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五十章 两个消息!

第五十章 两个消息!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119更新时间:2015-06-13 23:24:15
  太子定位,储君已现!

  这是轰动全国的事情,连诸国也一定为之震动,相隔近四十年,大夏终于再次迎来了新的太子!

  毕竟如何夸奖这位文韬武略的开平大帝,他登基接位时已经是五十岁,如今在位三十二年之久,今年正是八十二岁高龄。虽然说无病无灾,圣体还不显老态,但仍旧是垂暮之年,随时可能驾崩,储君却一直未定,不可避免的让人心生担忧。

  当他登基十年,就不断有文武百官进言选太子,可不知为何,这位大夏子民人人赞颂的圣明皇帝,对这事不闻不问又过了十四年。直到七十六岁大寿时,突然咳血,才顶不住各路官员进言如雪花般的逼迫,开启了这一代的太子之争。

  这太子之争,可不简单。

  大夏开国时风雨飘摇,近乎被强盛北胡灭国,直到第三世夏镇帝力挽狂澜,才将大夏从灭国边缘生生拉了回来,稳固了国体,早就今日的格局。

  而到了五世封定帝,朝廷腐朽,人人贪图享乐,巨贪无数,甚至有世家和门派视皇室如无物,已经将要崩溃。而封定帝重订国法朝纲,酷刑整顿家国乱局,让大夏重获新生,也奠定了大夏许多迥异别国的规矩。

  比如定太子一事。

  五世封定帝觉得以嫡庶长幼定太子,几乎是以国运赌明君,不适合大夏这问题多多的国度,遇到昏君就有灭国之危。他不顾天下恶骂与风评,毅然废除嫡长子为太子的祖制,找来一尊神异国器,重新定下争夺太子的规矩。

  从此之后,连皇帝都无法钦定自己的继承人,一切交给命运。

  听说这太子之争,所有皇子和列入皇室族谱的诸王,都能参与争夺,却很少有人知道究竟怎么个争夺法。

  每次成百上千天骄共聚一堂,看似人人有机会成为下一世新帝,其实更加血腥残酷。众多人杰、龙子厮杀拼命,仿佛巫医养蛊,只有最强的那个才能踏着兄弟亲族的尸骨登上宝座,成为新的储君。

  虽然残忍,但这样选君的制度,的确让朝纲为之一振。七百年来登基的大帝,一位更比一位强,很少出现昏君,才让大夏越来越稳固,越来越强盛,让诸国不敢再小觑。

  这位开平帝同样如此,他登基时已老,但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七百年来头一位夺回失地的大帝,他的大功绩无论如何都不能抹杀。

  可再英明神武的大帝,都战胜不了岁月蹉跎。如今八十有二,还能亲自处理国事,已是古往今来罕见的长寿帝王了。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但事关天下的太子之争,居然狠狠争夺了六年之久,直到今早才得出胜负,争斗的艰难与残酷,可见一斑。这六年亿万大夏人都在暗中担忧,生怕长寿的开平帝撑不到太子定位的那一天,今天终于放下了悬着已久的心,自然举国欢庆。

  圣明老皇尚在,新生太子已出,大夏最后一点隐患也一扫而空,国体终于稳固了!

  “太子!”刘恒怔怔起身,也难免为这消息振奋。

  “是镇亲王,开平帝第四子,从小就聪明沉稳,传出盛名。开始太子之争时他就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到最后尘埃落地,果然是他!”

  “听说他比开平帝更强势,有铁腕之称。等他登基后,应该能扫除大夏的低迷和怯弱,临顺城外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吧?”

  对于这位新生储君,刘恒也抱有最大的期盼,十分看好。

  然而对蛮厨子和周老先生等人,或许是因为并非大夏的人,听到这消息也只是略微诧异,并没有像刘恒这样激动。

  原有的计划没有任何改变,在简洪城休息一夜,一行人再次上路。

  来到城门,仿佛昨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请出县丞都被一人一剑逼得官身退散,显然包括简洪七杰背后的势力都感到棘手,不敢再找麻烦了。

  可是出门时,明显能感觉到守城的官兵,或明或暗紧盯住他们的一举一动,暗地里颇有些风声鹤唳的紧张。倒像是生怕这群强人闹腾起来,要盯住把他们送出城去,才能真正松一口气。

  “搞得我们好像一群瘟神。”刘恒看着这似松实紧的局面,心里哭笑不得。

  在出城的人流长龙里缓慢移动,到处听到的是议论太子的事,人人脸上都泛出笑容,欢庆不断,热闹至极。

  直到城门边,一群人围住的官榜张贴的地方,好多张通缉犯的榜文,也有人在争论和点评。刘恒随意看了一眼,突然浑身僵硬,贴的最高的那张通缉令,分明是何伯!

  “最近闹得最凶的,莫过这个血神宗叛徒,还敢拘捕,反杀两大州尉,重伤一位,安然而去!”

  “如此大胆妄为,目无法纪,朝廷显然是动了真怒,通缉令上悬赏十万黄金,足够让众多高手动心了!”

  “北方好几家世家放言,会请出自家名宿,群力围杀这凶魔,他蹦跶的日子不会太长了!”

  “或许是想为太子献礼呢!”

  连世家都参与了?

  刘恒心神恍惚,知道能称为世家,起码传世数百年,历经风雨不倒,肯定少不了真正的强者。

  “明明是朝廷的事,这些世家掺和什么?”刘恒起床后的愉悦心情消失无踪,只觉恼火,再次为何伯担心与焦急起来,“朝廷围剿还好说,但世家可谓是本地的地头蛇,任何风吹草动,嗅觉比朝廷更加敏锐,何伯真的麻烦了!”

  他都不知道怎么出的城门,连在马车里练武,心思也久久不能集中,心里乱成一团。

  “看你切的血芋,还不如拿去喂狗!”蛮厨子冷叱出声,“练这么多天练到狗身上去了?”

  刘恒猛地惊醒,低头看了眼磨练刀法的血芋,又变得像是刚练刀法时的样子,坑坑洼洼地,刀法烂的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而蛮厨子,也有很久没这么骂过他了,可刘恒不怪他,的确是自己的状态太差。

  蛮厨子回头瞥了一眼,冷哼道:“有门古怪武技,炼骨期能逼出内力外显,就看不起我教你的《戒牒刀法》了?”

  这是哪跟哪?

  面对蛮厨子的误会,刘恒真是苦恼,又不好去解释自己在烦躁什么,随后又是一惊,“我只是在青楼用过弓体拳,德琼和孙求不会说,他怎么就知道了?”

  这门功法的神奇,他体会越深,也越当做不能透露的秘密了。

  “我也不问你这功法哪来的,但要是不想早死,老子劝你不到万不得已,以后别在用这武技。这武技你用出来,就像小孩抱着重宝,谁看了都想抢。”

  蛮厨子严厉道:“这武技是厉害,能起到出奇不意的效果,你可以当做压箱底的杀招。所以平时还得有一门拿得出手的武技防身,《戒牒刀法》并不弱,老子劝你还是得练好。”

  “我知道了。”

  刘恒郑重答应,知道蛮厨子是为他好,随后又苦恼道:“不知道为什么,《戒牒刀法》好像陷入了瓶颈,刀速总是提不起来,这样毫无威力可言。”

  蛮厨子这才满意,慢悠悠道:“你缺的是自信,还有对刀的意志,要相信自己的刀。”

  “相信自己的刀?”刘恒若有所思。

  “上古时候,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刀客,还得对刀虔诚。每天上香膜拜,刀不离身,等到扔出刀去,闭上眼伸出手臂,刀落下时是刀背擦过手,才能开始学习刀法。”

  刘恒听得毛骨悚然,这简直是赌命!

  用手臂去试刀,有一半的可能是刀锋落下!手是武者最重要的东西,这法子不知废了多少天才的手,也终结了他们武道生命和崛起的希望!

  蛮厨子没说话,伸出手扔出了手臂,他的剔骨刀在阳光下飞舞,在刘恒的惊呼声中,刀背稳稳停在蛮厨子的手臂上。

  “这法子因为残忍而被渐渐废止,但并不是没有他的道理。”蛮厨子收起刀,“你不需要这么做,因为你还没找到能和你性命相伴一生的武器,可是你也得相信自己的刀法。”

  “静心,只有你自己觉得可以,才会真的可以。”

  自信和相信?

  刘恒有了明悟,回想蛮厨子初次施展刀法的潇洒,他闭上眼睛,隐隐找到了那种一切了然于心的感觉。

  包括刀,和需要斩切的东西。

  高高抛起手里的血芋,他沉下心,骤然出刀!

  血芋的白皮仿佛雪花一样纷纷飘落,闭上眼的刘恒看不见他出刀有多快,能看到的只是幻影,心里却能感觉得到。

  当血芋落到桌上,化成上百片斜斜倾倒,这几秒钟里,他出了整整一百九十二刀,远远超越了曾经任何时候。

  “只有自己觉得可以的时候,才会真的可以。”刘恒体会着这句话,渐渐有了更深的感悟。

  蛮厨子喝了口酒,心里喃喃道:“这小子的刀法,到现在才算是快可以出师了。”

  傍晚,周老先生讲完课,把刘恒留了下来,背对夕阳而坐,长袍飘飘如仙。

  “你今天上课走神了,我观你眉心有忧愁之色,像是遇到了什么困扰。”

  刘恒张了张嘴,正想讲给周老先生听,却被他制止。

  “你的困扰,我解答不了。”

  “今夜芙依要去访友,你跟她去吧,应该能得到帮助。”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