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大皇帝 > 第七十一章 练皮期初成!

第七十一章 练皮期初成!

小说:我是大皇帝作者:暴走土豆泥分类:武侠字数:3206更新时间:2015-06-24 12:31:49
  “二师姐……”徐子章再次尝试。

  “你别劝我!”

  换来的只是二师姐的厉喝。

  “师兄!你……”刘恒也试图和德琼说话。

  德琼传音:“你别插嘴!”

  徐子章很想说,二师姐,咱们误会刘师兄了,而且……你更找错人了!

  刘恒很想说,师兄,你搞错了,这应该是找我的,让我来吧!

  可惜徐子章的二师姐和德琼都没给两人开口的丝毫机会,一张嘴立马打断,怎么把话告诉他们?

  玉手贴在胸膛,含劲未吐,随时有丧命的危险。刘恒看得直冒冷汗,德琼师兄的误会,真的很可能把自己小命给玩丢了!

  徐子章也心惊肉跳,再这么误会下去,二师姐真要杀人了!

  德琼的眼神却越来越深情与专注,仿佛眼里只剩下徐子章的二师姐,“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只有看见你,它才会跳得这么有力!”

  “你!”二师姐绝美脸蛋渐渐泛起一丝红晕,银牙紧咬,“无耻!混蛋!”

  “我无耻,我混蛋,我对不起你!”德琼毫不犹豫全答应下来,轻声道:“动手吧,我的心能死在你手里,它已经死而无憾了!”

  这究竟是什么人?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我一生都没听过这么不要脸的话,他竟然也说得出口?而且一句接一句,都不害臊吗?

  二师姐死死磨着贝齿,恨恨盯住德琼那坦然的脸,他直接而炙热的目光,居然让她不敢对视,“怎么回事?明明耍流氓的是他,我怎么反而心虚胆怯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越无耻的人,气势反而越强盛?”

  她只想狠下心,将内力往前轻轻一送,立刻送欺负徐子章的淫贼归西,可不知道为什么,身子骨突然发软,好像使不出一点力道。

  这淫贼,一定用了什么诡异法术!

  她倏然惊醒,眼中重新放出冰冷寒光,煞气冲霄,就要动手,耳畔突然响起了德琼轻柔的低语。

  “早归去,早来兮!来世只愿化成蝶,常伴尔簪增俏艳。”

  德琼柔情一笑,小声道:“你将来,要是见到簪子上停了只蝴蝶,千万不要想起我,我不愿让你徒增忧愁,只愿能增加你一丝俏丽,助你早日与如意郎君双宿双栖,我就心满意足了。”

  此话一出,别说徐子章二师姐倏然动容,像是被猛地击中了心里最脆弱的地方,连徐子章都惊得张大嘴合不拢,刘恒也被突然震住了。

  虽然早听说德琼师兄是惜花君子,是灵原三十二才子之一,随手一诗能捧红一位名妓,字比万金。但他一直觉得名声是被捧出来的,什么才子君子,其实真实文采怕是和他也相差不多。

  然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刘恒自忖换做自己,恐怕心念急转的是怎么脱身,哪里还有心思去作诗?

  更别提张口就能来一句动人心魄的绝句!

  那种对自己生死的洒脱,更衬出深藏字里行间的浓浓爱意,只愿尽早化成蝴蝶,能常伴在你身边,增添你的俏艳。

  刘恒仿佛听到了潺潺流动的溪水声,柔情似水,这正是情诗的极高境界,世上哪个女子听了后能够不动心?

  徐子章二师姐螓首微垂,骤然收回玉手,一句话不说拉着还痴迷诗句的徐子章扭头就走,行色匆忙近乎慌乱。

  这模样,哪里还能看出一丝来时的腾腾杀气?

  德琼追了两步,脸上满是不舍和留恋,追着她的背影疾呼,“再相见,是何时?今世相思人憔悴,莫等青华化白首!”

  宛若情郎最真切的挽留,道尽了对离去佳人的无尽眷恋,真是绝了!

  望着徐子章二师姐娇躯轻颤,脚步瞬间变得更乱,走得却更急了,仿佛身后有吞人巨兽,近乎逃命一般。

  刘恒不禁感叹,德琼师兄的情诗,对女子杀伤力实在太大,这简直就是绝杀!

  之前还在遗憾不能听到全诗,转头德琼师兄就给配齐了,后句变前句,分明成了一首经典好词。

  这首词雅俗共赏,足以流芳百世,谁能想象是被人随口做出的?

  德琼师兄急智下的文采,竟都是这么惊艳,让他顿时只剩惊叹和佩服!

  甘拜下风!

  才子之名名至实归,刘恒彻底服气了。

  “二师姐……”

  离去了好久,见二师姐脸上红霞彻底消退,面无表情,徐子章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还好吧?”

  二师姐猛地惊醒,咬着红唇恨恨道:“这淫贼一定是有至强邪术,咱们两人竟然都不知不觉中了招,本来想让他赔命的,谁知道连出手都做不到,就莫名其妙败退了,真是邪术高强!”

  “师姐……”

  徐子章的话又没能说出口,就被满是羞恼的二师姐立刻打断,“你别说了,没能替你雪恨,师姐知道对不起你。这次吃亏在不明邪法上,下次有了准备,师姐一定能收了他的狗命!等到宝地开启那天,绝对就是这淫贼授首之时!”

  看着几乎把牙咬碎的二师姐,徐子章欲言又止。

  本来很想解释清楚,赶紧把误会消除,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想说了。似乎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告诉他,二师姐已经陷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说不说都没用了,不说更好,这或许会是个很美丽的误会。

  但是刘师兄那里,一定要尽快找机会去解释和道歉……

  “师兄,厉害!”

  看着还沉浸在戏中,望着徐子章二师姐消失的方向仿佛痴了,久久没能回神的德琼,刘恒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最专业的,他根本看不出一点虚假和作伪的痕迹,直到人离场了还在演,真够敬业。

  “唉,佳人一去不复返,咱们走吧。”

  德琼怅然若失,几乎三步一回头,叹息着离开。但传到刘恒耳中的传音,却透出了天差地别的情绪,得意洋洋又故作矜持,“唉,师兄我的情债,真是多得让我头疼啊……世上痴情男女总太多,每次出来江湖热闹的地方,总会遇到这样的事。我无心再留情,又不忍心她们受到伤害,倒让你看笑话了。”

  刘恒张张嘴,最后决定闭上了。

  还是不要说出真相,打扰师兄自鸣得意的心情了。

  这个奇怪惹上的麻烦,既然师兄愿意接了,就还是放心交给他这种专业人士来处理吧、看起来他也很乐意,只看这出口成绝句的情场大绝杀手段,都根本不用为他有任何担心和愧疚了。

  心安理得。

  周围不少若隐若现的诡异身影,接连消失踪迹。显然见证了这场大戏,足以证明德琼退场时“约会好友”的话不是托词,这些刺探自然没有了再跟的必要。

  所以刘恒和德琼回去这一路,变得十分清静,再没人来打扰。

  反倒是周围不时传出厮杀和喝骂声,甚至突然的惨叫。江湖人多了,总会生出很多事来,随着宝地开启的时间逼近,也将会变得越来越不平静。

  明面下暗流涌动,到那一天,注定波涛汹涌。

  回返之后,德琼走去牛车,自然要把今天的见闻都告诉老师,刘恒则去了马车,继续磨练刀法。

  马车和牛车的位置偏僻,加上有心人也该知道这里有谁在,并不会来打扰。外面渐渐喧闹,这座山头却很平静,缓缓又度过了好几天。

  “正月十五,今夜就是月圆之日了。”

  结束了一天的修炼,刘恒清洗身上污垢和汗渍,仰望夜空繁星和明月,心里居然十分宁静,无风无波。

  又是九天苦修,完整秘方熬制出来的药汁,效果明显增加。再配合这九天成千上万次靠山崩的磨练,他在两天前已经练皮期初成,稳稳站在了武生境七重之上。

  凡铁打造的兵刃,划过他现在的皮膜,最多只会留下一层浅浅的白痕,一抹就不见了,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这正是练皮期初成的特征。

  甚至穿透之力,他都有了一定防御。

  要是能更进一步到达武生境八重,练皮期小成,就算成年人全力斩下的刀剑,也无法在他皮肤上留下痕迹,更别说能破开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修炼到这地步,他在凡间已经是刀枪不入的神话高手了。

  但是放在江湖,他也只是刚刚起步的雏鸟,对他能轻易造成威胁的人和物实在太多,这点修为还不够看呢。

  可相比别人,刘恒对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十分满意了。

  明面上看,他的皮肤并没有增厚了多少,要用力揉捏才能感到其中的坚韧。仿佛贴了层熟铜打造的薄皮,光滑到隐隐泛出光泽,敲击竟然能传出金属般的回响,能清晰感觉到和以前的不同。

  这让他对这次宝地争夺的信心,又增加了一点。

  近几天他忙着苦修,德琼却来回奔波,打探了更多的消息。宝地开启的时间早已正是演算出来,正是正月十五,圆月当头之时!

  此刻,无数人都走出了住地,静静仰望圆月不紧不慢地升上高空,时间已经越来越近。

  周围出奇的寂静,仿佛即将爆发之前的火山,一股非同寻常的紧张氛围近乎凝滞,却也悄然蔓延到了每个人的心头。

  突然间,大地隆隆震动,远处山野仿佛卷起一条黄白长龙,竟然有大军在这时狂奔赶来了!

  是谁?

  这样张扬到毫不掩饰,先声夺人的威武,引得所有人都惊异望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