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五十四章 不妨下手狠些(中)

第五十四章 不妨下手狠些(中)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95更新时间:2015-06-16 00:00:34
  她脑后亮起一圈光晕,柔冷如月色,清丽如仙,衬得她更是超凡脱俗,圣洁无比,美得不可方物。

  仿佛雪夜中新生另一轮明月,光华驱散迷雾,一只小玉兔自明月里蹦了出来,浑身晶莹玉透,如同羊脂美玉雕琢,皮毛雪白光滑,长耳抖动,可爱至极。

  然而之前张狂的魁梧下人却惊骇起来,好像见到的不是玉兔,而是能吞天噬地的绝世凶兽一般。

  “广寒玉兔!银秀才别看戏了,快来帮我!”

  悠闲观战的风雅文士,也不禁惊呼出声,“这件十大仙器之一的广寒玉兔,一直是拜月教的镇教之宝,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女子手中?”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广寒玉兔?”

  赵公子也惊奇望去,却并没有害怕,眼中勃发出炙热光芒,“传闻这件仙器模仿上古神兽,极尽满月精华而生,在夜间神影无踪,能无声无息吞噬人的神魂,神通广大。我真是天之骄子,这样的仙器注定是属于我的!”

  “不对。”被称为银秀才的风雅文士仔细看了片刻,就渐渐镇定下来,“听说仙器广寒玉兔出现,浑身缠绕银色的冷月仙光,看了一眼心智为之所夺,拜月教弟子沉浸其中,几乎有无敌之资。眼前这尊广寒玉兔,显然没有这么神异,应该只是件仿品。”

  “仿品?”赵公子一听顿时失望,随后叹气道:“看这玉兔灵动非凡,虽说是仿品,但也该有真品十分之一二的神异了,接近道器,也算珍贵。我们还要赶去见她,你和郑合一起出手,这件广寒玉兔正好当做小玩意赠给她,想必以这卖相,应该能讨她的欢心。”

  话语之间,好像五师姐何芙依的宝物,已经成了他的一样,竟然很是理所当然。

  “遵命!”银秀才躬身施礼,随后盘腿坐下,身躯轻震,眼神神智尽失,连呼吸和心跳都突然缓慢下来,近乎停滞。

  一股阴风刮过,他彻底不动了。

  在半空中,称作郑合的魁梧下人早已撒手,被骤然出现的广寒玉兔吓得转身欲逃。但玉兔端坐在月光凝聚的云霞之上,紧追在他身后,朝他猛力一吸。

  郑合浑身气血鼓胀,方圆十丈内赤烟如火,炙热如洪炉。

  照例说这样气血阳刚,正是神魂阴物的致命克星,同境界的神魂根本不敢近身,稍微沾染就会被烧融。但这玉兔吸食之力却一点不怕,反而让郑合气血动荡,几乎将他的充盈气血压灭。

  与此同时,几乎被定在半空的郑合,浑身动弹不得。他脑后浮出一个重影,满是惊恐欲绝的神色,正是他的魂魄,被玉兔那不可抗拒般的吸食之力,一点点拉扯了出来。

  正在魂飞魄散的危急关头,玉兔身后不远处,徒然浮现出一头阴暗巨狼的虚影。幽光阵阵,天地间似乎响起鬼哭狼嚎的呼啸,听的人毛骨悚然,仿佛绝代魔狼降世一般,带着狂卷阴风扑向何芙依!

  单是那恶毒凶狠的恐怖气势,都令人胆寒,神魂僵硬,何芙依眼看就要被其轻易撕碎。

  “这是那秀才的神魂出窍,显化的神魔异像!”老鬼提示道。

  何芙依的玉兔猛然扭头,宝石般的红眼一瞪,月华激射,就将魔狼定在半空。它身影一闪无踪,再转眼已经吞下魔狼一条腿,正要乘胜追击,把魔狼整个吸食掉,解脱危局的郑合已经再度狞笑,朝何芙依一拳打去。

  熊熊烈火般汹涌的惊人拳气,如同毁天灭地的神魔之拳,朝何芙依吞噬过来。

  何芙依身边霞光缠绕,正是她的晨曦五仙霞,死死守护她脆弱的娇躯,却在郑合越来越猛烈的火拳攻势下,颤颤欲碎。

  另一边,因为郑合的强势牵制,玉兔也被魔狼压制,岌岌可危。

  “以二敌一,真是无耻!”刘恒心里一紧,知道五师姐虽强,但这两人一道一武也不是弱者,长久下去必败无疑,“修道者,神魂出窍后肉身脆弱,很少有自保之力。如果能毁去银秀才的肉身,他神魂就成了无根之水,将会迅速消散,这是扭转局面的唯一突破口。”

  打定主意,他疾奔向前,奇袭向银秀才如同泥塑的肉身,剔骨刀横劈而去,正是《戒牒刀法》,快如闪电,有势不可挡的惊人气势!

  然而这一刀竟然被人稳稳挡住,刀剑金铁交鸣,极其刺耳。一旁气定神闲观战的赵公子,仿佛早有准备,腰间像是装饰品的华贵宝剑骤然出鞘,剑速之快,似乎并不下于以快致胜的《戒牒刀法》!

  剔骨刀被挑开,刘恒感受着手臂酸麻,震退半步,暗暗吃惊。

  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看似娇弱富贵的赵公子,居然也能下苦心修炼武道,而且力道还在他之上,恐怕境界比他还高。

  迎面的赵公子,轻而易举接下这一刀,倨傲脸上也浮现一丝诧异,上上下下打量刘恒一眼,如对晚辈般评价道:“不错,能接下我一剑只退半步,同辈中你是第一个。”

  好像能接他一剑只退半步,已经是多么了不得的成就一般。

  “接近道器的广寒玉兔,还有你这样和我同龄,也能晋升到炼骨期,只比我略弱的修为,刀法也属于上乘的天才,看来你们也有点来头。”赵公子露出一丝轻蔑的笑,“虽然不如我天才,但想来你的门派对你已经重视至极,不知今天英年早逝在这里,会有多惋惜?”

  “同龄?快二十岁才踏进练皮期,最多剑法有点天赋,就这也敢自称天才?真不知哪里蹦出来的乡巴佬,这么自恋!”

  老鬼嘲讽道:“你虽然不算天才,但有老夫在,自然比他强出几条街去。要是让他知道,你还没到十二岁,练武也才两三个月,很快连境界都要超越他了,他会不会被羞愧自杀?还是嫉妒到死?”

  刘恒对老鬼总是无言以对,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表扬他,老鬼的傲娇自恋显然也比赵公子强出好几条街了!

  “这赵公子显然也看出了关键所在,才会守护银秀才的肉身,看来要试试突破后的刀法有多强了!”面对显然比自己更强的赵公子,刘恒不仅没有怯弱,反而战意盎然,热血沸腾。

  换做刀法突破之前,赵公子单凭剑速就能稳稳胜过他,除非用出弓体拳才有可能反败为胜。但《戒牒刀法》略有小成后,他对自己的刀法也生出一股自信,足有一战之力!

  屏气凝神,刘恒暂时忘记了还能坚持的五师姐,精神更加专注,面对赵公子这个劲敌。

  风雪席卷间,他骤然出刀,如同夜空霹雳,迅疾无铸!

  赵公子眼眸一凝,如同他的剑一样,变得更加锋锐逼人。沉身移步,宝剑寒光乍现,激射迎来,气势竟比刘恒更加强势,也更加凌厉!

  又是刀剑激烈碰撞,火星四溅,两人居然是以快对快,转眼对攻了上百招!

  出手速度,刘恒不弱丝毫,简直是超常发挥,要是有人观战,一定会被两人中间出现的无数重叠的刀剑重影而惊得目瞪口呆。

  肉眼只能见到重影,哪怕紧盯去看,看清的刹那,其实刀剑早已经不在原处,这究竟是何等令人惊悚的速度!

  难以想象,这只是两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的对决!如果秦长武能见到这一幕,或许真要羞愧至死了!

  那个曾经清秀文弱的少年,曾经和他斗个旗鼓相当,已经让他震惊。但短短一两个月不见,这个少年如他所料一样,以更迅猛的速度将他远远甩在了身后,站到了他一辈子都无法抵达的高度。

  而且和这样名门大派的天才弟子相斗,都能不落下风!

  要是再次相遇,他怕是连刘恒一招,都接不下了。

  两个少年身影闪动,都是热血鼓荡到了巅峰,搅动得方圆十米风雪飞扬,又被两人散发的气血热力消融成漫天雨水,甚至气化蒸腾,场面格外惊心动魄。

  “这人究竟修炼的什么身法?”赵公子越来越震撼,终于感到自己似乎小觑了对手,“明明起码差了我两重境界,竟然能和我缠斗这么久,同龄人中,简直前所未见,岂不是比我还妖孽?”

  他心里更加不舒服,“刀法还好说,怎么连身法都能跟上我,虽然古怪却灵巧异常,似乎比我的上乘身法《五梅点花桩》更高明?”

  “这人越战越勇,我几乎要被他反压,幸好太过穷酸,他依旧只是死路一条!”

  不知想到什么,他心里的惊涛骇浪渐渐平息,嘴角隐隐勾起一丝狰狞而诡异的笑意。

  如果说刚开始时,刘恒第一次施展《戒牒刀法》对敌,还略显生涩,一上来就被赵公子压制得防多攻少,后来就渐渐不同了。激烈的对战,似乎逼出了他所有的潜力,《戒牒刀法》越来越熟练,连大成的悟读灵心都发现了新的玄妙。

  他的眼力比原来提升太多,赵公子这样的快剑,他也能分辨清楚,甚至心念急转,他隐约把握住了赵公子剑法的套路!

  赵公子这套剑法不可谓不高明,但他似乎很少有和人生死对敌的时候,剑法虽然苦练精通,但用在这种时候,就略显呆板。一招一式有板有眼,时间长了,刘恒也能看出,赵公子来来回回总共不过十二招,相互之间的变化也不算太多。

  这也多亏悟读灵心大成,对他心智和领悟力,可谓提升巨大,才能在这样迅疾激烈的战斗中,更快速分析出很多细节。

  “没想到悟读灵心居然还能有这种妙用!”

  到后来,甚至赵公子一起手,他都能猜出赵公子将要施展的是哪一招,近乎看得通透,获胜的信心自然也越来越强了。

  “他撑不了多久了!”

  可是下一刻,刘恒突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