货都打了个冷颤,笑得比哭还难看。大师兄厌恶地挥袖,皱眉道:“滚进去陪老师温习功课,待会再找你们算账!”

  两人如逢大赦,抬腿就跑,根本顾不上刘恒了。

  这大师兄明明只会训斥和责骂,却从不会动手教训人,但不知为什么,连德琼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如果说对周游老先生,人人都是敬重有加,那么对这个严厉的大师兄荣道中,一众师弟师妹,竟没有一个不怕他的。

  这也让刘恒对大师兄颇为好奇。

  “这两个惹祸精,今天多亏你照顾,给你添麻烦了。”荣道中郑重行礼道谢,刘恒赶忙还礼,面对这大师兄,立刻让他也觉得拘谨起来。

  什么都没说,大师兄似乎已经对今夜发生的事了如指掌,实在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荣道中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蓄了三缕长须,眼如繁星,儒雅又沉熟稳重。本是正当壮年的美男子模样,但太过恪守礼节,总给人留下严厉和古板的印象,甚至没人敢和他开玩笑。

  他看了看天色,突然对刘恒做出了邀请,“今夜万里无云,难得美景,不如陪我在院中饮茶观星河,说说话,可好?”

  “喝茶叙话?这是什么意思?”

  周老先生的一众弟子里,只有这位大师兄和五师姐与他关系最淡,平时最少接触,更别提单独聊天了,刘恒闹得一头雾水。但想必事有出奇,必然有别的用意,又不会是坏事,好奇之下,他自然不会拒绝。

  薄雪覆盖的院子中,石桌边早就烧好了火炉,水壶咕咕冒着热气,显然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见到这架势,刘恒也郑重起来,“不知道大师兄想说什么?”

  “不急。”荣道中不紧不慢地从容泡茶,举止带有一丝出尘的仙韵,似是不经意地看了眼院外,含笑道:“看来,今天这出戏还没完呢。”

  刘恒也朝外看去,只见一束束火把好像排成了火龙,蜿蜒游动到了院外。抽刀声接连响起,犀利而狰狞,甚至掩盖了无数沉重杂乱的脚步声。

  一股能让空气凝滞的杀伐之气,在黑洞洞的夜里显露峥嵘。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