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六十一章 你,无耻!

第六十一章 你,无耻!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65更新时间:2015-06-19 13:01:19
  这样磨练,双方的穿透之力,才能起到打散对方全部气血的最佳效果,使皮膜好像被锻造的铁皮,反复揉打锤炼,去除杂质,变得更加坚韧。

  但他的弓体拳,却超过了这个范围,杀伤力太大,出手伤人,自然要收敛一些。

  “来得好!”

  徐子章朗喝,单从刘恒出手的自信和沉稳,他眼睛一亮,已经能感受到刘恒拳法的不凡来。

  弓体拳是刘恒的杀手锏,向来无往不利,连番大战,刘恒不知不觉渐渐养出了对弓体拳的无穷信念,施展开来,别有一番气势。

  瞬间攻守对换,徐子章早有准备,面对刘恒威猛无铸的攻势,他不退反进,双手一架,稳稳将刘恒拳势格挡了下来。

  刘恒能感到,落拳下去的地方,如同打在铁板,硬块被他敲碎敲散,锦衣下的肌肤似乎有种弹性,一落一抬,他的穿透之力竟然瞬间被抵消了大半。

  比起他追求的坚韧如牛皮,徐子章的练皮秘法显然另有玄妙。并不是铸造钢铁,让对方攻击无功而返,而是巧妙卸力,将对方攻势反弹对消。

  初次接触其他的法门,刘恒心里啧啧惊奇,暗中思忖,发觉两种秘法是选择了不同的道,各有千秋,却谈不上哪一种更高明。

  但弓体术这套练体秘法是老鬼传授,十分神奇,能和弓体术相提并论,这种秘法自然也很厉害了。

  “不知这秘法叫什么名字,一定来头极大。”刘恒心里喃喃。

  徐子章也露出惊喜神色。

  他并不是真找不到人来对练,而是怪在他的功法上,功法越神奇,修炼方式就越苛刻。练皮到小成境界后,他找了好多人,或轻或重,都无法恰到好处的打凹皮膜却不破坏反弹之力,再也找不到能促进他修炼的对练者了,为此已经苦恼了好久。

  连他师傅都为此头疼不已。

  之所以找刘恒对练,是暗中观察了好一会,觉得刘恒的实力或许有用,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出声的,没想到真的有效!

  在不彻底打破皮膜弹力的前提下,如同弹簧,要压得更深反弹力才能更大。刘恒的力道,增一分则肌肤崩裂,减一分又达不到磨练弹力的效果,正好是肌肤弹力的极限!

  这正是徐子章梦寐以求的事!

  “再来!”他兴奋清喝,气血不断变化,在刘恒如雨落下的重拳轰击中,迅速磨练身上的每一寸皮膜。

  一套下来,全身皮膜弹性终于再次增长了一丝,几近停滞的境界,在刘恒的辅助下慢慢冲击向练皮期大成!

  “如果每天能这样对练两个小时,最多半年,我一定能武生境圆满,比我自己练快了起码两三倍!”徐子章白皙脸上浮起激动的红晕,让刘恒一起分享他的喜悦,随后乞求道:“拜托刘师兄,每天能抽出两个时辰,陪我对练吗?”

  能相互帮助,刘恒自然乐意,但此刻却训斥道:“这待会再说!谁教你交手时能分神的,要是换做真正的对战,一个分神就会害你丧命!”

  凶巴巴的,真是严厉,跟师兄师姐他们差不多!

  徐子章吐了吐舌头,正要道歉,刘恒又冷脸沉喝道:“还有,你怎么回事,练武要练到通透,不能留下余地。总是躲躲闪闪,胸膛皮膜一直没打熬到,莫非是想日后留下致命破绽,还是考校师兄我的身法?”

  这徐子章身法极好,步伐好似水里的鱼,捉摸不定,连弓体术基本式都很难跟上节奏。这样一来,打到何处并不是刘恒自己决定,而是徐子章选择以哪一处接拳打到。

  虽然好像被对方掌握了主动,但本来就是好心帮他打熬皮膜,而不是生死争斗,自然不会计较谁主动谁被动这种小事。可是半天过去,徐子章仿佛猫戏老鼠般,又或是对战到酣畅处,彻底忘了对练的根本目的,胸口一大块皮膜总是躲闪过去,没让刘恒打到一拳,刘恒就真有点生气了。

  听到刘恒怒喝,徐子章刹那间脸色大变,急忙想要解释什么,起了较量之心的刘恒却率先动了手。

  论起实战,刘恒的经验比第一次出门的徐子章丰富太多了。

  一认真起来,他弓体术基本式的身法立刻变得更加灵敏,如同树上猿猴,一个窜身用背挡住徐子章一只手,左手隔开徐子章另一只试图防御的手,扬拳就打向徐子章空门大开的胸膛,大喝道:“接拳!”

  这凌厉果断的架势,徐子章俊美脸庞瞬间煞白,仿佛吓傻了一般。

  呯!

  落拳下去,刘恒立刻察觉不对劲,弹性十足,但触感柔软,这小子是真吓傻了不成,怎么忘了要鼓动气血筋肉,磨练皮膜?

  幸好是对练,他赶紧收回了大半力气,但毫不防御,想来这一拳徐子章胸口肯定难免伤痛。退后两步,刘恒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对练误伤在所难免,可你分明是走神了!要是换做实战,你现在……”

  “师,师兄,你!”

  刘恒话还没说完呢,就见徐子章俊美脸庞由白转红,涨得通红。猛地捂住胸膛,好像蒙受了多大的羞辱一样,灵动大眼羞怒瞪着他,眼泪猛地就夺眶而出,“你,你无耻!”

  眼泪一流简直止不住,如同泉涌,他一跺脚,居然就这么大哭着跑了!

  “这小子……”刘恒目瞪口呆,喃喃失声,“多大点事,竟然还哭了,难道之前从没受过伤么,他家里怎么能娇生惯养到这地步?还有就这么跑了算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他了呢!”

  眼见徐子章身影很快消失在雪色之中,刘恒不禁气恼道:“好心帮他练皮膜,又教他实战经验,他还骂我无耻?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这小子一定脑子有病,以后要是再遇上,我绝对当做不认识!”

  不管徐子章再怎么古怪,今天的修炼目标提前达到,药效也已经过去,全身疼痛,在练下去过犹不及,刘恒索性穿好衣服,追赶车队去了。

  刘恒离开好一会,一个明眸皓齿的绝丽女子拉着徐子章,气冲冲地赶了过来,大喝道:“那个无耻混蛋呢?敢欺负我们家梓章,实在胆大包天,死不足惜!赶紧给我出来,我要你碎尸万段!”

  女子大喊大叫,倒竖的柳眉下,清亮双眸冒出火光,像是要杀人,显然气到了极点。

  可惜两人要找的刘恒已经走了很久,任她再怎么叫嚷也出不来了。她还不罢休,拉着徐子章搜遍了一大片雪地,最后没能寻到“那混蛋”的踪迹。她纤手按住柳腰,高耸胸脯剧烈起伏,有气撒不出,银牙都快咬碎了。

  “敢做不敢当,跑的倒是贼快,你就祈祷吧,千万别让我遇见!”

  厉喝间,她含愤一击,看似柔弱的玉手印到身旁树干,徒然爆发出剧烈声响。刺耳剧烈的嘎吱声越来越烈,历经刘恒千百次猛撞而屹立不倒的粗壮树干,竟承受不住绝丽女子一巴掌之威,居中断裂。

  仿佛山岳倾倒,替刘恒受罪的巨树轰然砸下,气势惊人。

  同样是一招《游蛇化云掌》,但劲装女子比徐子章施展出来,恐怖了何止百十倍?!

  徐子章都被她吓到了,小声道:“二师姐,算,算了吧,他好像不是故意的……”

  “说什么呢?还不是怪你!看你哭着跑回来,要不是追问了半天你才说,耽搁了时间,否则怎么能让淫贼跑的没影了?”

  女子拿大眼瞪他,“人家就是欺负你太单纯了,才敢借对练的机会故意调戏你,要是不把这种淫贼杀了,你的名节都被他彻底毁了!而且还不知有多少人的名节会毁在淫贼手里!今天敢打你胸,下次他就能更得寸进尺……”

  女子说起来就停不下来,如同一把玉珠掉落金盘里般,清脆悦耳却噼里啪啦,徐子章被她说的又是泪珠子滚落,气恼哽咽道:“你还提,你还提!早知道就不跟你说了!”

  “得,得,得,我的小祖宗哎,我以后都不提了,连师傅都不告诉总行了吧?”女子最看不得徐子章垂泪的可怜样,伸出玉手忙着帮他抹泪,叹气道:“这次大师兄闭关,师傅让我看好你们,我自然不能让你们受丁点委屈,这种欺负你的淫贼绝不能放过,否则这事传扬出去,咱们整个门派都会被人看不起,你知道吗?”

  徐子章怯怯地道:“他,他应该不会说出去的吧?”

  “这么猥琐的事都做得出的人,还有什么事不敢说的,指不定还会当做得意事到处宣扬呢,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处理。”女子脆声冷冷道,明眸里寒光四溢,“在这里遇见,看来淫贼也应该会去武陵山脉,到时候你带着我去,一定要把他认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人物!看我怎么替你报仇!”

  “哦。”徐子章闷闷不乐,嘟哝答应。

  女子这才拉住他,一路细细叮咛唠叨,快步远去了。

  远处马车里,刘恒突然打了个冷噤,不禁疑惑道:“莫非刚才受凉了?”

  后来发生的事,他浑然不知,自然不知道还没到地方,他已经又被人惦记上了。

  “听蛮厨子说要到地方还有个五六天,如果徐子章还能陪我对练,或许到地方之前,我就能突破到练皮期初成的境界了。”回想对练对修炼的极大帮助,刘恒只觉遗憾,转头就把这事放下了,开始细心感受皮膜的细微变化。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