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戮仙封天 > 第66章 缘定三生

第66章 缘定三生

小说:戮仙封天作者:冰蓝先生分类:武侠字数:4146更新时间:2016-05-25 23:24:09
  凌紫菱担心的,潇辰更加担心,他的秘密更加不可告人,身为青冥珠选中的人,这点虽然隐秘但也有不少人知道,可自己已经拥有了青冥珠,并且其中一半炼成了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涣日古琴,逆苍天和苍锦韵身为真正的神龙,这些秘密,任何一个泄漏,都足以致使潇辰成为轰动青冥修真界的焦点,更重要的是,凭他现在的实力,别说自保,连反抗都做不到,若要是依靠师门,依靠师父的护佑,这样与潇辰初心相悖,这样做的后果便是令其形成心劫,此生将与无上仙道,真正绝缘。

  这潇辰最担心的事,恐怕已经发生,不过也可能没有,他眼下要做的就是尽早离开这幻境。

  “走。”潇辰低声说道,随后就要走出屋子。

  “不用,这幻境用平常方法是出不去的,自然也不一定要到屋外了。”凌紫菱出言让潇辰留下。

  而后,凌紫菱只是告诉潇辰她已经走过了好几个这样的幻境世界,却是没有告诉潇辰她看到雕像和刻字的事,她来到这空空如也的屋子前,心中也出现了和之前进入有雕像洞府时一样的感觉,但进来之后却没看到任何东西,她倒不是想欺骗潇辰什么,只是觉得这不该告诉别人。

  潇辰闻言,自然不会怀疑凌紫菱,于是就在屋子中转悠起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玉台,快步走过去之后,仔细打量起来,而凌紫菱在潇辰来到之前早就看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也就没有刻意告诉潇辰。

  “嘿嘿,看我的。”潇辰本就是乐观之人,一时间没想到出去的方法,也没有着急,反而突然笑了起来。

  熟悉潇辰的凌紫菱听到潇辰自顾发笑,第一反应就是准没好事,于是看向了潇辰。

  只见潇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跳上了玉台,手中拿着碧流,在玉台上缓缓的刻画着什么,看到后,凌紫菱已经,快速走到玉台前,想要阻止潇辰,可当她来到的时候,潇辰已经完成了手中的“工作”,此刻正太头看着快速走过来的凌紫菱。

  “你没事乱搞些什么?”不同潇辰,凌紫菱可深知这玉台不简单,她也不知道潇辰如此作为,会导致什么后果,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说完,凌紫菱看向玉台,她也想知道潇辰刚才做了什么。

  映入凌紫菱眼帘的,是一行漂亮的小字,其内容是:紫菱、辰大爷,临此一梦。落款则是潇辰二字。

  凌紫菱有些恼怒,同时俏脸一红,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出言责怪潇辰。

  “怎么样,我写的字好看吧。”论装傻,何人敢于潇辰比,他自然是看到了凌紫菱表情变化,故意扯开话题。

  不等凌紫菱会话,一声清脆的剑鸣之声从屋外传来,这是一种信号,在之前,轩辕幻天告诉过潇辰二人,进入环境之后,若是听到剑鸣声,则是代表进入幻境的时间即将结束,不管进入之人获得了什么造化,正在干什么,片刻之后,都会强制被踢出轩辕幻境。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凌紫菱不和潇辰纠缠,出言道。虽然她心中还有不少疑惑,还需要时间去验证,可时间已经来不及,她也没有像潇辰一样得到了多次进入的机会,只得作罢。

  潇辰跳下玉台,跟上已经转身走开的凌紫菱,他们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被潇辰刻字的玉台突然一亮,潇辰刚刻上去的字,瞬间充斥着沧桑之意,似乎已经存在了万古岁月。

  潇辰先凌紫菱一步出了门,他从门中走出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在处竹林之中,而是来到了剑皇阁祭坛之前,眼前清晰可见在祭坛上沉浮的白玉盘,以及玉盘上的轩辕剑断剑,而祭坛的光幕开了一个缺口,刚才自己就是从之缺口中进去,又出来。

  在离开幻境世界之前,潇辰分明看到了凌紫菱已经先自己一步出了门,而此刻他打量了许久都没有在大厅中看到凌紫菱的身影,更没有看到她从缺口中走出。

  事实上,凌紫菱确实是在潇辰之前便出了门,但却没有像潇辰一样直接离开了幻境世界,当凌紫菱踏出门时,没有出现在竹林中,也没有离开幻境世界,而是发现自己竟然身处星空之中。

  或许因为是幻境世界,这星空中没有天外乱流,也没有罡风割面,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加上不断闪烁的众多星辰。

  “缘在青冥,万世无果!”一个苍老且明显有些痴狂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传来,震得整个苍穹都在颤抖。

  “咦,缘定三生,可争一瞬。哈哈哈……与天斗,果然其乐无穷。”带着癫狂之意的声音再次传出,凌紫菱听到后瞬间消失在了这星空中。

  在剑皇阁中,潇辰看到祭坛外光幕发出了莹莹的光芒,缺口开始慢慢合拢,而凌紫菱却依旧没有出现,他心中有些焦急,但此刻仁王和轩辕幻天都不在,他自己也不敢乱来,只能在原地急迫的等待。

  祭坛光幕缺口眼看就要完全关闭,潇辰甚至已经准备好喊仁王出来,就在这时,祭坛上光晕流转,凌紫菱出现在了潇辰眼前。

  随着凌紫菱出现,祭坛光幕也完全的合并了起来,还不等潇辰询问,凌紫菱率先看着潇辰摇摇了头,随后自顾闭上了眼睛,显然不希望潇辰多问。

  潇辰先后三次进入轩辕幻境,前两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见证了一场不完整的稀世仙妖大战,而后第三次进入光幕的时候,他立马便被带到了一片竹林之中,虽然之前就已经知道是幻境,但身处其中的时候,潇辰还真是没办法分清楚自己本体是不是真的在此地,或者只是由幻境幻化自己只是意识注入。

  随后便潇辰一进屋便看到了凌紫菱,他看到凌紫菱的时候,由于身处幻境之中,他不敢轻易相信眼前所有东西,便在第一时间尝试发动星瞳,不过他却遭到了凌紫菱进入幻境世界的窘境,无法催动星瞳。

  他也只好被迫去相信,之后他发现,在屋中也无法使用储物袋,但却不影响他召唤出体内的碧流,但也仅仅能这样,就算能够取出武器,也没法注入半点真元,随后随凌紫菱出门后,莫名其妙的就出了幻境。

  仁王说这进入这幻境的人等于凭空多出了一场大造化,可潇辰似乎没发现自己得了什么造化,反倒平添了些疑惑和烦心之事。

  至于凌紫菱,她在一次又一次穿梭在不同的场景,见到了样貌不同,但脚下都刻有相同字样的十二个女子彩雕,虽然她还不清楚,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但她更为在意的是,她和潇辰二人最后为什么能够离开那个幻境,毕竟按照她多次经验来看,进入那样的幻境世界必须看到紫衣女子彩雕之下玉台上所刻之字,才能出发离开幻境的条件。

  “刻字!”凌紫菱猛然睁大眼,眼球不断打转,也不管一旁一脸疑惑看着自己的潇辰,思绪再次跳动。

  想到刻字,凌紫菱便想到了最后那个世界中,她遇到潇辰后,潇辰在那玉台上也刻下小字。

  “莫非……这最后一个玉台本就是让人刻字的?”凌紫菱心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而潇辰所刻之字,和前面都不同,这又会造成什么后果?”

  太多的谜团,凌紫菱想不通,更猜不透,就连离开幻境世界前自己身处璀璨星空中,所听到那令天地震荡之声,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自己会听到,她也是一样摸不着头脑。

  既然是幻境,自己和潇辰都无恙走出,理应是通过了其中某种考验,而这所谓的造化,难道就是这一连串的谜团?

  凌紫菱心中也有着和潇辰同样的不解,对着轩辕幻境凭空送出造化之事的不解。

  两人各怀心事,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呆在剑皇阁中,而此地,除了二人,便只有中间死一般寂静的祭坛和上面的轩辕剑断剑。

  “不知两位在这轩辕幻境中,得到了哪位仙人的遗泽呢?”在祭坛光幕缺口合拢后不久,潇辰和凌紫菱在沉默中,等来了仁王和轩辕幻天,此刻开口是仁王,他脸上也罕见了出现了笑意,其中自豪,和轩辕幻天提起轩辕剑一样。

  “仙人遗泽?”潇辰心中一惊,似乎对方早就知道了进入幻境之人会得到什么样的造化,但同时潇辰也在疑惑,莫非仁王不是控制幻境之人,不然怎么会对自己二人在幻境中遭遇半点不知呢。

  要知道,虽然潇辰不知道凌紫菱在幻境中得到了怎么样的造化,但他自己先后三次进入幻境,要说仙人倒是见到不知道多少,但别说仙人的功法,就连仙人的屁都没闻到过,遗泽之说,更徒增笑料。

  闻仁王之言后,凌紫菱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同样的,她不知道潇辰在幻境中经历了什么,而她也知道,潇辰不是会把所有心事放在脸上的人,也就没指望从他脸色上看出点什么来,她此刻所做的选择,和潇辰达成了惊人的一致,那就是隐瞒不说。

  “哈哈,收获不小,多谢前辈成全。”凌紫菱没有猜错,潇辰果然也对幻境之事绝口不提。

  若不是真不知情,那便是假意试探。潇辰心中已经把此事的可能列出,但不管怎么样,以对方的身份,并没有流露出恶意,那自己二人更犯不着不识趣的主动与之交恶,倒不如装傻充愣,静观其变。

  “无需多言,这是你们自己的造化,也是祖传的规矩。”仁王却没有再追问,而后接着说道,“圣地留人不过半月,稍后我让幻天陪你们在这地宫内四下见识一番,之后你们便离开吧。”

  “全凭前辈吩咐。”潇辰拱手说道,而后凌紫菱也对着仁王行了一礼便跟着轩辕幻天离开了剑皇阁。

  无论是潇辰还是凌紫菱,此刻都心中有事,而潇辰来轩辕冢的目的也已经达到,离开此地对二人来说也是当下最好的选择,至于是不是回山,还待二人斟酌之后方有结论。

  随后的几天,轩辕幻天带着潇辰和凌紫菱到了轩辕冢地宫剑冢、铸剑坊等地方,几天下来,他们也把整个圣地参观了个七七八八,算上潇辰昏迷的日子,明日就是半月之期,潇辰二人也即将离开轩辕冢,她和凌紫菱在这段时间里达成了共识,离开此地,便回玄清山。

  毕竟这种试炼门派并没有下达什么要求,仅仅是让新入道途的弟子,离开一次玄清山。

  当然,这种试炼的初衷,是让以为师门长辈带着新弟子去往其它门派,或是拜山,或是参观,好让新人弟子知道玄清道门和其它门派的不同,让他们带着对门派的自豪,对未来的憧憬,在这深山中修行,无奈,这次历练之人是潇辰,而负责师长却是凌紫菱,这样两个修真界的愣头青,就连路过轩辕古刹,他们都选择了无视,又怎么会乖乖到别的门派。

  这次来到轩辕冢,也全是病老人安排,这些潇辰没有告诉凌紫菱,不是因为不信任,毕竟连自己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凌紫菱都已经知晓,更不用说此事,只不过再亲密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空间。

  “大哥,踏上那边的光圈,它会把你们传送到堕龙谷之外。”之前潇辰和凌紫菱刚进入堕龙谷时看到的草地上,轩辕幻天依旧穿着一身麻衣,右手挂在腹前,此刻正笑着向潇辰挥手道别。

  已经迈开步子的潇辰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轩辕幻天抬起右手,轻轻挥动,唯有凌紫菱能够看到,此刻潇辰嘴角挂着微笑。

  无言,是别离最好的笙箫,若再相见,一切大可席地而谈,若再无缘,便让这别离,不留期盼的余地。

  潇辰二人渐行渐远,最后一起踏入光圈,消失在了堕龙谷绿色的草地上,轩辕幻天也折身向着地宫入口走去。

  相识半月,潇辰与轩辕幻天以兄弟相称,潇辰虽然不修边幅,更是凡事随性而为,但少有人知道,他,其实从不妄言,更不会随意确定自己重视之人,既然今日潇辰叫轩辕幻天一声兄弟,那他便是他永远的兄弟,就算以后他不再承认,潇辰也不会改变想法。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