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六十九章 颜家史书

第六十九章 颜家史书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189更新时间:2015-06-23 17:44:44
  “就这么放过他了?”刘恒不乐意道。

  德琼传音道:“大庭广众,不能把他怎么了,不如等到过几天,浑水里随便你怎么处置,岂不是更痛快?”

  刘恒被激起的火气渐渐冷却,沉吟道:“如果他不再像今天这么戾气重,到时候我也懒得和他多计较。”

  当然这种可能很小,看那小子心眼太小,到时候估计是要分个生死的。

  “现在的麻烦,是锋芒太露,让别人记住了。”刘恒心里清楚,今天这一战虽然打出了威风,也打出了无数麻烦。原来无人所知,没人会多么重视他,现在连废两大武身尸仆,被逼得暴露了他的大半实力,已经让太多人视为劲敌。

  一战成名,隐藏的优势消失了,将来正戏上演时,他将会成为最被针对的几人之一,明里暗里的威胁将无限增加,必须想办法消除。

  他暗中运起弓体拳的法门,将全身气血猛烈逼到手掌上,又迅速倒冲回返全身。

  逆运功法,自伤己身!

  在外人眼里,刘恒脸色煞白又突然涨得通红,浑身一抖差点跌倒,越又在努力稳住身形,似乎想掩盖什么。

  德琼也是聪颖的人,也在琢磨怎么消除刘恒的影响,此刻一看就知道刘恒的心思,顿时暗赞刘恒果然有主意。甚至不需要刘恒暗示,他已经配合了起来,脸色微变,突然朝正要招呼他们进去打探底细的众人抱拳行礼。

  “怪我,怪我,忘了邀约好友相聚,想来好友早已在等我了,要是爽约,不知以后怎么埋怨我呢。”德琼懊恼道:“难得如此英杰聚会,看来是和我们无缘,不能和众位坐而论道,实在遗憾至极。下次如果再有聚会,一定和诸位把酒言欢,再来道歉,告辞了!”

  德琼号称惜花君子,红颜遍天下,这也说得通。但众人眼力高明,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像是刻意隐藏心里的急促,但又的确焦急的模样,竟不等人说话,拉着身边那神秘少年就走。

  对于身后众人的挽留声,他置若罔闻,走得真是太匆忙了。

  亭台的人们冷眼旁观,目送两人匆匆离场,眼神对视间,似乎各自都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看似拉着那至今不知姓名的天才少年,其实更像是在搀扶,这么刻意是想要掩盖什么?

  回想少年今夜惊艳的表现,和武身尸仆激战时,开始明明不敌,显露的也只是略微高明的实力。虽然不敌武生境圆满的武身尸仆,但境界本就差了两重多,能纠缠这么久,已经勉强能说是还算优秀的练皮期武者了。

  但后来实力骤然暴增,连武身尸仆都被他以弱胜强,而且都是一招置地,这样的表现已经不足以用天才来形容了,堪称逆天!实在匪夷所思!

  这简直太过诡异!

  武身尸仆这样几乎可称之为武生境无敌的存在,在座大多数天才都需要好一番折腾,才有可能惨胜。不可能突然蹦出这么个绝世天才,之前竟毫无名气,在座这么多见多识广的人物,居然每一个人认识他!

  而且一个人的实力,很少有短时间里变化这么大的,除非他之前刻意隐瞒了实力。可是众人分明见到,他在气势最巅峰时,展露出来的气血依旧是刚刚踏入练皮期的水准,并没有丝毫变化!

  单单这两点,再对比他突然展现的可怕威力,显然有很多太不合常理的地方,十分不真实,早已让人们心里又惊又疑了。

  再想到随后少年好好的突然要跌倒,细心人都看在眼里,那脸色的剧烈转变,很像是某种后遗症突兀爆发!

  而刚刚德琼神情变化,又极力掩饰不想人看出来的焦虑,匆匆离场时隐晦的搀扶,真相已经不言而喻。

  “如果没看错,少年是用了透支潜能的秘法或丹药,并非本身就这么惊艳绝伦。这类秘法或丹药,的确能让人爆发出超越常理的可怕实力,但事后潜力大降,不仅现在暗伤处处,他将来修炼怕更是困难重重了。”

  龙虎门张归一摇了摇头,朝小花仙身后那个像是山野农夫的黝黑中年人叹道:“连这种方法都用出来,只为了让众人看重,甚至不惜折损后辈的潜力。游家太渴望重新崛起,可惜在我等看来,他游家真是落末了,底蕴都已经尽失。”

  “这类秘法或丹药稀世罕见,偶尔出现一点,也是价比最低的道器,难道这次游家是毅然破釜沉舟,把最后的一点家底都拿出来了?”

  中年农夫感慨,说的是宗门流派,神情却像是农夫见到了别人家的庄稼收成越来越差而感慨,“周游前辈一个人撑起整个流派,真是辛苦。威名镇顶,奈何垂垂老矣,寿命怕是不长了。”

  旁边有个儒生,看似二十出头,一举一动皆透出儒雅风流,气度不凡,“周游前辈这次,怕是来拼命的,如果无功而返,想跨出那一步怕是不可能了。这样的绝世人物,结果却逝于寿终,实在令人扼腕惋惜。”

  “尤其游家落末太久,好不容易出了个周游,可门下弟子还是青黄不接,并没有太出众的弟子能够继承周游前辈将游家重获新生的大愿望。只要周游前辈撒手一去,游家怕是彻底没希望了。

  几人唏嘘,像是预见到了又一个流派将要泯灭在人世间,儒生叹道:“只能在史书中,缅怀游家曾经的辉煌了。”

  “这次盛事,不知在你们颜家史书,会记下哪些人,哪些事……”张归一又摇了摇头,喃喃出声。

  颜家史书!

  传闻自从颜家崛起,便担负起了整理和书写历史的重担,自荒古开天,到现在每时每刻都能在颜家史书找到记载。

  而颜家史书,中正平和,总是客观记叙,并不会留下主观意念,是天下公认最真实不虚的史书。名留青史,是每个人足以传世的最高荣耀,也是无数人的毕生追求,这里说的青史,正是颜家这部史书。

  独一无二!

  儒生洒然一笑,“十年之后,众位如果活着,自然知晓。”

  他的姿态,如同颜家,一样的超然世外。

  颜家史书每年问世一部,记载的却是十年前的大事,一贯如此。今年影响天下的重大事件,除了当事人和颜家的人,外人只有十年后才能在颜家史书里,详尽知晓这场盛事最真实的模样。

  “十年,希望你我到时候还能一聚,看着史书回味今朝!”张归一朗声道,豪情尽显。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在谈论,或是暗暗沉思。

  “应该是秘法或丹药催动,那少年并非是真正天骄的实力。”

  “既然不是真实实力,那么这人的威胁并不大,到时候时间紧迫,不能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宝地争夺时谁不是手段尽出,比平常实力要强大很多,他不过是提前显露,到时候谁会比他差?真是可笑,以为演这一出戏,能吓得住谁?”

  “原来是个白痴,早早暴露了杀手锏,到时候谁还会把他当回事?要是命不好撞到我手里,就是顺手杀了的事。”

  刘恒和德琼的异样,让无数天才们重生信心,也的确消除了不少人对他的杀心,危险大大降低。

  有人半信半疑,但也有很多人无动于衷,并不信刘恒是用了透支潜能的秘法或丹药,反而猜测二人最后是在演戏,故意误导众人,所以依旧把刘恒当做首要击杀的目标。

  能有这样的结果,刘恒和德琼这场戏已经达到了效果,起码比最开始好了太多。

  “还傻什么呢?”被扯住袖子,徐子章倏然惊醒,才听到二师姐的传音,“人走了正好,给你报仇的机会到了,咱们赶紧跟上!”

  被二师姐悄悄拉出亭台,快步走出大商酒楼,徐子章还是迷迷糊糊。

  这一次,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冲击,脑海一片空白,还沉浸在之前惊心动魄的争斗中,“那武身尸仆这么凶悍,我一个都很难打败,还人人说我是天才,那刘师兄又算什么?年纪和我相仿,却连武身这种天骄都能接连打废两个,原来刘师兄竟然这么强!”

  二师姐风驰电掣朝外赶,拉得他两脚离地,在风中摇曳,几乎飞起来。

  在他心里,刘恒的形象早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心跳莫名的越跳越厉害,“头一次相见,让他陪我对练,是以为实力相仿,今天才知道,刘师兄比我厉害太多了,他才是真正的天才!当时我那么贸然冲过去,是不是太不矜持了?也太自以为是了?自以为是天才,说不定被刘师兄心里笑死我了!”

  “他并没有因为我实力差而拒绝我,还自降实力陪我练功,现在想想,他耐心好人也心好。我一身男装,刘师兄替我着想,不愿我留下皮膜破绽,那一拳合情合理。”

  “这样的好师兄,怎么会是淫贼?反而怪我太敏感,还错怪他!”

  想通了一切,他试图赶紧解释给二师姐听。但二师姐赶路的速度太快,他一张口就有狂风灌进来,哪里说得出话来,小脸神情越来越焦急,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暴走的二师姐。

  奔出集市,二师姐很快找到了快步离开的刘恒和德琼二人,俏脸寒霜密布,轻功速度又激增了两分。

  相隔只剩十多步,二师姐一声娇叱,狠狠一掌拍去,内力凝聚出一个气势可怕的凝实大掌,要将二人瞬间碾压成肉泥!

  “淫贼,受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