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戮仙封天 > 第7章 人生何处,不死别

第7章 人生何处,不死别

小说:戮仙封天作者:冰蓝先生分类:武侠字数:3847更新时间:2016-04-27 12:05:01
  数百触手般的黑影从青獠身上伸出缠向黄公,若被缠上,虽不致死命,但黄公将更为被动。

  但黄公如何能任一名鬼修在自己身上施为,手上动作越来越快,黄色小旗在身体周围转成了圈,一番举动也不是没有效果,只见青獠慢慢离开了黄公身上,一张俊美的白脸上,眉头紧皱。

  老头见状也没闲着,飞身一跃,来到黄公身边,一手抓着一根一尺长的钉子,直指黄公眉心和心口。

  对此黄公不敢不顾,逼退青獠的黄色小旗飞出两面,分别护在心口和眉心之前,钉子和小旗碰在了一起,老头一击无功而返,但此刻因为少了两面小旗的牵制,青獠已经重新缠在了黄公身上。

  直到此时,黄公才脸色巨变,本以为只有老头摆下阵法埋伏,没想到对方不知道从哪请来了一位鬼修,并且修为还不低,两人一旦联手,自己估计不敌,更不用说此刻还身陷阵法之内。

  “今日拼着神水不要,也定要你们魂飞魄散。”黄公此时心中大急,如此下去,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一人一鬼击杀,并且自己身陷阵法,无时无刻都要在消耗真元,还得小心其它鬼物偷袭,加上这一点,即便自己不失误,被耗死也是迟早之事,当下咬牙拼命。

  “千机百变,风旗。”黄公口中念念有声,只见三面小旗中一面画有云朵图案的迅速燃烧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风,不到一息,整个小院内无论是藤蔓,还是树枝房屋,都被风刃搅碎,残渣在空中飞舞。

  老头不得不停下攻势,抬手架起黑色光幕覆盖周身,抵抗着风刃,比起小院其它地方,黄公身边风力更甚,几乎化作实体的风刃不断撕扯着青獠,此刻的青獠已经完全离开了黄公,奋力抵御着风刃。

  黄公手上也没有多余动作,维持着一个手诀,想来发出此术出了损失一面小旗,对他心神真元消耗也是不小。

  不一会,风停了下来,老铁头和青獠有些狼狈,黄公也微微有些气喘,损失一面小旗的代价下,这场对抗中他并没有落下风。

  “倒是小瞧你了。”老头叹息了一声,手上出现先前使用的钉子,这次却是刺向了自己头顶和腹部,“青獠,合体!”

  随着钉子刺入身体,老头面目狰狞,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而青獠没有多言,飞身钻入了老头体内,老头脸上瞬间出现了一层黑气。

  黄公见状,哪还敢有所保留,老头面上黑气,分明就是死气,他本就靠尸体修行,对于死气熟的不能再熟,自然知道对方这动作已经是在拼命,且不论结果,自身定当九死一生。

  “千机百变,水旗、雷旗!”剩下两面绣着水滴和闪电标志的小旗也燃烧了起来,“你敢拼命,我难不成还怕了你,给我死。”

  郎朗夜空,突然聚起了黑云,豆大的雨点瞬间便倾泻而下,同时类中电蛇翻滚,一道道雷电混在雨点中击向老头。

  呼风唤雨,这在俢者的战斗中并不罕见,看似声势浩大,但就算有宝物燃烧,如此大术,黄公也撑不了多久。

  没有多余的动作,老头只是不顾即将击中自己的雷电和雨点,冲到黄公身前。

  黄公全力维持大术,自身哪还有余力对抗,不过在他脸上却没有一丝惧色,反而嘴角挂着冷笑。

  黄公计算下,老头是不可能在雨点雷电到来之前来得及冲到自己身边的,即便此刻,他也有自信。

  “爆!”老铁头没有施术,甚至没有抬起手,口中怒喝了声后,便被雨点和雷电淹没。

  “不——!”潇辰站在残破的小院门口,眼泪止不住留下。

  原来,潇辰离开之后没多久,毅然回头,手中仅仅捏着灵符,想要出一份力,只是赶到小院门口时,正好看到了老头被雷电雨点淹没。

  “嘭!”一声巨响,响彻云霄,潇辰只来得及抱住头,便被气浪掀飞,脸上泪珠如断线珠子一般,留在了空中,潇辰飞了好远一段距离,又在地上翻滚了许久,才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一身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

  天上黑云已经散去,月光重新照大地上,只是不到半个时辰之前还热闹非凡的塔克镇,此刻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点生气。

  倒在地上的潇辰动了动了,吃力的爬了起来,他样子有些可怕,脸上到处是擦伤,口鼻中不断有鲜血流出,擦破的衣服下露出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

  然而他却站了起来,极为缓慢,一瘸一拐的走向原本小院的一片废墟。

  老头连同青獠一起的自爆,是黄公怎么也想不到的,身为俢者,更知生命不易,修行不易,他想不到老头竟然为了阻止自己会不惜一死,他想不到自己今日,会有如此下场。

  一出现就直接不惜伤天害理拿十万凡人活祭抽取生机和生魂,争夺才开始就吓退了两个强敌,本来一切都在他算计之内,但最后结果却是,想要用来突破修为的那滴水连见都没见到,而他已经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过了很久很久,潇辰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站在了先前二人斗法的地方,他举目四望,入眼全是残垣断壁,突然,一丝青光闪过,青獠出现在潇辰眼前。

  “小白脸,你……铁头呢?”看着近乎透明的青獠,潇辰吃力的说道。

  “臭小子,你怎么能回来呢。”青獠飘到潇辰身边,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牵强的笑容。“老头已经死了,黄公也死了,这是他的选择。”

  “啊——”潇辰惊讶出声,他知道刚才一刻都还在思索老者为什么要就他,而最后也没有想出答案,而能给他答案的人却根本没想过要给他答案,或许本来就没有答案,老头救潇辰,没有想算计他,仅仅是就他。

  “所有疑问,我用剩下的时间告诉你,他不算俢者,本是一名江湖侠客,行侠仗义,救济之人数不胜数,然而多年前,他回到出生的小村子,全村上下,包括他一家老小,全部死绝,他只看到了一个离开的背影,他疯了一般的冲上去,似乎是那人不想杀他,挥袖间废了他一身武功,留给他一身重伤后离去,那人便是黄公。

  此后,他寻到一部功法,也释放了我,为报仇,他毅然修炼招鬼之术,自己也是半人半鬼,曾经多次坏了黄公好事,而保全姓名,两年前,我同他联手开卦,算定今日可成事,但其中有不可见的天机,这也是他救你的原因。

  逝者已逝,不必在追问其它,你记住,他有信念,因不肯拿人魂魄滋补而被鬼修之术折磨的痛不欲生,他没有后悔过。为了当初许下承诺,他放弃本可以更悠久的生命,这个世界,有俢者,也是凡人口中神仙,但有信念之修,皆是此天地间真正的强者!且记住你的承诺,他日在临,只渡,勿……”

  话没有说完,本就透明的青獠完全消失在天地之间。

  潇辰眼泪已经停下,看着青獠消失后,他眼前一暗,跌倒在地。

  沙象国东部边境,一处进出大漠的重镇发生了大变故,全城十万多人,一夜间尽数死绝,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这则消息,足以惊天,沙象王城王宫大殿之内,乱作了一团,众说纷纭,沙象王扶着头坐在王座之上,面沉如水,一语不发。

  “沙象亲卫,全部出动,给我查,快去!”许久之后,沙象王带着疲惫,发出了命令。

  沙象国最精良的五千军士,领着王谕,向塔克镇所在前去,然而这一切,却和潇辰再无关系,因为此刻,他离开塔克镇已经半个多月。

  潇辰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前,望着手中水杯,思绪不自觉的飘到了半个月前,那时他从小院离开后立马出了城,但他胸口树根状的根须突然蔓延开来,一会就覆盖了半个身子,潇辰感觉到自己在不断的变虚弱,似乎用不了多久,便会睡去,再也醒不过来。

  潇辰只得停下脚步,不管这些根须有什么鬼,伸手便扯,那根须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潇辰手刚碰到,就立马缠绕了上去,几息间,就完全把潇辰整个人都被裹了起来,只是潇辰口袋中的石珠在发亮,没过了多久,根须全部枯死,潇辰无恙,潇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潇辰晕倒后再次醒来,周围的废墟告诉他,一切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再留念也没有办法回到昨天,他只有上路,继续西行。

  当沙象国亲卫赶到塔克镇时,镇子中是一地腐坏的尸体,空中弥漫着令人非常不舒服的臭味,以及不时传来的哭声,十万人的哭声,莫说调查,普通人在这种怨气浓烈的地方呆的时间稍微久一点都有可能迷失心志。

  谁能想到,时隔五十年,还是沙象国东部边陲,当年大灾难之后留下的小镇,终究难逃劫数,也成了,无头冤案。

  后来潇辰走在大道上,直到过了十几天才遇到了一辆马车,他浑身破烂,样子可谓狼狈,那辆马车见到踉跄走在路中间的潇辰竟慢慢停了下来,布幔放下,两个少女从窗口凑出头来。

  见到潇辰样子后她们新生怜悯,让潇辰上了马车,虽说只是坐在外面,但对于潇辰来说,这可比两条腿走路要强多了。

  即便潇辰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歹人,但两个少女敢救助潇辰,是因为她们其中一人叫小玉,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便不及剑三,也只是因为年纪太小,她们从关外而来,要去往沙象国参加一场比武,顺便带上潇辰。

  “天黑之前到不了月牙河府了,我们就在这休息吧,明天再赶路。”停下马车,小玉说道。

  “玉姐姐,我们还没到啊?”较小那名少女惺忪着睡眼,随后一边揉眼睛一边柔声开口,样子可爱极了。

  “醒啦,我们明天就能到。”小玉对那小可爱也温柔到了极致。

  有种自觉叫做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潇辰下了马车在附近,捡了些树枝,生起了一大堆篝火,坐在一旁。

  他闭着眼睛,嘴角上扬,遇到这两个少女之前,几乎每一个晚上,他都是如此,一堆篝火,一轮明月,或是几点星斗,还有,万千虫鸣,此刻回想起来,他觉得,这样的夜晚,才最适合他。

  “傻笑什么,一个人坐这边,也不和我们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玉坐到了潇辰身边。

  “我突然觉得人生好奇妙,我们之前毫无相干,带着不同的目的往同一个方向走,就在路上相遇,明天过后,因为不同的目的,又道别,虽然和开始比没有改变什么,但我们记忆中却多了一两个人。”潇辰心中一片空灵,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小玉听完潇辰之言也微微侧目,这普通的几句话,似乎有种很特别的味道,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我到觉得缘自天定,分在人为,相遇是缘,你们帮我是分,有缘有分,有天有人。”潇辰抬着头,似乎整个星空都在转动,他脑中那种奇妙的感觉也在他说完之后消失,再抓不着半点。

  夜尽,天明。

  马车驶进了月牙河府,潇辰和小玉两人分别,她们休整之后继续赶路,他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两天。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