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六十七章 废了!

第六十七章 废了!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49更新时间:2015-06-22 12:31:45
  同样是一招靠山崩,然而暗里却大不相同,刘恒悄悄用上了弓体拳的运力法门!

  咚!

  仿佛山岳对撞,重响轰鸣,连石桥下湖泊都泛起剧烈波纹,可见这是多么巨大的力量对撞!

  逼出体外的狂猛冲击,彻底打入尸仆体内,表面没有露出一点疑似内力外放的异象。

  武身尸仆痛苦嘶吼,连连后退,那坚不可摧般的尸身,竟然肉眼可见的塌陷一大块,受创之重难以想象。

  “武二!”原本稳坐亭台,朝刘恒冷嘲热讽的魃仙门灵体骤然蹦起,惊呼之时,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武二的铜纹皮膜,连宝兵都很难留下痕迹,一个练皮期还没初成的小子,绝不可能打伤我的武二!绝不可能!”

  别说是他,无数人都震惊得起身,望向刘恒惊疑不定起来。铜纹武身号称最强铁壁,同境界防御无敌,很少有人能伤到铜纹武身,更何况道术精炼过的尸身!

  这小子,竟然做到了,而且是一招重创!

  放眼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

  原来大家都看走了眼,差点被他骗了!

  要不是魃仙门咄咄相逼,这人或许还不会显露这样恐怖的杀招。连同境界防御无敌的铜纹武身尸仆都挡不住一击,如果真被这神秘少年假象蒙蔽,小觑了他,放到将来争夺宝物时骤然爆发,谁又有自信能无惧这一招的威胁?

  无论他是怎么做到的,这小子绝对是同龄天才中,最可怕的顶尖那一流!

  魃仙门灵体简直怒发冲冠,猛地扭头,朝刘恒狰狞怒视,“这小子一定耍了诈,武一,给我帮武二报仇!”

  他都快要气疯了,想要立威,反而被别人用他狠狠立了威风。

  不止公然打脸,神异非凡的武身尸仆,稀世罕见,魃仙门中都所剩无几,要不是因为他是灵体,绝不可能赐下两尊来。

  本来准备这次有武身尸仆相助,他将横扫所有天骄,踏着他们的失败将名望推向人生巅峰,想想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谁能想到,武身尸仆还没真正发挥作用,今夜只是准备牛刀小试,借机收拾陌生少年来扬威,偏偏莫名其妙地就被重创了一尊?

  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身后的尸仆沉吼答应,同样一跃而去,拳风呼啸如同撕裂了虚空,带着捶碎一切的霸道气势,直击刘恒头颅!

  刘恒不管不顾,再度朝武二靠山崩,猛力几乎将武二胸膛彻底撞得近乎紧贴在后背,这才扭身迎向武一。

  武二极度不甘地怒吼,仿佛生前的绝望和惊愕再度重现,他无法容忍自己又一次被打败,却似乎依旧难改英杰早逝的凄凉结局。头骨失去支撑垂落,几乎贴到腿脚,无力再战。

  再一次的败倒,竟然败得更加凄惨了。

  这是最极致的穿透之力,不能破坏武二的铜纹皮膜,却能穿透进去,将他的骨头和内脏,两击全部撞得粉碎,彻底废了!

  迎上武一的拳头,刘恒心头猛震,因为他的剔骨刀居然好像豆腐做的,在这拳之下寸寸碎裂,挡不住片刻。

  这武身又有什么可怕异能?

  他抽身急退,凝神望去,只见武一拳头有金光闪耀,如金似钢。这拳头不止卖相奇特,坚固更甚宝兵,配合拳法施展的恐怖威力,他已经亲眼见识过了。

  “是霸拳武身,拳头天生蕴藏霸气,无坚不摧!”亭台中都是见多识广的英杰,顿时认出了这具尸仆的来历,凝重出声。

  霸拳武身的拳头,甚至比刘恒那诡异的一击更加可怕。因为天下尽知,曾经古代有一位霸拳武身修炼到了一方霸主的境界,立刻被公认为最强武道霸主,连同境界的铜纹武身的皮膜都被他一拳打破,可见霸拳的威力!

  这霸拳武身尸仆拳法大开大合,有种遇山开山,遇水裂海的威势,霸道得令人只剩下不敢一战的畏惧。像是漠然宣告,要么求饶逃命,要么受拳去死,我的拳下没有第三种可能!

  甚至迎战,都需要大胆魄,最自信的信念!

  刘恒或许还没有培养出绝大胆魄,却对弓体拳早已培养出了近乎无敌的自信,似乎只要弓体拳一出,就是必胜的结局。这种自信好像也悄然融入到了弓体拳的外放之力里,无声无息使这外放之力也多出了一股不可匹敌的强大气势,更加凝聚,也更加坚固。

  他还不知道,这正是一个想要走向更强的武者,必备的精神支柱,他已经快要养成了。

  果断扔掉只剩刀柄的剔骨刀,弓体术基本式灵巧躲避着霸拳武身的狂猛攻势,寻找到一个破绽,顿时矮身一钻,一靠!

  简简单单两个举动,却牵动众人的心,无数人屏息凝神,只为看清刘恒这看似平凡却格外可怕的一招,究竟有什么玄妙?又是出自哪个门派的绝技?

  可是没人能真正看懂,甚至不明白武身怎么就败得如此容易。

  莫非武身尸仆只是纸老虎么?

  看着吓人,其实不堪一击?

  连铜纹武身都抵挡不住的极致穿透之力,不以防御见长的霸拳武身的尸身,就更不可能挡得住!

  仅仅一靠,霸拳武身腰背猛弓,倒飞好几米,卧倒在地,几度试图起身再战却无能为力,咆哮一声胜过一声,却仿佛失败者的悲鸣。

  一尊武身尸仆又被废了!

  湖泊突然一片死寂,好半响寂静无声,都被刘恒突然显露的勇猛震得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

  短短片刻,他们亲眼看着一个陌生而普通的少年,等于接连打败了两大武身,而且还是以弱胜强,这是何等的惊心动魄,骇人听闻?

  哪怕练成尸身的武身失去大半神智,但武身毕竟是武身,尤其天赐异能还在,更是这种生前将绝世武艺练成了战斗本能的武身,起码还有生前五六成实力。

  让在座最顶尖的天骄们亲自出手,都不敢说能稳胜一尊,但这少年只是接连三招,仿佛轻描淡写,就将两大武身尸仆接连废了!

  看得震撼,细思……更是极恐!

  这是怎样的妖孽战力?又是多么逆天的招式?

  少年究竟是谁?

  哪怕曾经默默无闻,单凭今日惊艳绝伦的惊人表现,绝对一战成名!

  这少年,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

  就算一众自负非常的天才,也忽然怀疑起自己来,人人扪心自问,武身尸仆换做是自己,又能有几成胜算?

  结果他们面色都凝重了几分,能够依旧坚定自信的寥寥无几。

  如同裂海宗那个疑似武身的少年,厌恶望向刘恒,喃喃自语道:“只有活着的武身,才是真正的武身,欺负这些被人奴役的失败者的尸身,到时候我会替他们向你找回荣耀,为真正武身证名!”

  西边亭台顶上,一只五彩斑斓如梦幻仙禽的小孔雀,依旧在漫不经心地梳理自己的尾羽,像是这些凡人的争斗,它根本提不起兴趣。

  中央亭台,古琴后的小花仙,没有一点情绪波动,似乎平静如水。

  斜侧的亭台里,有个背对众人的少年身影,负手跨刀,如同湖泊水雾比这场激斗更加吸引他的注意,看得出神像是化作木雕,一直没有转过身来过。

  同样平淡的,在场还有好几个天才,只是隐于众人之中,并不显眼。

  “你!”

  魃仙门灵体惊怒至极,眉心在疯狂跳动,像是要释放出什么恐怖的存在,气息无限提升,“你竟敢毁了我的两大护体尸仆!将要陪伴我走上巅峰的仆人,你好大的狗胆!”

  刘恒无视了他,朝德琼严肃道:“师兄,天骄榜上有名的武身,还真是很厉害,我差点就败了。”

  这话让无数人直翻白眼,没见过嘴这么损的,看似谦虚,其实快把魃仙门灵体的脸都打肿了!

  说武身厉害,还差点败了?

  可大家见到的,却是你连废人家精心栽培的两大武身尸仆好不好!武身厉害,那你岂不是更厉害?有这么自夸的么?

  德琼却也严肃回应,“师弟千万不要骄傲,要是遇到两个武身同上,你还是很危险的!”

  刘恒十分认同地点头回应。

  这对师兄弟,真是够了!

  众人简直听不下去,他们是在认真讨论,还是在得意张扬?需要这么高调反击魃仙门之前的讥讽么?

  “对了师兄。”刘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忐忑地问道:“不小心打坏了人家的武身尸仆,要不要赔?很贵的吧,咱们能不能赔得起?”

  德琼仔细想了想,才迟疑道:“听说魃仙门尸身多得是,坏了两个而已,没几天就又有新的了,应该不用赔吧?”

  别说众人纷纷扭头,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魃仙门一众弟子,尤其魃仙门灵体,几乎被气得吐血。

  竟然开这么阴损恶毒的玩笑!

  这可是武身尸仆,将来越成长越恐怖,就算在魃仙门也是稀世珍宝,每折损一个都是巨大损失,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一个脚趾头!

  太过分了!

  一贯高傲自负的魃仙门灵体脸涨得酱紫,已经怒到了极致。

  刘恒的无视,战胜后的极尽得瑟,简直是在肆无忌惮地践踏魃仙门的尊严,别人能忍,他却再也忍不下去了!

  “狗东西,别以为能废了我两大武身尸仆就天下无敌了,这是你逼我的!”他面容疯狂扭曲,怒吼近乎咆哮,竟然像是还有更强的杀手锏,就要激愤得施展出来,“没人能羞辱我,没人!”

  “我要你死,死,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