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戮仙封天 > 第40章 王城【万字大章求推荐】

第40章 王城【万字大章求推荐】

小说:戮仙封天作者:冰蓝先生分类:武侠字数:10441更新时间:2016-05-14 22:05:01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一夜修行,直到破晓时分,二人才收功睁开眼,修炼之人不同于凡人,进行一整晚的打坐,或是吐纳,或是冥想,往往比蒙头睡上一觉还要有精神,毕竟修炼才是俢者的根本。

  大漠风光,常人根本无法尽数享有,原因无它,普通人终究还是只能低头于大自然,这沙海中的朝朝暮暮,无疑景色壮丽异常,但往往伴随的也是极快变化的天气,夜幕一下,大漠中从太阳冒头便开始迅速升温,不需要两个时辰,身处其中之人便能经历一次从冬到夏。

  此刻,潇辰正站在小沙丘上看着刚刚露脸的太阳,不知道在想什么,凌紫菱整理了下衣服,而后来到潇辰身旁,看着潇辰铮亮的光头,不由扑哧笑出了声。

  昨夜黒炎一把火,烧掉的不只是潇辰衣服,一头过肩的蓝发,也烧了个精光,由于不是寻常之火所伤,恐怕潇辰短时间内是不会长出头发了。

  “玄菱师叔,这下山历练,到底是练什么?之前师父也没有说明。”潇辰自然察觉到有人来到自己身边,不用想也知道是凌紫菱了。

  “我不知道,师父也没告诉,只是说让我们觉得是时候了,就回去。”潇辰没有转过头,凌紫菱同样也没有看潇辰。

  潇辰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接着说道:“你是师叔,去哪你来决定吧。”

  “我是师叔,我命令你想办法。”凌紫菱对于昨日之事,似乎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此刻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潇辰倒是罕见没有诉苦,直接道:“我想好了,我们先去宝象国王城吧,然后再商量去哪。”

  “这么说你早就想好了,问我只是走走形式咯?”凌紫菱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啊,啊呸,不是。”潇辰乐呵呵的回答,而后迅速改口,“我这是迅速执行命令,刚刚想到的。”

  “废话少说,带路。”凌紫菱也不是真的在计较,说完踢了一脚沙子。

  潇辰自然也不想在沙漠里多呆,唤出碧流,御剑直上云霄,凌紫菱尾随其后,瞬息之间,便已经飞出很远。

  宝象国,坐落在西域大漠极为靠西的位置,若是从高空鸟瞰,便会发现,整个国家的版图如同一只仰起鼻子的老象,同样,同为西域三国的沙象国和玉象国,整体看来也是象形,只不过比宝象国小得多。

  宝象王城位于“宝象”眼睛位置,是一座富饶的城市,也是宝象国经济文化和政治中心,整个王城占了方圆千余里的土地,城内建筑,鳞次栉比,街道上时时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位于正中的王宫如同一只狮子,君临着整个王城,王宫前是一片极为宽广的广场,此时聚集了很多行人围观,不知道是在举行什么活动。

  而此时,潇辰和凌紫菱也进了宝象王城,看着眼前雄伟的城市,以及如此众多的行人,凌紫菱眼中都是不可思议。

  “小流氓,这就是凡人生活的地方吗?”凌紫菱带着一个白色面纱,看着一旁的潇辰,不由开口问道。这是进城前潇辰特意让她带上的,用潇辰的话来说,凌紫菱生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不遮起来自己会被别人打的。

  “对啊,有很多好吃的东西都是山上没有,等会我带你去吃。”潇辰看着眼前的凌紫菱,难得的没有胡扯,耐心的为她讲述这自己所熟知的凡人世界。

  一口吞掉手中的肉饼,潇辰开口说道“我们去买点兵器吧。”

  “法器吗?我们不是都有了吗?干嘛还去买,难道凡人的炼器术比玄清山的还高明?”凌紫菱听到后不解的看着潇辰。

  “你也说了,那是法器,法器啊,那些东西能随便用来对付凡人吗?磕着就残,碰着就死的。”潇辰拍着额头说道。

  “哦。”凌紫菱轻声应了一声,摆出一幅非常明白的样子。

  “走吧,先四处走走,碰到兵器店就能买了。”潇辰得意的大步向前走去,凌紫菱把玩这手上的刻着潇辰字样的腻兔子,也跟了上去。

  “看,就是这里,我以前来过的。”潇辰向着一个挂着“铁”字招牌的店铺小跑而去,一边回头对着凌紫菱说道。

  “老板,老板,把那方天戟抬出来,小爷要了。”潇辰刚一进门,还没见人,便大声喊道。

  “这位少侠,里面请,请问你要的是哪一柄方天戟呢?”听到喊声,柜台后走出一名伙计,笑着迎向潇辰。

  潇辰四下打量之后,指着一处满挂刀剑的墙壁对伙计说道:“咦?以前不是挂着的吗?全是红色那柄大戟。”

  “我来这也有几年了,这从来没有挂过枪戟类的兵器,少侠不会是记错了吧?”伙计一脸笑容为潇辰解释道。

  “喔,那就怪不得了,把你们老板叫出来,我亲自问问他。”潇辰一幅明悟的样子,而后摇着头说道。

  “这……少侠这可为难小的了,要不我带你看看那我们别的枪戟,都是一流货色。”伙计一幅很为难的样子。

  “不行,我就是要那柄红色的大戟。”潇辰不满的说道。

  这时,凌紫菱也来到了店铺中,一眼就看到抱着双手,吊儿郎当的潇辰和站在一旁,一脸为难之色的伙计。

  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潇辰又想出不知道是什么的要求来为难人家了,于是走到潇辰身旁。

  “小流氓,你这是在干嘛?东西买好了?”凌紫菱虽然不像一般的俢者那般高高在上,但也不代表着她不高傲,自然不会同一个陌生的凡人说话。

  “这家伙竟然说这里没有,分别就是骗我。”潇辰瞥了一眼伙计,对凌紫菱说道。

  “嚷嚷什么,旺财,你怎么做生意的?”内堂中传出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掌柜的,这位少侠非要说要买几年前挂在这的红色大戟。”伙计见掌柜的掀开门帘走了出来,指着先前潇辰所指那面墙说道。

  “哦?”掌柜看向伙计所指的地方,有些吃惊,转而看向潇辰道:“这位少侠,难不成你这几年都没在西域?”

  “掌柜何处此言?”潇辰见老板出来,却说着和买卖毫不相干的话,有些疑惑。

  “几年前,中原大武林盟诏告天下武林同道,英雄榜排名更迭,在中原唐汉城进行天下第一武道会,我西武林大选即将举行,你所说的红婆戟,几年前小店便作为比武大选的彩头送给了王宫。”老掌柜看潇辰一个光头,而身边所站女子穿着也不像西域中人,料定对方是多年前跟随长辈来此见过红婆戟。

  “原来是这样啊,那是不是我赢了比赛,就能得到了。”潇辰弱于所思,而后随意说道。

  掌柜的闻言,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那是自然,不过,胡吹大气,也不怕闪了舌头,大选比武,选拔的是我西域最强的十人,你这小娃娃也敢妄想?”

  “哈哈……就这么决定了,玄菱师叔,我们去参加比武吧。”反观潇辰,似乎没听到掌柜所言,亦或者,听到掌柜肯定回答,后面的话他半句也听进去。

  说完,潇辰大笑着出了店铺,凌紫菱没有多说什么,缓缓走了出去。

  “哼,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这么轻浮,也该吃点苦头。”说完,掌柜对一旁素纱遮脸的凌紫菱也没多看,掀开门帘,回到了内堂。

  潇辰在店铺外向四周看去,一方面等着凌紫菱,一方面想看看掌柜所说的大选比武,在什么地方进行。

  “小流氓,这大半天了,你到底要干嘛啊?”凌紫菱来到潇辰身边,实在猜不到潇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以前在这看到过一柄大戟,非常漂亮,那时候我很想要,但是却买不起,最后只能放弃,现在又回到这里,自然想弄到手。”潇辰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俢者这角色,所行之事,恐怕不会在第二个修士会重复出现。

  “我们不是下山试炼吗?那做这些干嘛?”凌紫菱自然不会认同潇辰说法。

  “那你觉得该干嘛呢?”潇辰反问道。

  凌紫菱一时语塞,下山之时,确实玄幽真人并没有说明要自己二人下山具体要做些什么,但她对潇辰可从来没有服输的习惯,“哼,那就随你便。”

  “别这么看着我,难道试炼就一定是去山野大泽,斩杀几只不成气候的小妖怪,然后拿着战利品回到山上?修道者,先修心,你看这红尘,难道不是练心的好地方吗?”潇辰见凌紫菱不悦的样子,看着远方的人群,缓缓说道。

  “修道者,先修心。”凌紫菱想着潇辰所说的,虽然听上去并没有如同听道尊讲道那种明悟,但却依旧引人深思,可别忘记,前者是这方世界的最高境界,而潇辰只是修为刚刚突破练气的小子,在这俢者的世界,多如牛毛。

  潇辰没有再多说,走到一旁小摊前打听比武场地的位置,不一会,就兴致勃勃的回到凌紫菱身边。

  “玄菱师叔,我知道在哪了,我们一起去参加吧,肯定很好玩。”潇辰一脸笑容,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这一切都被凌紫菱看在眼里,她没有下过山,性格有好动,听潇辰说好玩,也想试试,于是欣然答应。

  “我们飞过去吧,我刚才问卖东西的小哥,他告诉我比武场地在王宫前的广场上,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要是走过去的话太慢了。”潇辰活动着手脚,准备起飞。

  “给我站住。”凌紫菱走到潇辰身后,踢了他小小腿一脚,说道,“所有俢者都必须遵守的铁则,你难道忘记了。”

  “玄菱师叔,你别激动啊,又不是御剑,跟我来。”潇辰当然知道俢者的铁则之一,虽然他从来没放在心上,但也不想光天化日之下暴露身份。

  潇辰不管凌紫菱同不同意,拉着凌紫菱的手,脚上发力,猛地一跳,立马腾身而起,稳稳落在了一处房屋顶上。

  凌紫菱没想到,只是练气期的潇辰,竟然已经具备如此强悍的身体。

  “别忘了,小爷可是练过的。”潇辰拉着凌紫菱站在屋顶,得意的说道。

  凌紫菱这才想起来,多年前,潇辰还没踏入修者的行列,就敢在悬崖边救自己,想必这么年来是在修炼体术,那如今能这样,也到不奇怪。

  潇辰拉着凌紫菱在王城屋顶飞跃,速度之快,直追天上飞鸟,引得街上民众一阵侧目。

  小半个时辰的飞驰,对潇辰来说不算什么,他带着凌紫菱也是如此,此刻他们两人已经落在地上,眼前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聚集着大量的人群。

  “还不放手?”已经落在了地上,但凌紫菱见潇辰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就想拉着自己走,不由出声提醒。

  “忘了,忘了,我们过去瞧瞧。”虽然心中不舍,也确实是潇辰故意没有想起来,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发话,自己也只得乖乖放开手。

  整个天下被划分成了:西域大漠,东胜大陆,极北冰原,江南沃域和中州大地几个部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么分,西域大漠,人烟稀少,所占面积也不算大,就连此地三个最大的国家,在江南中原和极北看来,只能算入不得上流的小国家。

  但即便如此,这里也依旧容不得小视,江湖武林也随着大陆被成了东西南北,四个武林,又由大武林盟总领,没过二十年,便重新推选大武林盟主,同时变更英雄榜排位除了中原出十五人参赛之外,每个地域可出十名高手参与排位赛,名列首榜者,便是当代大武林盟主,而现任大武林盟主,便是西域西门剑宗的宗主,这也在看不起西域的那些人脸上,狠狠连抽了二十年的耳光。

  还有几年便又是英雄榜排位赛,从西域到中原,路途遥远,日行千里也需要三年时间方能赶到唐汉城,是故参加比赛之人,须在近几日内确定赶紧前往。

  潇辰和凌紫菱也挤进了人群,说来恐怕没人任何一个修士会相信,两个修士竟然如同市井百姓一般出现在拥挤的人群中。

  “这位军爷,小弟想问下报名的地方在哪呢?”潇辰来到一处摆着桌案的地方,对着站在一旁身着军衣的中年汉子说道。

  “今天是告示,明天才开始报名。”虽然顶着个光头,不过这军士也能看出潇辰大概的年纪,见对方是个年轻人,还想报名比赛出人头地,不免有些嘲笑。

  “这样啊,那我明天再来拿。”潇辰一听,有些遗憾,遗憾不能马山把红婆戟拿到手,不过这话停在那军士耳中就是不知所云了,无奈对方看着潇辰一脸笑容,不便发作。

  潇辰退回凌紫菱身边,“明天报名,我们先找地方睡觉吧。”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凌紫菱哪会听不出来潇辰是故意如此。

  半日时光转瞬即逝,眼看天就要黑,宝象王城街道都上了灯火,灯光把街道照的和白昼一般,虽然已是黄昏,但街行行人却并没有减少,反而彩灯通明之下,更显热闹。

  潇辰和凌紫菱从王宫广场离开,大街小巷,走到哪算哪,此刻也还在灯火之下漫步。

  俢者可不存在走了一天就会感觉到累这种说法,不过即便如此到了众人都该歇息的时候,他们也还是需要找个地方落脚的。

  “就这个了,一路走来,就这家客店楼最高,我们进去吧。”潇辰站在一处客店之前,指着挂满彩灯的客店,对着凌紫菱说道。

  “你能再无聊点吗?”凌紫菱已经不想再搭理潇辰。

  “掌柜的,给我个最高处的房间。”这已经成为了潇辰的风格,人未至,声先到。

  “哎哟,这位客官,这最高处的房间,可不便宜啊,您确定要?”这时候,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紫砂壶一手摸着肚子,向潇辰走来。

  潇辰一瞪眼,开口道“你看我像是没钱的人吗?”说着,潇辰在中年男子肚子上拍了拍。

  中年男子喝一口茶,从头到脚打量着潇辰,不一会,开口说道,“还真像。”

  “扑哧。”凌紫菱站在门口,听到二人对话,不由的笑出了声。

  免不了的尴尬,潇辰佯装咳嗽,随后手深入怀中就要掏钱,“坏了,用没了。”

  “噗。”大肚子掌柜一口茶水,喷了潇辰半口,“好家伙,真有胆,还真敢拿你钱大爷寻开心啊。”

  “钱掌柜,话不是这么说,这出门在外,您就行个方便,送我们兄妹两个房间吧,保证重谢!”面对此情景,潇辰马上恢复如常,搂着钱掌柜一脸灿烂的笑容。

  “呵呵呵……少给我装蒜!趁钱大爷心情好,赶紧滚。”钱掌柜笑呵呵的拨开潇辰搂在自己肩上的手,随后立马沉脸赶人。

  俢者,即便是最不流的引气期修士,放到凡间稍加练习,也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而潇辰和凌紫菱,一个练气期,后者更是凝聚了道胎的高级修士,换做常人,稍有不敬就是死罪,而此刻他们竟然以凡人小角色的定位来同凡人产生交集,放眼整个修行界,除下这二位,恐怕再找不到一人。

  “你……”潇辰摇摇头,回头向门口走去,嘴里却是说着“这年头,世风日下啊,开这么大个客店,连两间上房都舍不得借。”说话声音之大,不光钱掌柜,连在大堂内走动的人都全部听到。

  看着潇辰出了门,钱掌柜把手中紫砂壶往地上一摔,狠狠道“老子开客栈的,来个人都借,老子喝西北风啊。”

  “怎么办,玄菱师叔,没钱住店,我们要蹲大街了。”潇辰看着身边的凌紫菱,脸上真的有了些许歉意。

  “我不管,你想办法。”凌紫菱更是乐得看潇辰吃瘪,至于能不能住客店,她倒不在意,毕竟修行之人,不眠一夜算不得什么。

  “有办法了,我带你去烧烤。”潇辰站在街上,食指轻轻敲着脸庞,随后眼前一亮。

  “懒得理你,你自己去吧。”凌紫菱可是真正见识了他的不靠谱。

  “师叔,你是亲师叔啊,这点信任要给吧?”潇辰一副要哭的样子,拽着凌紫菱一只手。

  “放手,小心我揍你。”凌紫菱无奈,只得威胁道。

  “不行,你不跟我去,就不放。”潇辰一转脸,不敢看凌紫菱。

  “放不放?”

  “不放。”

  “再说一遍。”

  “别打,我放。”

  嘴上不饶,最后凌紫菱还是跟着潇辰出了城,重新回到了大漠野外,途中潇辰消失了一小段时间,也不知道去干了什么,回来时手上也没有什么东西。

  点起了一堆篝火,潇辰便开始忙活了起来,大漠中可不像森林里那么容易找到吃的东西,过了一个时辰,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潇辰不知道那找来的一大块白布,里面包了一堆东西,鼓鼓的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储物袋里不能放活的东西,一放进去就死了,只好用手拿着了。”潇辰把手中东西往地上一放,开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已经死去的动物。

  “场面太血腥,玄菱师叔你先到别处转转,一会回来吃东西就行。”潇辰可没忘了这还有个难伺候的师叔,他可不敢当着她面处理要下肚的东西。

  “懒得理你。”凌紫菱站起身,撇了撇嘴,还是走到一旁,虽然是俢者,但同时她也是个没经历过尘世的女孩,血腥场面,她不愿意多看。

  从下山后,她一直都在想,师父和大哥都告诉自己,俢者的世界如何残酷,作为一个俢者面对凡人又是如何的高傲,看凡尘俗世如视蝼蚁之类的,但这几天和潇辰在一起,他却丝毫没有发现师父和兄长所说的一切。

  潇辰作为玄清山的修士,放到整个修真界都是身份显赫之人,可这下山历练,却以凡人并且还是凡人中不起眼的身份深入凡间,举止谈吐,都没有半点做作,似乎本该如此。

  想要一件凡间兵器,宁愿费事参加比赛,而不愿强取豪夺,要知道,以潇辰练气期的加上炼体的实力,凡间找不到任何对手,但他没有去做。

  宁可沦落露宿山郊野外,也不愿仗力欺压凡人,即便被俢者口中蝼蚁喷了一脸茶水,潇辰也并未发难,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颠覆着凌紫菱对于修真界本就不多的了解。

  她渐渐的发现,随心,随性,这才是修真真正应该拥有的姿态,虽然潇辰还是修为低下的小角色,可以这种心态,如果有朝一日问鼎当是高手,想必定会改变现在的修真界。

  但,自己之外,人人都能容忍吗?答案是唯一的。

  “玄菱师叔,可以过来了。”凌紫菱正在想着,忽然听到潇辰的喊声,她叹了口气,回身走向篝火。

  “这些被子哪来的?”凌紫菱走到篝火前,看到地上几床被子叠放在一起,开口问道。

  “刚刚借来的,哈哈,这样坐着就舒服多了吧。”潇辰一笑,火光映着他的笑脸,露出的真诚,谁都能看出来。

  凌紫菱却并没有坐下,而是指着被子说道:“你怎么能拿人家东西呢,快拿去还给人家。”

  她脸上有些不悦,刚刚还以为潇辰不同,现在他竟然也无故拿别人被子。

  潇辰放下手中枝条,来到凌紫菱身边,推着她走到被子前,“玄菱师叔,你就放心坐着吧,诺,你看那边,这么多东西,明天我送给布庄老板不就完了。”潇辰指着一旁一大堆兽皮说道。

  “哼,算你识相。”凌紫菱听完潇辰所言,心中莫名的一松,坐到了被子上。

  火上烤的东西还没好,潇辰拿着一跟枝条胡乱玩弄,“抱歉玄菱师叔,一出来就让你呆在荒郊野外。”

  “嗯,我也觉得,那你怎么补偿呢?”凌紫菱和潇辰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说起话来也很随意。

  “小事,好说。”潇辰放下手中枝条,从火上取下一块烤熟的肉块,递到凌紫菱面前,“最好的给你吃。”

  “脸皮真厚啊你。”凌紫菱接过烤肉,轻轻撕下一条放入口中。

  潇辰正襟危坐,一脸严肃之色,开口说道:“即便你是师叔,也不能冤枉我,连老流氓,啊不是,病老头都说了,我脸皮怎么那么薄,将来可怎么混啊。”形言从未一致过,这也算潇辰奇葩的地方。

  “病老头?那是谁?”凌紫菱慢慢咀嚼着口中食物。

  “藏经阁的老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老二,还有龙哥,小韵,他们都没下山。”潇辰第一次对旁人提起藏经阁往事,脸上满是笑容,凌紫菱也能看出来,这种笑容是出自真心的,而非假意做作。

  事实上,她还发现,潇辰每做一件事,都会把心情直接写脸上,仿佛丝毫不懂得隐藏,没有半点心机,可真的如此吗?这恐怕只有病老人和逆苍天兄妹才知道了。

  “停下来干嘛,接着说完。”凌紫菱也想了解下,到底什么样的环境,培养出了潇辰这种修真界的异类。

  “吃点东西先,肚子饿了。”潇辰却没有接着说,反而撤下一大块肉,放在口中大嚼。

  “病老头,他自称云无涯,其实就是个老不死的老流氓,龙哥,除了都长角,他从头到脚没半点像龙,但天天自称是神龙,他说他叫逆苍天,小韵是龙哥的妹妹,他们两长的差不多,就是颜色不一样,等回去我带你去看他们。”潇辰一口气把藏经阁相处多年的老朋友介绍给了凌紫菱,“对了,龙哥,就是透露秘密的家伙。”

  “小流氓啊小流氓,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白瞎了我的龙眼。”潇辰话刚说完,手上红光一闪,飞出了逆苍天。

  “妈的,你什么时候跟来的,我怎么没发现。”潇辰也没发现逆苍天什么时候就贴自己手上,一起下山了。

  “别扯这个,你竟然为了区区一个美女就出卖了兄弟,我实在是太伤心了。”逆苍天怕打着蝉翼般的翅膀,飞在潇辰眼前,眼中尽是悲痛之色,叹了口气,转身对凌紫菱说道:“小妹妹,我跟你讲,这小流氓是个好人,你要信我啊。”

  潇辰如何不知道,逆苍天这是想在凌紫菱面前表现,这番话的用意显然也不是夸自己,而是有意让凌紫菱觉得自己说别人坏话,别人还帮自己,人品高下立断。

  没办法了,这下没办法了,一时大意,被这小东西坑了,不顾潇辰妥协的眼神,逆苍天飞到凌紫菱肩膀上,眨了眨大眼睛。不过,想要凌紫菱吃了这一套,那也是不可能,凌紫菱甩手拍飞逆苍天,笑着对潇辰说道:“没事,我相信你。”

  “玄菱师叔,你能别笑吗?有话好说。”潇辰绝对不会忘记这个笑容,当日也是这样一张笑脸,却让潇辰足足挨了几十个掌心雷。

  “哈哈……小流氓啊小流氓,你也有今天,看我不把这个告诉老流氓。”被抽飞的逆苍天看到这一幕,却是开怀大笑。

  “都怪你嘴欠。”

  “你还有脸说我?”

  潇辰左边脸上画着一只兔子,右边脸上画着一只猪,而逆苍天则是坐在凌紫菱肩旁上,一动不动的抬着一把用法术幻化出来的伞。

  “你们两别废话,赶紧进城,小苍蝇,你不准动,被别人发现你是活的你就等死吧。”凌紫菱似乎觉得这样没有丝毫不妥的地方。

  潇辰抬着一个用被子打结包起来的大包,跟在凌紫菱身后,两人一龙,算是龙吧,就这么进了宝象王城。

  “玄菱师叔,我们现在去哪?”进了城,看着凌紫菱不在往前走,潇辰凑过去问道。

  “你先把这些东西送给布庄,然后去王宫广场,你不是想要兵器吗?”凌紫菱虽然嘴上没便宜过潇辰,但她还是记得潇辰想要比武奖品。

  “好嘞。”潇辰一听,能拿到垂涎已久的兵器,抬着一个比自己大的大包,在街道上飞奔而去,令不少行人侧目。

  “就这点出息了,唉”逆苍天看着此情此景,幽幽一叹。

  “你觉得一个伞柄应该会说话吗?”凌紫菱没有偏头,声音传到逆苍天耳中,他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罢了罢了,比起小氓流,我算是有骨气的了。

  宝象王城的某一处街道上,一家布庄早上起来开门,就发现正堂内摆放的布衾少了几条,四下寻找之后却没找到,正在疑惑的时候,一个光头青年抬着一大包东西来到店内,打包之物正是丢失的布衾,正要开口询问,那光头男子却离开了小店,老板打开一看,有十数张完整的兽皮,以及其它一堆大漠中难以寻到的物品。

  潇辰一去一来之间,不过盏茶的功夫,凌紫菱虽然带着面纱,但通过傲人的身材却任谁也能猜得到她必然绝美,这一小会功夫,已经有不少人前来搭讪,不过不管是谁,凌紫菱始终一言不发,倒也没人动手动脚。

  “这才进城门,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一会肯定人多。”潇辰快步跑到凌紫菱身前说道。

  凌紫菱斜斜撇了一眼潇辰,没有说话,潇辰自然知道对方已经答应,不顾街上行人,拉起凌紫菱,飞身而起,上了屋顶之后,展开轻功,一路飞跃,在潇辰跳起的同时,凌紫菱也收了起法术,一巴掌拍飞逆苍天。

  逆苍天也没办法,正所谓,爱屋及乌,虽然他不爱潇辰,但他也不能真和凌紫菱顶着干,只得无奈忍下来。

  潇辰一路飞跃,不一会,就来到了王宫广场之前,大出潇辰意料的是,虽然时辰还早,但是广场上已经是人满为患,真正报名的少,还是看热闹的居多,潇辰来到一处桌案之前。

  “我要报名参赛。”潇辰开门见山的说道。

  “门派,师承,来自哪个国家。”那士兵例行共事,一一问道。

  “没门派,自学成才,住在大漠中。”显然潇辰要占的是那不限制身份的三百个名额之一。

  “报下名字,到那边等着考核。”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对于潇辰所说,并没有意外。

  “考核?几个意思?”潇辰不解。

  “就是需要通过考核才可以报名,不然名额有限,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报名,那还了得。”见没有人在等待,这名军士也给潇辰简单的说了下。

  这么一说,潇辰也明白,不再纠缠,回到凌紫菱身边说道,“玄菱师叔,你也去呗。”

  “我才没你这么无聊。”凌紫菱自然不会跟着潇辰这样胡闹。

  太阳渐渐升高,广场上的人群也越来越多,报名的人也随之多了起来,潇辰在一旁发现,报名的人和自己一样来到这里才参加考核的占了多数,其余都是从另外两国通过选拔之后才来的,这样的人只需要报出所在国和名字,便可以进入王宫休息,而和自己一样的人,全部都呆在一旁,等着下午考核。

  考核内容,潇辰还不清楚。

  “小玉,就是那边,我们先过去登记吧。”两人从潇辰和凌紫菱身边走过。

  潇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头一震,深藏已久的回忆再度被勾起,他回头一看,却只看到了两个远去妇女的背影,摇摇头,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正要离去,却被人按住了肩旁。

  身后动手之人,不管是何居心,总是要先拿下的,潇辰猛地一顶肩,顺势出手反扣对方手腕,但来人竟然也不是常人,迅速变招想反拿潇辰,还来不及转身,潇辰已经和来人斗了几回合。

  最后潇辰被扣住手腕,那人便要反剪潇辰大臂,不料潇辰一条手臂竟然丝纹不动,那人正要运劲,潇辰已经回过身来。

  猛地一挣,轻易便收回了手臂,眼前站着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男子,身着一宽大的白袍,头上带着帽子,潇辰总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

  “小子,还不错,看你刚才一直盯着小女,莫非你们相识?”这男子一番试探之下,见潇辰不是手到擒来,嘴上话语也客气了几分。

  “没,看错了,大叔,你力气真大。”潇辰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更不会对凡人图谋什么,只是刚才听到有人喊沙琪玛,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而已。

  “原来是误会啊,哈哈,小小年纪,功夫真不错,你也来参加这十席的比赛?”既然对方不愿多说,也没流露出敌意,白衣男子也乐得就此揭过。

  见父亲久久未至,先前那两名妇女又折身走了回来,正好看到他在和潇辰交谈,于是两人走了过去。

  “爹,这位是?”其中一名绿衣妇女看着潇辰问道。

  “哦,这位是方才认识的小友。”而后,他又转头对潇辰说道,“这便是小女,少侠可层见过?”

  潇辰没有搭话,而站在绿衣妇女旁边的那男子,却轻咦了一声,潇辰转眼看去,那是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

  “是你?”那男子试探着开口说道。

  “剑三?”潇辰也看出了点端倪,同样试着开口,剑三背上没有剑,整体改变也有些不小,潇辰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潇辰?你是潇辰?”绿衣妇女也吃惊得合不拢嘴。

  “这不正是小爷我吗?”潇辰发现自己似乎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语想对眼前这位故人说起。

  这可能就是凡人与俢者的差距吧,难道让潇辰和她们谈理想,谈修炼,这些都不可能,更有可能,这次相聚再别,也就是永诀。

  潇辰当年前往

  “哦,你们还真认识?”白衣老者也微微吃惊了下,他可不记得自己女儿认识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

  “爹,他就是我在大漠中认识的潇辰,我很早以前和你说过的。”小玉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小玉?就是那个和潇辰睡过的?”一个声音从凌紫菱肩膀上传来,不必想,自然就是逆苍天无疑,这里他故意叫了潇辰名字,显然是怕喊小氓流别人不认识。

  “什么人,瞎说什么啊?”沙琪玛年已过三十,但此刻还是微微一阵脸红。

  “不是?难道是那个被潇辰看光摸光的?”逆苍天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此刻却换了个地方。

  “胡说八道!”小玉更红了,同时被人污蔑,也有些怒意。

  “我知道,那一定是潇辰扬言要扒光那个!”声音远远传来,就连凌紫菱也以为逆苍天已经跑远,但只有潇辰看到,这家伙就在自己面前扮着鬼脸。

  “看光摸光?兔子,你艳福不浅嘛。”此刻凌紫菱缓步走到潇辰身边,幽幽的说道。

  “这家伙脑袋又抽了,别听他胡掐。”说完,潇辰一巴掌把逆苍天打落在地上,一脚踩住。

  “有异性,没人性。”逆苍天不满的嚷嚷着,只是声音太小,根本没人听到。“哼。”凌紫菱怎么会轻易相信潇辰,但也没再开口。

  随后在小玉讲述下潇辰得知白衣老者名为沙布,是她的父亲,她们父女二人和剑三通过是沙象国的考核,沙布更是以沙象国第一高手的名义,前来宝象王城参赛。

  至于剑三为什么会和小玉相识,潇辰不想去猜,也不关心。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