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六十章 练皮期!

第六十章 练皮期!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173更新时间:2015-06-18 23:55:54
  “这小子……”蛮厨子摇了摇头,无言以对。

  明明武道天赋普通,却能以疯狂的速度不断突破境界,三天跨入炼骨期,十天炼骨期小成,又用十六天打通全身骨骼,晋升炼骨期大成了!

  这么惊悚的事,要是传到江湖,不知要吓死多少人!

  简直是妖孽!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蛮厨子打死不都回信,哪怕现在,他依旧觉得匪夷所思。看见刘恒,再回想自己,炼骨期足足都花了三年多,就这还被师傅表扬有天赋,曾经他和所有人也是这么觉得的,可在刘恒一个月不到炼骨期修炼圆满的表现面前,蛮厨子突然有种羞愧想死的心情。

  或许是心里不满,或许是总觉得不踏实,蛮厨子硬是逼着刘恒压制了两天境界,不准匆忙突破练皮期。

  这两天,刘恒不断要做的,就是重复磨练所有功法,从弓体术基本式、靠山崩到弓体拳和新的弓体升龙力,还有《戒牒刀法》。筋肉骨骼再次如打铁炼钢般锻造,重温学过的所有功法到后来,不仅对功法有了新的感悟,连身材也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身上练筋期修炼出来的大块肉,再度收缩,仿佛重新变成了曾经瘦弱书生的样子。可是肌肉里面每一丝都坚韧细密,如同千锤百炼的钢丝一般,只要发力,能爆发出更强大的力气。

  皮下的大筋好似牛筋,一旦动作根根绷紧如大龙,反应又平稳又敏捷。

  尤其骨骼,不仅让刘恒身材抽高一米八开外,这几天一遍又一遍气血冲刷,带走了骨骼里所有杂质,使骨骼更加通透,仿佛白玉雕琢,却比钢铁还要牢固。这样才能承受越来越强的气血,不会在使用穿透之力时自己伤到骨头,对别人的穿透之力也有了一定抵御能力。

  要是换做没修炼到炼骨期时,他的肉身绝不能被穿透之力打中,否则力道直透身体最深处。就像之前和赵真羽一战,他的宝剑哪怕只是擦到,也绝对会被锋锐的穿透之力切断肉身而重伤。

  没有炼骨期的磨练,相对穿透之力,肉身是那样的脆弱不堪,简直一碰即碎。

  而现在,越来越旺盛的气血,一旦凝聚何处,筋肉发力顿时膨胀,竟然如同钢丝缠绞成钢球,像是要把皮膜撑得裂开一样,有种撕裂般的疼痛。

  刘恒虽然没有试过,但总感觉鼓动筋肉到这地步,可以抗住很多打击了。

  “可是撑起筋肉,皮膜近乎被撕裂的感觉,好像是生生剥皮般的疼痛,以我的定力都忍受不住这样的疼痛感,谁都人受不了。”刘恒心有余悸,却也明白,“皮膜还没磨练,所以承受不住这样庞大的力气了,这是炼骨期到了极限。”

  修炼皮膜,已经迫在眉睫。

  蛮厨子也看出刘恒虽然修炼速度惊人,可根基比他当年还要牢固,并没有不踏实的地方,所以不再阻拦,嘴里却难免嘟嘟哝哝。

  “这小子秘密真多,单说这套武生境秘法,就是绝世珍宝。要不是对老子没用了,肯定软硬兼施,怎么都给老子吐出来。不过这样快得诡异的速度,或许他和那套功法,真是天生注定的缘分。”

  无数不为人知的过往又浮现心头,他唏嘘一声,陷入了沉思。

  他们已经进入了武陵山脉边缘,前进速度又慢了下来,似乎快到目的地,反而不急了。刘恒记住车队前行的方向,带上练皮期秘方的各种药材,下车找地方磨练皮膜,相信修炼完也能追上缓慢前行的车队。

  寒冬大雪,天地一片死寂,连虫兽的踪迹都变得稀少了,陷入冬眠。无论看向何处,都是一片雪白,单调而苍白,好像整个天地都被冰封冻结,泯灭了大地上所有的生机。

  “只有在这样的景象下,才能知道人有多么渺小,仿佛尘埃。”莫名生出感触,刘恒很快扫除了这些杂念,是心神变得空灵专注,一门心思琢磨起修炼来。

  在呼气结冰的天气里,刘恒脱下上衣,露出精健身材,并不魁梧,但块垒分明。连鞋袜都脱下,撸起裤管,赤足踩在雪地上,近乎赤身裸体,他却并没怎么感到寒冷。

  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气血如同体内自生火炉,不惧严寒,风雪落在身上,转眼就会被融化成了水。但有些麻烦的是,脚踩进雪堆,仿佛热铁棍插入雪中,陷下去的速度很快,行走都有些阻碍。

  把药材熬成汁水,擦拭到每一寸肌肤上,好像辣椒水一样又痒又辣,难受至极。

  “加入了一丝蛇精毒液,这药汁已经有种腐蚀的力量,可老鬼传授的秘方,还有几种药材蛮厨子都没准备。听名字也都是大毒之物,不知道全融入其中,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刘恒摇了摇头,把心思集中在臂膀上,鼓动全身的气血,那种筋肉膨胀,撕裂皮膜剧痛感再次传来。

  这里的皮膜上都渗出细密血珠,绷得几乎透明,血肉都能看见,十分恐怖。

  刘恒再也忍受不住,朝前猛烈一蹦,全力撞在粗壮的树干上。

  嘭!

  如同大地重响,三人合抱不住的树干,也被这巨大力量撞得剧烈震动,树枝上的雪盖疯狂坠落。但即将胀裂的地方经此一撞,立刻气消血散,虽然还疼,却更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又疼,又舒服,真是怪异。”刘恒低头看了看撞击的地方,肿胀全消,稚嫩的皮肤似乎坚韧一丝,“靠山崩,原来也是练皮期的秘法。”

  舒服感很快消散,药汁痒辣感立刻回归,逼得刘恒不敢停顿,不断的鼓起皮膜,又不断施展靠山崩,狠狠撞到树干,身上每一处都没有放过。

  寂静山野里,重撞声不绝于耳,仿佛连大地都随之震动,听得人心惊肉跳。

  “你是在练皮吗?”

  有个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刘恒立刻扭身望去。

  却见是个大约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年,身穿厚重大氅,腰挺身直,模样俊美,又是公子哥的模样,朝刘恒好奇望来,似乎是被刘恒修炼的巨大声响吸引过来的。

  这人莫非又是赵真羽那样的,难道不知道修炼是私密之事,这样旁观很不礼貌吗?

  刘恒皱眉,正要说话,少年已经醒悟过来,急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的。师傅说磨练皮膜,和人对练效果最佳,我也是练皮期,可师兄弟里没有和我同样境界的,自己修炼很浪费时间。本来很苦恼,听见你练皮的声音就赶紧赶过来,就是想问问,能不能和我搭伙对练?”

  那双清澈大眼,满是期待地看来,刘恒竟见不到丝毫杂念,“原来是这样,之前倒是也听老鬼说过这种说法,再者说,对练能增加我实战的经验,好处多多。”

  想到这里,刘恒也动了心,而且少年真挚的道歉,也让他好感大增,朝少年抱拳行礼道:“我姓刘名恒,敢问兄台贵姓?”

  见刘恒这么讲礼数,少年手忙脚乱,也仓促回礼,模样颇不自然,神色却很郑重,“见过刘师兄,我免贵姓徐,名子章,师兄叫我徐师弟就行。”

  在他看来,刘恒身材比他修长,雪天里赤身光足练武,更显出英武硬朗的男儿气概,模样比他成熟很多,显然应该叫刘兄。

  刘恒现在的样子,实在和真实年龄差距太大了,听得心里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再啰嗦辩解。

  徐子章慢慢侧身曲腿,横掌于前,架势堂堂正正,颇为大气,显然是名门大派调教出来的弟子,“还望师兄不吝请教。”

  停下磨练这片刻,刘恒浑身已经痒辣得难受,见状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率先攻去。

  “师兄怎么……”

  见刘恒突然就气势惊人的扑来,徐子章不禁有些发呆,这位师兄怎么一点规矩都不讲?在门派里对练,不是该先亮亮起手式,客气两句才出手吗?

  他哪里知道,刘恒真算起来,其实是野路子出身,遇上蛮厨子这便宜师傅,能期待蛮厨子会教他什么规矩?

  但徐子章的心性,居然很快给刘恒找到了理由,敬佩起来,“师傅总说,出了门派,就要做好随时开打的准备,门派的规矩要彻底丢了,否则小命难保。刘师兄不愧是师兄,比我觉悟高,这是提醒我出门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他郑重起来,手掌一屈一吐,如灵蛇吐信,迅疾拍在刘恒的肩臂。

  刘恒身躯一震,硬生生鼓起来的筋肉,立刻被拍了下去,力量竟不比他弱多少。不等刘恒变招,徐子章再度拍掌下来,直击刘恒左腹,刘恒心念急转,左腹所有筋肉,猛然绞成一坨,用上了全部力道。

  即将被撑开皮膜的庞大气血,再次被徐子章拍散,转眼间,徐子章再次打来。

  “就是这样!”

  同样磨练皮膜,但对练的效率,显然比刘恒独练高出好几倍。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他浑身上下几乎都被打了一遍,实在舒服得说不出来。

  要是换做刘恒自己练,要达到这样的效果,起码得花半个小时。

  看见刘恒连中他好几十章的拍击,竟然还站得稳,没有疼痛受伤的样子,徐子章也暗暗佩服与欣赏起来,“同样境界,很少有人能接我《游蛇化云掌》数十击而不受伤,刘师兄的武功也很厉害!”

  “师弟小心,换你来!”刘恒高喊一声,果断变招,由靠山崩变作弓体拳。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